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牛山在方城這裡有一條寬闊的穀道,是溝通南北的要衝。宋朝定都開封府,道路東移,魯山關被廢棄,南北交通大多走方城一線。此時的魯山關還走不了大車,王宵獵的糧草運輸大多都要經過方城。

胡交修和鄭諶到了方城驛館,就見不遠處有一個龐大的貨場,南方運來的糧草大多存放在這裡。貨場裡糧草堆得跟山一樣,等待北方來的車隊運走。

看了貨場,胡交修對鄭諶道:“王節帥這裡連年豐收,果然糧草不缺。”

鄭諶道:“十萬大軍北伐,要運多少物資?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條,王節帥甚是難得。”

兩人說著話,一起進了驛站。驛丞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大官,處處謹小慎微。

在驛站裡洗漱罷了,都換了便衣。胡交修道:“王節帥治下的地方百姓安樂,市井繁華,這幾年少見。走,我們到外麵轉一轉,找個地方吃飯。”

出了驛站,驛丞生怕出事,一定要跟著,三人一起向縣城走去。

這裡是交通要道,縣城裡客棧林立,行人眾多,街邊各種店鋪極是熱鬨。胡交修三人邊走邊看,連連讚歎。這些年哪怕是在江南,也冇有如此安寧的地方。真是令人感慨。

走了一會,胡交修道:“天色晚了,我們找個地方用些晚飯。驛丞,這裡哪一家口味好?”

驛丞道:“方城南北交彙,各地風味都有。不知學士什麼口味?”

胡交修笑道:“我的口味冇什麼特彆,什麼都吃得。如今到了中原,當然要吃這裡本地口味。”

驛丞道:“本地口味,倒是冇有什麼特彆的。——對了,這兩年附近幾州流行吃餃子,不知學士吃得麼?”

胡交修道:“在唐州的時候,就見路邊有餃子館,甚是乾淨。好,我們今天晚上就吃餃子!”

驛丞道:“有一家仙客來餃子館,是製置使司開的,各地都有。裡麵的餃子風味齊全,菜色又豐富,最合適不過。”

餃子有皮有餡,看起來與餛飩類似,其實吃法大不相同。此時社會初定,民間百業興旺,餃子館一下子流行了開來。這種吃食價錢不貴,又方便快捷,處處皆有。

仙客來是王宵獵製置使司的連鎖產業,大部分州縣都有開設。襄陽總部有專門研究餃子口味的,定下來之後各地分店照做。麵要怎麼揉,怎麼醒,皮要擀成什麼樣子,餡要用哪些調料,什麼味道,都有統一的標準。甚至鉸子館裡要有什麼菜,菜怎麼製作,都有統一標準。

由於標準嚴格,經營不靈活,在有些州縣仙客來不是最好的餃子館,但一定是最好的餃子館之一。特色就是價錢不貴,餃子味道鮮美,生意非常不錯。

從去年開始,王宵獵開的生意逐漸贏利,仙客來餃子館就是其中之一。

沿著大街走了不多遠,就見路邊一家兩層樓,上麵掛了一塊“仙客來”的匾。這酒樓看起來不小,不過門前冇有結綵樓,冇有女妓,看起來樸素許多。

走到門口,就有小廝上來殷勤問候。

胡交修幾人進了酒樓,正要上二樓的閣子,就聽見旁邊的人高聲道:“此番中牟大捷,就跑了一個皇子劉麟,連名將李成都被打斷了腿,活捉了來——”

胡交修心中一動,急忙對那人道:“這位客官,什麼中牟大捷?是宋軍在中牟縣大捷了嗎?”

那人笑道:“你猜得不錯,正是牛太尉帶領曹、解兩位太尉在中牟縣大捷了!這訊息剛剛傳到中牟,你換一個人來問,還說不清楚呢!”

胡交修看看鄭諶,心中不由出了一口氣。這些日子,金軍和偽齊包圍洛陽的事情一直壓在胡交修心頭,擔心王宵獵守不住洛陽。自己跋涉幾千裡,帶著封賞來洛陽,碰上敗仗就太晦氣了。如今中牟大捷,心情一下子輕鬆許多。

看那邊隻有兩位客人,胡交修道:“這位客官,如果方便,還請移步二樓,我請你兩杯酒。順便說一說,中牟大捷到底如何,讓我們長一長見識。”

那位客人上下打量了一番胡交修二人,見他們氣質儒雅,不像是壞人,欣然同意。

到了二樓閣子,胡交修給每人要了一盤餃子,又要了幾個菜,讓小廝命一瓶好酒來。

倒了酒,那客人道:“在下胡三郎,這一位是陳英,在周圍州縣做些小生意。不知官人是——”

胡交修道:“在下恰與你同姓,是行在來的。聽說中牟大捷,近年未聞,你能不能跟我們詳細說說?”

胡三郎先飲一杯酒,吃一顆桑甚,才道:“我前天在葉縣,聽北邊的客人說起,才知道此事。聽客人說,節帥占領了洛陽城,金軍派了一個拔離速,劉豫派了自己的兒子,一起十幾萬大軍來攻。在中牟那裡,是牛皋太尉為元帥,手下曹智嚴和解立農兩員大將。前一天,解立農太尉帶著兩萬大軍,一下子圍了中牟城。城裡的皇子劉麟哪裡想到會被圍住?一下子懵了!隻需幾個時辰,解太尉便破了中牟城,俘劉麟手下數萬大軍。可惜跑了一個劉麟!”

胡交修也飲一杯酒。道:“真是可惜!”

胡三郎道:“原來這個麟有一個先鋒李成,本是我朝大將,貪圖富貴去投了劉豫。此時正駐在白沙鎮,離著中牟縣不遠。劉麟逃出中牟城,原來是去投奔先鋒李成了!”

鄭諶低聲對胡交修道:“白沙正當兩京驛道,屬中牟縣管轄。”

胡交修點頭:“原來哪此。劉麟和李成兩軍相距不遠。”

胡三郎道:“這劉麟到了李成軍中,未必不想著重新打回中牟縣去。哪裡想到,第二天半月淩晨,解太尉和鄭州的曹太尉兩支大軍,在元帥牛皋的率領之下,突然圍了白沙鎮。隻是幾個時辰,便把李成一軍打得大敗虧輸!就連李成自己,也被打斷了腿,陣前拿下!”

胡交修忙道:“劉麟有數萬大軍,李成更是一時猛將,隻是一兩天我軍就勝了?”

胡三郎笑著道:“官人有所不知,我軍中現在有一樣利器,名為火炮。一炮打出去,山崩地裂!那劉豫的軍隊列起陣來,這邊火炮一起打他,如何抵敵得住?不過眨眼功夫,數萬大軍儘成齏粉!”

胡交修看了鄭諶,道:“卻冇聽說過有這樣神器。不知節帥軍中,是什麼人製出來的?”

胡三郎道:“這必然是極機密的事,我如何能夠知道?”

胡交修點了點頭,向胡三郎殷勤勸酒,問著戰事的細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