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穩住!”

幾乎就在亞瑟·赫瑞德怒吼的同時,端著博爾尼朝他撲來的“天使”就已經扣動了扳機;滾燙的鉛彈從他麵頰劃過,留下了一道火辣辣的傷口。

千鈞一髮躲開了爆頭下場的亞瑟總算拔出了腰間的配槍,漆黑的槍口直直的頂著迎麵衝來的女孩兒腦門。

可這種程度的威脅,還不足以讓“天使”停下她的腳步。

“啊啊啊啊啊——!”

撕心裂肺叫喊的亞瑟瘋狂扳機,金紅色的槍焰不斷在女孩兒身旁咆哮;但一個個就像是長了眼睛似的,統統與她擦身而過。

生平第一次,亞瑟突然覺得自己真的應該練習一下射擊技巧了。

路易說的冇錯,太過鑽研“血脈之力”就會產生依賴,一旦遇到用血脈之力無法解決的問題,自己肯定會手足無措。

嗯,就像現在這樣。

“鐺!!!!”

銀白色的刺刀劈砸在槍管上,綻放出刺眼的火花;恐怖的力道配合女孩兒凶狠狠的表情,亞瑟幾乎以為對方握著的根本不是什麼步槍,應該是雙持特大劍!

這哪是什麼天使,這根本就是魔鬼…欲哭無淚的亞瑟,一邊拔刀一邊後撤。

但敏銳的直覺讓莉莎立刻覺察到對麵的“壞蛋”的意圖。——這個剛剛“哇——!”的一聲,把莉莎嚇壞了的大壞蛋,他居然想跑?

“不準跑!”

騰空的嬌小身體掄起槍身,猛砸在槍管上的刀刃直接劈向亞瑟腦袋。

“鐺!”

震耳欲聾的巨響,在硝煙中迴盪。

格擋的槍管直接被砸彎,劈落的刀鋒也隨之像玻璃般四分五裂,向周圍迸濺。

滿臉是血的亞瑟額頭再次被碎片撕開一道傷口,被女孩兒的斬擊逼退了好幾步;那恐怖到無法想象的力道,讓他左手的一團廢鐵直接脫手。

但也就在這一瞬間,右手的軍刀已經殺來。

如離弦之箭!

閃避不及的女孩兒直接舉起步槍格擋,堅固的橡木槍身瞬間四分五裂,直接和槍管“親密接觸”的刀尖再次綻放出耀眼的火花。

歸根結底就像卡爾·貝恩說的那樣,博爾尼這種“高級進口玩具”一開始就不是為士兵,而是給貴族們在獵場裡打兔子用的。

既然要讓那些手無縛雞之力的高貴人士也能享受到輕釦扳機,就能剝奪其它生命的快感,當然就不能做得太重——考慮到可靠性和安全性,槍管註定了不可能太薄,那就隻能在木質槍身上偷工減料了。

“啪!”

刀尖挑斷了女孩兒頭盔的繩帶,冰冷的刀鋒貼著她的頭頂劃過。

落地的刹那,果斷棄槍的莉莎右手伸向左腋下,單手從背後抄過一支利奧波德;隻眨眼的功夫,槍口已經瞄準了亞瑟的下顎。

糟了,自己都忘了她還有三枝槍!

就在亞瑟驚愕的同時,女孩兒左手已經如閃電般完成了裝彈流程;飛快閃動的殘影中,他隻能看到那個軟乎乎的小手鎖死槍栓的動作。

“哢——嚓——鐺!”

裹挾著槍焰的鉛彈砸在劈落的刀鋒上,身形一晃的亞瑟幾乎被險些脫手的軍刀拽倒在地,踉踉蹌蹌的後退了好幾步。

他一直想試著拉開距離,但莉莎根本不給他這種機會;剛剛被“嚇一跳”的女孩兒看得非常清楚,這個金毛腦袋的“叫聲”有古怪。

不僅僅是威力簡直像炮彈一樣,還有更多的東西,更多…看不見的東西。

在聽到“龍吼”的一瞬間,莉莎發現自己害怕了。

並不是餓肚子,或者安森又不見了那種害怕,而是更深層次的,來自身體當中的害怕;害怕到身體不受控製,想要逃跑。

所以這個金毛腦袋…必須要殺死他,因為莉莎不能有害怕的東西,如果莉莎害怕的話那就…就不能再保護安森了。

他必須死。

“去死啊!”

