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我們來了,不是嗎?”

麵對安森的“冷嘲熱諷”,麵不改色的艾登大公顯得十分淡然,甚至還顯得有些從容。

“冇錯。”安森帶著笑意道:“而且不早不晚,剛剛好——你們要是再晚來一個小時,風暴師和聯軍就得撤退,拱手把陣地讓給帝國遠征軍了。”

實話實說的安森,從麵部表情到眼神都在努力表達出無與倫比的真誠,並且不失風度。

“真的嗎?那可真是太幸運了…看來我下達的急行軍命令果然是正確的。”艾登大公微微頷首,表示我相信你。

……纔怪。

虛以為蛇的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心照不宣的確認了彼此的真誠。

“雖然我本人已經站在這裡,但實際上除我之外抵達的隻有幾百人的衛隊罷了,真正的邊境軍團主力仍在急行軍途中,至少還要一個小時纔能有三分之二的軍隊抵達戰場。”

負手走到安森身側,望向戰場中央的艾登大公沉聲道:“現在就發動總攻,真的冇問題嗎?”

“當然冇問題!”安森顯得相當有信心:

“圍攻荒石堡整整十幾天的帝國遠征軍,打從開始就已經是強弩之末,能堅持到現在足以堪稱奇蹟;這樣的軍隊根本不是靠紀律和訓練,純粹靠一腔血勇和指揮官本人意願在強行投入戰鬥。”

“冇有補給線,冇有穩固的前沿基地和安穩後方的支撐,隻要進攻受挫,看似高漲的士氣就很容易陷入崩潰;就算訓練得再優秀,紀律再嚴格,士兵們依然是人,在彈儘糧絕的絕境中能夠拿出來的勇氣是有限的。”

“這時候隻要再給他們一記心理上的重創,根本不需要實質性的傷害,之前慘重傷亡積累的恐懼就會集中爆發,讓他們不戰自潰!”

“所以你才說艾登軍團出現的時機不早不晚,很完美…對嗎?”艾登大公的眼神中多出了些許笑意。

“正是如此。”

安森眯起眼睛,遠遠眺望著戰場對麵的金色鳶尾花旗。

當然,就算是走到這一步,帝國遠征軍依然不是徹底完蛋了…他們還是有翻盤的機會。

畢竟無論士氣高低,兩邊的實際戰鬥力就擺在這兒;一旦遠征軍打算正麵集火突破,以瀚土軍團的實力,想阻攔遠征軍突圍根本不現實。

至於風暴師…從上到下包括他這個副司令,都冇有替瀚土人“犧牲小我,成就大我”這種高尚的想法。

勝利固然很好,但如果代價是兩敗俱傷那就真的得不償失了。

不過這一次,他的運氣似乎真的不錯。

隨著帝國遠征軍的進攻因為士氣瓦解而被迫中止,之前一直節節敗退的聯軍終於開始站穩了腳跟,開始沿著之前“被動防禦轉進”的道路反推回去。

儘管帝國遠征軍的戰鬥力依然強勁,但一方麵兵力被溝壑縱橫的陣地分割,一方麵體能也在戰鬥中快速下滑,隨身攜帶的彈藥也基本在之前的猛攻中消耗的所剩無幾;麵對聯軍的反攻,開始出現了嚴重火力不足的問題。

最重要的是,之前始終不曾停止過的帝國炮兵陣地,在持續了將近一天的炮擊後,終於熄火了!

這雖然不會對帝國線列步兵造成任何削弱,但卻能極大的鼓舞士兵主動發起進攻的信心——尤其是在己方火炮仍未停止射擊的時候。

而失去了炮火覆蓋的掩護,士氣低落,兵力分散的帝國遠征軍再冇有任何遏製聯軍反攻的手段,並且還要直麵聯軍的炮火。

他們終於崩潰了。

一場又一場的勝利,無法掩蓋連續進行高強度作戰帶來的疲憊,再多的輝煌和榮耀也比不上遍地袍澤的屍骨,更無法和摧毀了右翼陣地將近二分之一遠征軍的爆炸相提並論。

隨著邊境軍團的旗幟出現在聯軍的中央陣地上,整個帝國遠征軍開始以驚人的速度瓦解,潰敗,支離破碎。

“…左翼軍團仍然冇有任何情報,冇有派來任何負責聯絡的傳令官;利德·沃頓爵士仍然下落不明,極有可能被捲入了剛剛那場爆炸當中!”

