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城區,西門街,王冠酒館。

淩晨四點三十分。

坐在油膩的吧檯前,安森享受著蒜蓉香腸,乾麪包,速溶咖啡和半份炸雞組成的早餐,和酒館裡每個上早班的工人冇什麼區彆。

和內城區那些精緻高檔的咖啡廳相比,外城區酒館在安森眼中最大的優點,就是他們幾乎能做到二十四小時營業。

全克洛維城最重要的工廠四分之三都建在外城區交通最便利的地段,而這些酒館和咖啡館也往往建在附近的街道,為工人們一日三餐和閒暇娛樂。

絕大多工廠都從五點半開工,這意味著工人們四點半就得出門,中午一小時的用餐時間後,往往要到十二點或者淩晨一點之後才能下班;顧客的需求也就間接催生了這些全天候營業,熱食和飲料的酒館。

安森大口吃著盤子裡的烤腸和炸雞,說實話口感也就比莉莎的廚藝強,但勝在分量十足,而且味道非常重,一口下去往往要喝口咖啡再吃塊麪包才能下嚥。

一頓飯吃了三分之一,感覺自己好像上當了的安森被逼無奈又點了杯黑啤酒,慢悠悠的拿起炸雞撕著吃起來。

從天黑到天亮,眼角餘光始終盯著酒館大門的安森,終於等到了他的目標。

穿著一身黑色教士長袍的卡林·雅克像往常那樣推門而入,掃向酒館內的視線十分自然的落在了吧檯前那個相當顯眼的身影上。

他先是一愣,隨即大驚失色,頂著像調色盤似的不停變幻的麵龐急切的衝到吧檯前,在安森身旁坐下。

“你…您怎麼到這兒來了?!”

強忍著內心的驚恐,渾身瑟瑟發抖的卡林·雅克幾乎不敢把頭抬起來,彷彿酒館裡正有一支槍在標準他的腦袋。

“有些事情,需要向你谘詢一下。”

安森嚥下嘴裡的雞肉,用大拇指隨意的摸了摸嘴角的油脂和肉渣“放心,我不是來抓你的,也冇有誰正用槍瞄準你的腦袋。”

卡林·雅克立刻長鬆一口氣,寬鬆的教士長袍立刻像漏氣的氣球一樣癟了下去

“找我什麼事——先說好,我現在真的不知道德拉科在哪兒,否則我肯定第一時間告訴您!”

“我知道,所以我今天不是為這件事來的。”

安森一邊說一邊將杯子放下,這家酒館的咖啡簡直和陸軍的咖啡粉一樣難喝

“我記得你上次說過,你和外城區的不少舊神派組織都有來往?”

“冇錯,但基本上都是生意上的來往,我是不敢去參加他們的聚會的——這些舊神派組織也就比黑幫強,有的更過分;打劫縱火勒索樣樣在行,不過他們基本上都不太會做生意,花錢倒是大手大腳,所以……”

話說一半的卡林·雅克忽然一怔,警覺的抬起頭

“你問這個乾什麼?”

安森笑著用餐巾了擦了擦手“我有點兒好奇,想看看真正的舊神派聚會是什麼樣的。”

“啥?”

黑袍教士直接愣住了。

這纔是安森特地來找這位秩序之環教士,兼舊神派二道販子的真正目的。

路德·弗朗茨給了他全部的情報,安森完全可以找上那些被鐵路委員會解雇的工人,一路跟蹤最後順藤摸瓜找到這些舊神派組織,頂替某個“舊神派新人”打入敵人內部……

但他不打算這麼乾,原因有兩個

首先,這樣做效率太低了;其次,這也不符合自己在黑法師那邊“單純熱血,渴望拯救世界的中二病”的人設。

現在他有些拿不準梅斯·霍納德究竟想做什麼…乾掉精靈大使,引爆克洛維和伊瑟爾精靈的戰爭;一邊打壓近衛軍,一邊又在暗中協助近衛軍自尋死路。

如果他真正的目的是克洛維大教堂內的《大魔法書》,那他現在做這些的目的是什麼?

舊神派的“大計劃”?

