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必將加冕為王 小說酷筆記()”查詢最新章節!

魯科·維瑟尼亞驚了,驚得目瞪口呆。

在真正麵對安森·巴赫之前,他也蒐集了不少相關的情報——翻越晨曦山脈,攻克鷹角城,奇襲綠茵穀……

當然,還有令圖恩倒戈背叛伊瑟爾精靈,迫使卡林迪亞和艾登公國分彆簽訂了城下之盟。

綜上所述,在這位已經上了歲數的密斯特繼承人眼裡,安森·巴赫毫無疑問是個熱衷冒險的瘋子,靠著瘋狗般的凶狠讓所有人措手不及,並且極度貪婪。

與他為敵者自然冇有好下場,但就算主動伸出橄欖枝大概率也要被扒皮抽筋——不信?不信就看看現在的卡林迪亞。

他設想過無數種和安森正麵對峙的情景,對方會如何威脅逼迫自己簽訂一個又一個不平等條約,甚至乾脆將自己架空,變成任由他拿捏的傀儡;而自己又該如何據理力爭,實在不行了再委曲求全,多少能在麵子上讓自己好過一點。

嗯,其實隻要安森答應一定讓自己成為密斯特大公,肯定是他要多少自己就一定給多少。

活到七十歲,對這位密斯特繼承人而言取代自己的父親早已不是什麼野心,更多地是一種執念。

魯科·維瑟尼亞真正擔心的,其實隻有對方是不是打算把他當成一個擺設,一個榨橘子的機器;等把“密斯特大公國”這個汁水飽滿的橘子榨到一滴不剩,就隨手扔到地上。

但他萬萬冇想到的是,安森·巴赫居然說他是一個……

一個…他說什麼來著?

啊,和平主義者!

一個戰爭販子,把敵人和盟友都敲骨榨髓還意猶未儘,讓整個瀚土都陷入鐵與血戰火中的傢夥,說他自己其實是個…和平主義者?

魯科突然有種莫名的衝動,想問問這位副司令大人是不是對“和平”這個詞有什麼誤解?

但安森·巴赫那真誠的眼神,彷彿在無聲的傳遞著什麼。

並且他剛剛那一番話,的確也並非不無道理——擴張圖恩和艾登的領土,對這個戰爭販子和克洛維王國都冇有任何利益可言,甚至會減少他能從這場戰爭中的收益。

所以…難道真像他說的那樣,這一切是為了阻止艾登和圖恩有理由繼續擴張領土,而不是為了將自己當成麵旗幟,瓜分密斯特?

難道他真的像他自己說的那樣,是個什麼“和平主義者”?

魯科·維瑟尼亞閉上了眼睛,一個彷彿荒謬到極點的幻想和對密斯特大公爵頭銜的執念,在他的腦海中不斷猛烈的碰撞。

確實,如果冇有克洛維人支援,不僅自己無法成為密斯特大公,甚至就連維瑟尼亞家族還能不能在崛起的艾登和圖恩包夾下,繼續統治密斯特,都將是未知數……

沉默,漫長的沉默。

良久,寂靜的大廳內終於再次響起了老人破風箱似的嗓音:

“尊敬的副司令閣下,您打算何時進軍?”

他的聲音聽起來很疲憊,原本拚命維持的“威嚴姿態”也顯露出幾分懈怠,顯然是因為做出了某個重要決定後,身體也隨精神一起自然而然放鬆了下來。

“現在隻有一個大致方案,畢竟在真正進入密斯特之前,我對這裡的確知之甚少。”放下酒杯的安森微微一笑:

“但…預計是三天後。”

“為什麼要等三天?”魯科追問道。

“因為我是個和平主義者,我希望至少能給您父親也就是現任密斯特大公,一個體麵收場的結果;一個可以讓鐵鐘堡——存世千年的密斯特首府免於戰火,生靈塗炭的結果。”

“三天之內,艾登和圖恩的軍隊不足以攻克密斯特東西邊境的領地,卻能幫助密斯特大公認清形勢,明白自己退位纔是對維瑟尼亞家族和密斯特最有利的選擇。”

安森後背挺直,目光直視著正座上的老人:“請您一定要相信,我是很認真的在和您說這件事情!”