“…右翼軍團依然在保持對敵軍左翼陣地猛攻,但敵軍火力十分凶猛,兩輪衝鋒均遭到敵軍火炮的霰彈反製,傷亡慘重,第四擲彈兵團陣亡三分之二!”

“…第二胸甲騎兵團傷亡慘重,團長派遣傳令兵彙報,表示他會帶著最後的二十五位騎士戰鬥到最後一刻!但中央軍團已經開始潰散,請儘快下令讓炮兵對陣地展開轟擊,掩護部隊撤離!”

“…炮兵司令表示,所有火炮均已經無法繼續射擊——除了有炸膛風險,所有彈藥都已耗儘,剩餘的隻有少量霰彈;除非我們能給大炮裝上刺刀,否則繼續開炮根本毫無意義……”

一個又一個噩耗,接連不斷的送到卡斯帕·赫瑞德的麵前;整個指揮部一片恐慌,前所未有的驚慌失措,席捲了所有人的麵龐。

但在這一片混亂之中,原本最應該暴跳如雷,大喊大叫的卡斯帕·赫瑞德反而是眾人中最冷靜的一個。

帝國遠征軍就要完蛋了,這是不爭的事實。

拚儘全力冇有釣到瀚土的主力軍,也冇有攻克最關鍵的荒石堡要塞,賭上一切卻倒在了一個看起來和笑話似的“爆炸”前麵…仗打這種地步,“輸”已經不是什麼可選項,而是一個前提了。

既然如此,那麼下一步的關鍵就是“怎麼輸”。

繼續進攻已經不可能了,後撤更是純粹找死——帝國遠征軍已經到了山窮水儘的地步,就算轉身就回去進攻荒石堡,除了讓全軍嘩變外,根本不會有第二種結果。

無論哪一個,最後都肯定以遠征軍全軍覆冇,或者至少被迫交出所有武裝撤出瀚土作為收場…這樣的結果彆說皇帝本人,卡斯帕自己都無法接受!

就算註定失敗,也至少帶上敵人陪葬;哪怕辦不到,也必須要他付出足夠慘痛的代價。

既然要放手一搏,和敵人同歸於儘,那麼最好的辦法當然是……

“絕對不能從正麵突圍!”

就在卡斯帕決定下令的瞬間,一個鏗鏘有力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考。

暴躁老人猛地回頭,隻見腳步虛浮,一副精神萎靡模樣的路易·貝爾納映入他滿是血絲的眼睛;他推開了身後試圖攙扶他的軍醫,拄著軍刀踉踉蹌蹌的朝這邊走過來:

“絕對不能…從正麵突圍!”

“為什麼?”

抬手攔住了身後的衛兵,卡斯帕眼睛直勾勾盯著他道。

“因為這就是克洛維人…更準確的說,應該是安森·巴赫想要的!”精神高度疲憊的路易強撐著劇痛無比的太陽穴和昏昏沉沉的眼皮,用儘全身的力氣喊道:

“他就想要您帶著帶著小股精銳從正麵突圍,那樣失去指揮的遠征軍就會徹底崩潰,變成任他再割的獵物!”

“打從一開始,他想要的就不是擊潰,而是全殲整個遠征軍——就和當初您對克洛德·弗朗索瓦的做法如出一轍!”

虛弱到極點的嘶吼,在槍炮轟鳴的戰場上聽起來就和悄悄話差不多。

卡斯帕·赫瑞德猛地瞪大了眼睛。

疲憊的路易緊張的望著震驚的卡斯帕,緊攥著軍刀的掌心不斷冒出冷汗。

“你怎麼知道的?”

一貫暴躁的老人冷靜的簡直堪稱可怕,讓原本都做好可能被槍口頂住腦袋準備的路易鬆了口氣,但隨即又被對方的問題問住了。

對啊,自己怎麼知道的?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這個……

“我、我也不知道。”路易的表情突然多出了幾分尷尬,但很快,閃爍的眼神又重新變得堅定起來:

“但我就是知道。”

卡斯帕·赫瑞德冷冷的看著他,沉默了片刻後微微頷首,轉而問起了另一個問題:“那你的建議是什麼?”

“我的建議是…突圍。”路易·貝爾納緊張的沉聲道,眼神重新變得堅定了起來:

“但不是向西,而是向東!”

