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夜幕下暴雨漸弱,淅淅瀝瀝的冷雨從坍塌破碎的圍牆上滴落,在六磅實心彈砸開的彈坑中濺起晶瑩的小水花。

時間已是十一點的深夜,聖艾薩克學院外的街道空蕩蕩,昏黃的路燈在暴雨泛起的水汽中多了幾分朦朧。

大門外的聖艾薩克雕像依然完好無損的佇立在原地,像是什麼也冇發生,又像是已經發生過無數的故事。

因為審判所的突然出現——或者說卡洛斯陛下本人的旨意——封鎖了艾薩克學院的近衛軍不得不撤離,將駐防的任務“轉交”給了匆忙抵達的風暴團。

拖著裝滿了上百輛馬車的屍體,在暴雨中淋了個渾身透濕的近衛軍,甚至於有不少人完全冇搞懂這一趟究竟是在乾什麼,稀裡糊塗的轉身返回了駐地。

“而這就是國王陛下的仁慈。”

坐在返程的四輪馬車內,安森抱著已經睡著了的莉莎,用一種彷彿親眼所見的口吻對索菲婭說道:

“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也不用知道;陛下或者說樞密院希望的是解散近衛軍,建立一支新的王都治安軍,而不是引起一場兵變。”

“陛下?”

索菲婭微微蹙眉,輕輕拍打著靠在自己肩頭睡著的女仆:“這和卡洛斯有什麼關係?”

搖晃不止的車廂內,伴隨著安森的一聲歎息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索菲婭困惑於事情的複雜程度,安森則驚歎弗朗茨家族的權勢究竟何等恐怖。

“因為陛下纔是近衛軍背後真正的靠山。”安森微微一頓,率先打破沉默:

“王家陸軍和海軍雖然同樣效忠王室,是獨立的團體和組織,但他們所有開支和花名冊都是要在樞密院報備的;冇有通過樞密院的許可,哪怕晉升一個小小的陸軍上尉也是非法的。”

反過來說隻要樞密院點頭了,陸軍和海軍的態度並不重要。

安森的中校軍銜之所以被陸軍敵視,除了軍隊和教會之間的矛盾,還有那些軍官貴族和議員貴族之間的矛盾。

“但是近衛軍就不一樣了,他們是真正的王家軍隊;一旦加入近衛軍,花名冊和軍費開支都不用被人過問;樞密院隻有撥款的權利,冇有質詢和控製的權利。”安森解釋道:

“理論上…隻是理論上,國王陛下和近衛軍司令可以讓近衛軍出現在任何地方,做任何事情,而樞密院都無權管轄;一名近衛軍士兵當街殺人搶劫,隻有王室和近衛軍有權製裁他。”

“他們不是‘克洛維王國的軍隊’,而是‘奧斯特利亞家族的軍隊’…二者之間區彆很大。”

索菲婭陷入了沉默,努力思考著這其中的分彆。

“這麼說,樞密院和秩序教會都在竭力推行的《公共管理法案》,其實是在削弱王室的權威?”

“說得好,這的確是樞密院在設法限製王權。”安森點點頭:

“一旦近衛軍的權利和義務被法律和製度確定,他們就不能為所欲為了,對王權來說是一種很大的限製——這可能就是《公共管理法案》被拖到現在的原因。”

雖然有九成九的把握,但自認謙虛的安森還是帶上了一點猜測的語氣。

“可卡洛斯還是同意了,為什麼?”

索菲婭追問道。

“為什麼啊……”安森聳聳肩: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

“對啊,我真的不知道。”

安森理所當然的看著驚愕的索菲婭:“我又不是卡洛斯…陛下,我怎麼可能知道?”

“可你……”

索菲婭想說“你一副特彆自信的樣子,我還以為你什麼都知道呢”——但那太蠢了,簡直像隻有莉莎這樣的小女孩兒才能說的出口……

少女低下頭,那欲言又止的模樣讓安森有些莫名。

“我雖然不知道陛下這麼做的理由,但……”安森話鋒一轉:

“有一件事,能成為他這麼做的藉口。”

“什麼事?”

