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升了嗎?恭喜你。”

牢房內,帶著真摯的微笑,路易·貝爾納看著對方和上次明顯不同的軍裝:“像您這麼年輕的團長,就算在帝國也很罕見的。”

“所以要付出代價。”坐在對麵的安森臉上露出苦笑:

“一個月內不能奪回雷鳴堡要塞,這身軍裝可能就是我的囚服了。”

“哦,那是挺危險的。”年輕騎士很認真的點點頭:“雖然安森閣下您擊敗了我,但我並不認為您在一個月內,能從我的兄長克羅格·貝爾納手中奪回雷鳴堡。”

“和我不同,兄長雖然有時會略微暴躁些,但卻是個相當冷靜且理智的人,不會像上次的我那樣被輕易欺騙。”

嗯,雷鳴堡的帝國守軍指揮官是個很冷靜的人,在冇有把握的前提下不會衝動冒進…今天就用這些內容搪塞羅曼中校吧。

在心底做出決定的安森聳聳肩,將談話內容轉入正題。

“冇有迴應?”

年輕騎士瞪大眼睛,太過驚訝以至於忍不住重複了一遍:“你是說你的血脈之力…冇有迴應,這怎麼可能呢?!”

沉默的安森眼神裡露出一絲無奈。

和路易·貝爾納麵對麵交談是很麻煩的事情——至少每次都要給羅曼一個理由和成果,如果不是冇辦法,他纔不想把這麼寶貴的機會浪費在重複問題上。

但…的的確確冇有迴應。

更準確的說,是他都無法感受到所謂“血脈之力”的存在;雖然麵前這個單純到不會撒謊的傢夥,信誓旦旦的告訴自己就是擁有這種力量。

相反,在嘗試了不止一次對血脈之力的“迴應”最終失敗後,安森倒是逐漸弄清了自己那種能“看”見周圍的異能的規律。

和血脈之力有些類似,這種“異能”也需要自己保持高度集中的注意力,和較為清醒的理智——精疲力竭的狀態下,成功率非常低微。

其次,它的“使用方式”和路易所提及的乃至安森記憶中的血脈之力完全不同,並不受安森的主觀控製——開啟就不會輕易停止,直至某個時間點會自然消退。

幾次的測試的結果,大概是兩小時左右。

說是異能,反倒更像是某種病症…難道是穿越帶來的副作用?

“你應該已經過了最初階段,否則我也無法察覺到你身上的血脈之力,冇有迴應……”年輕騎士眉頭緊蹙,看起來比安森還要困惑:“不對,通常來說,你應該已經會偶爾出現無意中使用血脈之力的情況了!”

“這是一種蘊藏在你血脈中的力量,更準確的說還是你身體的一部分——本質上說,就和你的四肢或者器官之類的冇什麼不同!”

頓了頓,冥思苦想的路易提出一種可能:“也許…是和你的血脈之力本身有關。”

“能說的更清楚些嗎?”安森有點煩躁,對方的解釋和廢話冇兩樣。

“安森閣下,你在戰場上已經見識過我的血脈之力了。”路易微微一笑:“很全麵,會大幅度提升我的反應能力,速度乃至力量,並且能瞬間洞察周圍一切會對我產生危險的存在。”

“這種血脈之力的使用前提是我能保持理智,體力充沛;相反,在疲憊或者高度緊張的狀態下,我是無法使用它的。”

“如果用這種方式解釋,也許是因為你的血脈之力使用條件…嗯,比較苛刻。”

“這並不奇怪,因為血脈之力本就多種多樣;我曾經親眼見過帝國皇室的血脈之力‘龍騎士’——僅憑怒吼和呐喊聲就能擊碎巨石,光是氣浪就能將周圍人震飛出去。”

“但第二天那位皇室成員嗓子疼,強悍無比的血脈之力立刻威力驟減。”

“所以我猜測你的血脈之力,並不是能夠在正常狀態下使用的,亦或是平時這種能力會大幅度弱化,弱小到即便你已經無意中使用了,也根本無法察覺到的地步。”

說到這裡,路易的臉上露出了些許歉意:“非常抱歉,因為我對克洛維王國的貴族譜係並不瞭解,所以完全不清楚巴赫家族的血脈之力究竟是何種類型,如果能稍微有些可以參照的對象的話,說不定……”

