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坐在書桌後,默默的看著安森。

他的表情看上去很平淡,甚至無法稱之為嚴肅,幽邃而冰冷的眼神和路德維希有些許相似,又完全不同。

但安森卻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冰冷的觸感如跗骨之蛆在自己的後脊上爬動,從後頸的位置鑽入自己的顱腔。

“不得不承認,安森·巴赫閣下……”

路德總主教目不轉睛的看著安森:“你很擅長編故事。”

安森微微一怔。

“不,您誤會了;之前我並不是故意欺騙索菲婭小姐的,那隻是因為……”

“你知道她背後有一個足夠龐大的勢力,但並不清楚是誰。”路德總主教打斷他,右手輕輕攪拌著已經有些涼的咖啡:

“你需要從她身上獲得足夠多的情報,而在得知她很可能和教會有關後,又試圖爭取她的信任…於是,你編了一個天衣無縫的故事。”

安森張了張口,欲言又止。

“而現在為了爭取我的信任,你又講了另一個完全不同的故事。”路德總主教淡淡道:

“同時你也完全不害怕因為‘撒謊’被懷疑,因為你早已爭取到路德維希的信任,猜到了他既然會給你一封推薦信,那就肯定已經向我告知了你的存在。”

迎著那彷彿要看穿自己的眼睛,保持微笑的安森拚命讓自己冷靜下來。

“所有的謊言和隱瞞,都可以被解釋為心思縝密和行事謹慎,成為你故事的一部分。”

路德總主教微微一頓,將勺子放在咖啡杯的托盤上:“知道嗎…在聽完你的故事之後,我想到了另一個故事。”

“它講述了一個不小心接觸了舊神派,卻又發現自己逃不掉的軍官;他為了保護自己這個可怕的小秘密,不停地對不同的人編造完全不同的謊言,卻因為撒過的謊,不得不繼續編造新的謊言,永無止境。”

“抱歉,我並冇有像你那樣優秀的口才,能把同一件事變成兩個完全不同的故事,每個聽上去都令人身臨其境…聽上去是個很無趣的故事吧?”

嗯,聽上去像個套娃的故事…微笑的安森吞嚥了下喉嚨。

路德總主教輕笑一聲,玩味的眼神從他的瞳孔中一閃而過:“放鬆些,安森·巴赫閣下。”

“當你坦誠的告訴我你是個‘舊神派’,還能穩穩的坐在這張椅子上的時候,你就應該知道我是不會拿你怎麼樣;我和你聊這些,可不是為了讓你緊張的。”

在椅子上坐立難安的安森,不知道該怎麼接這句話。

“你知道嗎,如果現在坐在你對麵的人是路德維希,我那個…永遠不聽話的兒子。”路德總主教的臉上露出了些微妙的表情:

“如果你敢讓他知道你冇有對他完全說實話,甚至欺騙了他的妹妹,他不會等到現在就把你關進監牢裡去了。”

不,他會親自掏槍把我亂槍打死…安森在心底默默吐槽道。

“但你很幸運,或者說很聰明,因為現在坐在這裡的人是我。”抿了口已經冰涼的咖啡,老人直視著安森:

“就像我總會包容我的孩子們那樣,我一點兒也不介意為我效力的人藏有一些小秘密——特彆是當他們的‘秘密’,能夠讓他們的工作更加方便的時候。”

安森微微蹙眉。

從對方話語中的意思判斷,他好像並不在乎自己加入了舊神派組織,甚至不在意自己是不是在撒謊,而是……

“您希望我加入秩序教會?”

“恰恰相反,我希望你能繼續就在陸軍當中。”路德總主教放下咖啡杯,緩緩開口道:

“但與此同時,我準備交給你一項工作,或者說一份提議。”

嗯?

安森有些摸不清他的意思了:“什麼提議?”

“提議是,如果你不願意接受這份工作,那麼儘可以保留你的那些‘小秘密’——隻要你不惹出動靜,我保證不會有任何一個裁決騎士團或者審判所的成員,會到你家上門調查。”路德總主教話鋒一轉: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與此同時,你儘可以繼續你的‘調查’,直至得到更多的證據,再向我或者說秩序教會彙報;教會將對你的存在保密,並且在你有生命危險時伸出援手。”

“除此之外,你是自由的。”

老人將咖啡杯推開到一旁,身體微微前傾,表情不苟言笑。

安森略微思考,不動聲色道:“那…如果我接受這份‘工作’呢?”

“那就是另一件事了。”路德總主教淡淡道:“如果你接受這份工作,我可以給你更大的權限,但這同時也會限製你的自由。”

“除此之外,你還會遭受到一定程度的監視——善意的提醒,這份監視不僅僅來自教會。”

“我可以問問這份工作是什麼嗎?”安森正襟危坐,試探著開口道。

“不,除非你決定接受。”路德總主教遺憾的搖搖頭:“否則我不可能向你透露關於它的任何內容,更不可能告訴你是什麼。”

“如果連工作是什麼都不知道,我該靠什麼作出決定?”

安森內心愕然。

“那是你的問題,安森·巴赫閣下,決定權在你手上。”路德總主教輕描淡寫的搖頭:“另外,你好像有什麼誤會的地方。”

“誤會?”

“對…我隻是說‘準備’交給你,並不是一定,我也有可能會反悔的。”

“……”

看著欲言又止的安森,UU看書 www.ukansh.com老人慢慢挺直腰背,長舒口氣緩解久坐之後的身體疲勞,眼神卻依舊明亮:

“我給你三天時間,認真的想清楚是否要接受這份工作;而我也會在這段時間裡仔細考慮,是否應該將這份工作交給你。”

“三天之後,無論你接受還是不接受,都必須回到這間書房裡,給我一個答覆。”

路德總主教抬起右手,用指關節輕輕敲了敲書桌。

“咚,咚,咚。”

聲音落下,緊閉的書房大門被緩緩推開,一身黑白色女仆裝的安潔莉卡站在門外,低頭含胸,屈膝行禮:

“路德老爺。”

“時間不早了,我的客人已經有些疲倦了。”路德·弗朗茨的目光落在安森表情僵硬的臉上:

“去為他準備一輛馬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