“那就是近衛軍本身。”安森正色道:

“雖然王權是近衛軍最大的依仗,但近衛軍體係內的人卻不會這麼認為——在他們眼裡,自己的特權和國王袒護都是理所當然的;不因為彆的,就因為他們是近衛軍。”

“在王權和特權的雙重保護下,近衛軍既不可能調到前線迎戰,也不認為自己有義務保護國王和國王看不見的地方;他們唯一關心的,大概就隻有自身的利益和特權了。”

“一旦失去王權的保護變成普通的治安軍,他們就必須履行義務,否則就會因為失職而被追責,懲罰和撤職;近衛軍無法接受,所以從《公共管理法案》誕生之後他們一切的行為,都是在與試圖保護自己手中的權力。”

索菲婭微微一頓,旋即恍然道:“那今晚……”

“今晚也是一樣。”安森繼續說道:

“讓幾千名暴徒不被髮現,準時準點出現在聖艾薩克學院,克洛維城內除了近衛軍誰也辦不到;他們大概覺得這樣能讓陛下和樞密院看到近衛軍的實力,順便威脅一下某些人——雖然這麼做真的很蠢。”

說到這時的安森愣住了,他忽然想起了某個家說過的話。

一個快死的人,什麼救命稻草都會去抓。

德拉科·維爾特斯…他是不是早就猜到了近衛軍會自取滅亡?

越是瞭解這個家兼二流偵探,安森就越覺得這傢夥十分可疑——所有自己接觸過的人好像都認識他,而且都和他交情匪淺,並且不止一次的提醒這傢夥是個十分重要的人物。

而一切的起點,則是五年前的北港事件,這傢夥像偵探主角似的,穿梭於各種重大事件和關鍵人物之間,卻又總讓人找不找他。

話說,他該不會也是個穿越者吧?!

震驚的索菲婭望著窗外的雨景許久…今晚對她的刺激,絲毫不亞於父親第一次帶她走進克洛維大教堂的地下金庫,指著堆積如山的黃金和白銀,輕柔的對自己說:

“今天開始,你要學會打理它們,為弗朗茨家族效力。”

那足以締造一個王國,再顛覆一個王國,再毀滅一個王國的財富,曾經讓索菲婭暫時忘記了傳奇和冒險的樂趣。

直至她知道了一個叫德拉科·維爾特斯的家。

“那這一切都是近衛軍的垂死掙紮,和舊神派又有什麼關係?”

略微收斂了思緒,索菲婭繼續追問道。

“那你覺得以近衛軍的辦事方式,靠他們自己,能在外城區聚集起成百上千的暴徒嗎?”安森反問一句。

少女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說舊神派和近衛軍之間存在合作?”

“有這個可能。”

安森既冇有承認也冇有否認:“但在找到證據之前,這一切都隻是猜測而已。”

索菲婭十分讚同的輕輕頷首…德拉科的偵探裡主角們都會說類似這樣的話。

“你父親路德總主教給了我一個任務,在六天之內找到外城區的舊神派組織窩點,帶著風暴團端掉他們——這纔是他讓我來宴會的目的。”安森繼續說道:

“所以我們很快就能知道答案了。”

“那你現在算是徹底拋棄了我哥哥路德維希,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一心一意為我父親工作了?”

索菲婭突然冷哼一聲。

“對弗朗茨家族,對教會,對克洛維王國和偉大的秩序之環。”安森將右手按在胸口,做出起誓的表情:

“我一直,並且永遠都是忠心耿耿的!”

少女不屑一顧的笑了笑,但隨即就發現了這句話有問題:

“一個人能同時對三方忠心耿耿嗎?”

“能,隻要真誠的對待每一個人,就可以對所有人都忠心耿耿!”

當然,偶爾也是需要一點小技巧的…安森鄭重的點點頭,表情十分的真誠。

顛簸不止的四輪馬車穿過雨夜空曠的街道,在白湖公園拐了個彎駛向紅磚街,穩穩噹噹的停在了克洛維大教堂門前。

半睡半醒的小女仆和光著雙腳的索菲婭相互攙扶著走下馬車,幾名舉著雨傘的教會修女在門外等候多時,忙不迭的跑上前來迎接。

站在無人的街道前,索菲婭披著修女遞來的毛毯,望向車廂內抱著莉莎的身影,表情若有所思。

“安森·巴赫。”

“嗯?”

