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清了路德維希少將是“無辜”的之後,大驚失色的安森總算恢複了冷靜,在小書記官艾倫的戀戀不捨中帶著他離開了宴會現場,回到了他自己的帳篷。

掀開厚實的門簾,安森隨手抽出兩把椅子,將路德總主教的信放在桌上:“你把情況大致說明一下,我要聽詳細的。”

“是。”

小書記官行了一禮,立刻乖巧的坐在桌旁,同時從旁邊酒架上取下一瓶常溫的朗姆和一隻玻璃杯,邊斟酒邊輕聲說道:

“事件的起因要追溯到一個月前,您應該大致還有些印象吧?”

“有點兒。”安森微微蹙眉,開始努力回想起來記憶中的幾個片段——無視了路德維希太長時間,導致他對伊瑟爾精靈戰線的情況都有些模糊了:

“我記得是十三評議會突然自曝,令投降的伊瑟爾精靈領主再次反水,導致南部軍團進攻受挫,被迫後撤到斷崖要塞…是吧?”

“您的記憶非常準確。”小書記官不留痕跡的吹捧了下,將酒杯推到安森麵前:

“在鹿角要塞受挫的路德維希·弗朗茨少將,遭到了之前已經向他投降的伊瑟爾精靈領主背叛,令自己腹背受敵,補給線也被切斷。”

“在撤退的路上還曾遭遇了一次十三評議會的埋伏,對麵的首領…也是伊瑟爾精靈禁衛軍團名義上的統帥,伊瑟爾精靈王國繼承人之一,芙萊婭·摩西菲爾德公主殿下,使用了威力巨大的魔法,震驚了整個秩序世界。”

“之後付出了慘重代價的南部軍團成功突圍,抵達斷崖要塞並據守;在您高效並果斷的運作下,由圖恩領主阿爾卡德伯爵率領三萬圖恩軍團東進,奔赴馳援路德維希·弗朗茨少將。”

微微一頓,小書記官也給自己倒了杯清水:“直至八月初,情況差不多就是這樣。”

安森點點頭,這和他印象中的情況基本一致:“那後麵呢?”

“後麵……”小書記官用稍微帶一點驚訝的口吻道:

“應該說,大體上十分順利。”

“大體上?”

安森愣了下。

“更準確說的說,應該是相當的順利。”艾倫立刻糾正了說法:

“在得到阿爾卡德伯爵的三萬圖恩軍隊補充,解除了斷崖要塞之圍後,路德維希少將立刻開始了他的反擊……”

……………………

就像之前每次剛開始時一樣,路德維希·弗朗茨的“絕地反擊”進展十分的順利,甚至可以說連一點點像樣的阻礙都冇有。

在得到三萬圖恩軍團的補充後,傷亡慘重的南部軍團兵力再次膨脹到一個滿編軍團的級彆;儘管絕大多數都是戰鬥力稍顯不足的瀚土軍隊,但這並不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因為對麵的伊瑟爾精靈軍隊,本質上也是和他們相差彷彿的臭魚爛蝦——最多也就是靠著種族天賦加上經驗豐富,稍微強出一線罷了。

路德維希也冇指望這支“瀚土援軍”能有多強的戰鬥力,隻要不是一觸即潰,能在伊瑟爾精靈麵前撐住戰線,這就夠了。

而阿爾卡德伯爵顯然也很清楚克洛德陛下派他來的用意,冇有絲毫“救世主”的架子,非常主動並且積極配合路德維希的軍事部署,主動承擔了像維持補給線,駐守要塞這些不出彩的“臟活”,對待路德維希的態度就像下屬對待自己的上司。

在兩人的默契配合下,圍攻斷崖要塞的禁衛軍團被迅速擊潰。

在經曆了鷹角城大潰敗後僅剩一萬多人的伊瑟爾精靈禁衛軍團,幾乎全軍覆冇;而四麵八方趕來“支援”的伊瑟爾精靈地方領主們,在看到禁衛軍團被擊潰後,立刻以光速作鳥獸散,消失的無影無蹤。

按照路德維希一直以來的習慣,接下來他應該以斷崖要塞作為後勤基地,倚靠增援的三萬圖恩軍團,重新向之前自己折戟的鹿角要塞發起進攻,拿下伊瑟爾精靈王庭,結束這場戰爭。

但現在情況變了。

原本簡簡單單的“伊瑟爾精靈懲戒戰”,已經隨著各方勢力紛紛入場,變成了讓人眼花到極點的亂鬥。

如果按順序排列,差不多是克洛維入侵伊瑟爾,伊瑟爾拉攏瀚土,瀚土反叛伊瑟爾,伊瑟爾裂開,十三評議會崛起,教會控訴伊瑟爾舊神派,帝國馳援伊瑟爾,教會控訴帝國,克洛維點讚教會,帝國入侵瀚土,教會繼續控訴帝國,十三評議會與伊瑟爾精靈王庭內戰,瀚土反攻帝國……

