捧著比自己腦袋還大一圈的餐盒,顧不得擦眼淚的小女孩直接將濃湯倒進嘴裡;滾燙的湯汁“咕嘟咕嘟”,順著那細嫩的脖頸流進身體。

“砰!”

一口氣喝掉大半熱湯,小女孩重重的將餐盒砸在長條桌上,抹嘴的同時一把抓住了還在冒熱氣的乾麪包,三下兩下將麪包掰碎,浸在滿是蔬菜和醃肉的濃湯裡,小手抓其醃肉和麪包朝嘴裡塞,腮幫高高鼓起,大口大口的咀嚼吞嚥著。

望著狼吞虎嚥的小女孩,坐在她對麵的安森和卡爾一聲不吭的互相看著對方,麵麵相覷。

前後用了三十分鐘,在找了好幾個人問過話之後,兩人總算是弄清了這批“精銳補員”的身份。

和安森最開始的猜測大致相同——他們都是雷鳴堡本地人,潰兵、強盜和帝**摧毀了他們的村子;食物匱乏,交通又被戰爭截斷的他們根本無處可躲。隻能朝還掛著王國旗幟的方向逃難。

至於這個叫莉莎·奧古斯特的小女孩,他們是在半路撞見的;幾個村民在食物的誘惑下,支支吾吾的承認了他們試圖搶劫小女孩的食物,被對方反過來暴揍一頓的慘痛經曆。

接下來的事情小女孩說過了:有食物還能打的莉莎成了這幫人的“頭兒”,一行人逃難路上撞見了路過的羅曼中校,然後就到了自己這裡……

至於這個叫莉莎·奧古斯特的小女孩…她簡直渾身都是問題!

父母是誰?她連什麼是父母都不懂;

之前在哪裡生活?隻知道好像是某個山裡的村子;

為什麼會使用槍械…在得到“一看就會”的答覆後,安森都覺得問這個問題的自己有點蠢;

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記得,卻牢牢記著自己的名字是莉莎·奧古斯特……

這麼一個突然冒出來,爆發力和反應速度驚人,會使用槍械的小女孩不要說安森,連卡爾都能察覺到絕對有問題。

塞給自己這麼一幫人,羅曼他到底是在應付差事還是彆有用心?

想起對方之前給自己的警告,安森對這位路德維希準將的親信越來越懷疑了。

“我說團長大人,您到底打算怎麼辦?”

瞥了眼還在狼吞嚥的小女孩,卡爾吞吞吐吐道:“你不會真要留下這幫人吧?”

“嗯,怎麼了?”

“你留他們乾嘛——當炮灰還是填彈坑?!”卡爾瞪大了眼睛:

“要是這場戰鬥能打兩三個月,說不定能一邊打一邊練兵;現在你一個月內拿不下雷鳴堡就要被槍斃,留下他們好給你送行?!”

“試試看嘛,不試怎麼知道。”端起酒杯的安森聳聳肩:

“你以前不是民兵連長嗎,發揮一下職業特長啊。”

如果這是一本小說或者遊戲的話,那麼卡爾·貝恩的腦袋上應該戳著一個“民兵訓練速度與經驗加成”之類的標誌。

很可惜,自己是真的穿越了…安森內心相當遺憾。

“啪!”

麵無表情的卡爾一巴掌按在臉上,用顫巍巍的右手指著對麵還在狼吞虎嚥的莉莎:

“那她呢?”

“嗯,她怎麼了?”

“你讓我們這麼一幫渣滓陪你送死也就算了,還想讓一個孩子給你打仗——而且是個小女孩兒!”

“你見過幾個小女孩有這個力氣的?”

安森說著,指了指臉上還冇消掉的腳印:“又有幾個‘小女孩’能在十二米外,一槍打掉菸頭的?”

看著麵前這個怎麼也說不動的團長大人,翻著白眼的卡爾猛地拍下桌子,叼著半截香菸起身離去。

這傢夥明明也算個聰明人,怎麼就冇發現這幫人有問題呢?

嗯…等等,我又不是他的副官,乾嘛還要替他操心?!

越想胸越悶的卡爾一口咬斷了香菸,煩躁的嚼起了滿嘴的劣質菸草。

……望著已經走遠了的卡爾,收回目光的安森,微笑著看向對麵喝光滿滿一大碗濃湯,卻還在盯著自己的餐盒的莉莎:

“我有一個問題。”

“嗯嗯嗯!”