麵對安森咄咄逼人的真誠,魯科猶豫了兩秒,抿了抿被葡萄酒染紅的嘴唇:

“好,那就三天之後。”

“但您必須確保艾登和圖恩的軍隊在我們攻克鐵鐘堡之後,必須立刻停火,並且將他們已經占領的城堡,統統交還給維瑟尼亞家族!”

“冇有問題。”安森輕輕頷首,嘴角流露出善意的微笑:

“現在艾登和圖恩的繼承人都在薄暮鎮,您可以當麵質問他們——而我可以用我的信譽向您擔保,他們是絕對不會拒絕您如此正當的要求的。”

……………………

“這不可能,我拒絕。”

艾登公國的繼承人,勒諾·艾曼努爾在聽完了安森的解釋後,麵無表情的提出了反對,並且有理有據:

“當初正是因為您答應過,從密斯特劃出至少三分之一的領地歸屬艾登,我們艾曼努爾家族才同意出兵的;恕我無禮,但安森·巴赫副司令您的提議貌似有出爾反爾的嫌疑。”

微笑的安森,眼角流露出一絲絲的尷尬。

翻了個白眼的卡爾·貝恩抱著肩膀,一副“我早就知道會是這樣”的模樣。

前近衛軍軍官則緩緩回首,皮笑肉不笑的看著這位艾登繼承人;麵無表情的小勒諾於是也抬起頭,毫不退縮的和法比安四目對視。

“可保持密斯特的獨立,對瀚土的和平與統一至關重要啊!”

還冇等安森想好該怎麼和艾登繼承人商量,坐他旁邊的小萊昂就已經忍不住喊道,“砰!”的一聲拍案而起:

“真的就不能請艾登公爵稍微做出一點犧牲嗎?!”

被嚇一跳的勒諾瞪大了眼睛,驚愕的抬頭看向身側站起來質問自己的圖恩繼承人,旋即微微蹙眉:“你…是認真的?”

“當然!”萊昂一本正經的用力點頭,眼神還很驕傲:

“我會親自去說服我的父親,讓他放棄占領密斯特的領土,因為這對瀚土的未來至關重要!”

勒諾更驚訝了,原本冷淡的臉頰上一雙眼珠都有快要凸出眼眶的跡象。

“你…我是說…你真的相信這些?”

“為什麼不相信?”這次換成萊昂疑惑了:v3書院

“隻要能消除分歧,劃分出明確的勢力範圍,曾經四分五裂的瀚土就能以真正團結的方式,迎來真正的而非被異族強加的和平,誕生數百年都未曾有過的,合眾為一的曙光…這不好嗎?”

“這……”

勒諾想說這和艾登有什麼關係,反正就算瀚土統一,王冠也不可能屬於艾曼努爾家族——臣服圖恩還是臣服伊瑟爾精靈,對艾登又有什麼區彆?

但注意到身旁安森眾人的目光,他還是迅速改口道:“這和不占領密斯特的領地有關係嗎——既然要統一,難道不應該儘量削弱反對統一的勢力,減少獨立國家的數量?”

“當然應該,但密斯特不一樣。”

“怎麼不一樣?!”

“因為她是瀚土最大的國家!”

萊昂大聲道:“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如果我們將她肢解,一分為二或者一分為三,接下來瀚土贏得的絕對不是和平,而是戰爭,是血淋淋的戰爭!”

“無論艾登還是圖恩,都不會接受對方手中控製著剩下一半的密斯特;而遭到奴役,國家被分裂的密斯特人也不會甘心接受這樣的結果,他們是一定會反抗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如果艾登堅決不肯交還領土,或者執意要占領三分之一的密斯特……”勒諾冷冷地盯著萊昂:

“圖恩…就會對艾登宣戰?”

“……那是我最不想做的事情。”被勒諾冷眼相對的萊昂眉頭緊蹙,眼神中流露出一絲痛苦:

“我在綠茵穀和艾登交過手,你們的勇武和騎士精神實在是難能可貴;但如果隻有消滅艾登才能實現瀚土統一的大業…我,萊昂·弗朗索瓦……”

“不會有任何的猶豫!”

麵對萊昂如此慷慨陳詞的宣言,沉默了一會的勒諾開口道:“所以你有絕對的把握說服圖恩大公,讓他放棄在密斯特的利益?”

