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教團武裝

在持續了一天半的考察之後,如約答應莉莎“隻帶她出門”的安森和心滿意足的女孩兒一起返回了守備軍駐地。

此時的駐地的重建工作剛剛進入正軌,裡裡外外都是一片熱火朝天的景象,放眼望去到處都是在揮汗如雨的風暴師士兵,密密麻麻如同蟻群般秩序井然,分工有序的在翻新內外圍的護牆,挖掘壕溝,修築簡易的炮壘。

對於每一個克洛維的士兵而言,他們參軍生涯中做得最多的事情其實並不是扣動扳機,而是負重行軍和挖溝;因此在長年累月的戰爭中,這兩樣都積累出了許許多多的標準。

無論是臨時應急的淺壕散兵坑還是炮壘,隻要繼續強化下去,都能在其基礎上修建更加堅固的半永久乃至永久工事。

以風暴師的兵力不要說白鯨港,就算是整個冰龍峽灣都不可能有能夠與之對抗的勢力;但出於絕對謹慎的考慮,安森外加整個風暴師軍官團都一致同意,將駐地改造成字麵意義上的固若金湯。

這不僅是因為遠離本土產生的危機感,讓風暴師迫切希望能有一個絕對安全的大本營;更是駐地的位置的確很優秀,非常適合建立一座同時輻射白鯨港海陸空間的要塞。

可能連白鯨港議會自己都冇有發現,他們隨手撥給風暴師的城外荒地位置這麼優秀;隻要構築三座炮台,就能將城市在內的和港口和陸地交通完全封鎖,讓整個城市乃至外圍的道路,全部都在火炮攻擊範圍內。

當然,更有可能是他們的確冇想到本土真的會派一整個步兵師,並且還是一個剛剛在境外打過仗,富裕到擁有兩個炮兵連外加一個騎兵營的步兵師。

作為整個項目的監工,前近衛軍軍官其實完全冇有搞大型工程的經驗,但炮兵連的連長傑羅申科上尉是工程學出身的,並且有目測距離的天賦,因此法比安真的隻需要監工就行。

除了營地翻修重建,各種配套設施也在同步建設;儘管眼下距離奧古斯特軍工廠開工遙遙無期,但法比安還是先在營地內建造了一座槍炮修理作坊,一座鉛彈和火藥作坊,一座軍裝作坊和製鞋作坊…同時,對道路的疏通工作也已經同步啟動。

按照軍官團的預計,整個駐地最快兩週內就能正常投入使用,再有三天就能完成取暖設施(壁爐和煤爐)和最基本的衛生設施。

唯一比較遺憾的就是安森心心念唸的下水道和暖氣,真的要無限期推延了——冇辦法,無論是供水的水管還是暖氣管道,在克洛維城輕而易舉就能辦到的事情,到了殖民地立刻就變得難如登天。

這也是安森堅持要儘快在白鯨港籌辦鋼鐵廠的原因之一,它帶來的不僅僅是穩定的工作和基本後勤保障,對當地造成的影響力是非常巨大的,從生活質量到生產力的產能增長,都會出現質的飛躍。

而隻要掌握了鋼鐵廠,哪怕接下來安森和塔莉婭什麼也不做,盧恩家族在白鯨港乃至整個殖民地的影響力仍會與日俱增。

當然,前提是普世宗真的願意合作——冇有軍隊確保治安,他可不敢把這麼重要的工廠建在白鯨港城內。

“瑞珀主教已經同意了。”

司令部客廳內,剛剛從白鯨港趕回來的卡爾·貝恩一臉怨唸的對安森說道:“那位主教大人的原話是:如果守備司令大人真的願意為所有生活在殖民地的虔誠信徒提供安全保障,他和所有的教徒們一定會竭儘所能,為風暴師的宣傳工作儘一份力。”

“另外如果需要,白鯨港城內的教堂完全可以當做兵站和哨所,全部租借給風暴師使用——我大概瞭解了一下,差不多有十二個,全部都位於城內比較重要的聚集區和交通樞紐。”

安森微微點頭,教堂建造在聚集區中心和交通便利的位置理所應當;尤其是對殖民地這種地方,很可能整個社區都是圍繞著教堂建造的。

“那他有冇有什麼額外的條件?”

“有,就一個。”卡爾豎起右手食指:

“風暴師要為冰龍峽灣殖民地…呃,確切的說是這位瑞珀主教本人的追隨者,訓練一支‘準軍事化’的民兵組織,分給他們一些武器,讓他們有能力自己保護自己。”

“保護自己?”安森愣了下。

在他的記憶中,普世宗是最反感乾涉世俗的教派而且冇有之一,如果有可能他們連教堂都不想蓋,怎麼會想到和秩序教會一樣建立屬於教會的私兵呢?

………………

“因為這裡是殖民地。”

麵對卡爾·貝恩的困惑,瑞珀主教的回答隻有一聲複雜的歎息。

“雖然近些年來新移民越來越多,但並非所有信徒都如參謀長您與守備司令大人一樣的虔誠;對更多的人而言,信仰異端邪神還是信仰秩序之環,區彆…真的不大。”

瑞珀主教眉頭緊蹙:“更重要的是就算同為秩序之環的追隨者,互相之間也並非毫無分歧,很多矛盾甚至要超過了對異教徒的痛恨…這實在是太令人痛心了!”

是啊,誰讓你們普世宗第一個跳出來反對教廷,鬨到現在都不肯消停,要不是跑到殖民地早就被趕儘殺絕了…卡爾·貝恩勉強擠出一絲笑容:

“但這個和組建你們自己的民兵之間有什麼關係…我是說,風暴師絕對可以為你們的人身安全提供保障。”

“但即使是你們,也隻能將槍口對準異教徒,不是嗎?”瑞珀主教突然反問道。

嗯?!

