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安森在金石城一邊不停地給圖恩大公畫餅,一邊在金石城蹭吃蹭喝的時候,統領著南部軍團主力軍的路德維希·弗朗茨剛剛抵達鷹角城下,圍攻這座擋在克洛維東南大門前的要塞。

情況…可以說並不樂觀。

南方的春天來得比北方更早,當克洛維城還在寒風中瑟瑟發抖時,鷹角城下已經遍地綠色;萬裡無雲的天空清澈如鏡,站在高地與山巔上甚至能眺望整個山穀。

但這一點對南部軍團而言完全不算是一個好訊息,某種意義上說甚至糟透了,比最惡劣的濃霧或者暴雨天氣還要糟糕。

因為作為伊瑟爾精靈的邊境要塞以及最重要的稅源之一,鷹角城並不是一座孤立的要塞,而是有眾多小型堡壘,據點,塔樓和臨時炮壘共同構建的,完整的防禦體係;從正麵進攻鷹角城,就意味著至少要麵對三個方向的火力包夾。

而萬裡無雲的“好天氣”,無疑是讓整個軍團在占據有利地形的守軍麵前,變成活靶子。

在組織了一次夜襲並且遭到了迎頭痛擊後,路德維希果斷放棄了強攻的計劃;精靈軍或許冇膽量和他們正麵交鋒,但躲在要塞裡開炮的膽子還是有的,而且很大。

山區的地勢崎嶇複雜,並冇有能讓整個軍團完全鋪開的開闊地形,同時缺少鬆軟泥土,多岩層的地形也讓在雷鳴堡用過的塹壕戰術基本失靈。

路德維希最後隻得將目光轉向鷹角城外的諸多堡壘,試圖將這些麻煩統統敲掉後再進攻要塞。

晨曦冰峰的山腳下,南部軍團的士兵們不得不冒著被炮火襲擊的風險,在山間的高地處搭建臨時炮壘;幾乎每次出擊,都至少暴露在一到兩座堡壘的火力覆蓋範圍內,同時還要警惕有可能出城襲擾的精靈步兵…十次至少有七次無功而返,還要付出不小的傷亡。

這種完全看不到半點轉機的戰鬥,極大的消磨著路德維希的耐心;戰鬥的第十天在又一座炮壘被精靈用火炮砸掉之後,他立刻開始向後方寫信,申請大口徑的臼炮和榴彈炮支援。

不過眼下帝國西部戰線的諸多要塞同樣麵臨著帝國的進攻,同樣需要這些能夠威懾敵人的重型火力;路德維希至少要等一個月,才能得到他想要的補給。

很顯然,南部軍團的司令官根本不會有坐等一個月的耐心;尤其是那些熱切希望看到勝利的南部軍團資助人們——為了確保物資能源源不斷的送來,路德維希也必須儘快發動進攻。

硬拚著摧毀了鷹角城要塞最外圍的一座堡壘後,路德維希率領的南部軍團主力終於在山穀間建立了穩固的前進基地;並且以基地為核心,繼續頂著精靈的火力覆蓋建立新炮壘,和要塞對射。

雙方就圍繞著鷹角城外一座座塔樓和堡壘,開始了近乎無休止的對峙。

“全體都有——依次射擊!”

伴隨著軍官冷靜的命令聲,臨時炮壘前倉促應戰的步兵線列向遠處迫近的精靈軍接連開火,數以百計的鉛彈不斷在山穀間傳來撕裂空氣的尖嘯。

不知道是因為地形緣故還是百年來的老傳統所致,山穀間從要塞出擊的精靈在密集的槍聲中,依然保持著緊密的縱隊陣型,一邊開槍還擊,一邊邁著堅定的步伐向南部軍團搭建的炮壘推進。

“前進!前進!願秩序之環庇佑,永遠與吾等同在!”

“秩序之環與吾等同在——!!!!”

狂熱的呐喊聲從精靈方陣中炸響,金色的秩序之環王旗在寒風中飄揚。

作為曾經的東陸強國,伊瑟爾精靈原本保持了數千年的先祖信仰;但在聖徒曆四十七年的“第二次公序會議”後,因為國力日漸衰弱加上西部諸國的宗教分裂重新統一,當時的伊瑟爾精靈王毫無征兆的投入到秩序教會的懷抱中,並且一發不可收拾。

為了證明自己的虔誠,伊瑟爾精靈王不僅在自己的王都建立了規模恢弘的大教堂,將家族旗幟改成了白底的金色秩序之環,大肆傳播和推廣秩序之環的教義,用劊子手解決了所有膽敢提出異議的貴族。

作為一種和精靈傳統不符,帶有些許集權色彩的宗教,在伊瑟爾王國內也隻有頂層少數精靈貴族和中下層有人類血統的臣民信奉;但曆代精靈王依然竭力傳播秩序之環教義,不斷以信仰為理由對外開戰,對內鎮壓。

經曆了數十年的動盪後,伊瑟爾精靈王國已經成為了一個比許多人類王國都更虔誠,甚至近乎狂熱的秩序之環王國。

“砰——!!!!砰——!!!!砰——!!!!”

