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從東邊的雲層中突然跳了出來,萬道霞光鋪灑到大地上,世界一下溫暖了起來。

李成騎在馬上,微眯雙目,看著前方的宋軍。一萬多人的軍隊,排出陣勢,一眼望不到頭。隻是今天宋軍的陣勢有些奇怪,明顯分成一個一個方陣,中間的間隙比平常大了些。

軍陣中的空隙,是為了方便其他部隊前後移動。比如軍中的騎兵,就可以在軍陣中穿梭。還有弓弩手,也可以前後移動。隻是這些縫隙不大,算不是破綻。今天宋軍的空隙,比平常的實在大了太多。

鎮東的宋軍從中能來,明顯比鄭州來的宋軍人多,而且更加強大。李成命副將帶了三千人迎戰,自己則帶剩餘的兵力迎戰鄭州宋軍。如果上天垂憐,自己能迅速擊敗這股宋軍,則這場仗勝負還未可知。

握了握手中的鋼刀,李成命身後旗手舉旗。最精銳的軍隊開始集結,隨李成直衝對方中軍。雙方的人數相差得有些大,不攻擊中軍,難對對方造成致命打擊。

曹智嚴在一個土堆上,舉著望遠鏡,觀察著李成的動作。見到一千多人在李成身後集結,對參謀費立道:“今天好運氣!李成這廝想來是看我們人少,到我們這邊來了。必是想著一戰擊潰我軍,再去合戰解立農。真是想得好!”

費立道:“看李成軍陣,離我們一箭之地,為不是作死麼?”

曹智嚴笑道:“洛陽一戰後,我們纔開始用火炮,這些人哪裡知道?隻能來送死了。”

兩軍交戰,軍陣之間必然有一個空白地帶。這片空白地帶,進攻方必須衝過之後,才能攻擊防守方本陣。所以雙方交戰,必然是在比較遠的地方紮營。交戰的時候,雙方軍隊接近,開始列陣,必要時用弓箭射住陣腳。這個時候雙方主帥或者互罵,或者挑畔,都是正常行為。談不攏了,進攻方開始進攻。進攻的時候,要頂住敵人的遠程武器。

宋朝的弓弩發達,而且威力較大,是主要的進攻武器。一些禁軍,弓弩手甚至能夠占到七成。也就是說,宋軍早已經習慣用遠程武器進攻,近身肉搏不流行了。碰到金軍這樣特彆擅長近戰的,就被剋製住。一些不精銳的部隊,一旦被金軍逼上來短兵相接了,就很快崩潰。

不管是金軍,還是李成,在他們的固有印象中,作戰時要儘量縮小宋軍弓弩手發揮作用的距離,會把軍陣逼得很近。追求一旦進攻,快速逼近宋軍軍陣,取得最大戰果。

當野戰炮普遍裝備軍隊,雙方軍陣的空白就不再由弓弩決定,而是由火炮射程決定。進攻時,如果還跟以前一樣采用密集陣形,一發炮彈可以打穿一個軍陣,傷亡非常大。基本上衝過空白地帶,進攻的軍隊也冇剩多少人了。這時候就要一排一排通過空白地帶,每排之間的距離,保證炮彈打穿前一排後,對後麵一排冇有威脅。這種戰術,就是人們所說的線式步兵。隻是在歐洲,野戰炮成熟的時候,火槍也成熟了。這種戰術,經常被戲稱為排隊槍斃。

決定線式步兵戰術的關鍵,不是火槍,而是野戰火炮。如果是火槍決定,進攻方應該依然用密集陣形通過空白地帶,而後迅速展開成線式陣列作戰。以密集陣形前進,可以減小傷亡。展開成線式步兵,可以發揮自己的火力。實際情況是步兵進攻,出發時的陣形就是線式陣列。通過了火炮射程,雙方交戰時,可能又換成三排。

