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炮彈落地的刹那,整片戰場都安靜了。

發出恐怖呼嘯聲的黑影在兩人附近落地,整片的地麵隨之崩裂,成堆的土石如間歇泉般衝向天空。

炮彈落地的氣浪將他和年輕騎士直接撞飛出去,在巨響聲中被扔進了十步之外的戰壕裡,成片成片的土石從天空中灑落,將兩人埋在了下麵。

後揹著地的安森隻感覺腦子一片空白,渾身上下的骨頭都像是快斷掉一樣,疼到咬牙切齒。

旁邊的年輕騎士趴在他肩膀上一動不動,貌似是暈過去了。

十分鐘後,被“活埋”在戰壕裡的安森,聽到外麵傳來一陣腳步聲。

“是這邊吧?”

“呃…我記得好像就是這裡。”

“什麼叫好像?!”

嗯,聽聲音應該是卡爾·貝恩。

安森長舒一口氣,有些吃力的撐起身體。

很快,一幫克洛維列兵們在卡爾的叫罵聲中,手忙腳亂的把他和年輕騎士從戰壕裡挖出來;被炸的還冇有完全清醒的安森一抬頭,就看到卡爾滿臉尷尬,卻又不失欣喜的表情。

戰場上用錯炮彈,險些炸死自己名義上的長官——試問,這要怎麼解釋纔算有理有據,令人信服,還不會被對方一槍斃了?

“那個…我知道你現在恨不得一槍打死我,但請你一定要相信,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它……”

“得了吧。”

安森無奈的擺擺手,決定用這門火炮的時候他就有心理準備。

當然是火炮炸膛全軍潰敗的準備,而不是被自己人瞄的太準,險些被一炮炸碎的準備。

濃重的硝煙混雜著霧氣瀰漫在四周,狼藉遍地的圍攻陣地上,除了屍體已經再看不見一個帝國士兵的影子,隻有破破爛爛的金色鳶尾花旗,還在寒風中獵獵作響。

“敵人撤退了?”

站在安森身側的卡爾咳嗽兩聲:“對!那幫帝國的渣滓兵,看見他們的騎士老爺和你一起被炮彈…咳,總而言之,全都跑了。”

“傷亡我還冇來及問,但除了那輪衝鋒外幾乎就冇有了,地上的死人也是帝國的多——我不知道如果當時選擇突圍的話會死多少人,但絕對比現在要多…多很多。”

卡爾歎息一聲:“安森·巴赫上尉,我們贏了…你贏了。”

“贏了?”

喃喃自語的安森抬起頭,仍有些模糊的視線掃視了一圈周圍的戰場。

“大霧…要散了啊。”

“嗯,是快散了。”

卡爾點點頭,他現在站在戰壕裡,也能看清百米外的炮壘陣地。

“然後,敵人也都撤退了。”

“對啊,還有不少潰散的逃……”

下意識開口的卡爾還冇說完,整個人就呆住了。

他僵硬的回過頭,然後就看到安森也正在盯著他,同樣一臉緊張的兩人看向雷鳴堡要塞的方向。

霧散了,帝國的士兵也撤退了,雷鳴堡的守軍不就能炮擊陣地了嗎?!

“這傢夥怎麼辦?”麵色蒼白的卡爾指著暈倒在地的年輕騎士。

“帶走!”

一幫人又手忙腳亂的將昏迷的路易綁起來,頭也不回朝炮壘陣地的方向狂奔。

幾乎是在他們衝進堡壘的同時,雷鳴堡要塞上方亮起了一抹宛若夕陽的紅光。

“轟————!!!!”

伴隨著雷鳴似的巨響和漫天飛揚的碎石,炮擊開始了。

臼炮,榴彈炮,加農炮…數不清的重炮在憤怒的咆哮,向著炮壘陣地的方向傾瀉出一道道絢麗奪目,象征著死亡的火光。

數不清的炮彈,在天際下扯拽著無比豔麗的彈痕,宛若瓢潑大雨般從天而降;或是重重砸落在地,周圍的地麵瞬間塌陷,捲起的氣浪將周圍的一切一掃而空;或是在半空炸裂,數以百計的鉛彈從中激射而出;或是在地麵炸開,沖天火光拔地而起……

不僅僅是炮壘,整個圍攻陣地都在狂轟亂炸中淒厲的哀鳴——成片的臨時工事不是被砸成廢墟,就是在烈火中熊熊燃燒;冬日冰冷的泥土,在火光與氣浪的洗禮中崩裂塌陷。

剛剛擊退了數倍敵人的列兵們甚至來不及慶祝,一個個分散開來,躲在炮壘的各個角落,緊貼著護牆的身影瑟瑟發抖,十分的無助。

就連一臉興奮的卡爾·貝恩此刻也是麵色蒼白,驚慌失措的看向安森,還有他身後被捆起來的年輕騎士:

“我說你到底抓了個什麼人回來,讓對麵這麼歇斯底裡的開炮?!”

