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開根本冇上鎖的大門,邁過徹底鏽掉的鐵絲網和半人高的雜草叢,安森和艾倫兩人朝著工廠內部走去。

按照鐵路委員會派來的負責人,一個長得很有二手房中介氣質的謝頂中年人的說法,這座工廠建於九十七年,廠房倉庫麵積開闊且設計合理,員工宿舍通風良好又節省空間,擁有克洛維王國最先進的自來水煤氣管道係統,工廠破產後兩年至今依舊完好,隻要稍微打掃就能立刻投入使用。

站在堪比野外叢林的荒地上,望著杵在地平線上的那三座堪比荒村古堡,褪色又風化嚴重的灰白色磚頭房,安森再次深刻理解了什麼叫“中介的話不能全信”。

雖然整個駐地“實物與宣傳嚴重不符”,但對新興的風暴團卻無所謂;軍營本身就不需要很舒適,如果不是教會和弗朗茨家族足夠有錢,安森寧可把維修駐地的預算投到武器裝備上,多買兩門帝國進口的輕型火炮。

甚至這樣的狀態很符合他的“預期”——破成這樣的工廠,隻要再用腳手架之類的稍微偽裝一下,那就任誰也想象不到這裡居然是一座軍營了。

再考慮到即便有充足的軍官隊伍,新兵從訓練到初步成型也至少需要三個月;這就意味著接下來整整三個月的時間,安森可以躲開近衛軍的監視,躲開秩序教會的命令,躲開黑法師的“大計劃”…藏在誰也不知道的軍營,安安穩穩,舒舒服服的練兵,順便磨練自己的咒魔法和血脈之力。

等到三個月後,自己對血脈之力的掌握能更進一步熟練,咒魔法至少也能穩穩步入二階段,向更高層的三階段進發,同時手裡還會擁有一支由八個連隊組成的加強團。

這麼一想,簡直完美!

當然,像這麼充滿想當然的計劃,存在紕漏也是在所難免的事情;比如說某個熱衷偵探和冒險,還常常有著驚人腦洞的大小姐……

“你那是什麼眼神啊?”

站在散發著濃濃油漆味兒,隻有一張桌子和零星幾把椅子的“前工廠財務室”,現在風暴團司令部內,一身乾練黑色男士禮服的索菲婭·弗朗茨小姐坐在團長的位置上,身後跟著乖巧可愛的小女仆安潔莉卡。

少女矜持的擺弄著手中的懷錶,用理所當然的眼神看著目瞪口呆的安森·巴赫,將禮帽扔給身後的小女仆,露出如瀑長髮:

“看你的樣子,簡直就像在問為什麼我會在這兒一樣,這麼唐突的態度不覺得對一位女士非常不禮貌嗎?”

望著索菲婭那略有不滿的表情,欲言又止的安森抬起頭,有點兒不確定的看了眼身後的書記官。

在看到艾倫瘋狂搖頭表示同樣一無所知後,他又將目光轉向安潔莉卡;忠心耿耿的小女仆立刻躲開他的視線,悄悄的吐了吐舌尖。

“所以…您來的目的是什麼呢?”安森隻得開口問道。

“如果我冇記錯,今天是軍官們麵試的日子對吧?”索菲婭挺起腰身,乾練的金色雙排扣禮服和貼身的白襯衫展現出優雅的曲線。

安森挑了挑眉毛,有些意外的問道:“您也打算參加?”

“當然不是,您纔是風暴團的軍事主官,聘用和任免軍官是您的權力,任何人都無權乾涉——包括我和我…我們的秩序教會的總主教大人。”

稍顯冷漠的少女微微昂首,像在表達著些許的佈滿:“但是,作為風暴團的主要投資和賬戶管理人,聘用軍官這麼重要的人事項目,我姑且還是有有權旁觀的。”

“隻是旁觀?”

“隻是旁觀。”少女加重了語氣,矜持的輕哼聲:

“安森·巴赫閣下,我雖然不懂軍事,但還冇到不問世事的地步——‘任人唯親’或者‘走門路’之類的詞雖然不好聽,但有時也是出於各種原因的無奈之舉。”

“我也可以理解,您作為一個被陸軍排斥的年輕軍官,為了湊齊能夠運轉一千人軍隊的軍官,必然也是需要和各方麵做利益交換的;所以今天無論您聘用什麼樣的軍官,我都可以以弗朗茨家族的名譽向您保證,不會有任何橫加乾涉的行為。”

所以您今天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為了旁觀而旁觀?

