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嵐西的束髮一向梳得一絲不苟,此時卻有兩縷鬢髮散落下來。

配上精緻如琢如磨的五官和白皙的麵膚,受傷了帶著三分虛弱,更是俊美得驚心動魄。

美強慘既視感。

“跟你無關。”

他冷冽的聲音拒人以千裡之外。

懷沙聽懂了這句話的弦外之音——

青嵐移情彆戀,有心上人了!

他絕不允許!

他尋找青嵐三百年,孤單寂寞冷地遊蕩在陽間三百年。

青嵐怎麼可以說忘記就忘記?!

這瞬間,懷沙覺得自己的感情遭到了冷酷無情的踐踏,自己的堅持也完全失去了意義。

藏在他身體裡的執念,頃刻間轉化成狂暴的怒火。

炸了!

黑氣以毀天滅地的氣勢爆出。

懷沙黑髮飛揚,衣袍飛掠。

草屋震動起來,隨時會被席捲到天邊去。

懷沙捏著琉璃影珠,眼裡充斥著嗜血病嬌的戾氣。

“很快,你就會想起我們之間發生過的所有事。”

他彈出一縷修為,強行把琉璃影珠打入慕嵐西的體內。

慕嵐西激烈地掙紮,眼眸陰鷙地收縮。

“就算我恢複記憶,也不會跟你這樣的惡鬼同流合汙!”

就算他的內功修為再高,也無法掙脫強大鬼力的束縛。

懷沙邪狂地笑,“由不得你!”

琉璃影珠飛到慕嵐西的心口,縈繞著純粹的光芒。

即將大功告成!

懷沙的周身充斥著亢奮邪狂的因子,手臂一揮。

突然,一絲神力霸道地襲來,擊中琉璃影珠。

他麵色微變,那個小女娃來了!

他絕不會放棄,一掌推動琉璃影珠,釋放更多的修為。

另一掌襲出一絲絲陰詭的黑氣,朝小女娃淩厲地攻去。

上次是他輕敵,纔會受傷。

這次,他要把小女娃撕成兩半!

看見小寶,慕嵐西心裡欣喜,但又擔心她的安危。

“小寶,當心!”

小寶才四歲呀,卻再三地涉險救他,他心裡難過又感動。

這份恩情,這份親情,他要用一輩子來守護。

“四舅舅,你不要害怕,我會把這隻惡鬼砍成七八段,連他親爹都不認識。”

絨絨奶嘰嘰地說著。

小手也冇閒著,氣咻咻地一用力,把琉璃影珠奪過來。

“孃的!”

懷沙氣急地罵了一句。

他的鬼力精進了不少,小女娃怎麼可能輕輕鬆鬆就奪走琉璃影珠?

見鬼了!

哦不對,他就是惡鬼!

失去琉璃影珠,他如何讓青嵐恢複記憶?

如何讓青嵐心甘情願地跟他走?

“老子先把你撕碎了!”

懷沙的周身爆出無數黑氣,威煞凶猛地奔襲而去。

疾如驚電,讓人防不勝防。

慕嘉南、慕潤中沉著地應戰,把各種符紙當作暗器,源源不斷地射向惡鬼。

隻是,對那隻惡鬼貌似冇多少殺傷力。

為什麼小寶扔出去的符紙有那麼大的威力?

這差彆也太大了吧?

懷沙凶戾地攻到麵前,如窮凶極惡的龐然怪物,一口就能吞噬小奶團。

絨絨冇有半分防禦,軟乎乎地把琉璃影珠遞過去,“這是你的嗎?還給你叭。”

“小寶!”

兄弟三人駭懼地齊聲大喊。

驚嚇得心快跳出來了。

小寶你不怕惡鬼,但也不能是這種反應吧?

而夜玄悄咪咪地蹦到懷沙的身後,賤兮兮的眼神惡意滿滿。

懷沙收回琉璃影珠,大手拽住小奶團。

把她提到半空。

“你不要傷害小寶!”慕嵐西驚駭得失控,發瘋般地掙紮。

“你敢傷小寶一根毫毛,老子讓你永世不得超生!”慕潤中癲狂地怒吼,眼裡迸出暴戾的殺氣。

慕嘉南手裡的羽扇快被他捏斷了,風光霽月的眉宇佈滿了邪戾。

懷沙盯著小奶團,軟萌天真的小奶娃,就應該乖乖地待在家裡玩耍賣萌。

卻一再地壞他好事,現在,他就送她去地府報道!

他張開血盆大口,尖長的獠牙閃著陰森的白光。

“四舅舅為了救你,被公主殿下折磨得快死了。”絨絨冇有半分懼意,也不反抗,奶嘰嘰道,“你知道嗎?公主殿下逼迫四舅舅……睡覺,四舅舅咬舌自儘了……”

“你怎麼知道?”懷沙又驚又喜,“一定是青嵐跟你說的。”

這麼說,青嵐已經恢複記憶了?

兄弟三人一臉懵逼。

小寶東拉西扯地說什麼?

這畫風好像歪得厲害。

絨絨的小臉蛋浮現甜美的笑靨,“我有千裡眼哦,當然看得到。”

“你跟我說說,青嵐被公主殿下囚禁的三年裡,發生了什麼事?”

懷沙激動地把她放下來,蹲下來殷切地等待。

小奶團點點頭,“但是你不能傷害四舅舅。”

他爽快地答應。

原本他就不會傷害青嵐。

“公主殿下讓四舅舅跟狗狗搶食物吃,還用鞭子抽他。”絨絨的瞳眸機靈地眨了眨,“她睡著了,還讓四舅舅跪在床前,不許睡覺。”

“青嵐……我的青嵐……”懷沙流下悲痛悔恨的淚水,“公主殿下太狠毒了!”

絨絨的小臉蛋露出陰惻惻的笑,金斧頭悄無聲息地砍在他的脖子上。

使了不少力氣,才把金斧頭砍得深一些。

然後,她撒開小短腿拚命地跑!

慕潤中、慕嘉南看見她悄摸摸地拿出金斧頭,就猜到她的意圖。

他們不約而同地襲出一道內力,把小寶捲回來。

懷沙沉浸在悲痛、自責裡無法自拔,完全冇察覺到小奶團的“狡詐”。

直至感覺到脖子尖銳地痛起來,他才知道被小女娃偷襲了。

一柱黑氣瘋狂地往外噴。

他慘厲地嚎叫,麵容幾番扭曲、幾度猙獰。

凶戾、醜陋的惡鬼原形,展現在眾人麵前。

“老子吃了你!”

一聲響徹雲霄的怒吼,把周遭的樹葉震落下來。

絨絨:“你很快就會漏光光,有什麼遺言,快跟四舅舅說叭。”

看在他和四舅舅的前前前前世是故人的份上,她可以通融一下下。

慕嵐西:“……”

慕潤中&慕嘉南:“…………”

慕嵐西:小寶你想多了,我不需要!

懷沙根本不把脖子的砍傷當一回事,五指微張,一泓黑氣勁射而去。

慕嵐西身不由己地被他吸過去。

絨絨生氣了,用力地擲出金斧頭。

“你敢傷害四舅舅,我就把你糟蹋成黑泥巴!”

神力飛送,疾如幻影。

夜玄察覺到,儲存的神力飛快地流失。

霧草!

小糰子用的神力就是從他身上現抽的!

本尊可能不是人,但你一定是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