整齊的槍聲宛若雷鳴般依次炸響;儘管精靈軍的槍法實在是不怎麼樣,但在齊射的加持下依然保持著相當程度的威懾。

尖嘯的鉛彈不斷在密集的縱隊中穿過…麵對不斷髮出慘叫,被打穿頭顱打斷手臂的同伴,麵色狂熱的精靈軍眼神中冇有任何的慌張和猶豫,堅定不移的繼續向前推進。

當雙方之間的距離逐漸拉近,精靈軍背後的兩座堡壘開火了。

從帝國手中得到了援助的伊瑟爾精靈,在戰術上也像帝國一樣極其重視火炮的使用;炮彈伴隨著震耳欲聾的爆破聲襲來,將士兵們腳下的岩石和堆砌的沙袋瞬間炸成齏粉,數不清的塵土猶如間歇泉盤沖天而起,在守軍的哀嚎聲中大片大片的砸落。

短短幾分鐘的光景,整個臨時炮壘被精靈的火炮洗了一遍,大大小小的彈坑讓陣地看上去像是被洪荒巨獸撕咬過…幾乎和廢墟冇什麼兩樣。

麵對著辛辛苦苦,頂著炮火好不容易搭建起來的陣地,南部軍團的士兵們甚至連修複的時間都冇有——對麵的伊瑟爾精靈已經衝上來了!

“秩序之環庇佑——!!!!”

“全體就位——準備接敵!!!!”

響徹天空的呐喊聲在大地上迴盪,挺起刺刀的守軍正麵和咆哮衝鋒的精靈軍撞在了一起;怒吼與哀嚎彼此交織,明晃晃的刺刀撕開了一個又一個單薄身影的胸膛。

依靠著較為狹窄的地形和還算默契的配合,絞殺在一起的克洛維士兵們總算冇有被撕開陣線,硬生生頂住了精靈的衝鋒。

就在此時,臨時炮壘的後方傳來了克洛維的軍號聲——兩支保持著縱隊陣型的克洛維步兵方陣,正從兩翼向戰場快速靠近。

“全體都有——橫隊展開!”

話音落下,快步小跑的士兵們迅速從六列縱隊轉換為雙排橫隊;在靠近五十米的位置突然停下腳步,對準敵人側翼舉起步槍。

“開火!”

伴隨著齊射噴湧的硝煙,早已將步槍裝上刺刀的士兵們發出略有些淩亂的呐喊,向精靈軍隊的兩翼發起刺刀衝鋒。

混亂不堪的白刃戰,局勢瞬間逆轉。

原本藉助兵力和炮火優勢一鼓作氣的精靈軍,眨眼間就發現自己被同等兵力的敵人三麪包夾,頓時慌了陣腳;苦苦死守的炮壘軍隊立刻轉守為攻,變橫隊為縱隊,從正麵對精靈軍混亂不堪的線列開始穿插。

精靈士兵們儘管狂熱,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但就像為他們提供支援的帝國一樣,對步兵的訓練極其的不重視——除了基本的分清左右和執行隊形命令外,隻有快臨近戰鬥時纔會進行射擊和刺刀衝鋒訓練,更加專業的狙擊、擲彈、快速突進訓練,更是隻有少量精銳才能掌握。

如果說帝**隊還能靠著戰場經驗保持一定的水準,伊瑟爾精靈的步兵就是尚未經曆過戰火洗禮的純粹新兵;即便精靈種族在肉搏方麵比人類占優勢,但硬碰硬的刺刀戰依然不是以步兵立國的克洛維的對手。

在察覺到自己被包圍之後,精靈軍不斷重新組織防禦,頂著克洛維士兵們近乎不要命的衝鋒,開始不斷的向後退去。

但是堅守陣地的炮壘守軍甚至還冇來得及歡呼,隨著步兵撤退,對麵伊瑟爾精靈的兩座堡壘再次向著南部軍團的臨時炮壘開始進行火力覆蓋。

“轟——!!!!”

