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生了一個女兒,不幸夭折,其實她很開心,因為她不喜歡女兒,隻想生個兒子,日後繼承秦家的家業,成為秦家家主。”小鬼道。

“這幾年,她懷胎四次,大夫說腹中的孩兒是女兒,她根本不想要。”斷腿的小鬼接著道。

“幾年前,她認識一位道士,花了不少銀子跟道士請了我們三隻小鬼。”另一隻小鬼補充道。

“孫氏養小鬼的目的是生兒子。”夜玄忽然開口,“養小鬼是至陰至寒的邪術,主人和小鬼相生相融。若她懷的是女嬰,她便命令小鬼吃掉她腹中的女嬰,小鬼便能提升修為。”

絨絨把他的話複述了一遍,然後問三隻小鬼:“她懷胎四次,你們吃掉四個女嬰,是不是?”

三隻小鬼點點頭。

眾人駭懼地退開,看孫氏的目光好似在看怪物。

秦鋒不敢置信地質問:“雅兒,她說的是真的嗎?”

“夫君,你寧願相信一個小女娃的無稽之言,也不相信我嗎?”孫氏悲憤道,雙目染了猩紅的淚光。

“她養小鬼數年,一直都相安無事。”夜玄已經啃完一碟奶糕,舒舒服服地癱成一隻海鹽大福,“她落胎多次,已經無法再懷孕。這三隻小鬼餓極了,便吸取秦家的功德、福運,這便是養小鬼的反噬。”

絨絨一字一句地複述:“這三隻小鬼看似隻有兩三歲,但其實是養了十幾年的小鬼,長不大而已。養小鬼還有一個重要的反噬,那便是吸取家中人,尤其是老人家的精氣、陽氣。”

秦家人震駭得麵色大變,憤恨地怒視孫氏。

晶瑩的淚珠從孫氏玉白的臉頰滑落,她淒楚無辜地擺手,“我冇有……她胡說八道!夫君,你相信我好不好?”

秦老夫人痛心疾首道:“老二家的,你怎麼這般糊塗?!”

四個孫女無辜地慘死腹中,真是家門不幸呐。

“我冇有!”孫氏聲嘶力竭地嘶吼,“你們為什麼不相信我?”

“老二,休了這個惡毒可怕的女人!”秦老夫人沉怒地下令。

秦鋒看著孫氏,眼睛猩紅一片,“雅兒,你到底有冇有?”

孫氏哭著搖頭,“我以死明誌,你是不是就會相信我?”

絨絨道:“你死了,你養的三隻小鬼便會回到你的身軀裡,跟你解除契約,他們才能得到自由。這正好說明三隻小鬼是你養的。”

孫氏:“……”

眾人:“…………”

小寶你懂得好多!

秦鋒忽然揚手,重重地呼去一巴掌。

孫氏捂著臉,傷心欲絕地哭道:“夫君,我隻想為你生一個兒子……我有什麼錯?”

“你害死了母親!”他冷厲道。

“我不是故意的……是他們,不是我……”

“今日你便滾回孫家,我會派人送去休書!”秦鋒絕情地抹去淚水。

“夫君,你不能休了我……我不能回孫家……”

孫氏淒苦地哀求,甚至跪在地上向秦鋒,向秦家所有人求原諒。

秦重冰冷地拂袖,“害死我母親,你還想要我們原諒你?”

秦鋒嘶啞地怒吼:“我不想再看見你,滾!”

孫氏虛弱地站起來,搖搖晃晃好似快暈倒了。

她盯著絨絨的眼眸忽然變得陰毒無比。

這個該死的小女娃害得她秘密曝光,害得她遭到秦家的唾棄!

她活不了,小女娃也彆想活!

孫氏的嘴唇動了動,唸了一句什麼。

雙手掐訣,手勢十分怪異。

眾人不解,她在乾什麼?

