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身緊繃的安森眼睛一眨不眨的和梅斯·霍納德對視著,拚命剋製著自己顫栗不止的雙腿,好讓自己能冷靜下來不至於那麼的……

毛骨悚然!

實話實說,在和布洛恩交手時,他的確發現自己對敵人的實力嚴重估計不足;這也和經驗有關係,自己接觸過的不是天生缺陷信了小廣告的受害者,就是二流業餘愛好者,根本冇有和真正的舊神派組織有過正麵接觸。

即便如此,黑法師的實力也實在是太超乎他的想象了——堂堂宗教審判所的審判官隊長,居然冇有挺過一個照麵,原地四分五裂。

而梅斯·霍納德…他甚至冇有從椅子上站起來!

坐在扶手椅上的黑法師依然溫和的像一位長者那樣注視著他,伸出的右手依然懸停在空中,等待安森將裝著《大魔法書》記憶卡片的盒子雙手奉上。

拚命抽動了下喉嚨的安森低下頭:勞倫斯·貝爾納特碎成肉塊的屍體混雜著血漿,直接塗滿了地板和兩麵牆壁,和布洛恩的屍體混雜在了一起,幾乎無法分清誰是誰。

那一瞬間,安森非常確信自己隻聽見一聲槍響,造成爆炸的也絕不是斧槍噴出的鉛彈——在施法範圍的半徑二十米內,施法者的距離感可以一定程度上遮蔽黑魔法的幻覺。

究竟發生了什麼?!

緊攥著機械盒的右手藏在身後,掌心已經滿是汗水。

冷靜,冷靜。

既然對方冇有第一時間乾掉自己,就說明自己是安全的…至少現在時這樣,他還需要我活著;雖然不清楚他是怎麼躲過自己還有整個風暴團,外加十幾名審判官的視線出現在自己身後……

等等,也許他並冇有躲掉。

安森突然想起了當布洛恩出現時,雙眼猩紅的塞拉·維吉爾;她當時就像是全身被束縛著,被死死掐著喉嚨,支支吾吾的想對自己說什麼。

也許她並不是被布洛恩控製著?

也許她當時是想要提醒自己?

也許,是因為她看見了梅斯·霍納德……

就…站在自己身後?

“呼——!”

深吸一口氣的安森猛地抬頭,強作鎮定的看向依舊坐在對麵的黑法師,嘴角十分勉強的露出些許微笑:

“教授,在您原諒我之前,可不可以先為我解釋幾個問題?”

“當然可以。”

輕輕放下右手,梅斯·霍納德的目光始終未曾離開過安森的身體:“你是我最喜歡的學生,我隨時都十分樂意回答你提出的一切問題。”

“為什麼?”

“為什…我不明白?”

“為什麼我是您最喜歡的學生,而不是布洛恩?”安森輕聲問道,不由自主的瞥了下滾落到自己腳邊的冰藍色眼珠:

“他是您最親近的人,為您做了很多事情,而您剛剛卻眼睜睜的看著我殺死他,然後說‘我是您最喜歡的學生’,心平氣和的原諒了我背叛您這件事。”

“所以我現在很害怕,害怕如果把盒子給您,自己也會落得和布洛恩一樣的下場。”

話音落下,梅斯·霍納德的臉上露出了恍然的微笑。

“原來是這麼回事,是我冇有解釋清楚,才讓你想太多了。”黑法師搖搖頭:

“親愛的安森,請接收我的道歉。”

“這件事很簡單,布洛恩是我最信任的人,而你是我最看好的學生,你們在我心中的地位同樣重要,我對你們的態度都是很真誠的;我也十分願意以導師的身份,為你們提供一切力所能及的幫助,並且成為我的得力助手。”

“但…嗬嗬…實話實說,我其實不怎麼在乎你們的死活。”

梅斯·霍納德的表情一如既往的溫和。

安森的心底“咯噔”一下。

“還記得在雷鳴堡時,我們的第一次‘真正’見麵嗎?”梅斯·霍納德問詢道:

“那時選擇了咒魔法的你的確讓我稍有些意外,但也僅僅是意外;即便你選擇了另外兩個,事情也不會有太多的變化——除了我可能當時就殺死你這一點而已。”

“當然,你還是給了我不少驚訝的;雷鳴堡之戰,加入秩序教會,破壞近衛軍的陰謀…就像我說的那樣,我從來冇有否認過你的功勞,你做的非常完美。”

“所以對您而言,我隻是個‘好用的工具人’而已。”安森看著他:

“對嗎?”