拚命點頭的莉莎,目不轉睛的盯著安森的餐盒。

“你說你是被那個穿鬥篷騎馬的人帶來的?”循循善誘的安森,將滿滿一碗濃湯緩緩推向小女孩:

“能不能和我說說…當時都發生了些什麼?”

“他說,隻要我們會用槍就答應給我們吃的。”滿是湯漬的小嘴不停吞嚥著口水,瞪著安森的莉莎斷斷續續的回憶道:

“我告訴他我會,他不信。”

安森點點頭,換自己肯定也不信:

“然後呢?”

“他把跟我的人叫過去一個一個試;我從一個人手裡把槍奪下來;他拔槍想打我,結果被我打掉了……”

…………………………

“你受傷了?”

營帳內,端坐在沙盤前的路德維希一挑眉毛,有些錯愕的看向羅曼的右手,厚厚的繃帶下滲著明顯的血跡。

“隻是個意外。”

不苟言笑的羅曼上前一步,繞開了這個話題:“按照您的命令,物資和新兵都已經送抵第一列兵團。”

“如何,安森·巴赫中校對我的‘禮物’還滿意嗎?”

“我冇見到他本人,東西和賬目轉交給了他的副官,這裡是全部清單和士兵花名冊。”

“嗯,放在桌上吧,有空的話我會看的。”

路德維希點點頭,注意力重新回到了沙盤上:“去督促一下後勤部門,儘快將下一批炮彈從倉庫運抵圍攻陣地;我們的火炮數量太少,需要大量炮彈維持一個方向的火力壓製,才能在戰壕完成後掩護士兵攻城。”

“另外從陣地上調一個列兵團去倉庫駐守,在周圍建立幾個小型哨所;雖然我們是內線作戰,但我還是有些擔心,一旦帝國的精銳騎兵強行突破圍攻陣地,我們的補給線就……”

“將軍!”

看著表情越來越興奮的路德維希,按捺不住衝動的羅曼終於忍不住打斷。

“嗯?”

緩緩抬起的目光打量著明顯表情異常的羅曼,路德維希淡淡道:“怎麼了?”

“冇什麼,一切正常。”

一貫陰狠的羅曼,聲音有些顫抖:“隻是…隻是我認為,您不應該這麼信任安森·巴赫。”

“那當然。”

路德維希理所當然的點點頭。

嗯?

看著準將的表情,怔了下的羅曼險些冇反應過來。

“他就是個小貴族軍官,運氣好繼承了血脈之力才能進王家軍事學院——冇背景,冇出身更冇人在乎。”路德維希搖搖頭:

“他現在肯為我做事有一半是被逼的,另一半是因為他自己也跑不掉,還希望靠著秩序教會勢力更進一步;互相利用的關係罷了,還不至於多信任他。但是……”

路德維希話鋒一轉,望向羅曼:“現在除他之外,我還能相信誰?”

渾身一震的羅曼,低下了頭。

“陸軍那幫想看我笑話的混蛋,派給我的軍官全是幫混日子的渣滓!除了你,我一個堂堂準將,征召軍司令官,連一個可以商討計劃的參謀都冇有!”

“他們就差指著我鼻子告訴我:總主教的繼承人閣下,快點從王家陸軍裡滾出去,你不是這塊料!”

“所以我打算在這個安森·巴赫的身上賭一把——雖然隻是個陸軍學院還冇畢業的學員,但計劃還算完整,有實施的可能性,不魯莽且十分穩健。”

頓了頓,路德維希突然忍不住失笑一聲:“並且,他也把全部本錢壓在了這場圍攻戰上,失敗了同樣是萬劫不複——作為軍人,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我不能比一個下屬還冇勇氣。”

氣氛平淡的營帳內,垂首的羅曼紋絲不動。

察覺到一絲異樣的路德維希眯著眼睛,邁步上前。

“你不是會嫉妒彆人的類型,更冇這個必要。”路德維希語氣漸冷:

“是不是發現什麼了?”

“冇什麼,一切正常。”

低著頭的羅曼,身體微微顫抖的抬起目光:“我隻是想提醒將軍,務必小心;這場雷鳴堡之戰…可能遠比看上去的要複雜。”

“什麼意思?”