夜玄看見了,懶洋洋地提醒:“小糰子,準備砍鬼吧。那三隻小鬼很美味,本尊要定了!”

絨絨機敏地提醒眾人:“快散開!”

慕廷舟緊急如焚地去抱小寶,可是被老五搶先了一步。

臭小子,你想顯擺比老子年輕腿快嗎?!

慕潤中敏捷地抄起小寶,瞬閃退開。

秦家人倉惶地逃散。

有人腿軟地摔倒。

有人哭爹喊娘。

有人直接嚇尿了。

三隻小鬼聽到了虛空中主人的召喚,敏捷地奔回去,化作一縷黑氣,融入孫的身軀。

但見,孫氏的青絲飄飛如女魔頭,臉龐慘白,眼窩卻縈繞著駭人的黑氣。

嘴唇好似中毒,變成烏梅色。

她的周身散發出詭譎的黑氣,陰鷙地睜眼,眼神邪戾如魔。

看一眼便會心膽俱裂。

秦鋒駭懼得眼珠快爆出來了。

枕邊人變成這副陌生的模樣,能不嚇人嗎?

秦重指著她,駭然地問:“她這是要乾什麼?”

慕廷舟道:“大家當心。”

夜玄嫌棄地嗤笑:“同生訣罷了,這些凡人就嚇成慫包。”

絨絨生氣氣地懟回去:“你纔是慫包!哦不,你是慫腦袋!”

小呆呆連外公和舅舅們也罵了,她不允許!

夜玄:“……”

慕潤中錯愕,“小寶,你不是罵我吧?”

“我罵小呆呆。”

“不是罵我就好。”

絨絨從他懷裡掙脫下來,“五舅舅,我要去砍鬼鬼。”

他拉住她,“小寶,我配合你,把鬼鬼砍成七八段,如何?”

她點點頭,“五舅舅,你站在我後麵就可以了,我不會讓你受傷的。”

慕潤中:“……”

被小寶保護了,好幸福好窩心哦。

雖然,有點丟臉。

慕廷舟快步過來,伸手抱她,“小寶,外公先帶你離開這兒。”

“外公,我要保護秦奶奶。”絨絨答應過秦奶奶的。

“小絨絨,這裡危險,你快走。”秦老夫人躲在角落裡,嚇得渾身哆嗦。

“不知死活!”

孫氏凶厲地飛衝過來,卻在中途忽然折向秦老夫人所在的地方。

她要先吞了老太婆!

平日裡,老太婆對她這個兒媳婦不是看不順眼就是刻薄嫌棄。

無論她做什麼,都討不到老太婆的歡心。

不就是她生不齣兒子嗎?

那她就生一個兒子,給自己爭氣!

“不好!”

絨絨忽地一閃,衝出了殘影的速度。

慕廷舟兩手空空,一臉懵逼。

人冇了?

小寶這是輕功還是什麼步法?

孫氏張開血盆大口,麵容扭曲如厲鬼。

一口吞下秦老夫人!

來不及了!

絨絨緊急地扔出金斧頭。

金斧頭筆直地飛射,正中孫氏的後背心。

“啊!”

孫氏痛得仰天長嘯。

尖銳的嘯聲直衝屋頂,讓人心肝爆裂。

後背的傷口流下烏色的血水,瀰漫開讓人作嘔的腥臭。

她的眼睛留下血淚,麵容越發狠戾。

就算是死,她也要吞了老太婆的陰魂!

孫氏快速衝向秦老夫人,眼裡充斥著毒辣的恨意。

此時,慕嘉南、慕嵐西已經趕到,雙雙踹出一腳。

她以詭異的速度扣住他們的腳,狠辣地一扭。

所幸慕嘉南反應迅速,一排冰針淩厲地飛襲出去。

孫氏為了避開冰針,迫不得已放開他們的腳。

【絨絨看到6.8的評分,嚇得又砍了一隻鬼~太低啦,哭唧唧求五星好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