黑法師笑了。

“親愛的安森,請允許我用你對布洛恩說過的話回答這個問題。”梅斯·霍納德肩膀聳動著,不住的搖頭:

“從我們見麵的那一刻開始,你我之間有過哪怕一絲的‘信任’嗎?”

“如果冇記錯,我們連見麵和彼此寫信的次數都不是很多…對吧?”

“互相利用和背叛,難道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逐漸平複下心情的安森一言不發,表情趨於平靜。

“至於布洛恩…他稍微和你有些區彆,算是我最信任的人。”梅斯·霍納德輕輕頷首道:

“正因為多年的信任和一次又一次的接觸,讓他知道了太多的事情,以至於逐漸開始有了不該有的野心,試圖瞭解一些他原本不該知道的事情。”

“但歸根結底,你們其實都不明白成為‘施法者’和原初之環究竟意味著什麼。”

“三舊神,他們的存在和隕落對真正的舊神信徒又意味著什麼。”

“所以您就站在一旁,眼睜睜的看著我殺死他?”

安森繃緊心絃,注視著黑法師的一舉一動:“因為您並未將我們的死活放在心上,也就無所謂在乎或者不在乎。”

溫和的梅斯·霍納德微微將頭歪向一邊的肩膀,一言不發的保持著微笑。

那彷彿在看一出華麗戲劇的表情,讓安森頭皮發麻。

冇錯,他現在就是在故意拖延時間——既然勞倫斯·貝爾納特下來的時候是安全的,那麼其餘的審判官就應該都還活著,隻要他們能察覺到下麵動靜不對,再及時乾下來的話說不定……

不,冇可能的。

自己親眼看見勞倫斯的死法了,如果連經驗最老到的審判官都會在眨眼間被黑法師撕成碎片,那麼來多少都是一樣的。

打從一開始…自己就不存在選擇。

拚命抑製著自己的顫抖,安森從身後拿出了裝著《大魔法書》的機械盒,表情僵硬的單手捧起。

一步,兩步,三步…慢慢接近。

黑法師的嘴角勾起了些許弧度,他伸出右手,等待著即將發生的事情。

是的,他很清楚這個自己最喜歡的學生在想什麼,那一個個飛快閃過又消失,或者甚至連想都不敢多想生怕暴露的想法,他都看的一清二楚。

和布洛恩不同,儘管足夠聰明,但作為一個施法者的安森·巴赫實在是太年輕了,對於隱秘技巧和對抗其他施法者的手段還太生疏,連封閉內心都不能完全做到。

梅斯·霍納德看到那一個又一個的想法和計劃在安森的腦海中破滅,不停地尋找能夠逃離這裡的方法。

但成功的機會是如此的渺小,以至於他隻能在絕望中不停的放棄。

雙方的實力差距是如此的巨大,猶如天塹鴻溝,幾乎不存在任何逆轉的可能,連哪怕稍微出現一丁點兒轉機的可能都冇有。

生殺予奪,儘在掌中。

從原地走到梅斯·霍納德麵前,總共十五步;麵色如常的安森在這短短的十五步內想出了三十種逃離的方法;黑法師逐一將這三十種方法從容化解。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誰也冇有開口,四目相對的瞳孔中都倒映著彼此的微笑,卻在兩個完全冇有互動的意識中結束了六十場完全不同的戰鬥。

唯一相同的地方,隻有結局。

安森·巴赫,毫無懸唸的慘敗。

“啪。”

腳步停在梅斯·霍納德麵前,微笑的安森深吸口氣,將機械盒遞上:

“聖艾薩克《大魔法書》十二卷的其中一卷,敬愛的梅斯·霍納德教授,現在它是您的了。”

“親愛的安森,我都不知道該如何對你表示感謝。”

扶著帽簷的黑法師輕輕頷首,用戴著白手套的右手去接過機械盒:“我原諒你了。”

“不僅僅原諒你之前的背叛和殺死我最信任的布洛恩,包括你剛剛所有不應該存在的想法,我也都一併原諒你。”

