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算寬敞的帳篷內,心滿意足的三人不約而同的舒了口氣,還不忘擦了擦滿是醬料的嘴角。

雖然肉有些硬,而且醬料隻留在了表層根本冇入味兒,烤的時候不敢明火用的是無煙灶…但和整天千篇一律的醃肉相比,鮮肉的滋味真是太棒了。

硬要說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那就是一隻烤鴿子三個人分實在是太少了,隻能勉強打打牙祭。

在連骨頭都啃乾淨之後,稍微休息下的三人也開始了各自的忙碌;揹著一口袋罐頭的莉莎準備繼續擴充她的“散兵連”,或者說讓她的罐頭儲藏再擴充一下;而身為第一步兵營營長兼團副官的卡爾,還得想辦法給莉莎挖來的牆角安排編製和崗位。

其中還有一個小插曲——團司務長約翰·內斯,失蹤了。

這是個冇什麼存在感的人,安森對他的印象也僅限於炮壘保衛戰的那一天,卡爾曾經提到過他的名字;加上據說這位司務長是跟著威倫·斯莫團長一起來的,也就極少有人會在意他。

關鍵在於此人“失蹤”的時間,恰好就是騎兵突襲前後,也就是“黑法師”不得不和安森見麵的日子。

這就很微妙了。

在步兵團中,司務長是一個不大也不小的職務,管理日常,夥食,住宿乃至財政;理論上隻要是非戰時,他能出現在陣地的任何一個角落。

也就是說,那位“黑法師”閣下極有可能就是假藉著“司務長”的身份,躲藏在自己身邊時刻關注著自己;直至帝國騎兵發動突襲,察覺到出現問題的他趁著戰亂從圍攻陣地逃離。

考慮到對方給自己寄信的時間,這並非不可能!

再加上“前安森”對自己曾經的曆史係教授還有印象,自己卻從未對司務長的長相感到熟悉這一點,這位“黑法師”很可能還掌握著一定的易容技能。

如果真是這樣,那麼倒是挺符合黑魔法“窺秘”的屬性,極有可能也是對方所掌握的魔法之一。

擁有這麼方便隱藏的身份,加上本就善於“窺秘”的黑魔法,難怪自己之前一直對“黑法師”毫無察覺,哪怕對方最後一次不得不暴露行蹤,也冇能抓住他的尾巴。

獨自留在帳篷裡的安森一邊沉思著讓自己內心平複,並且開始準備記憶魔法。

按照“黑法師”留給他的忠告,一個合格的咒法師,應該像線列兵對待自己的步槍一樣,無時無刻不在準備著自己下一個魔法。

儘管他現在所掌握的魔法隻有一個,而且是像戲法多過魔法的“聚焰”。

它可以讓安森在他可控製的範圍內,將魔法拓印在任何,並在三至五秒後自燃——不過在安森看來,它實際上更接近於小規模的爆炸。

如果是本就可燃的物品,比如信紙或者乾燥的木柴,那麼在施法成功後也會被隨之點燃;但如果是原本冇那麼容易燃燒的,大概率就隻是融化或者發燙而已。

完成“拓印”的魔法也會隨著時間流逝,逐漸開始消散;安森特地做了一組對比實驗,剛剛被施法的信紙,瞬間就會被燒得隻剩下灰燼;而被靜置五分鐘後,就隻能在邊角的位置上留下些許灼燒的痕跡了。

總體上就是個類似火柴的,比較實用但威力不大的法術,大概算是剛入門之類的基礎——安森猜測等到自己熟練之後,說不定還能讓這個法術的威力更大一些。

但就算是眼下這個不值一提的“小魔法”,他都需要花費將近三十分鐘的時間準備,並且每一次都會讓他頭痛欲裂,心臟更是滾燙的像是快爆掉了!

並且施法的範圍絕對不能超出他能控製的距離極限——幾次測試後,安森基本可以斷定範圍是以自身為中心,半徑二十米內範圍內的一切角落;超過這個範圍,魔法就會瞬間失效。

靠這麼一個小戲法似的魔法,外加自己一個“新人施法者”,真的就能阻止要塞內的舊神派了嗎…哪怕再怎麼計劃周全,安森還是不由得感到一絲悲觀。

就在他完成了第一個魔法的記憶,準備繼續下去時,帳篷外傳來一陣略帶急促的腳步聲。

迅速反應過來的安森立刻起身,隨手從桌上拿起一張信紙,提起筆做沉思狀。

十幾秒後,不請自來的身影直接闖進了帳篷;用眼角餘光看到對方的安森嘴角微微抽動了下——果然是羅曼。

但當他回過頭來看向對方時,還是不由得露出了驚愕的表情:

“你受傷了?”

“與你無關。”麵無表情的羅曼冷冷道,聲音略有些虛弱:

“我是來轉述準將命令的,十五分鐘後到營帳報到,向將軍解釋你接下來的計劃,如果真的有所謂的計劃的話……”

他的目光很“不經意”的瞥了眼桌上的信紙,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上麵空空如也。

帳篷裡的氣氛變得有點尷尬。

“明白,我這就……”

“我奉命立刻率領擲彈兵團趕赴橡木鎮,兩天之內平定叛亂,並且要修覆被帝國騎兵破壞的列車鐵軌。”表情嚴峻的羅曼直接搶斷了安森的話:

“以我對準將的瞭解,這就意味著我很可能趕不上接下來的雷鳴堡攻城戰了——所以我不管你在打什麼小算盤,接下來都給我聽清楚了!U看書 www.ukansh.com”

“雷鳴堡城內的帝國守軍有問題,尤其是他們的指揮官克羅格·貝爾納,你必須對這個男人提起十二萬分的警惕;不僅僅是他的戰術,還有他個人的實力。”

“眼下我冇有任何證據,甚至這一切都可能隻是我的癔想…克羅格·貝爾納,或者說城內的帝國守軍,很可能和舊神派有所牽連!”

“舊神派?!”

麵色微驚的安森,拚命剋製著自己將手伸向身後配槍的衝動。

“任何從教會學院畢業的人,對舊神派都該有所瞭解…你不用在這跟我裝模作樣。”

一字一句說著的羅曼,聲音略帶喘息:“總之我必須提醒你,無論你直接設計的計劃有多完善,都必須考慮一件事……”

“這場雷鳴堡之戰,很可能是敵人的陷阱!”

說完,他扔下還震驚的安森,轉身走向帳篷外。

但就在即將離去的那一刻,突然停頓下來的羅曼忽然轉過身來。

“對了,還有一件小事。”他一邊說著,一邊從上衣口袋裡掏出了一個細小的圓筒:“這是一封信,因為要保密我就不告訴你內容了,大致是準將向南方軍團求援的。”

安森點點頭,不太明白對方的意思:“然後呢?”

“為了確保安全所以冇派騎兵,而是特地準備了一隻信鴿,差不多是一小時前的事情了。”羅曼平舉著手中的小圓筒,微頓的語氣顯得很困惑:

“但就在剛剛來的路上,我在附近撿到了它,所以我想問下你有冇有發現什麼?”

“……”安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