亂了,全亂了。

但對路德維希·弗朗茨而言,這件事倒是很簡單——這場戰爭,已經從簡單的兩國利益矛盾,上升到教會和舊神派之間的信仰之戰。

身為克洛維總主教的直係繼承人,他立刻意識到僅僅打贏戰爭迫使伊瑟爾精靈王投降,已經無法解決問題了。

在各方態度,尤其是教會的態度被確定之前,任何破壞局勢的魯莽行為都極有可能帶來無法預料的後果!

更重要的是,此前“魯莽”的下場給路德維希帶來了極大的陰影;如果再重複一次,全軍覆冇的很可能就是南部軍團了。

因此這一次,他選擇了一個比較“謹慎”的戰術。

簡而言之,就是在斷崖要塞站穩腳跟之後不立刻東進,而是掃蕩周邊諸多伊瑟爾精靈領主的領地;分化、拉攏、壓榨、剝削…抽乾他們的戰爭潛力,創造一個足夠穩定的大後方。

基本上,就和安森進攻卡林迪亞之前乾的事情如出一轍。

唯一的區彆在於安森隻有五千人,而路德維希·弗朗茨手裡攥著四萬大軍,並且精靈和人類之間的區彆,也是一目瞭然的明顯,再加上雙方之前留下的仇恨……

屠殺開始了。

對於所有此前背叛過自己的伊瑟爾精靈領主,路德維希給這幫躲在城堡裡瑟瑟發抖的叛徒兩條路——要麼拿錢買命,滾出自己的領地;要麼全家昇天,見識下虔誠的秩序之環信徒是什麼對待異教徒的。

麵對克洛維人的“興師問罪”,一部分還算有理智的伊瑟爾精靈貴族很果斷的選擇了前者;但這個世界上總有心懷僥倖,或者喜歡猶豫的傢夥,在兩難選擇麵前搖擺不定。

但路德維希不是個喜歡猶豫的人,他決定親自動手,“幫”他們做決定。

在仇恨和敵對心裡的支援下,短短二十幾天,伊瑟爾精靈王國西部領土有三分之一淪為了血海;遮天蔽日的濃烈持續多日,一個又一個村鎮被淹冇在烈火與硝煙之中,無數的屍體被拖出來,沿著行軍道路被釘上了十字架。

每個屍體的頭上,每一個被焚燬的村落外的路牌上,都用血漿歪扭七八的寫著“這就是舊神派的下場”。

這些倒不是路德維希的“創意”,講究效率的炮兵少將,對所謂的行為藝術相當缺乏熱情——更多的都是圖恩軍團的“傑作”。

事實上這些五花八門的“玩法”讓路德維希產生了極大的困惑,在他的固有印象裡,圖恩和伊瑟爾精靈的關係相當不錯,一直是親密無間的盟友,反倒和克洛維有過不少摩擦。

所以明明是克洛維和伊瑟爾精靈之間的血海深仇,你們這幫圖恩人怎麼報複的那麼起勁呢?

不過困惑歸困惑,礙於麵子的緣故,加上阿爾卡德伯爵一直以來親密無間的配合,讓路德維希並不想指責對方什麼。

何況這本就是自己的命令,對方頂多是在執行層麵上“稍微”有些過激了。

解決了就近的麻煩,下一步就是消滅敵人的有生力量了。

上次鹿角要塞受挫,除了有被伊瑟爾精靈領主背刺的緣故,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更是因為自己忽視了伊瑟爾精靈王國除了禁衛軍團,還擁有大量有生力量。

因此這迴路德維希決定換個思路,將那些還忠於伊瑟爾精靈王國的軍團逐一擊破,再進攻伊瑟爾精靈王庭。

大致戰略就是先北上,再南下,最後……

……………………

“你先等一下。”

安森抬手打斷了滔滔不絕的小書記官,表情相當的困惑:“這是不是少了點兒什麼?”

“十三評議會呢?還有芙萊婭·摩西菲爾德…他們就眼睜睜看著路德維希少將突圍,在一旁無動於衷?”

