小奶團問的事,秦家人也想知道。

秦老夫人道:“我睡著睡著,忽然驚醒,眼前是一片灰濛濛的濃霧。接著,三個小孩驀然出現,朝我呲牙撲過來,用力地咬我……好可怕……

眾人麵麵相覷,三個小孩咬她?

若是小孩咬她,身上會留下咬的傷口。

慕嵐西方纔不是說,她的身上冇有外傷嗎?

慕廷舟看見小寶若有所思,問道:“小寶,你在想什麼?”

絨絨純真無邪的目光掃了一圈,冇發現陰魂、怨靈或是怪物之類的。

隻是,這房間讓她覺得不太舒服。

哪裡不對勁呢?

慕嵐西道:“老夫人說的那三個小孩,應該不是活人。”

秦家人震駭得麵色大變。

“那三個小孩吞噬了秦奶奶的精氣、陽氣,秦奶奶就活不了了。”絨絨道。

“說不定那三個小孩就是你指使的。”秦鋒陰陽怪氣地說道。

“老二,不許胡說八道!”秦老夫人生氣地斥責。

“母親,就是這個小災星詛咒你,你纔會死的。”

“你這是要氣得我再死一次嗎?”

這時,秦鋒的妻子孫氏走進來。

她一身縞素,容貌卻白亮發光,明眸皓齒。

秦鋒一下子就被她吸引了,過去問她為什麼現在纔來。

絨絨瞳眸一亮。

隻有她能看見,孫氏的下眼瞼烏青了一大片。

好似躺著烏青的毛毛蟲。

她一進來,絨絨就察覺到,這房間的陰氣濃重了不少。

絨絨盯著孫氏,忽然間看見了一些零碎、陰暗的畫麵。

哇!

眼睛都要被毒瞎了!

她走到孫氏麵前,人畜無害地說道:“你的身上有好幾個小孩呢。”

眾人:“……”

秦鋒最先反應過來,驚喜地對孫氏道:“她的意思是,你懷上了,而且一胎懷了好幾個!太好了!”

孫氏歡喜地眉開眼笑,“當真?我終於盼來了我們的兒子。”

天知道,她為了生兒子,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

老天爺終於看見她的誠心,讓她如願以償!

秦家人麵麵相覷,外加憂慮。

雙生子是天大的喜事,一胎幾個小孩,不見得是好事呀。

“小寶,你如何知道她懷孕了,而且懷了幾個孩子?”慕嘉南問道。

“想屁吃呢。”絨絨糯嘰嘰道。

秦鋒&孫氏:“……”

眾人:“………………”

秦鋒凶惡地瞪她,“你信口雌黃,耍我們玩呢!”

慕潤中挺身逼過去,凶神惡煞道:“凶我家小寶,你就這點出息嗎?”

秦鋒當即慫了。

小甜寶忽然朝孫氏的腹部伸出小手,奶凶地一掏一拽。

眾人再次目瞪狗呆。

她的神操作讓人看不懂了。

慕廷舟:“小寶,不能無禮。”

絨絨從孫氏的身軀裡把三隻兩歲左右的小鬼,狠狠地拽出來。

朝地上用力地摔下去。

眾人隻見她又凶又萌的動作,根本看不見三隻小鬼。

這一幕就是:

小奶團拽出一團空氣,把一團空氣摔在地上。

慕潤中好笑地問:“小寶,你摔什麼呢?”

他和老四、老三擠擠眼:要不要賭一把?

我賭,小寶摔的是鬼怪!

慕嵐西、蘭嘉南懶得搭理他。

三隻小鬼被絨絨手上的神力電到似的,摔在地上後現出原形。

一隻全身發白,兩隻全身烏青。

都冒著可怖的黑氣。

他們從地上爬起來,凶巴巴地朝眾人呲牙。

夜玄嘖嘖地舔舔嘴唇,“這三隻小鬼的身上充滿了邪惡,太香了。”

口水淌出來了。

眾人齊刷刷地後退,嚇得差點兒原地昇天。

老天爺!

青天白日的,他們又見鬼了!

而且是三隻凶惡的小鬼!

更可怖的是,是小奶團從孫氏的腹部拽出來的!

膽小的人嚇得屁滾尿流。

眾人的目光紛紛投向孫氏。

孫氏的身軀裡竟然藏著三隻小鬼!

那麼,她不是人?!

孫氏的隱秘事曝光了,麵色慘白,手腳剋製不住地顫起來。

對!

隻要她不承認,又能拿她如何?

“小絨絨,就是這三隻小鬼撲過來咬我的。”秦老夫人懼怕地瑟縮著。

“秦奶奶不要怕,我會保護你噠。”絨絨奶嘰嘰道,“鬼很弱小的,而且他們是小鬼,比小雞仔還不如呢。”

眾人:“……”

三隻小鬼:“…………”

被小女娃鄙視了,他們氣憤地呲牙,“你才小雞仔,你全家都是小雞仔!”

慕潤中暴戾地警告:“你敢傷害小寶,老子把你扔進地府的油鍋炸個千百年!”

孫氏的眼眸閃過一絲隱秘與陰沉,“小絨絨,你從哪裡找來的三隻小鬼?他們已經害死母親,你趕緊把他們送走吧。”

慕嘉南搖著羽扇,一排冰針準備著隨時射出,把她射成蜂窩。

慕嵐西的眼眸迫出絲絲縷縷的清寒,森凜地逼向她。

慕廷舟怒得虎目眯了眯,“你的意思是,我家小寶招來的這三隻小鬼?”

孫氏害怕無辜地躲在秦鋒身後,“難道不是嗎?大家親眼看見,她把三隻小鬼拽出來的。”

“老子親眼看見,小寶從你的身軀裡拽出三隻小鬼的!”慕潤中邪狂地頂了頂後牙槽,拳頭硬了。

“雅兒如此纖瘦,怎麼可能藏著三隻小鬼?”秦鋒氣憤地反駁。

他又對秦重道:“大哥,事實擺在眼前,絨絨指使三隻小鬼吞噬了母親的精氣、陽氣,害死母親,太惡毒了!我們絕不能放過她!”

慕潤中化作小暴龍,狂暴地揮去一記重拳。

秦鋒想避開,但根本避不開。

他的臉頰受到重創,流血了,踉蹌了幾步,差點兒摔在地上。

他怒不可遏地衝過來,揚起拳頭狠狠地砸嚮慕潤中。

秦宇眼疾手快地抱住他,“二哥,你冷靜點。”

秦重冷沉地嗬斥:“他們是貴客,你出言不遜,還要打人,成何體統?”

“大哥,被打的人是我。”秦鋒悲憤道。

“住嘴!”秦老夫人恨鐵不成鋼,“老二,我相信小絨絨不會害我。”

“母親,你都被她害死了,怎麼還護著外人?”他快氣炸了。

“小絨絨是孩子,跟我初次見麵,無冤無仇的,怎麼會害我?”她語重心長地教訓,“凡事三思而後行,你說話行事之前能不能動動腦子?”

秦鋒氣得不想說話了。

慕廷舟若不是想到自己是長輩,不然早就出手了。

絨絨安撫道:“秦奶奶不要生氣氣。”

忽然,她看見三隻小鬼想趁亂逃走,便揮起小粉拳,用力地呼去。

“我讓你們走了嗎啊?再不老實點,我拍你們哦!”

兩手並用,啪啪啪!

就跟拍蹴鞠似的。

莫名地喜感!

三隻小鬼張牙舞爪,發狠地想要反抗。

不就是一個自以為是、無知還裝可愛的小女娃嗎?

他們三根手指頭就能弄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