“帝國騎士,好像還是個貴族。”

“廢話,看也知道是個貴族,我問的是名字!”卡爾的聲音有點歇斯底裡了。

“嗯…好像是叫路易·貝爾納來著。”

“什麼?!”

瞬間麵無血色的卡爾,冒著炮火一把衝上來拽住安森的衣領,又驚又怒的眼睛死死盯著那張滿是輕鬆的麵龐:“我的副官大人啊!你、你知道要塞裡的帝國將軍叫什麼嗎?!”

“不知道。”

安森很誠實的搖搖頭。

“克羅格·貝爾納,帝國高階騎士,艾德蘭大公國的繼承人,你抓的是他親弟弟!”

用儘全身力量吼出這一句,立刻就失魂落魄的卡爾無力的鬆開了麵無表情的安森衣領,像是被抽乾了力氣似的癱在一旁,不停嘟囔著“死定了”,“完蛋了”之類的字眼兒。

靠在護牆上的安森,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此刻卻無比的放鬆。

對方開炮,意味著炮擊結束前不會進攻;淩亂到遍佈整個圍攻陣地,毫無針對性的地毯式轟擊,證明他們冇有調整炮位就直接開火了。

也就是說,這隻不過是敵人一時惱怒下的報複性還擊,算是所有攻擊中威脅最小的一種,還能順便消耗敵人的炮彈。

真正該擔心的,是等到炮擊結束後該怎麼辦。

雖然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如果自己這邊的主力軍真被敵人一輪突襲就嚇破狗蛋,明知道陣地還冇失守也不敢反擊的話,那纔是徹底完蛋了。

自己這邊隻有一門重炮外加兩百人出頭的兵力,對麵有要塞火炮支援,有數倍自己的步兵,據說還有騎兵——無論堅守要塞還是撤退,都是絕對冇有活路的。

如果到了那一步,就要啟動某個剛剛發掘的預備方案了…麵無表情的安森緩緩回首,像看某樣珍寶般純潔的目光,望著昏迷中熟睡的路易·貝爾納。

雖然有些在戰壕裡弄得有些蓬頭垢麵,身上滿是血汙;但若仔細看還是挺秀氣的,燦金色髮絲下的麵龐,還微微有些娃娃臉。 www.kanshu.com

希望為了自己可愛的弟弟,那位克羅格·貝爾納大人能放棄他們這兩百多顆人頭的戰功吧……

不知過了多久,炮聲終於漸漸停下。

烈火與硝煙,在已經徹底變了模樣的圍攻陣地上空蒸騰。

戰場,重新變得寂靜。

靜悄悄的炮壘中,膽戰心驚的士兵們望著彼此,誰都想知道外麵的情況怎麼樣了,誰也都不敢探出頭去。

一臉死人樣的卡爾·貝恩癱在地上,渾身上下散發著絕望的氣息。

環視一圈的安森歎了口氣,站起身來。

就在起身的瞬間,他都能感覺到有多少雙眼睛在背後盯著自己;帶著些許不安,他看向雷鳴堡的方向。

然後他就愣住了。

遠處的要塞打開了城防大門,但冇有出城作戰的部隊;有的隻是剛剛在炮壘陣地下潰敗,落荒而逃的帝國士兵們。

冇有進攻,那也就是說……

安森立刻回頭望去,瞪大了眼睛。

在正在緩緩升起的朝陽下,在晴朗的天空下。

一抹熟悉的紅黑色,正在漸漸的,一點一點塗滿他目力所及的整個地平線。

那顏色猶如靜靜的潮水,翻過了視線儘頭的小小山丘,以整齊的步伐與縱列,在大地上綿延開來。

為首的騎兵們高舉著戰旗,黑色旗幟上,血紅的獨角獸仰天長嘶。

望著那陣列整齊,鬥誌昂揚的軍容,麵無表情的安森翹了下嘴角,一腳踹在還在裝死的卡爾肩上:

“喂,快起來看啊,我們的援軍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