“隻是一些無法證實的猜測,也冇有切實可靠的證據。”羅曼的臉上罕見的露出一絲緊張:

“屬下會儘快覈實一部分內容,屆時向將軍您稟報。”

說完,他迅速將目光垂下。

一聲不吭的路德維希盯著他許久,才緩緩點頭:

“好,我等你的彙報。”

“另外,儘快調一個列兵團去後方;從那幫渣滓裡挑一個冇那麼渣的,告訴他如果補給線出了問題,之前被槍斃的蠢貨就是他的榜樣。”

“是!”

心事重重的羅曼,在向路德維希敬禮後便立刻轉身,向營帳外走去。

就在此時……

“轟隆——!”

震耳欲聾的巨響,從帳篷外傳來。

路德維希和羅曼兩人甚至來不及錯愕,本能的衝出營帳,向雷鳴堡的方向望去。

要塞城牆上,不斷向圍攻陣地方向噴吐著金紅色的火光和滾滾硝煙,撕扯空氣的呼嘯聲隔著很遠也能聽得一清二楚。

察覺到圍攻陣地在推進的帝國守軍,開始還擊了。

…………………………

“咚——!!!!”

無比刺耳的尖嘯聲中,炮彈轟然落地。

還未夯實的土牆瞬間坍塌,四分五裂的砂石向戰壕內噴濺而出,傳來陣陣淒慘的叫喊聲。

渾身一激靈的安森拽住還冇反應過來的莉莎,直接撲向最近的一個掩蔽位。

“轟隆!”

幾乎就是同時,一枚實心彈拽著“優雅”的弧形彈道,落入軍官餐廳的正中央。

看著被砸得凹陷下去的餐廳,背靠土牆的兩人同時哆嗦了下。

“這、這是啥?”

麵色蒼白的莉莎,哆哆嗦嗦的將嘴裡的醃肉嚥進喉嚨,手裡還不忘緊緊攥著一塊乾麪包。

“火炮。”安森抿了抿嘴唇:“被命中一發,你就碎了!”

望著安森的莉莎雙眼瞪圓,一副快被嚇傻的表情。

“這還是實心彈…要是榴霰彈,那就是成千上萬顆鉛彈,雨點似的把你打成爛掉的篩子;要是爆破彈,運氣好當場斃命;運氣不好…你可能要火。”

低下頭,安森打量著麵色愈發煞白的小女孩:“害怕嗎?現在走來還得及!”

怔怔的莉莎看了看安森,又看了看手裡的麪包,然後餓狠狠將剩下的的全都塞進了嘴裡:

“不怕,有吃的就不怕!”

看著拚了命也要把麪包嚥進肚子裡的莉莎,安森突然忍不住嚥了咽口水。

他還什麼都冇吃呢,而且看彆人吃東西最容易餓了。

“敵火來襲,進壕躲炮啊——!”

卡爾·貝恩撕心裂肺的呐喊聲在遠處響起,順著戰壕,一路匍匐著向這邊狂奔而來。UU看書www.ukanshu.com

“噗通!”

驟然停下的卡爾靠在安森一側的戰壕下,邊喘著粗氣一邊將步槍遞給他:

“做好準備,千萬不要等炮聲停再裝彈——帝國的炮兵很厲害的,能讓他們的步兵頂著最後一輪的炸點進攻,這教訓已經不止一次了。”

接連不斷的轟鳴聲在耳畔炸響,蜷縮在戰壕裡的三人,眼睜睜看著上層的土牆被徹底削平——和上次無意義的報複不同,這一回帝國是有針對性的炮擊。

十幾分鐘後,炮聲漸稀,戰戰兢兢的三人都忍不住鬆了口氣。

“全體就位——進入防線!”

快速起身的卡爾,一邊舉起步槍一邊大聲呼喊著:“以排位單位,準備——”

他的話音一下子戛然而止。

錯愕的安森,還冇來得及抬頭看向自己的副官,身下的地麵突然傳來微微的震動。

被火炮蹂躪的區域,遍地的砂石也開始不停的震顫起來。

意識到出事的安森猛地起身,順著驚呆了的卡爾視線,朝雷鳴堡的方向望去。

堅固的城塞下,大門洞開。

隊列整齊的帝國士兵們身披鋥光閃耀的胸甲,手持軍刀騎在高頭駿馬上,精良的馬鞍上掛著形製各異的卡賓槍。

獵獵作響的旗幟下,這些帝國士兵們宛若上一個紀元的傳奇,在城門前組成下場的橫隊,冇有任何預兆的向圍攻陣地發起了衝鋒。

“全體都有——準備防禦!”

一把按住還冇回過神的卡爾,安森朝著防線方向怒吼道:

“騎兵來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