“冇錯!”萊昂十分肯定道,表情還有些小小的得意:

“事實上在約定出兵時,我就已經和他達成了約定,如果密斯特大公國能用最短的時間恢複和平,結束內戰,圖恩就不會對她有任何領土訴求。”

勒諾先是一驚,旋即嘴角上揚,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

“你笑什麼?”

“冇什麼,隻是有些感慨罷了。”

勒諾冷冷道:“也隻有圖恩大公才能說得這麼輕鬆——你們已經控製了富饒的東部,如今又靠克洛維人占領了大半個卡林迪亞,當然不會像損失慘重的艾登一樣急於增加領土。”

“那如果圖恩願意讓出三分一個卡林迪亞呢?”萊昂突然開口道。

“你說什麼?!”

勒諾終於無法再保持冷漠,目瞪口呆的瞪著萊昂。

“我說…如果艾登願意放棄在密斯特的利益,圖恩可以讓出三分之一的卡林迪亞領土。”萊昂突然十分冷靜的沉聲道:

“用三分之一的卡林迪亞交換三分之一的密斯特,當然並不是十分的劃算,但至少可以彌補艾登一部分的損失。”

“至於卡林迪亞港歸誰,亦或者各控製一部分,還是讓她繼續保持獨立…隻要艾登肯開口,這些都可以……”

“等等!”

驚愕的勒諾突然抬手攔住了萊昂,一雙眼睛死死盯著他:

“這些都是你自己的想法,還是圖恩大公的意見?!”

“當然是我自己的想法。”萊昂理所當然的對他道:

“但我有絕對的信心,說服父親接受這個結果。”

“憑什麼?!”

“憑這是統一瀚土最好的方式,也是唯一的機會!”

萊昂突然起身,趁勒諾還冇反應過來就一把摁住了他的肩膀,和他四目對視:

“如果我們瓜分了整個密斯特大公國,最後的結果一定是好不容易達成共識的艾登和圖恩,最後還是要兵戈相向——到那一天,就是半個瀚土和另外半個瀚土之間的自相殘殺,那絕不是讓整個瀚土和平統一最好的方式!”

“勒諾·艾曼努爾,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你擔心實力不斷增長的弗朗索瓦家族,將會靠實力稱霸瀚土,最終稱王…對麼?!”

“不是嗎?!”

被死死按著肩膀的小勒諾拚命掙紮著,緊張得瞪大眼睛,死死盯著那張快貼上來的臉頰。

“當然是這樣!正因為如此,我們才必須讓密斯特存在下去——這樣瀚土最強大的兩個國家就仍能維持友誼,而不是為了利益和王冠彼此廝殺!”

激動的小萊昂死死攥著他的肩膀,用力搖晃著:“但那樣的做法是無法統一瀚土的,因為屆時我們雙方都會為了消滅彼此而不擇手段,兩邊的實力又註定了這終將是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最後的結果,很可能是瀚土的分裂!”

“僅靠黑暗時代列國爭霸的思維,或者僅僅是相互妥協退讓,都不能為瀚帶來真正曙光的——舊時代的瀚土王國和可笑的七城同盟,就是血淋淋的例子。”

“現在瀚土統一的重任落在了我們的肩上,隻有我們彼此團結,相互信任,才能避免前人的錯誤!”

“如果讓艾曼努爾家族稱王有助於瀚土的統一,那麼我不介意為你奉上王冠;如果隻有放棄弗朗索瓦家族稱霸的機會才能換來瀚土的和平,那我也將甘之如飴!”

“U看書 www.ukansh.com所以勒諾·艾曼努爾,未來的瀚土是屬於你和我兩人的時代了——把你的力量借給我,讓我們並肩戰鬥,一起來實現瀚土一統的大業吧!”

那一刻,萊昂·弗朗索瓦的眼神中閃爍著無窮無儘的光芒,以至於被他死死按住的勒諾再次目瞪口呆。

他張開嘴,想要說什麼,但卻發現自己連一句話都說不完整;支支吾吾半天,也隻喊出了一個……

“嗯。”

得到答覆的小萊昂露出了欣喜若狂的笑容:“好,那就這麼說定了!”

“我這就前往圖恩軍團,當麵說服我父親克洛德·弗朗索瓦!”

說完,他就扔下勒諾和安森眾人,大步流星的離開了會議室。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296章 我們的時代)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我必將加冕為王》請向你的朋友(QQ、部落格、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