不過她肯當麵保證絕對不乾涉麵試,這也算是個好訊息…吧?

看著表情矜持,眼神裡卻閃爍著狡黠光澤的索菲婭,安森感覺恐怕冇那麼簡單。

“咳咳!”

就在這時,站在安森身後的小書記官上前半步,清了清嗓子,微微躬身行禮:

“安森·巴赫大人,還有索菲婭·弗朗茨小姐…抱歉打擾你們的談話,但已經到麵試時間了。”

聽到這話的少女微微蹙眉,從椅子上起身。

“這麼快,都已經來了嗎?”

“我們通知的時間是上午十點整,現在是十點三十分——按照事前通知,他們應該在門外的廠房裡等候麵試。”艾倫看了眼手裡的懷錶,點點頭道:

“這還要多謝王家軍事學院的埃裡希教員,多虧他伸出援手,才能讓我們的人暢通無阻的在學院裡發放傳單;作為投桃報李,他希望我們可以儘可能多招募一些散兵科的軍官。”

安森點點頭,這樣也算情理之中,何況他自己就是從散兵科出身的:

“一共有多少人?”

“投簡曆的總共有二十五人。”艾倫回答道。

有點兒少啊…安森微微蹙眉,一個千人規模的團至少也要五十個軍官才能撐起來,這總共才隻有一半。

不過眼下前線戰事吃緊,軍官稀缺的情況也很正常。

“把簡曆給我,讓他們都進來吧。”安森歎了口氣道。

“是。”

艾倫畢恭畢敬的將一遝簡曆遞給安森,轉身推門而出。

不過很快他就又推門進來了,微笑的臉上表情有些古怪。

“怎麼了?”安森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是不是冇人來?”

“不,這倒冇有……”艾倫有些勉強的在臉上擠出一絲微笑:

“我覺得,二位還是親自出來看一下比較好。”

嗯?

安森和索菲婭對視一眼,彼此麵麵相覷。

一分鐘後,推門而出的兩人站在二樓走廊上,看著人山人海,被無數個腦袋和軍裝擠滿了的廠房大廳,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小書記官會是那副表情。

“這、這……”

表情錯愕的索菲婭屏住呼吸,看著樓梯下黑壓壓一片的身影:

“這到底有多少人?”

“差不多一兩千吧……”

安森的表情同樣好不到哪兒去,有點發懵的瞥了眼身後的小書記官:“不是說隻有二十多個嗎?!”

“遞交了簡曆的確實隻有這麼多,但……”艾倫看了眼索菲婭,壓低嗓音湊到安森麵前:

“好像是因為‘紅月鎮大捷’的報道,讓前線戰鬥失利,傷亡慘重的訊息在畢業生的圈子裡傳開了。”

“……”安森·巴赫。

“怎麼辦?”有些緊張的索菲婭將目光投向安森:

“這麼多人彆說一天,就算一個月也麵試不完!”

很快,大廳中立刻有人注意到樓梯上多出了幾個身影,原本安靜的人群立刻發出了吵雜的聲響,本就封閉的廠房像是炸開的油鍋般,一片鼎沸之聲。

“所有人——肅靜!”

挺著瘦小單薄的小身板兒,站在樓梯口的艾倫踮起腳尖,扒著欄杆朝下麵大聲喊道: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克洛維大教堂治安軍,風暴團總指揮,陸軍中校——安森·巴赫大人到!”

話音落下,小書記官畢恭畢敬的側身行禮,側過身留出正中央的空位。

沉默了片刻的安森走上台前,揹著雙手看向那黑壓壓的人群和一雙雙望著自己的眼睛。

“諸位…作為風暴團的團長,在麵試正式開始之前,有兩件事情我認為有責任要告訴大家。”

麵帶微笑的安森清了清嗓子,故作鎮定的開口道:

“首先雖然風暴團的薪酬水準高於一般的王家陸軍,但工作也比一般的軍隊辛苦——我們隻有三個月的時間,將一群根本冇受過訓練的流浪漢變成訓練有素的新兵。”

“在此期間除了基本工資之外,冇有額外津貼,冇有休假,三個月內不準離開軍營,除非失去行動能力否則不批準任何假期,為保密起見更不準有任何探視。”

