簾外,傳來女子沙啞又帶著快意的笑聲。

“呦,溫姑娘,我們又見麵了!”

溫苒苒微愣,掀開車簾,但是暗中,顧一朝卻直接一拍輪椅,頓時,無數暗器爆射而出,直接將馬車射了個對穿。

夏離霜和葉君萌幾乎下意識護住了溫苒苒,顧一朝和葉君萌一前一後,帶著一群黑衣人,牢牢堵住了巷子的兩側。

“顧斯嘉?你們怎麼在這?!”

溫苒苒微愣,還冇來得及問出口,便見顧爾和一襲白色身影,搖著扇子,穩穩立在了牆頭之上。

“我們怎麼在這?”顧斯嘉似笑非笑,眼中都是陰毒之色,“來取你狗命!”

溫苒苒:“……”

你纔是狗!

溫苒苒抽了抽嘴角,眼眸深深眯了起來。

像是泄憤似的,顧斯嘉一把摘下頭上的兜帽,露出一張猙獰的臉。

饒是溫苒苒看到這張臉,也是忍不住一驚。

“看到了嗎?!這些……都是拜你所賜!”

顧斯嘉惡狠狠道。

溫苒苒挑眉,“我們並冇有傷害你!”

“要不是……要不是你們把我送回黑虎大營,我又怎麼會被顧珊珊那個***……”顧斯嘉拳頭捏得死緊,周身似乎有黑氣繚繞,說話間,氣息居然已經攀升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溫苒苒!我恨你!我恨不得將你千刀萬剮!殺了你!”

溫苒苒抿著唇,額頭前的劉海無風自動。

“你大可以來試試!”

一聲令下,兩方人員齊齊動手。

葉君萌率先迎上了顧斯嘉,而夏離霜則直接對上了顧一夕。

溫苒苒看著撲過來的顧爾和,微微一笑,手中銀麟劍嗡鳴,直接出鞘。

短兵相接之間,溫苒苒身上的氣質瞬間變了。

顧爾和手中的摺扇瞬間變成了二十四把柳葉刀,帶著鋒銳的氣息,朝著溫苒苒衝了過來。

銀麟劍飛舞之間,隻聽“叮——”地一聲,兩方兵器擦出刺耳的火花,溫苒苒微愣,隨即卻看到那三柄已經被她彈飛出去的柳葉刀,又順著特殊的運行軌跡,回到了顧爾和的手中。

那柄柳葉刀宛如靈蛇一般,迅速擦著溫苒苒的衣袖飄過,截斷了溫苒苒的一片衣角。

溫苒苒倒吸了一口冷氣,看向顧爾和。

顧爾和一向是個低調的人,但是溫苒苒知道,對方的天賦絕對是實打實的,並不是像顧一朝那種拿天材地寶靈藥堆砌起來的天才,因此,還是狠狠地驚訝了一下。

隻是一瞬間的交鋒,溫苒苒便發現,現如今的顧爾和,已經進入了化神階段,甚至如果真的打起來,現如今底氣不足的溫苒苒如果不拚命都未必是她的對手,稍微再進步一些,就能跟葉君萌打得有來有回。

幾個人都是拚了命的,葉君萌重劍一扛,眼神幾乎是瞬間就變成了豎瞳,帶著一股洪荒異獸的上古氣息。

顧斯嘉本身的實力現如今已經是被提升過的,也算是半個化神期,而葉君萌除了在沂州得到了一些機緣之外,在下界這種靈氣稀薄的地方,這麼長時間並冇有什麼實質性的提升。qs

兩個人的實力對比,終究是差了一線。

重劍和長劍的交鋒,葉君萌的肩頭率先破了一道口子,但是反觀顧斯嘉,氣息卻依舊穩定。

溫苒苒一邊躲避著顧爾和的柳葉刀,一邊照顧著其他戰圈。

“一直想跟溫姑娘切磋一下,但是冇想到……現如今居然是在這種情況下!”

顧爾和微微一笑,看著自己的柳葉刀被溫苒苒的銀麟劍豁出的口子,有些歎息。

1778.黑夜之中的戰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