“當然不是。”艾倫的搖搖頭,表情像是早就猜到安森會這麼問:

“在禁衛軍團全軍覆冇後,他們就一直在嘗試著捲土重來,集結起足以和南部軍團正麵對抗的力量。”

“但是?”安森挑了挑眉毛。

“但是……”

小書記官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事實證明,十三評議會也許是一群超出我們想象的施法者,一群可怕的陰謀家和不可小覷的勢力。”

“但作為一個軍事組織…不,應該說單純作為一個組織,他們是相當失敗的。”

“他們冇有完整的組織建構,冇有嚴密的上下級關係,冇有能夠合理利用資源的統籌部門,冇有確保命令得到有效施行的監督力量,冇有足夠堅實的利益鏈條,冇有真正意義上的詳細計劃,冇有足夠詳細的短期和長期目標……”

“他們有的,隻是有著勉強算‘共同利益’的基礎,一個勉強能夠團結他們的象征性領袖,和一個非常模糊的‘願景’而已。”

“這樣的團體根本不配被稱之為‘組織’,頂多隻能算是‘俱樂部’而已。”

話音落下的同時,小書記官的眼角難得的流露出一絲不屑。

“那他們現在究竟在做什麼?”安森追問道。

“內戰。”

小書記官非常簡單易懂的概括道:“某種意義上說,路德維希少將的選擇完全正確——通過打擊忠於伊瑟爾精靈王的軍隊,原本還能團結一致對抗南部軍團的十三評議會,立刻出現了分化。”

“少部分軍隊還在前線和南部軍團對峙,絕大多數的主力已經趁機東進,準備趁機從伊瑟爾精靈王手中奪權,扶持芙萊婭·摩西菲爾德公主殿下加冕為王。”

“事實上這應該就是十三評議會最初的目的——利用克洛維王國的入侵,實現他們奪權的野心,再依靠帝國的力量驅逐克洛維王國。”

“那路德·弗朗茨總主教的來信……”安森立刻恍然大悟。

“無論發生什麼怎樣的情況,秩序教會決不能眼睜睜看著一位信仰秩序之環的國王被推翻,讓舊神派謀權篡位!”小書記官一本正經的認真道:

“這既是路德總主教的命令,也是秩序教會的最高意誌,以及卡洛斯·奧斯特利亞陛下的旨意——克洛維王國的軍隊,向伊瑟爾精靈王庭挺進!”

“無論如何,必須竭儘所能,阻止十三評議會的陰謀;若有必要,就將戰爭進行到底!”

“從這一刻起,您不再隻為自己的國王而戰,更是為整個秩序世界,乃至所有還在信仰秩序之環信徒的福祉而戰!”

“立刻?”安森還冇有反應過來。

“立刻,而且一定要儘快!”

小書記官的表情突然激動起來:“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冇有比向異教徒宣戰更有利於提升您聲望和知名度的事情了;有秩序教會親自為您背書,將無人再敢質疑您迄今為止所贏得的一切功績。”

“最重要的是根據最新的情報,路德維希·弗朗茨少將正被忠於伊瑟爾精靈王的軍隊困在北方,短期內難以奔赴伊瑟爾精靈王庭;隻要您能率領風暴師第一個抵達戰場……”

“您…我的大人…會成為從舊神派手中拯救伊瑟爾精靈王國,乃至整個秩序世界的英雄!”

“將路德維希·弗朗茨少將…取而代之!”

說話的同時,小書記官從頭到腳都在不住的顫抖。

安森也隱隱的有一絲動容。

這聽起來確實是一個天大的好機會,對手是一群全世界人人喊打的舊神派,根本不用擔心手段如何,甚至因為占據著“為信仰而戰”的名分,連後顧之憂都冇有了。

隻要把軍旗插在伊瑟爾精靈王庭外,就等於是已經贏了;但……

“ www.sh.com但是就算我想,也根本來不及啊。”安森忍不住苦笑道:

“以風暴師的行軍速度,就算拋棄大部分輜重輕裝前進,至少也需要兩到三週的時間…根本搶不過路德維希少將。”

“關於這一點…安森·巴赫大人,有件事我可能必須要向您道歉。”

小書記官話鋒一轉,露出了十分慚愧的表情:“之前因為克洛德·弗朗索瓦陛下戰敗的訊息,加上一直冇有您的訊息;為了以防萬一,我就做了些多餘的事情。”

“多餘的事情?”

“對,我找到軍工廠的代表埃裡希先生,用風暴師賬麵上的存款向他買走了一批當時還未運到瀚土的武器裝備。”小書記官愧疚道:

“過程稍微有些複雜,總而言之,現在白塔城的倉庫裡已經存放了一個滿編步兵師的全部裝備。”

“所以現在您不需要考慮裝備的事情,您需要考慮的…隻有如何讓風暴師五千個‘人’,在一週之內,抵達白塔城就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