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更冷靜的思考,路德維希將所有的將校都趕出了營帳,直至他做出決斷為止。

不過在安森眼裡,這基本等於路德維希承認自己的計劃正確,但又不願意顯得他什麼都聽自己的,太冇主見,所以要一個人“認真抉擇”。

這樣等待會兒他再決定施行這個計劃時,看上去就像是他在聽取所有人的意見後,由他獨立做出的決定了。

基本上就是個有點兒彆扭,還特彆好麵子的傢夥…滿腦子吐槽的安森,嘴角開始不由自主的上揚。

不過也有好處,那就是事後如果計劃失敗的話,黑鍋也不會甩到安森一個人身上——既然是大家共同的建議,那大家就都有責任;所有人都有責任,等於所有人都不用負責。

想通這一點的安森,嘴角的弧度更深了。

就在此時一個穿著陸軍士官製服,左肩掛著皮革包裹的的青年走上前來,帶著試探性的口吻向安森捶胸敬禮:

“請問…您是不是陸軍中校安森·巴赫閣下?”

回禮的安森點點頭,得到答覆的對方立刻眼前一亮:

“太好了!這裡有一封您的信,兩天前從橡木鎮寄過來的,寄信的好像還是個學院的教授…呃,不好意思多嘴了,麻煩您簽收!”

教授?寄給我的?

微微蹙眉的安森接過對方遞來的信箋,封口的印泥上還有著一個盾徽似的花紋,顯然寄信的並不是什麼普通人。

望著信使離去的背影,猶豫了片刻的安森還是決定把信打開了:

“親愛的安森·巴赫同學,你好。

自你離開教會學院,以特招生的身份前往軍事學院進修已過去多年,是否還記得自己曾經對曆史和地理科學的嚮往之情呢?

時至今日,我仍能想起那個總是在課後向我追問克洛維王朝史,和地理大發現的少年;正是你們這些孜孜不倦,時刻對世界充滿好奇心的孩子,一次又一次令我重燃對知識探索的**。

因此當你再次寄信來向我詢問曆史問題時,你絕無法想象我的心情是何等激動;我是如此羨慕你們這些年輕人的精力,和能夠在浩繁曆史中找到樂趣的慧眼。

言歸正傳,在聽說你即將完成實習時,我本打算前往南部要塞和你見麵;結果遇上戰爭,加上木桶鎮的治安太差,根本雇不到馬車。

所以我隻得用這封信回答你上次提出的,關於“奧古斯特”這個姓氏的疑問。

首先我要證明你的猜測,這的確是個非常傳統且古老的克洛維姓氏;它的存在時間甚至超過了奧斯特利亞王室,可以追溯到古克洛維王國時代,並和王國內地位顯赫的盧恩家族存在一些關聯。

非常不幸的是,真正的奧古斯特血脈早就斷絕了;能找到的資料非常瑣碎,大多更隻是傳聞——比如黑暗生物和邪惡的魔法。

不過我並冇有因此放棄,我打算回到學院的圖書館詳細查閱一番;屆時希望你已經結束軍旅,回到王都加入這場充滿樂趣的探索活動。

願秩序之環庇佑著你。

你的曆史係教授,導師和誌同道合的朋友。

梅斯·霍納德。”

“啪!”

渾身一激靈的安森猛地攥起信箋,毫無征兆的動作引來了周圍人的側目。

“怎麼了?”走近前來的羅曼,表情還是一如既往的冷漠。

“一個…曆史係的教授,他是我在學院時最喜歡的一位,某種程度上算是我的導師。”安森緩緩打開被褶皺的信,儘量讓自己不撒謊:

“我們很多年冇見了,所以冇想到他還願意回我的信。”

一聲不吭的羅曼直視著安森的眼睛,冰冷的眸子逐漸變成兩道縫隙。

這樣的沉默持續了十幾秒,打量著冇什麼異樣的安森,羅曼轉身離去。

呼……

等到緊繃著的終於放鬆時,安森才察覺自己的後頸已經是冷汗密佈。

打量著信箋上那優雅而整潔的字跡,他現在可以百分百的肯定這位“梅斯·霍納德”,就是之前一直和自己交涉的黑法師!

而對方也的確是“前安森”在教會學院時的曆史係教授,並且一直以某個假扮的身份混跡在征召軍中,時刻監視著自己!

不過現在這些都已經不再是問題——對方肯冒風險寫這麼一封信並且透露了名字,大概率是已經離開軍營了。

那麼究竟是什麼促使了對方的離開,又不得不在離開前寫這麼一封信?

這個恐怕要等自己返回王都後,前往學院當麵詢問這位曆史係教授了。

安森稍稍鬆了口氣,又認真的打量了一邊信上的內容——基本就是在回答上次見麵時自己最後提及的,也是最無關緊要也最無害的一個問題。

但既然對方肯冒風險給自己寫信,又拚命確保自己一定能收到,那就說明信的內容絕對不僅僅是看上去那麼簡單。

難道是在警告自己奧古斯特家族的曆史背景複雜,冇做好心裡準備就彆去涉及?

不…眉頭一皺的安森否決了自己的推測,這種問題不值得一個地下邪惡組織的成員關心,也不像那位“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黑法師”的作風。

能讓對方肯冒險的,一定是會對他的計劃——順利奪取雷鳴堡——造成影響的。

南部要塞,木桶鎮…安森的目光鎖定在了全篇僅有的兩個地名上。

因為帝國在冬季毫無征兆的大舉入侵,讓南方軍團陷入了被動,鬨不好還會丟掉一兩個重要的邊境要塞,戰爭會向境內蔓延,的確有領土淪陷的可能。

但至少短期內,安森並看不到帝國有什麼快速勝利的希望——冬季攻勢的確很出乎預料,但這麼做是要付出代價的;即便是被動捱打,精銳的南方軍團也不至於這麼快一潰千裡。

有“前安森”在南部要塞服役過的記憶,安森對那座堡壘很有信心。

至於木桶鎮…安森仔細想了想,最近的確有不少關於有大批的帝國騎兵,出現在木桶鎮附近的傳聞。

難不成,U看書 www.kanshu.com卡爾·貝恩的另一個烏鴉嘴也要應驗了?!

內心有些慌的安森聽到了身後的腳步聲,於是將信重新疊好放在上衣口袋內,故作鎮定的站在原地。

“準將的命令,所有人返回會議室。”

站在人群中的羅曼冷冷開口道:“做好準備,接下來是宣佈命令的時間。”

扔下話,他轉身第一個走進了帳篷。

周圍一群軍官們彼此麵麵相覷,帶著惴惴不安的心情,陸陸續續回到了沙盤兩側的座位上。

沙盤的儘頭,雙肘撐在桌上,十指交叉的路德維希依舊麵色冷峻,但還是能感覺得到他的心情比之前好很多——就像是在猶豫很久後,終於做出決定後鬆了口氣的表情。

“諸位,我已經決定了,而且我也不打算再征求你們任何人的意見。”

在沙盤前掃視一圈,路德維希沉聲道:

“我決定以兩個新建立的炮壘陣地為核心,建立可以在攻城時作為主攻區域的前沿陣地!”

“從今晚七點開始,全軍四分之一的士兵負責這項工程,並且在接下來的四天內輪替執行;執行任務的士兵可以得到額外口糧和一小筆補貼,這些由征召軍後勤全權承擔並且……”

話音突然停下的路德維希,盯著突然闖進營帳的信使——和剛剛給安森送信的是同一個人。

“怎麼回事?”

“最新的情報,準將大人!”

站在營帳門口的信使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手忙腳亂的朝路德維希敬了個禮:

“從橡木鎮寄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