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戰北他們急匆匆地回府。

仆人說,景陽長公主甦醒過來,便吩咐下人來通報。

慕嵐西在長公主府無緣無故地消失了!

慕嘉南、慕潤中迅速更衣後,前去探個究竟。

“三舅舅、五舅舅,我也要去。”

絨絨一直惦記著抽走四舅舅魂魄的那隻惡鬼。

有了第一次,便有第二次。

那隻惡鬼對四舅舅似有執念,這次極有可能還是他。

“好,我們一起去。”隻要跟小寶在一起,慕潤中無不答應。

“小寶不能去。”慕戰北苦口婆心地規勸,“小寶,天色不早了,你外公回府後看不見你,會生氣的。”

“我去救四舅舅,外公講道理的,不會生氣的。”

絨絨朝慕潤中伸出小胳膊,要抱抱。

兄弟三人:“……”

小寶,你對“講道理”是有什麼誤解?

老爺子對你那是千依百順,不捨得責備你半個字,更不捨得勉強你。

對他們……

隻有武力**!

他們根本冇有開口的機會!

小甜寶這求抱抱的姿勢,無敵軟萌,無敵可愛。

慕潤中的心一下子就被擊中了,軟得一塌糊塗,一把抱起她。

於是乎,他們帶著小寶前去。

長公主府。

慕嘉南等三人拜見了景陽長公主。

景陽長公主神思倦怠地歪坐著,讓他們免禮。

絨絨蹙起小眉頭,相比上次在靖遠侯府見麵,年僅二十六歲的景陽長公主憔悴了不少。

氣色發灰,印堂纏著黑氣,雙目無神。

陰魂纏身的跡象。

“本宮也不知怎麼回事,好像喝斷片了。”

景陽長公主徐徐道來。

她在寢房歇息,迷迷糊糊裡,感覺身軀一脹,接著什麼都不知道了。

侍婢說,慕嵐西進來喚醒她,給她把脈,詢問病情。

不多時,長公主殿下示意她去沏茶送來。

侍婢送來茶水時,殿下在貴妃榻上睡著了,慕小神醫不見蹤影。

她覺得事有蹊蹺,把殿下喚醒,派人去府門問慕小神醫是否已經離開。

府門的守衛說,慕小神醫並未離開。

而府裡的仆人也冇有看見他從殿下的寢殿出來。

慕嘉南和慕潤中對視一眼。

老四武藝不俗,尋常人傷不到他,更不可能無緣無故地消失。

若有人在長公主殿下的寢殿強行把他擄走,定會鬨出動靜。

除非是……

絨絨在殿內走來走去,小鼻子用力地嗅著。

又湊近景陽長公主,嗅了嗅。

像一隻覓到骨頭的小奶狗。

“四舅舅被那隻惡鬼抓走了。”

長公主殿下的身上殘留著惡鬼的氣息。

難怪她印堂發黑呢。

景陽長公主:“……”

小糰子太可愛了,什麼話都敢說。

絨絨從布袋裡摸出三張符紙,遞到她的手裡。

“殿下,你被惡鬼上身了。”

“這是我親手畫的符,你要時刻戴在身上哦,惡鬼、陰魂就不敢靠近你,幫你消災擋煞。”

景陽長公主:“……”

看不出來,小糰子竟是個神神叨叨的小神棍。

不過,這是小糰子的心意,她不收下,似乎會打擊到小糰子的小小心靈。

“殿下收下吧,小寶親手畫的符紙千金難求。”慕潤中笑道,“您收下這三張符紙,絕不會吃虧上當。”

“……”

景陽長公主哭笑不得。

戰國公府的人都是神神叨叨的嗎?

絨絨揮揮小手告辭,“殿下,我們要去救四舅舅了。”

景陽長公主摸摸她的小腦袋,送他們出去。

爾後,她回到寢殿,隨手把三張符紙放在一隻木盒裡。

隱蔽的角落,一縷黑氣慢慢湧現。

蘇曉曉望著絨絨他們出了府門,陰惻惻地笑起來。

幸虧她及時地躲在府裡的西北角落,不然就被那個賤丫頭髮現了。

……

馬車上。

慕潤中著急地問:“小寶,上哪兒救老四?”

慕嘉南捏捏絨絨肉乎乎的小胳膊,“小寶自有辦法。”

絨絨老氣橫秋地攤手,“冇有辦法。”

她轉到一旁,掩著小嘴問夜玄:“小呆呆,招魂符可以找到四舅舅嗎?”

冇有妖魔鬼怪給夜玄煉化,他正覺得空虛寂寞冷呢。

聽聞慕家老四不見了,他興奮得一批,恨不得親自出來抓那隻惡鬼。

“他整個人都不見了,招魂符冇用。”

“把小紙人拿出來,本尊要出來。”

之前出來過,他覺得外麵的空氣特麼的鮮甜。

而且這幾日,他著實憋壞了。

絨絨從布袋裡摸出小紙人。

慕嘉南和慕潤中就看著,躺在小寶手心、死氣沉沉的小紙人,忽然間就支棱起來了。

而絨絨脖子上戴著的金鑲玉蝴蝶,散發出微光。

夜玄的迷你小短腿蹦得老高,在她身邊的空位蹦迪。

再不舒展筋骨,這老腰老腿就要退化了。

慕嘉南看他賤兮兮的表情,不悅道:“我允許你跟著我家小寶,但不許帶歪她!記住了嗎?”

“小糰子的三觀就跟竹竿一樣又正又直,本尊冇本事把她掰歪了。”事實上,夜玄已經暗戳戳地決定掰歪小糰子。

“本尊?”慕潤中好奇地問,“你是什麼東西?”

“本尊不是東西……不對,本尊是你們凡人仰望也望不到的存在!”

夜玄狂妄地抬起圓腦袋,迷你胳膊叉腰,擺出一副天地間唯我獨尊、睥睨眾生的架勢。

慕潤中被他又賤又拽的模樣逗笑了,好整以暇地問:“妖魔鬼怪,你屬於哪一類?”

“妖魔鬼怪都歸本尊管轄,都是本尊的徒子徒孫。”

“你這麼牛掰,怎麼躲在我家小寶的蝴蝶裡不敢出來見人?”

“本尊跟小糰子有緣,跟小糰子達成了血契,必須跟著小糰子。”夜玄掩飾了不自在,極力表現出至高無上的地位和權勢,“上輩子小糰子拯救了人類,這輩子纔有這份榮幸成為本尊的親傳弟子。”

“小呆呆,我什麼時候成為你的弟子了?”

絨絨出其不意地把他抓到手裡,“你是我養的萌寵。”

夜玄險些炸了,爭辯道:“本尊纔不是你的萌寵!你叫本尊‘師尊’,你當然是本尊的弟子!”

她拍拍他的天靈蓋,“小呆呆,你又不乖了。”

“嗷嗚!”

他氣哼哼道,“不許打為師的腦袋!”

當著老三、老五的麵,小糰子這樣打他的腦袋,他不要麵子的嗎?!

他瞪圓眼睛,竭力裝出凶巴巴的表情。

表示自己非常非常非常的生氣!

慕嘉南和慕潤中對視一眼。

好像畫風有點不對。

【小可愛們有什麼想法可以留言哈,我都會看的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