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記官?

挑了挑眉毛安森,打量著眼前這個身高絕對不超過一米五的少年,同時緩緩在桌旁的靠背椅上坐下。

坐在書桌後的少年則完全不介意他的視線,從身旁的酒架上倒了杯朗姆酒,帶著彬彬有禮的微笑遞給安森:

“隻有提爾皮茨牌的朗姆酒,可以嗎?”

“謝謝。”

禮貌答謝的安森從對方手中接過酒杯,同時有些困惑的看向對方身前裝著清水的杯子:“你禁酒?”

“不…按照王國律法,男性隻有超過十六歲才能在不受監管的情況下飲酒。”少年眨眨眼睛,端起玻璃杯向安森致敬:

“我距離年限還有一個月,所以非常抱歉,暫時隻能用清水代替一下。”

“……”安森簡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現在您心裡一定有很多疑問,比如為什麼出現在您麵前的不是路德·弗朗茨總主教,比如總主教打算要交給您的工作是什麼……”艾倫·道恩放下手裡的水杯,對著安森微笑道:

“但在那之前,還請允許我問您另一個問題:您是否確定自己想清楚了?”

“是的,我確定。”

內心一萬個問號的安森深吸口氣,鄭重的點點頭:“無論它是什麼,我接受這份工作。”

這是安森仔細考慮後做出的決定。

即便不是為了爭取路德總主教亦或者梅斯·霍納德教授的信任,安森也必須麵對一個很現實的問題,那就是在他決定幫助路德維希打贏雷鳴堡之戰,得到中校軍銜的那一刻,自己在陸軍已經冇有任何前途可言了。

對現在的自己,秩序教會陣營是唯一擁有上升空間和渠道的陣營;而既然決定要投靠,那就乾脆投靠的更徹底一點,不要再抱有任何還有退路和餘地的幻想。

“非常正確的選擇,安森·巴赫閣下!”微笑的少年語氣篤定道:“相信我,您一定不會為此後悔的!”

對,被騙的傻子們都是這麼想的…在內心自嘲的安森不動聲色的點點頭:

“那請問現在能不能告訴我,這份‘工作’究竟是什麼?”

“安森·巴赫閣下,請問您知道一個多月前的紅磚街暴動事件嗎?”少年突然間話鋒一轉。

紅磚街暴動?

微微一怔的安森,腦海中立刻浮現起某張自己在鋼鐵蒼穹號上看過的報紙,大致內容就是一群走投無路的人試圖衝擊大教堂,然後遭到了鎮壓…於是微微頷首道:

“有些印象。”

“那次的事件是一起可悲的意外,但充分暴露了因為近衛軍水平低下所造成的治安混亂,已經從外城區向內城區蔓延,不僅造成至少數十乃至上百人傷亡,令克洛維大教堂乃至整個秩序教會都蒙受了不接受的嚴重損失。”名為艾倫·道恩的少年聲音四平八穩,說話就像在寫字一樣:

“為瞭解決這一事態,秩序教會向樞密院以及王室提出要求,建立一支完全從屬於教會控製和管轄,負責維護克洛維大教堂,乃至整個王都所有教堂的治安部隊。”

“然後…意料之中遭到了拒絕。”

看著微微歎氣的艾倫,安森倒是冇感到任何意外。

自聖徒曆四十七年“第二次秩序公議”後,所有信仰秩序之環的國家和教會簽訂的協議當中,最重要的一條就是“除信仰問題外,不再乾涉列國內政”。

有這一條做擔保,曾經為了擴張領土和教會大打出手的克洛維王國,絕不會允許教會在王國內建立任何新的武裝力量,更不用說是王都了。

“與此同時,近衛軍麵臨裁撤風波,整個王都的教堂安全問題又刻不容緩;在不可能動員裁決騎士團和審判所的審判者們上街維持治安的前提下,秩序教會需要一個能暫時度過眼前難關的折中方案。”艾倫繼續道:

“於是路德·弗朗茨總主教在於樞密院、王室和陸軍高層談判後,達成了妥協。”

“什麼妥協?”安森追問道。

“在‘第二次秩序公議’的公告中明確提到秩序教會不再乾涉列國內政,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城市治安自然也是其中之一。”微笑的少年嘴角上揚,同時豎起了右手食指:

“但是…在經過談判之後,教會和克洛維王國找到了可以繞過這一條的方法。”

“簡單來說,既是秩序教會自費募集一支軍隊,它在名義上將直屬於樞密院,編製上依舊在陸軍序列當中,但目前完全接受秩序教會的指派和命令,用於解決克洛維城內教會的治安問題。”

“它的全部開支由教會和樞密院各承擔二分之一,軍官由教會挑選和委派;它擁有名義上八個連隊的編製,分彆為四個線列步兵連,兩個散兵連,一個擲彈兵連和騎兵連組成;它擁有完全獨立的番號,並隻需向路德·弗朗茨總主教負責。”

“而您…尊敬的安森·巴赫中校閣下。”少年微笑著站起身,從桌子上拿過一份酷似清單的檔案,和鋼筆一起擺在了安森麵前:

“現在,隻要您在這份檔案上簽署您的名字,按照路德·弗朗茨總主教的命令,您將立刻成為這支獨一無二,訓練有素的軍隊的最高指揮官!”

看著少年那彬彬有禮的微笑,安森的表情突然有點兒恍惚。

他今年二十二歲,然後……

又要成為團長了?

“咳咳咳…那個,我有一個問題。”

回過神來的安森清了清嗓子,一邊拿起筆簽字一邊問道:“你剛剛說這支軍隊算上騎兵和擲彈兵,總共有八個連隊的編製……”

“冇錯,而且我們同時擁有教會和王國樞密院的支援。”少年微笑著點頭道:“U看書 .shu.com預算充足,人手齊備,在這裡您可以儘管放開手腳,大乾一番事業!”

“很好,那他們現在都在哪兒駐紮呢?”

“就在這裡。”艾倫微笑道。

“克洛維大教堂?”安森愣了下,微微蹙眉:

“這附近有能駐紮將近一千多人還有騎兵的地方嗎,那我怎麼來的時候都冇注意到呢?”

“哦,您誤會了,我說的不是克洛維大教堂。”

“這樣啊。”安森鬆口氣:“那你說的是……”

“這間書房。”少年微微頷首:

“您再加上我,就是目前整支部隊的全部兵力。”

啪!

一聲脆響,安森手中的鋼筆重重摔落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