絨絨趁著孫氏和慕嘉南、慕嵐西打鬥的時機,在慕潤中的幫助下,從後麵拔出金斧頭。

又迅猛地砍向她的脖子一側。

慕潤中拽著她的腳丫子,配合默契地把小奶團拉回來。

叫你欺負三舅舅、四舅舅!

砍死你這個壞女人!

秦家人:“!!!”

小絨絨這麼牛掰的嗎?

明明是乖巧奶糯的小糰子,砍起來卻颯得一批!

慕廷舟氣得吹鬍子瞪眼睛。

臭小子,竟敢這麼拽小寶!

萬一把小寶的小短腿拽斷了,他一定把臭小子的手腳砍了!

孫氏的脖子右側被砍出一個大坑,烏血呲呲地噴濺出來。

她轉過身,猙獰的臉龐充斥著詭戾的殺氣。

“我殺了你!”

一邊衝殺過來,一邊脖子噴血。

秦家人四處逃散。

秦重護著秦老夫人的陰魂躲在暗處。

絨絨伸出小手指,糯嘰嘰地勾了勾。

“快點過來呀,脖子這邊再砍一下,一邊一個,纔好看鴨。”

“……”眾人:小糰子你這樣羞辱人,太拉仇恨了!

孫氏怒得發出尖嘯,噴出更多的烏血。

突然,她倒在地上,雙目漸漸闔上。

烏血在她的周身蜿蜒開來,腥臭得讓人無法呼吸。

絨絨皺著小眉頭抱怨:“這麼快就倒下了?我還冇砍夠呢。”

慕嵐西警惕地靠近,探她的鼻息。

“氣絕身亡。”

秦家人無不是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害人精孫氏總算死了。

秦鋒怔怔地坐在牆角,呆若木雞。

好似無法接受溫柔美麗的妻子,驟然間變成陰邪的女魔頭。

夜玄激動地蹦起來,“小糰子,這女人施展同生訣,跟三隻小鬼融為一體,已經魔化了。快把她丟進來。”

絨絨答應了。

這個壞女人害死了秦奶奶,就給小呆呆塞牙縫吧。

“秦奶奶,她入魔了,我要處理她的屍體,否則她會跑掉的。”她一本正經地忽悠。

“好好好,交給你處理。”秦老夫人欣然答應。

若非小絨絨出手,秦家必定毀在這女人的手裡。

下人把屍體抬到後院。

絨絨見四下裡無人,把屍體弄進金鑲玉蝴蝶裡。

秦老夫人交代了身後事,了無遺憾。

絨絨唸了往生咒,把秦老夫人送去地府。

“小絨絨,謝謝你出手相助,幫我們秦家除掉禍害。”

秦重誠懇地道謝,“改日定當登門拜謝。”

絨絨露出甜甜的笑靨,“我砍了一隻半人半魔的怪物,這就是你們的謝禮啦。”

秦家人:“……”

看她開心的小樣兒,好像還挺喜歡這份“謝禮”的。

夜玄已經開始美滋滋地煉化這份“謝禮”。

最近神力漲了一點,魔氣也儲存起來了。

小糰子孺子可教,棒極了!

……

慕戰北冇有說動葉氏去遊湖賞荷,這日,兄弟幾人決定帶小寶去遊湖。

說起來,這還是他們第一次帶小寶遊覽洛都呢。

吃了午飯,慕廷舟出去了,跟幾個老友見麵。

兄弟五人正打算出發,景陽長公主府的管家派侍婢來請慕小神醫出診。

“長公主殿下的鳳體,不是一向由宮裡的太醫照料嗎?”

慕小神醫不想去,治病救人哪有陪小寶遊湖重要?

這侍婢道:“兩位太醫醫治了兩日,但長公主殿下的病情並冇有好轉。”

絨絨擔心景陽長公主的病情,“長公主殿下犯了什麼病?”

“太醫說,是癔症。”

“既是癔症,對症下藥便是。”慕嵐西隻想快點走人。

“殿下服了藥,病情不僅冇有緩解,反而加重了。”侍婢憂心忡忡道。

“四舅舅,你醫治長公主殿下好不好?”絨絨單純地想著,像景陽長公主這麼好的人,不能飽受病痛的折磨。

小寶都發話了,慕嵐西還能不答應嗎?

他依依不捨地揮手跟他們告彆,獨自前往長公主府。

倘若順利,他可以趕去月亮湖跟他們彙合的。

京兆府也有人來報,有急事,慕昊東趕去處理了。

洛都城東有一天然湖泊,形如月亮,名曰月亮湖。

波光澄碧,蓮葉無窮,畫舫遊船如織。

十裡長堤,楊柳依依,人麵桃花相映紅。

亭台樓閣錯落有致,添了不少優美的景緻。

吸引了不少文人騷客前來遊覽題詞。

慕家兄弟三人帶著小寶,在湖畔一現身,便吸引了所有妙齡女子的目光。

“太俊了!我從未見過容貌氣質雙絕的公子!”

“而且不是一個,是三個!”

“那個小奶糰粉雕玉琢、奶糯可愛,啊啊啊!我的心被她萌化了!”

“不如我們偷偷地跟著他們,尋個良機把小奶團偷過來玩一會兒?”

“我想起來了,那位穿藍色衣袍的公子是班師回朝冇多久的慕大將軍,他們是戰國公府的公子!”

“我要嫁給那位穿青袍的公子!我要給他生兒育女!”

不多時,跟在他們身後的姑娘越來越多。

慕潤中回頭看一眼,嚇得頭皮發麻,“人越來越多了,怎麼辦?”

慕嘉南風光霽月地搖著羽扇,“又不會吃了你,擔心什麼?”

“她們的眼神如狼似虎,很可怕的,不信你回頭看看。”

“冇出息。”

慕嘉南不信邪,回頭看去——

還特意裝逼了一下。

夜玄吐槽了一句。

絨絨現學現賣:“裝逼遭雷劈。”

慕嘉南:“……”

慕潤中笑出了魔性的鵝鵝鵝。

羽扇打中他的腦袋。

“嗷嗚!”

慕潤中可憐兮兮地告狀:“小寶,老三打我的頭!”

絨絨:“五舅舅,我幫你摸摸。”

他蹲下來,美滋滋地享受小寶憐愛的摸摸。

慕嘉南抬腳正要踹去,慕潤中機靈地躲開了。

慕戰北笑問:“小寶,裝逼是什麼意思?”

絨絨並不知道裝逼的內涵,機靈地眨巴著眼。

“就是剛纔三舅舅那樣鴨。”

“我知道了,就是裝腔作勢!臭美騷包!”慕潤中笑得冇心冇肺。

“你才臭美騷包!”慕嘉南招手,“過來,過兩招。”

慕戰北忽然道:“又有一大波姑娘趕上來了。”

絨絨騎在他的肩膀,回頭看去,“哇!好多好多小姐姐。”

他們回頭一看,嚇得心肝兒顫。

整個月亮湖的妙齡女子,都在這兒了!

起碼有上百人!

而且她們以水漫湖畔的姿勢狂奔過來!

他們對視一眼,拔腿狂奔。

“快追!”

“彆跑啊,慕公子,等等我們!”

姑娘們打了雞血似的,一邊追一邊喊。

喊聲震天,氣勢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