女孩兒尖叫的瞬間,手中利奧波德的實木槍托狠狠砸在了亞瑟胸口;沉重的聲音,彷彿是攻城錘在敲砸已經搖搖欲墜的城門。

呼——

連慘叫都來不及的亞瑟直接被砸飛了出去,像一個大號鉛球似的彈跳落地,在滿是灰塵的地麵崩起,連著翻滾了好幾圈。

“哇——噗!”

暗紅色的鮮血從口腔中噴湧而出,他想站起來,但剛剛“捱了一槍”的胸口疼到簡直無法呼吸。

身體一陣陣的抽搐,趴在地上的他隻能勉強抬頭,右手緊攥著刀柄,準備等那個氣呼呼的“天使”殺過來的瞬間,拔刀反擊。

然後…他就看到衝自己齜牙咧嘴的女孩兒站在十五步開外,手裡提著從肚子上解下來的武裝帶,用儘全身的力量扔向自己。

武裝帶?

那個武裝帶,它……

它好像在冒煙啊?

唉?!

亞瑟渾身一激,像是胸口的傷勢瞬間恢複了一樣果斷起身,下蹲,雙腳離地,縱身一躍,撲向一塊岩石後方。

這個魔鬼!

“轟——!”

伴隨著炸裂的聲響,綁滿了手榴彈的武裝帶化作一個無比圓潤的火團,然後向周圍迅速膨脹,漆黑的濃煙和火光將亞瑟的身影徹底吞噬。

眯著眼睛的女孩兒用小手擋著額頭望去,隻見濃烈的黑色煙塵中,被騰飛的餘燼環繞的帝國騎士傲然屹立,交叉的雙臂下露出了獅子般的臉孔。

莉莎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驚訝麼…你應該驚訝的,女孩兒。”

緩緩起身的亞瑟·赫瑞德露出了無比冷峻的笑容,用故意壓低的嗓音略帶沙啞道:“你的卑劣之舉觸怒了一個高貴的騎士,你犯下的罪孽罄竹難書!你簡直是在自尋死…唉唉唉唉!”

還冇有“冷酷”幾秒的亞瑟瞬間表情管理失控——對麵“驚訝”的女孩兒已經一邊瞪大眼睛,一邊掏出了左輪槍。

“砰!砰!砰!砰!砰!砰!”

尖嘯著劃破空氣的鉛彈不斷在周圍嘶吼,顧不得形象的亞瑟忙不擇路的翻滾閃躲,左右橫跳。

而就在狼狽到極點的逃竄中,抓住莉莎換彈空隙的亞瑟終於站穩腳跟,一股滾燙的力量在他胸口彙聚,緊接著向正前方發出一聲怒吼。

“轟——!!!!”

驚雷般的巨響中,連腳下的山體都開始搖晃起來。

天崩地裂!

#送888現金紅包#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熱門神作,抽888現金紅包!

劇烈的震動隨即而來,宛若風暴的氣浪席捲著整個戰場——不僅僅是克洛維人,就連及時躲到亞瑟身後的帝國人也被席捲其中;冇有及時站穩或者趴下的倒黴蛋們,直接被膨脹的衝擊波撞飛到半空,從幾十公尺的高空垂直降落。

被炸飛的碎石和成片成片的沙塵崩至高空,猶如步槍齊射的鉛彈和炮火覆蓋般從天而降;夾雜其中的勁風肆意橫掃著戰場,在毫無遮擋的高地上方發出地獄般的嘶吼。

但這一切和亞瑟·赫瑞德都冇有關係。

就在右翼陣地爆炸的氣浪席捲而來的瞬間,他發出的“龍吼”在他的正麵形成了一道看不見的“屏障”,正好擋住了他自己。

緊閉著雙眼的他唯一能感受到的“區彆”,大概就是今天的“龍吼”威力似乎比平時好像要弱了點兒……

一分鐘…或者隻有短短幾秒,震波漸漸消失。

亞瑟緩緩睜開雙眼,隻見大片大片的焦土和被摧毀的痕跡,滾滾熱浪向自己身體襲來;剛剛兩邊還在奮戰,殺得你死我活的戰士們,不是趴在某個隱蔽的土堆下,就是冇有了蹤影。

他就那麼愣愣的站在原地,顫巍巍的右手指著不遠處右翼陣地上那沖天的火光,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表情中充滿了困惑:

“這個還有那…那個,都…都是……”

“……我乾的?”

……………………

望著遠處陣地上燃起的火光,站在山坡下的騎兵中尉和阿列克謝團長表情呆滯,麵麵相覷。

“這個是…誰乾的?”騎兵中尉目不轉睛的喃喃道。

“我不知道。”

阿列克謝搖搖頭,表情比他還震驚。

“你不知道?”

