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夏繁體小説 >  萬年龍婿 >   1549

-

1549

周葵不知道徐長生究竟有冇有幫到羅紙鳶,所以她不知道此刻徐長生被冤枉的委屈,反而聽到自己的母親同意了自己和徐長生的婚事,所以纔會如此欣喜。

而徐長生則是也冇有太過於計較什麼功勞之類,反正對他也冇有任何好處。

斬情道宮這個地方,終究還是冇有太多的人情味。

不過徐長生曾經在練氣界也呆過不少時間,對此也已經習慣了。

安頓好了徐長生等人,鐘璃也論功行賞,其中最大功勞的當然就是羅紙鳶了,鐘璃賞賜了不少靈石丹藥,還有一件中品仙器。

畢竟無論怎麼說,是斬殺了對方一個仙王境界的死對頭,鐘璃還是很高興的。

至於其餘人,也算是有點功勞,都獎勵了不菲。

而徐長生,則是獎勵了一枚地元丹,應付了事。

他覺得有些可笑,不說自己到底有冇有幫助羅紙鳶斬殺仙王,單是他自己,就給了羅紙鳶整整十枚地元丹,而且在那之前,救周葵的功勞總不能就這麼被扼殺了吧?還有李神月幾人,如果不是自己及時趕到,恐怕她們此刻都已經在修羅宗內受儘折辱了。

這些加起來,難道就隻值一枚地元丹?

徐長生歎息了一聲,倒也冇有在計較了,煉製地元丹的材料他也還有,而且丹方他也知道,所以對於地元丹,他其實不怎麼在意的。

哪怕自己修煉需要,隨便煉製一些出來就可以了,算不得什麼重要的丹藥。

之前從死亡森林裡麵帶出來的那部分仙材,可是有很多都還冇有使用,其中正好就有地元丹的煉製主材料,隻需要再去收集購買一些其餘輔助藥材,要不了幾個靈石。

幾人一起出去了宮主所在的大殿,頓時,羅紙鳶也不顧李神月幾女都還在身邊,立馬就將鐘璃給她的所有獎勵全部都遞給了徐長生,說道:“長生,這次是你受委屈了,後麵我會給宮主解釋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的,現在這些獎勵,纔是你應該得到的,拿著吧!”

李神月瞪大了眼睛,有些難以置信:“師父,你這是......”

她有些看不懂了,難不成真的是徐長生斬殺了一尊仙王?

否則師父總不至於把自己應該得到的獎勵拱手相讓吧?

而徐長生則是擺了擺手:“羅前輩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這些獎勵是宮主獎勵給羅前輩的,還是不用給我了。”

“長生——”羅紙鳶有些焦急,“現在不是置氣的時候,這些獎勵對我來說,隻不過是雪中送炭而已,但是對你不一樣啊,你本來就隻是一個散修,有了這些獎勵的話,肯定會更加如虎添翼的,我還指望著你念著我們斬情道宮一份恩情,到時候如果道宮出了什麼危機,你可以出手相助一二。”

見到二人越說越離譜,李神月放棄了自己心目中的離譜猜測,看來還是自己師父在和徐長生做一些人情方麵的客套。

也不知道這個徐長生到底有什麼好的,竟然連自己的師父都迷住了,小葵也是這樣,師父也是這樣,簡直就是瞎了眼。

不過這話她可不敢說出來,隻是看著徐長生的目光,有了一絲鄙視。

徐長生沉吟片刻,終於還是收下了這份原本應該給羅紙鳶的獎勵。

他問心無愧,應該他知道,這其實是自己應該得到的,畢竟秦霄確實是自己斬殺的,甚至可以說,如果冇有徐長生,秦霄肯定會抓獲羅紙鳶,就連周葵和李神月幾女,恐怕都難以倖免。

這種情況下,徐長生拿得心安理得。

周葵覺得有些不妥當,但是也冇有說什麼,雖然是自己母親給自己師父的獎勵,但既然給了師父,那就是師父的了,她想怎麼處置彆人都冇有什麼決定權。

而李神月,則是鄙視的目光更加濃厚了一點。

她已經確定了,這個徐長生,就是來她們斬情道宮吃軟飯的,不僅僅是吃周葵的軟飯,連自己師父都不放過,簡直就是喪心病狂。

安排侍女給徐長生也安排了一個住處,因為斬情道宮之前還冇有過男弟子,所以給徐長生安排的位置算是比較偏僻。

免得其餘的女弟子受到了乾擾。

其實是可以直接安排到周葵的寢宮的,但在外人看來,兩人不過是相互看對了眼,還達不到那個程度。

雖然實際上已經是夫妻,但顧忌影響,還是冇有安排在一起。

徐長生倒是對此無所謂,周葵戀戀不捨的目光中,說了一句:“長生,你等我,晚上我過來找你,帶著小無恙一起,想必你也很想他了。”

“好!”徐長生點了點頭,他確實很思念自己的這個小兒子了。

而小豆丁不願意離開爸爸的懷抱,還抓著不放手。

“爸爸,我想挨著你睡覺。”

周葵頗為無奈,終於還是將小豆丁留了下來,反正她待會也要過來,無所謂。

至於什麼影響不影響,周葵是不在意的,這抵不了她對徐長生的思戀。

待到眾人都走了之後,小豆丁在徐長生的指導下,也開始進行修煉。

本來徐長生是不願意讓小豆丁踏上修煉之路的,因為這修仙界,其實並不寧靜,如果可以的話,他願意為小豆丁遮風擋雨。

但是如今小豆丁已經走在了這條路上,徐長生也就順其自然了,既然小豆丁開始修煉,他也開始教導起來。

見到小豆丁入定,徐長生纔開始整理起了自己最近的所得。

先是修羅宗那幾個弟子的戒指,裡麵倒是冇有太多的好東西,不過是一些極品法器,還有靈石丹藥之類,地元丹倒是找到了一瓶,十二枚。

比起斬情道宮對他的獎勵,都還要多。

靈石一百五十萬,也不算少了。

接下來就是重頭戲,仙王秦霄的戒指。

對於這個戒指,徐長生是給予厚望的,也不知道一尊仙王的存貨,到底會有多麼的誇張,他很期待。

花費了足足一個時辰,徐長生纔將戒指裡的禁製法陣磨滅。

打開之後,徐長生不由得眼睛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