“向東?!”

卡斯帕一下子愣住了。

“對,帶著遠征軍向東突圍!”路易大聲道:

“現在登巔塔已經落入克洛維人和瀚土的掌控之中,這就意味著我們和本土的聯絡徹底中斷,除非能在突圍後速攻拿下這座要塞,或者從本土爭取到兵力不少於遠征軍的支援,否則即便突破了克洛維人的重重包圍,也根本無法扭轉眼下的局麵!”

“但您我都很清楚,無論速攻還是增援都是不可能的…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繼續踏進瀚土人和克洛維人的包圍網,而不是掉頭東進?”

“眼下因為遠征軍,幾乎所有的瀚土軍隊都集中在了艾登一代;可以說,五分之四的瀚土其實都處於相對的‘戰力真空’狀態,除了少量堡壘,根本不存在能夠阻擋遠征軍的力量。”

竭力強忍著頭痛和疲憊的路易,無比緊張的解釋道:“以敵人的組織度,在同等情況下,他們的行軍速度絕對跟不上遠征軍的腳步!”

“所以你的建議是向敵人的腹地推進,跳出貧瘠的艾登山地?”卡斯帕立刻明白了路易的想法:

“那我們的目標是哪兒?鐵鐘堡,卡林迪亞港,還是金石城?”

“都不是!”路易搖搖頭,用儘全身的力氣公佈出答案:

“是鷹角城!”

“鷹角城?!”

卡斯帕的表情極其詫異:“那不是瀚土的東大門嗎?”

“冇錯,但她現在是克洛維王國的南大門,並且和伊瑟爾精靈王國接壤。”路易目光中閃爍著某種異樣的光彩:

“但眼下她應該相當空虛,駐守的兵力絕對不會有太多;如果我們能用掃蕩瀚土為掩護,速攻拿下這座要塞,就能截斷瀚土和克洛維的聯絡,同時支援伊瑟爾精靈王國!”

“更重要的是,這座要塞眼下不僅是瀚土的生命線,更是克洛維王國的臉麵;如此重要的要塞得而複失,為了奪回她,克洛維人肯定願意付出一切代價。”

“如果他們願意做交易,那麼這場戰爭就能平穩收場;如果他們打算搶,我們就能為西線吸引走大量的兵力,遠征軍…將成為勝利前夕,綻放在敵人心臟的焰火!”

“無論結果如何,都能讓克洛維人付出足夠慘重的代價。”

路易的表情足夠懇切,也足夠堅定。

他大概猜到了安森·巴赫的如意算盤,這是個永遠給自己留足後手的傢夥,想要逼他不留後路,主動發起硬碰硬的正麵決戰,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但是…如果察覺到遠征軍的目標是他的大後方鷹角城,U看書 www.kansh.com應該足夠讓他不管不顧拚命衝上來,冒著全軍覆冇的風險和自己正麵交鋒了吧?

這算是路易整個計劃裡僅有的一點小小的私心——無論如何,哪怕是稍微卑鄙一點,歹毒一點,他也想和安森·巴赫這個傢夥來一場真正的對決。

然後堂堂正正的打贏他!

“非常不錯的計劃,聽起來不像是剛睡醒的傢夥,在鬼扯些亂七八糟的玩意兒。”

片刻的震驚之後,冷靜思考了片刻的卡斯帕微微頷首,甚至略有幾分欣賞。

整個計劃的核心,其實和之前路易在登巔塔時的提議如出一轍——不要將戰場侷限在艾登或者說瀚土西部,而要充分利用遠征軍的機動性,儘可能的擴大“戰場”的範圍。

克洛德·弗朗索瓦或者說瀚土的所有領主,他們為什麼那麼執著於打一場決定性的會戰?核心根本就是因為瀚土軍隊戰鬥力太差,而他們的組織度又太低,根本無法在保證在快速行進的前提下,還能維持相當程度的戰鬥力。

但這一點,恰恰就是遠征軍的優勢。

“如果能順利抵達鐵鐘堡一代,再加上卡林迪亞港的先遣軍從南線分兵掩護,這個聽起來有點兒荒唐,甚至可以說瘋狂的計劃……也許真的能成功!”

路易麵色一喜。

#送888現金紅包#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熱門神作,抽888現金紅包!

“但是……”老人突然話鋒一轉:

“我不會執行這個計劃,我會帶著遠征軍,繼續向西突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