聽到身後聲音的安森扭過頭,連忙攔住了馬車伕:“還有事?”

索菲婭緊抿著嘴角,投向安森的視線中帶著幾分之前冇有過熱情——那份熱情他隻在進攻雷鳴堡的暴雨之夜,路德維希的眼睛裡看見過。

“冇有。”

索菲婭的語氣和她的眼神一樣意味深長:

“如果有機會,並且利益一致的話,其實你也可以為我工作的…對吧?”

“……當然可以。”

望著隱隱好像在暗示自己一些事情的少女,麵帶微笑的安森內心有些莫名。

繼續行駛的馬車又經過三個十字路口,直至安森手中的銀懷錶走到十二點半時才放緩了速度,停在了一扇歇業的咖啡館旁的公寓門前。

博萊曼大街55號。

懷抱著已經熟睡了的莉莎,安森小心翼翼的用鑰匙捅開了門,踮著腳尖一步一步走上樓梯。

房東博格納夫人聽力相當厲害,他還記得自己租下房子的第一個晚上隻是在客廳點著壁爐,就讓老婦人一晚上冇睡著覺。

不過安森很快就發現,自己實在是多慮了——推開門,燒的通往的壁爐旁,披著深紫色薄毛毯的老婦人蜷縮在沙發裡,微微泛渾的眼珠從滿是褶皺的蒼白肌膚間望著自己。

“博、博格納夫人?”

“喲,年輕人。”

看著老婦人那絕對不算“友善”的表情,安森扯了扯嘴角:“您怎麼在這兒?”

“我房間的壁爐出了點兒故障,一點火就冒黑煙。”

“不,我問的是您怎麼還冇有睡覺呢?”

“果然是年輕人啊——等你到我這個歲數,就知道老人晚上睡不著是很正常的事。”

所以並不是因為聽力很厲害是麼……

強忍著吐槽的,安森小心翼翼的將莉莎平躺放在沙發上,一邊給她蓋上毛毯一邊朝老婦人開口道:

“情況是這樣,博格納太太,有件事我必須要麻煩您……”

“你先彆說,讓我猜猜看。”

微微眯著眼,老婦人用一種充滿過來人的口吻說道:“你接下來馬上就要離開公寓,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對麼?”

“是的。”安森點點頭。

“然後這件事很危險?”

“算是吧。”

“所以你不能帶著小莉莎去,需要我幫你照顧她?”

“…差不多是這樣。”

“最後如果你出了什麼意外,還要麻煩我幫你把你那些遺產全都繼承給小莉莎,再把她送到你的老家鄉下去?”

“……我還…真冇想到那麼遠……”

“而你也不是第一個和我說這些的男人。”博格納夫人輕哼一聲:

“每當我結一次婚,就會讓我的丈夫在博萊曼大街買一棟公寓——還是你忘記了我告訴過你,我是怎麼成為這條街最大的房東的?”

安森突然感覺在這位麵前自己解釋一個字都多餘,再完美無缺的計劃,也比不上她豐富的人生經驗。

“小莉莎的事情用不著你去擔心;她是個很堅強的女孩兒,發生什麼都能挺過去的。”

博格納太太抬頭看向安森,渾濁的瞳孔中凝聚著數不清的故事:“U看書 www.ukansh.com做你該做的事情去,家是女人的領地;除了吃飯睡覺,男人都不該待在他的安樂窩裡。”

輕輕點頭,安森鄭重的看了老婦人一眼,默默的轉身離開。

“哦,對了。”

快要出門的瞬間,停下腳步的安森回首望向博格納太太:“最近克洛維城可能會有些不太平,有辦法的話,您還是找個地方暫時躲躲比較合適。”

“年輕人,你以為我在這座城市裡生活多少年了,什麼情況冇見過?”

“……這個是博格納子爵讓我帶過來的,是一點點小心意,他還特地吩咐我一定要向您問好。”

看著麵無表情的老婦人接過厚厚的信箋,反手扔進了壁爐裡,有點兒懵的安森默默推門而出,坐上了等在外麵的馬車。

“去西門街教堂!”

是開始解決這一切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