安森先是一怔,隨即露出幾分羞慚的表情,頗像是學生被老師看穿了小心思的模樣。

遞交機械盒的瞬間,微微躬身的安森將右手疊在黑法師的手掌之上,感受著透過手套傳來的溫度,四根手指緩緩撐起,讓機械盒穩穩落入黑法師的手中。

不是幻覺,坐在自己麵前的就是貨真價實的黑法師,已經成為“褻瀆法師”的梅斯·霍納德…絕望的安森如此想道。

冇可能贏的,自己的一舉一動,包括想法都在他的注視之下,躲不掉的;僅憑自己一人,再怎麼費儘周折也隻是徒勞掙紮而已,想再多也冇有任何的意義,隻會讓自己死的更難看……

“砰!”

就在兩人手掌分離的同時,滾燙的鉛彈伴隨著巨響從硝煙中湧出,從安森身後尖嘯著飛來。

刹那間,尚未反應過來的梅斯·霍納德依然與安森四目對視,保持著微笑的麵龐上,單片眼鏡後的瞳孔不斷的向內收縮。

“噗!”

劇烈的刺痛感傳來,鉛彈同時從兩人的掌心中央貫穿而過;落入黑法師手中的機械盒飛到了半空中。

黑法師驟然一驚,視線迅速轉向安森身後,那塗滿地板和牆壁的血漿和碎肉之間。

在那滿是血漿與碎肉的牆壁上,一隻黏在上麵的斷手頑強的豎起,手中緊攥著的“匕首”左輪,槍口還在微微冒煙。

這是?!

被鉛彈打爆了右手的梅斯·霍納德目光閃爍,立刻看到安森滿是鮮血的右手多了一柄銀白色的短劍,附著著某些令他感到無比厭惡氣息的劍尖,正朝自己的脖頸猛地刺來。

他的右手冇事,可剛纔自己明明看到鉛彈是從…啊,原來如此……

瞬間洞察的黑法師立刻知曉了一切:就在快要被打爆右手的刹那,安森已經用【亡靈迷霧】將手掌和鉛彈的接觸麵變成了煙霧。

這是隻有咒法師的距離感,和精絕的敏銳洞察力配合才能完成的操作。

短劍刺中的瞬間,銀白色的劍鋒和黑法師的脖頸以不到一寸的偏差擦身而過;麵帶微笑的安森冇有絲毫猶豫,果斷將短劍拋向頭頂。

果然…動手的同時,黑法師已經讀到了自己全部的想法。

短劍和落下的機械盒相撞,迸濺而出的火花將機械盒拋向了滿是血漿和碎肉的牆壁;又一隻蒼白的手從地板的血漿中“站起”, www.ukansh.com穩穩接住了盒子。

一擊失手的安森果斷拔槍,還冇扣開擊錘就看到黑法師舉起完好無損的左手,輕輕打了個響指。

“砰!”

尖銳的炸裂聲瞬間貫穿了安森的耳膜,連慘叫都來不及的他就像被攻城錘命中了一樣倒飛出了出去;落地的瞬間,整個視野變成了血紅色。

但黑法師並未追擊,麵帶驚愕的他拖著被打穿的右手從椅子上起身,精緻的扶手椅如同被橡皮擦掉一般,在空氣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在他難以置信的視線中,滿地的碎肉如同被賦予了生命似的,一點一點的在滿地的血漿中逐漸彙集,聚合…如同拚圖般,在暗紅的血色中拚出了一個麵色蒼白,帶著三角帽,一手舉著機械盒,一手舉槍的身影。

“勞倫斯·貝爾納特?”

梅斯·霍納德喃喃自語:

“所以你從一開始就發現了我,卻始終假裝冇有;甚至為了配合安森·巴赫‘死而複生’的把戲,故意在布洛恩的麵前露出破綻?”

“了不起…不得不承認,你是第一個騙過了我的眼睛的審判官;你們這一層疊著一層的戲碼,還真是精彩極了!”

“這話我原封不動的還給您,梅斯·霍納德…或者說黑法師閣下。”

麵無表情的勞倫斯用他沙啞的嗓音冷冷道:

“在我的‘狂獵騎士血脈’覺醒後,您也是第一個險些置我於死地的施法者。”

“我們扯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