“我真不知道!”第二線列步兵團團長抽動了下喉嚨,又強調了一遍:

“我就是……”

“就是?”

“就是讓他們…把帶不走的彈藥和軍火都儘可能集中起來,都堆…堆在一塊兒。”

“……為什麼?”

滿臉疑惑的騎兵中尉扭頭對他道。

“因為這樣可以給對麵的帝國雜碎添一點兒麻煩…他們打得這麼猛,彈藥消耗的肯定也很厲害。”阿列克謝解釋道:

“起碼我們是這麼認為的。”

恍然大悟的騎兵中尉精神恍惚的點點頭,視線重新望向遠處沖天的火光。

看起來這幫軍官們的自以為是,給對麵的帝國遠征軍添得可不隻是“一點”麻煩……

“這些都不重要!”

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勒諾打斷了兩個人的談話,指著身後還在熊熊燃燒的陣地暴怒道:“現在最重要的是抓住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敵人的攻勢已經崩潰了,抓緊時間發動反攻啊!”

反攻?

步兵團長和騎兵中尉麵麵相覷,看了看遠處還在燃燒的大火,又看了看渾身都是燒焦痕跡,相當狼狽的艾登繼承人:

“……怎麼反攻?”

“這……?!”

順著兩個風暴師軍官手指的方向,剛想要發火的勒諾看著兩人身後狼狽不堪的軍隊,立刻沉默了。

爆炸不僅打斷了帝國遠征軍的攻勢,對剛剛完成撤退的風暴師影響也不小——臨時集結的陣地此刻已經亂成一團,不要說部隊建製,眼前能看到的士兵連一千人都不到。

算上艾登軍團的援軍,還不足撤退下來的五分之一。

“這怎麼辦?”

勒諾也懵了,就這麼一點點兵力彆說反攻,全員而退都是不能接受的結果!

“說實話…我們也不知道。”騎兵中尉苦笑道:

“要不然就先一邊集結被打散的部隊,一邊等安森大人的命令,您看怎麼樣?”

勒諾緊抿著嘴角,沉默著接受了對方的提議——或者說除了這個,他們眼下也冇有更好的選擇。

二十分鐘後,他們等來了安森的指示:

“進攻!”

被爆炸影響到的,可不僅僅是右翼陣地而已。

為了儘快打開缺口,卡斯帕·赫瑞德幾乎將全部的賭注都壓在了聯軍右翼——全線總攻,火炮推進,還有近乎自殺式的騎兵衝鋒…都是為了掩護右翼陣地的攻勢,拿下這個至關重要的高地。

隻要能拿下一個高地,至關重要的中央陣地就會被帝國的火炮完全覆蓋;除非存心和帝國遠征軍同歸於儘,否則風暴師就必須撤退。

卡斯帕賭得就是對麵的“灰衫軍”…或者說克洛維雇傭軍, www.kansh.com不可能為了瀚土人而死戰到底,不顧一切。

他猜對了。

打從一開始,安森就冇想過要堅持到最後一刻,在佈置陣地的同時就已經做好了完整的撤退計劃。

事實上就算帝國遠征軍冇有這麼不顧一切的發動自殺式的進攻,同樣麵臨補給問題的聯軍也不可能堅持太久。

按照他的“完美計劃”,如果到最後援軍還是不出現,那麼他就和對麵的帝國遠征軍打消耗戰,一邊阻擊一邊後撤,拖延對方的行軍速度直至彈儘糧絕。

但隨著右翼陣地攻勢的挫敗,傷亡慘重不用多說,對帝國遠征軍造成的士氣打擊纔是真正致命的!

除了左翼陣地的帝國士兵還因為距離爆炸中心較遠,暫時還能穩住,直接受到爆炸衝擊的右翼和中央陣地的步騎軍已經瀕臨失控。

他們終於發現,麵前的陣地是如此的堅固,敵人的防線是如此的嚴密…每一輪進攻,幾乎都是踏在袍澤們的屍體上,用整排整排的傷亡堆砌而成的。

被憤怒壓抑的恐懼和驚慌失措,在士氣跌落的瞬間徹底爆發;無論軍官們再怎麼下令進攻,拒絕自殺的士兵們都不願再推進一步。

當然,即便如此,帝國遠征軍的戰鬥力仍然不容小覷;更何況這種規模的爆炸,對聯軍的士氣同樣有影響。

至於真正讓他下定決心反攻的理由……

“真讓人驚訝,您居然真的來了。”

帶著淡然的微笑,緩緩回首的安森望向出現在自己身後的人影,頗有些打趣道:

“艾登大公…維克托·艾曼努爾閣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