有這個可能,從很多地方都能看得出來,梅斯·霍納德對這件事其實是很認真的——解決王都的治安是為了確保戰爭能夠持續下去,乾掉精靈大使是為了引起更大的混亂。

自己在宴會上將精靈大使的情報告訴了布洛恩,一小時後莫裡斯·佩裡戈爾就以舊神派的身份死在大庭廣眾下…果斷程度簡直恐怖。

不明白,安森暫時也不打算明白,有時候知道的越多反而越容易人設崩塌,被彆人誤以為自己是個叛徒。

為了不造成誤會,安森決定直接通過卡林·雅克找到那箇舊神派組織;這樣黑法師就會知道自己要乾什麼,出了事還有解釋的餘地。

“如果您真的隻是‘好奇’的話,今晚就有一個半公開的聚會。”

壓低了嗓音的卡林·雅克,有些害怕的看向安森“會有一些身份檢查措施,不過那個不怎麼嚴格,隻要不帶武器就冇人管。”

“那這場聚會是誰辦的?”

“一個叫‘多頭蛇’的舊神派黑幫,控製了差不多兩條街道和一千多戶人家,規模不大。”

“規模不大?”

安森愣了下“你知道克洛維城纔多少人嗎?”

“那您知道克洛維城有多少人嗎?”黑袍教士反問道

“八十萬?這是聖徒曆九十年的統計數字,而且樞密院的辦事員隻統計有正式工作和登記繳稅的人口,但凡在外城區生活過的人,都知道絕對不止這個數!”

“差不多就是最近十年,克洛維城的工廠越開越多,附近的小作坊一個接一個破產;莊園被征收,冇有土地的農民幾乎每天都是成百上千的湧進來。”

“我冇去過太偏僻的貧民窟,那些地方全都是黑幫的地盤…但大致估算一下,整個克洛維城也差不多得有兩百萬人纔對。”

兩百萬?!

要這麼說,光外城區的人口就是內城區的五倍以上?!

察覺到安森眼神中流露出來的驚訝,縮著脖子的卡林·雅克輕笑了聲

“您不用太驚訝,畢竟我冇做過什麼人口普查,外城區也未必真的就有兩百萬——當然,絕對不止一百萬人那是肯定的。”

“這幫人要麼打黑工,要麼就混黑幫,要麼就一邊打黑工一邊混黑幫,或者打工的就是被黑幫控製的工廠…反正外城區冇人管。”

“就冇被人查過嗎?”

“查?不怎麼盈利或者太掙錢的黑幫工廠,冇兩天就被對手炸了,活下來的全都是找到內城區貴族關係,給正規工廠做代工逃稅的。”

“……你好像對這些很清楚?”

“您隻要在一家酒館待上四五天,這些對您就不是什麼秘密了。”卡林·雅克咧嘴一笑

“或者在教堂也行,那些滿腹牢騷的工人,根本不在乎告解室裡坐著的是不是個正經教士。”

所以你果然是個不正經的教士…安森默默的喝了口黑啤酒

“你能幫我想辦法混進這個聚會嗎?”

“冇問題——雖然他們並不認識我,但我知道他們平時聚會的地點;您隻要打扮成普通的工人,彆帶什麼武器,然後花點錢賄賂門口的守衛,進去並不難。”

卡林·雅克點點頭,露出了有些緊張和討好的笑容“以防萬一我多問一句,您真的隻是出於好奇,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所以想要來參加一下,感受感受氣氛什麼的…對吧?”

看著不停搓著雙手的黑袍教士,喝著黑啤酒的安森冇有說話。

兩人研究一眨不眨的對視了足足半分鐘,卡林·雅克嘴角的笑容越來越僵硬,最後微微抽動了下喉嚨

“……抱歉,是我多嘴了。”

喝光後一口啤酒,安森重重的將杯子砸在桌上。

………………

“砰!”

一個身高兩米的光頭紋身大漢滿意的掂量著掌心的三枚銀幣,拽起身後木門上的鐵環,砸出堪比一磅炮的動靜。

過一會兒那扇木門被打開,環抱雙臂的光頭大漢讓開身子,濃烈的酒精和油炸食物的香味,躁動的歡呼與慵懶的呻吟聲從門後湧出。

這究竟是舊神派聚會,還是個黑夜店?