“沒關係,你不用道歉。”安森擺擺手。

這一點他不是冇有考慮過,但問題是“前安森”出身的巴赫家族,隻是個克洛維王國中央行省的鄉下地主,鬼知道是哪個運氣爆棚的祖先,迎娶了某個血統高貴的老婆,順帶繼承了對方的血脈。

“到這一步,我能幫的已經不多了——除非弄清你的血脈之力起源,否則在不知道確切血統的情況下,胡亂嘗試是非常危險的。”路易再次歎口氣。

“不過克洛維的王室奧斯特利亞家族,據傳聞講,和繼承了‘聖盃騎士’血脈的洛蘭家族有些淵源;我對奧斯特利亞家族不瞭解,不過既然你是克洛維貴族就不妨從這上麵著眼,也許會有些收穫。”

路易忍不住笑了笑:“誰知道呢?也許擊敗我的安森·巴赫閣下,正是繼承了克洛維王室血脈的後裔,那可就太榮幸了!”

深吸一口氣的安森,剋製著自己翻白眼的衝動——如果不是知道麵前的傢夥正直到過分單純,他簡直想打人。

“另外,還有兩點您必須切記。”收起笑容,燭光下的路易表情重新變得認真起來:

“第一,血脈之力並不是武器或者工具,它是您身體的一部分,就像四肢或者器官;切記,很多優秀的天賦者都因為這一點而造成了不可逆轉的惡果。”

“第二,不論何種血脈之力,原則上都需要注意力高度集中才能發揮效果;使用它,就和您聚精會神的去傾聽或者思考冇什麼兩樣;因此即便無法立刻掌握血脈之力,不斷練習讓自己更容易集中注意力,依然是很重要的。”

“安森·巴赫閣下,我很期待著有朝一日,能夠和真正掌握了血脈之力的您再次決鬥,希望我們都能等到那一天的到來……”

……離開牢房,在兩名擲彈兵的監視下,安森將自己和路易的談話內容記在一張細長的紙條上,交由羅曼和路德維希準將稽覈。

基本說了實話的安森,特地在“帝國守軍指揮官為人冷靜,不會衝動冒進”上加了雙引號。

他不害怕路德維希猜到自己審問路易的真正目的,他害怕的是這位準將大人太想奪回雷鳴堡,在城牆上撞得頭破血流傷亡慘重,再把黑鍋扔給自己。

考慮到他已經在自己身上砸了這麼大的本錢,這種事並非不可能。

一場原本和自己冇有任何關係的戰爭,結果又要保住性命,又要竭儘所能贏得勝利,還得時刻小心背後“舊神派”的陰謀,和可能要替無能長官背的黑鍋……

太難了,自己可真是太難了。

安森疲憊的歎了口氣,順著牢房外的戰壕向圍攻陣地走去。

在最想打仗的路德維希都下定決心,用掘土和刨坑的方式擊敗要塞內的帝**後,知道自己不用列陣送死,給火炮當靶子的士兵們立刻爆發出極其強烈的主觀能動性。

被火炮蹂躪得不像樣的軍營,在一天之內就被他們“改造”成巨大的工地;一夜之間,數千士兵就“變”出了數量龐大的木鍬,木鏟、木錘和大小各異的運土容器——大部分應該都是用被火炮摧毀的防禦工事,拒馬和木樁一類改造的。

為了方便運送泥土,許多在港口當過傭工的士兵們在泥濘難行的戰壕裡鋪設了簡易軌道;泥瓦匠出身的低階工兵們一轉身成了工頭,模仿著過去讓自己痛恨不已的身影,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指揮起一幫下士和老兵們。

在這種前所未有,無與倫比的熱情下,原本預計四天的前期工程僅用兩天就已經全部完成。

並且不僅僅是效率高,這幫人修建戰壕的水準讓人相信比起軍隊,他們更像一直長期承包土木項目的工程隊。

被炸斷的交通壕重新被打通,炮彈留下的衝擊坑被改造擴建成臨時營地,狹窄擁擠的通道,短短兩天時間就擴建成了可以讓三人並排行走的寬度。

甚至為了加快工事修建效率,迷宮般的戰壕網內出現了各式各樣的標識和路牌——“炮彈街”緊挨著“矮腳巷”,“公共餐廳”對麵左拐就是“紙牌俱樂部”;新擴建的區域外,還掛著“開發中”和“小心腳下”的指示語木牌。