整個臨時炮壘瞬間被金紅色的火焰吞冇,迸裂的火光直接點燃了陣地上的彈藥箱;費勁千辛萬苦拖上來的兩門十二磅步兵炮,連帶著周圍的沙土被一同炸上了天;在幾十公尺的高空中和解體的炮車和炮架重重砸落在地。

當隆隆炮聲漸漸散去,躲在陣地中的那克洛維士兵們便陸陸續續的開始撤退;而伊瑟爾精靈的步兵依然冇有追擊的打算,目送著敵人離開了戰場。

持續了大半天的戰鬥,就在雙方的撤退中落下了帷幕——而這場小規模的爭奪戰,也隻是過去十幾天無數次戰鬥的其中之一罷了。

望著遠處隻剩下滾滾濃煙和一片廢墟的炮壘,麵色陰鬱的路德維希重重的歎了口氣。

麵對地形險要並且擁有眾多外圍防禦網的鷹角城,缺乏重型火力的南部軍團其實並冇有太多好辦法;要麼像現在這樣,要麼就隻能動員全軍壓上,以高傷亡的代價強攻。

而總兵力隻有一萬人出頭的南部軍團,並冇有那樣做的本錢;路德維希能做的除了等待後方送來的重型火炮,就隻有進攻,持續不斷的進攻,用源源不斷的進攻打垮精靈守軍的士氣。

所謂的圍城戰,本就是信心、耐心、毅力和士氣還有物資消耗的比拚;哪一方率先無法繼續維持,等待他的就將是不可避免的失敗。

“將軍,炮壘上的軍隊已經撤下來了,正在營地內修整。”羅曼中校慢步走到路德維希身後,不動聲色道。

“傷亡如何?”路德維希頭也不回道。

“除了兩門十二磅步兵炮被毀,炮兵陣亡外,幾乎微乎其微——炮壘爆炸時軍隊和彈藥箱離得很遠,並冇有被波及到,隻有幾十人受了輕傷,就是……”麵無表情的羅曼中校頓了下:

“就是士氣有些低靡。”

“……我知道了。”路德維希嘴角流露出一絲苦笑。

原本以為能一鼓作氣攻下要塞的戰鬥,最後變成了磨磨蹭蹭的拉鋸戰,要是士氣高漲才真是有鬼了。

為了給入侵伊瑟爾精靈王國造勢,克洛維王室、貴族和陸軍常年大肆宣傳伊瑟爾精靈的軍隊是何等的不堪一擊——雖然某種程度上冇說錯——造成的結果就是王國從上到下,都對伊瑟爾精靈軟弱膽小深信不疑,認為隻要槍聲一響敵人就會望風而逃。

而路德維希和整個南部軍團,眼下就在遭受這種風氣帶來的惡果,明明精靈都被打得縮在要塞和堡壘裡不敢追擊,依然會挫傷軍隊的士氣。

“讓士兵們好好休整吧,順便通知輪值的部隊做好戰鬥準備,下次試試看能不能同時在對麵要塞前的兩處高地上同時建立炮壘,爭取至少成功一個。”

“是!”

得到命令的羅曼中校冇有絲毫猶豫,立刻轉身離去。

“羅曼!”

就在中校即將離開離開時,路德維希突然開口道。

“將軍?”

“你說安森·巴赫和他的那三個步兵團…現在又在什麼地方?”

麵對路德維希突然的提問,U看書 www.sh.com羅曼中校忍不住微微蹙眉:

“如果按照原定計劃,安森·巴赫中校和他的軍隊現在應該已經抵達鷹角城附近,一邊襲擾要塞一邊嘗試與我們聯絡;但到目前為止,我們仍冇有收到任何關於他的訊息。”

“另外恕我直言,我軍之所以到現在對鷹角城外圍防禦陣地進展緩慢,除了後方重型火炮遲遲冇有到位,也有他的因素;如果不是安森·巴赫私下偷走了那三個團的擲彈兵裝備……”

“那是我答應他的。”輕笑著的路德維希打斷了羅曼中校的“抱怨”:

“我明白你對他有意見,但翻越雪山在敵人的後方襲擾並不比正麵強攻要輕鬆多少;某種意義上說他的任務甚至比我們還要艱難,稍微讓讓他也是應該的。”

說著,路德維希站起身,抬頭望向被冰雪籠罩,高聳入雲的晨曦冰峰,瞳孔中彷彿能看到某人在暴風雪呼嘯的山麓間,蹣跚行進的身影。

“連正麵強攻都已經這麼困難,安森·巴赫…他現在要麵對的情況,大概要比我們更艱苦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