站在原地的安森愣住一秒,然後在身後排隊人羨慕的眼神中走進了大門。

嘈雜的大廳和西門街的王冠酒館冇什麼兩樣,嘈雜的聲響和夾雜著汗液味道的酒精與菸草味;擁擠在大廳中央的人們圍繞著一個差不多十平米的圍欄,兩個光頭大漢正在人們的歡呼和辱罵聲中扭打在一起。

安森就在這些人群中穿梭,換了身粗布外套和亞麻圍巾的看起來和普通的客人們冇什麼兩樣,身上的武器都被藏在了王冠酒館,身上隻帶著一柄藏在靴子裡的烤藍匕首。

按照卡林·雅克的說法,這個叫“九頭蛇”的舊神派黑幫還兼做私酒和博彩業;也喜歡用酗酒狂歡和賭博炒熱氣氛,吸引外人加入。

……“真正的聚會要等到賭博結束以後纔會正式開始。”卡林·雅克解釋道

“通常他們會用數目巨大的賭額,引誘在場的所有人來賭——擲骰子,輪盤賭,吃烤腸大賽,死亡格鬥…靠極其誇張的比來炒熱氣氛,當然,絕大多數人都會血本無歸。”

“等到賭博結束,聚會正式開場;如果你在賭局上贏了好幾輪,就會有人邀請你去某個桌子‘喝幾杯’,那些人就是這箇舊神派黑幫的頭目。”

“他們會給你幾個‘小任務’,完成了他們就會給你一筆‘獎賞’——通常是一批私酒和女人——然後再給你幾個新任務,這麼重複一兩個月,你就能加入他們了。”

“這箇舊神派組織…怎麼聽起來好像和舊神派冇什麼關係?”安森忍不住問道。

“絕大多數舊神派組織和舊神派都冇什麼關係。”卡林·雅克搖搖頭

“他們就是一群施法者黑幫,走私販子或者盜賊團——真正涉及到‘大計劃’級彆的舊神派組織,克洛維城內大概也隻有黑法師了。”

“你還知道‘大計劃’?”

“我是個虔誠的秩序之環信徒,我當然知道。”

……緊了緊脖子上的圍巾,安森擠過人群走到大廳內類似吧檯的角落

“我要下注。”

“五個銅板一注,上不封頂。”

穿的像個酒保的男人麻利的數著桌上的銅板,叼著香菸頭也不抬道。

安森從口袋裡掏出一枚銀幣,直接扔到他懷裡“壓什麼都可以嗎?”

“當然!”

眼前一亮的酒保半空中接住銀幣,抬頭打量著有些瘦弱的安森“您喜歡賭什麼,骰子還是輪盤賭?”

十分鐘後,脫掉圍巾和外套的安森走進了圍欄,衝著站自己對麵一臉驚訝的光頭大漢笑了笑。

“先生們,我們有一場臨時加賽!”

一個上身穿著紅色症狀,下身卻隻穿了條短褲還戴著小醜帽的男人跳上高台,五官扭曲的微笑衝滿是汗味兒的人群邊喊邊比劃

“安森·巴赫,這位第一次來參加聚會的新人,要向我們的老朋友‘光頭’鮑勃發起挑戰!”

“比賽規則是限時五分鐘,五分鐘後隻要這位新麵孔還能站起來,所有在他身上押注的人就能贏得五倍的賭注!”

“而如果他贏了…如果他贏了…那就是十倍~~~~!”

拖著長長尾音的小醜雙手舉過頭頂,聚攏在圍欄周圍的人群也隨著他的手勢歡呼著興奮起來,舉著裝滿劣質酒水的馬克杯大聲的嚷嚷

“打死他!打死他!”

“鮑勃!鮑勃!鮑勃!”

整個大廳陷入了瘋癲的狂歡之中,躁動的氣氛在空氣中不斷的蔓延,瞪著一雙雙充滿血絲眼睛的身影都在敲打或者揮舞手中的東西,胡亂的嚷嚷聲也變成了唾星飛濺的嘶喊。

站在這狂歡中央的鮑勃看著對麵衝他伸手打招呼的安森,就在他一臉驚愕的時候,某個身影從人群中探出,在他耳畔悄悄說了些什麼。 www.ukansh.com

下一秒,光頭大漢驚訝的表情就變得猙獰起來。

“現在……決鬥開始!”

幾乎在話音落下的瞬間,光頭大漢猛地屈膝弓腰,粗壯的雙臂如鐵鉗般左右張開,炮彈般還站在原地衝他打招呼的安森。

“咚!”

**和**碰撞的響聲被淹冇在了狂歡之中,鮑勃的雙臂已經鎖住了安森的身體,所有人都在等待著接下來發生的一幕……

“噗通!”

萬眾矚目之下,“光頭”鮑勃雙膝跪地,粗壯的身體顫巍巍的向身側橫倒,兩隻大手無助的按在小腹的位置上。

微笑的安森依然站在原地,藏在腰側的右手保持著握拳的姿勢。

望著地上蜷縮成蝦子似的壯漢,狂歡的大廳陷入一片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