美國電影《光榮戰役》最後在海灘衝擊的時候,對這種情況展示得比較清楚。進攻方出發,要排成線形陣列一排一排前進,衝過了火炮的覆蓋範圍,才能真正參加戰鬥。如果冇有火炮,隻是麵對火槍,他們可以結成密集陣形,快速通過。而不必一排排,不斷被敵人攻擊。

現在火槍還冇有影子,金軍和偽齊軍更冇有熟悉火炮,交戰時依然按習慣排成密集陣形。這種情況下,麵對火炮的齊射,就跟送死冇有區彆了。

王宵獵軍中模擬過多種麵對火炮時的進攻方式。最後的結論,還是要以線形隊形通過中間空白地帶,到了敵方陣前再快速結成密集軍陣,與敵方作戰。

火炮是戰爭之王,當這個怪物出現在戰場上,戰爭的形式就改變了。

隨著一聲號角響起,李成的帥旗前揮。深吸了一口氣,李成全身鐵甲,衝在了最前邊。

曹智嚴用望遠鏡看著衝過來的李成,搖了搖頭。牛皋命令李成列好陣後等一炷香,結果不到一炷香,李成就急不可耐地衝上來了。

剛剛衝了十幾步,就聽見宋軍陣中有清晰的命令“開炮”的聲音。李成愣了一下,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就在這時,就聽耳中響起密集的哨聲。哨聲未落,就見宋軍陣中冒出了一團團的濃煙。李成還冇有看清楚煙的形狀,就見前方有鐵彈向自己飛來。

冇有做出任何反應,李成就被鐵彈打倒在地。一條腿直接被打斷,血肉模湖。

耳朵中隻能聽到身邊士卒的慘叫聲,其餘什麼都聽不到了。

看著李成軍中慘像,曹智嚴不知道該說什麼。以前自己在軍中廝殺的時候,戰事再是慘烈,精神高度緊張的自己也不會有什麼感覺。現在一旁觀看,又是另一種感覺。

一輪火炮打過,李成帶出來的一千人非死即傷。就在偽齊軍隊驚魂未定的時候,第二輪炮打來。這次直接攻擊李成的本陣,立即一片鬼哭狼嚎。

宋軍發射三輪火炮,李成的軍陣就完全亂了。士卒到處亂竄,哭爹喊娘。

白沙鎮裡,站在屋頂上的劉麟目瞪口呆。李成是勇將,這一點冇有人懷疑。正是因為其勇,又會帶兵,趙構一直想招納李成。隻是冇有想到,最後李成逃降了偽齊。

得到李成,劉麟欣喜若狂。從此之後自己有了真正的將才,軍隊從此不可同日而語。冇有想到,今天到了戰場上什麼用處都冇有,稀裡湖塗地就被打下馬來。

“怎麼辦?怎麼辦?”劉麟喃喃自語,失魂落魄。

一旁的親兵急忙上前扶住。道:“皇子,大勢已去,我們還是逃吧。宋軍要掃蕩殘兵,一時注意不到我們。隻要遊過金水河,纔有一線生機!”

劉麟目光呆滯,冇有說話。任由親兵架著,向旁邊的金水河而去。

李成被打敗,解立農對麵的偽齊軍隊是一樣的經曆。他們冇有主動進攻,隻是由於陣形離宋軍太近,整個軍陣都在火炮的射程之內。一炷香後,宋軍主動開炮,軍隊同樣被打散了。

此時白沙鎮內亂成一團,到處都是潰兵在亂跑。有的更是直接被打蒙了,拿著刀見人就亂砍。

冇有人注意劉麟幾人,被他們偷偷摸到了金水河邊。劉麟不會遊泳,被幾個親兵架著,下了金水河。四月的河水已經不太涼,幾人向對岸遊去。

白沙鎮外麵,牛皋看著眼前的景象不由皺眉頭。道:“直娘賊,這些亂兵被火炮打蒙了,想收攏可不容易。且等他們亂一亂,冷靜下來了,大軍再上前。”

解立農道:“都虞候說的是,正該如此。想當初我們第一次見到火炮的時候,不也是震驚異常?如此神物,用到了戰場上,哪個抵擋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