話音落下,走廊下的人群鴉雀無聲,望向安森的眼神中冇有絲毫動搖。

麵不改色的安森頓了頓,再次輕笑著開口道:

“其次,我們這支軍隊的紀律比普通的王家陸軍要更加嚴格:行賄、貪汙、無故毆打士兵,吃空餉,倒賣物資,冒名頂替……”

“以上罪名被髮現一次,立即上報宗教審判所;炮決,或者亂槍打死。”

“做好準備的勇士們,請在十分鐘後自行到司令室登記,我將親自負責諸位的麵試工作。”

沉寂的大廳內仍舊鴉雀無聲。

微微一笑,揹著雙手的安森在索菲婭驚異目光的注視下轉身回到了辦公室。

…………………

“你在乾什麼?!”

散發著濃重油漆味的司令室內,目瞪口呆的索菲婭脫口而出。

“我做什麼了?”

表情悠然的安森拽開長桌後麵的椅子,找了個比較舒服的姿勢坐下,像什麼也冇發生似的望著都快把震驚寫在臉上的少女,還有一旁和書記官竊竊私語,然後“哇!”的一聲叫出來,倒吸口冷氣的小女仆。

“做什麼…這是你該告訴我的事情!”

望著安森那“無辜”的表情,索菲婭的臉色更難看了:

“貪汙行賄,吃空餉倒賣物資就要亂槍打死…照你這個標準,克洛維王國三分之二的軍官都得被槍斃!”

“還有,上報宗教審判所?求真修會是半獨立機構,根本不會服從克洛維大教堂的命令,如果真出了事情你要怎麼辦?!”

“所以告訴我,你剛纔在哪兒胡說八道到底想乾什麼?!”

麵對著有些歇斯底裡的索菲婭,全程保持微笑的安森一言不發,真誠的目光始終與她四目相對,直至少女稍微冷靜下來為止。

“說完了嗎?”

安森輕笑著開口道。

麵色發黑的索菲婭一聲不吭,完全不想和某個騙子交談。

“艾倫。”

“在!”

緊張兮兮的書記官立刻答道。

“出去看一下,廠房大廳裡的先生們都還在嗎。”安森平靜的開口道:

“如果還在的話就讓他們彆等了,都進來麵試吧。”

“是!”

得到命令的書記官渾身一激靈,頭也不回的衝了出去。

看著被狂奔的艾倫撞開的房門,激動的少女突然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旋即恍然大悟道:

“你是在用這種方法篩人?!”

安森冇有說話,算是默認了她的猜測。

“可用這種方式又能篩掉多少?”

索菲婭微微蹙眉,同時冷笑一聲:“這種幼稚到極點的威脅,隻要稍微思考一下就不難猜到隻是個幌子罷了,即便是剛畢業的學生也不可能這麼簡單就……”

“安森·巴赫大人,我把他們所有人都帶進來了。”

話音未落,小書記官的聲音再次在門外響起,零零散散的幾十名軍官陸續走進了房間,在長桌前按照身高和彼此肩上的軍銜,排成了一個八乘八的方陣。

六十四人,不多不少。

索菲婭的表情完全僵在了臉上。

微笑的安森在桌子上敲了下,揹著雙手起身看向這些“千裡挑一”入圍的軍官們:

“諸位,恭喜你們通過了麵試,從今天開始大家就都是光榮的風暴團的一員了;我知道你們現在有很多想說和想問的,但都可以等到之後再討論。”

“ .uukansh.com請將你們的簡曆留下,或者冇有帶簡曆的人可以之後再寄過來;四個工作日後,我會在軍官會議上正式宣佈大家的職務。”

“現在,作為風暴團的最高指揮官,我安森·巴赫中校,向大家宣佈我的第一條命令——全體解散!”

話音落下,表情各異的軍官們麵麵相覷的望著彼此,在確認安森並非開玩笑之後,一個接一個魚貫而出。

空蕩蕩的司令室,隻剩下尷尬的站在旁邊的書記官和小女仆,還有一臉微笑的安森和表情僵在臉上的索菲婭。

整個風暴團,一千人治安軍的軍官選拔,就…這麼結束了?

“哦,現在纔剛剛十二點啊。”

看著還冇有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的少女,微翹起嘴角的安森掏出懷錶,“啪嗒!”一聲摁開表蓋:“索菲婭小姐,我知道這附近有一家不錯的咖啡館,就在腓特烈大街。”

“回去之前,有冇有興趣一起去喝杯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