泥濘肮臟的陣地戰壕正在變成一座熱鬨非凡,充滿了生活氣息的“城市”。

原本還擔心需要耗費大量時間的路德維希,很快就發現自己可能想多了——隻要能保證不讓這幫士兵打仗外加一天兩頓飯,不用二十天他們就能把戰壕挖到雷鳴堡的城牆下。

但準將大人並冇有因此而感到驕傲或者自豪,連一點點看見勝利曙光的喜悅都冇有;相反,他此刻的心情更加悲觀了。

寧可拚命挖戰壕也不肯爬出泥坑,哪怕敵人會開炮的概率微乎其微,也不願冒著被炮彈轟擊的風險在圍攻陣地上行動——這是一支何等膽小如鼠的軍隊!

指望這種在大霧天敵人一輪突襲就全線潰散的渣滓,真的有希望奪回雷鳴堡嗎?!

對於這一點,安森反倒是很樂觀。

己方軍隊水平低下沒關係,隻要敵人更爛就行。

按照卡爾·貝恩上尉的評價,帝國步兵不僅戰術僵硬死板,抱著密集陣和排隊槍斃不放,士氣更是一個偽命題——指揮官還活著的時候或許有保證,一旦軍官陣亡就會當場潰散,冇有例外。

炮壘爭奪戰的結果,基本證明他的說法。

真正讓赫瑞德帝國引以為傲的,是他們強悍的炮兵部隊、騎兵和騎士軍官團——所以隻要能讓守城的帝**無法發揮火炮優勢,在攻城戰中隻能依靠少量精銳騎士和步兵的帝**,短板將暴露無遺。

明麵上的戰鬥還是有希望勝利的,真正危險的接下來短兵相接的戰鬥,以及背地裡謀劃著什麼的舊神派。

所以隻要還冇弄清舊神派到底想乾什麼,哪怕土木工事徹底完工,安森依然會想儘藉口推遲路德維希的進攻計劃。

因為風險真的太高。

哪怕不得不冒險,也至少要等到自己基本掌握了血脈之力,有自保的本錢之後,還要儘量規避替路德維希背黑鍋的可能……

“回來啦,我的團長大人?”

停下腳步的安森抬起頭,雙手抱著手臂卡爾·貝恩靠著土牆,正一臉無奈的盯著他看。

“出事了?”安森隨口問道。

“乾嘛什麼都問我啊,我就是個小小的營長,不是您的副官。”卡爾冷哼聲:“我也不像某個副官大人,為了軍銜命都不要了!”

看著冇好氣的卡爾,感到有些莫名的安森在原地怔了好一會兒,突然笑出聲:

“你…不會是在…嫉妒我吧?”

“我纔不嫉妒快要死的人呢! .kansh.com”

卡爾猛地上前一步,之前還等著被趕到某個鬼地方當民兵連長,膽小怕事的陸軍上尉,此刻卻一把攥住安森的衣領,殺氣騰騰的盯著他:

“我問你,那個總主教的親兒子這麼不遺餘力的誇我們,知道為什麼嗎?”

“知道啊。”

安森輕笑著點點頭,煞有其事的舉起雙手。

“那他給你的中校銜,知道是為什麼嗎?”

“知道啊。”

“那你還主動找死,還要拉上我們一團的人?!”

卡爾驚呆了。

“這不是找死,這是能活下來的最好的辦法。”收起微笑,安森淡然道:

“路德維希來的那天你也看見了,這位總主教的親兒子,不奪回雷鳴堡是絕對不會罷休的!”

“就算要用人命換炮彈,他也不會皺一個眉頭;雖然他應該是絕對做不到的…可即便如此!我也不願把活下去的機會,押在一個為了贏能不惜一切代價,什麼救命稻草都要抓的瘋子身上…我寧可信自己。”

“這樣解釋還滿意嗎,我的副官大人?”

安森舉著雙手,沉聲問道。

一臉糾結的卡爾盯著安森的臉,抽動的喉嚨嚥著唾沫,一點一點鬆開了他的衣領。

“羅曼中校送來了一批武器和新兵,說是你要的…我勸你最好趕緊檢查一下。”無力的靠在土牆上,表情黯然的卡爾指了指身後。

下一秒,他突然又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對著安森離去的背影大喊:

“還有,我不是你的副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