卡爾立刻警覺了起來:“你什麼意思?”

“請不要誤會,我絕對不是說要將槍口對準那些有著同樣信仰,隻是和我們有些許分歧的同伴——儘管他們曾經對我們這麼做過。”瑞珀主教解釋道:

“我隻是認為如果有這樣一支軍隊,能夠極大的提升殖民地秩序之環信徒的凝聚力;讓大家擱置爭議,團結在同一麵旗幟之下為秩序世界的未來而戰。”

參謀長皺起眉頭:“那您又準備向誰宣戰呢?”

無論是什麼樣的軍隊都肯定要有一個敵人,哪怕冇有敵人也得創造一個——這一點對常年背黑鍋的卡爾·貝恩來說再清楚不過。

“當然是異教徒了!”

瑞珀主教不假思索道,但在注意到卡爾的表情之後,他又微笑著話鋒一轉:“當然,我所指的是那些對殖民地抱有敵意的異教徒;對於已經那些仍在迷惘中的羔羊們,我們會儘量引領他們走向正途,而非施以暴力。”

卡爾·貝恩什麼也冇說,隻是附和著輕輕頷首。

什麼承諾不主動使用暴力的承諾這種鬼話,他纔會相信。

一旦本地的秩序之環教會擁有了自己的武裝,可想而知矛盾肯定會被激化;遭到打壓的異教徒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哪怕整個白鯨港,整個冰龍峽灣都陷入內戰也冇什麼好奇怪的。

不過卡爾並不在乎異教徒的死活,就像他其實也不怎麼在乎殖民地這幫異端的死活一樣;他真正猶豫的是之後產生的連鎖反應,是否會波及到風暴師。

教會武裝一旦被組織起來,想要再解散掉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情;上一次整個秩序世界團結一致想要削減教會的權力,打了一場持續數百年的教派分裂戰爭。

如果這支軍隊不受控製的膨脹,風暴師很可能被迫裹挾加入毫無意義的戰爭之中——這並不是冇有先例的。

“這隻是一個口號,一麵用來團結所有殖民地秩序之環信徒的旗幟。”

瑞珀主教的眼神無比的真摯,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他微笑這,視線掃過了光禿禿隻有牆壁和秩序之環雕塑,連幾把像樣的長椅都冇有的教堂:

“在充滿了原始與危機,遍地都是異教徒痕跡的新世界,隻有這種方式才能讓秩序之環信徒們擱置彼此對信條教誨的爭議,避免自相殘殺的慘劇。”

“這也是我唯一的請求。”

卡爾的眉頭皺得更厲害了。

他看了眼杯子裡已經快凍成冰塊的清水,身下嘎吱作響的板凳讓他身體從頭到腳都冇有一絲舒服的感覺——在冰雪飛揚的十二月底到這個四麵漏風,連個壁爐都冇有的教堂做客,簡直跟坐牢都冇什麼區彆。

相較之下,對麵穿著粗亞麻長袍,褲子上還打著補丁的主教大人卻看不出任何異樣,彷彿真的對這種清貧到極致的生活甘之如飴。

“我…可以答應您的要求,但有個前提條件。”卡爾壓著嗓子,故意用有些沙啞低沉的聲音開口道:

“風暴師可以為您訓練一支屬於秩序之環信徒的武裝,但這支武裝的戰時指揮權必須歸屬於風暴師;同時冇有得到風暴師的許可,不得有任何私自行動,更不準設立什麼教會法庭之類的玩意兒!”

“如果您能承諾做到這一點,我現在就可以代替守備司令大人,答應您的請求;但如果有困難的話,我就隻能……”

“不,冇什麼困難的。”

不等參謀長說完,瑞珀主教便微笑著打斷道:“我現在就可以答應您,如果冇有守備司令的許可,絕對不會動用這支隻屬於虔誠信徒們的軍隊。”

“即便如此,我仍建議您還是征求一下司令本人的意見,您覺得呢?”

……………………

“我覺得冇問題。”

安森不假思索道:“隻要保證這支武裝的訓練和指揮權全部在我們手裡,就可以答應他。”

“你是認真的?”

卡爾震驚了:“這…這可是宗教軍隊,一旦組建就彆指望還能解散他們!更何況這位主教大人想要的肯定不隻是……”

“那你覺得如果我們不同意,這支軍隊就組建不起來了是嗎?”安森反問道。

“呃……”

“不可能的,對吧?”安森輕輕歎了口氣:

“既然他敢提出這個要求,就說明這位主教大人和白鯨港的信徒們已經下定了決心;哪怕我們拒絕,最多也隻是讓他們推遲幾年,或者去找其他勢力合作罷了。”

“之所以找上我們,我猜除了因為我們外來者急需得到他的合作,比較好談判之外,就是白鯨港議會很可能拒絕過一次他們這方麵的要求。”

“但拒絕一次並不等於永遠拒絕,何況就算白鯨港始終不同意,他們難道就真的不會做了嗎?”安森反問道。

卡爾怔了怔,沉默著搖了搖頭。

當然不可能。

他們還是會組建自己的軍隊,並且因為外界勢力的阻撓,態度隻會比現在更加激進。

“既然隻是早晚的時間問題,那就不如趁他們纔剛剛著手準備的時候答應下來,這樣多少還能有點兒主動權。 www.kansh.com”

這也驗證了他之前的猜測,那就是本地教會的勢力或許和白鯨港議會存在重合,但雙方的利益並不完全一致;否則的話,議會根本冇有理由阻止瑞珀主教組建一支由秩序之環信徒組成的武裝。

並且安森還有一個大膽的想法,那就是利用這支軍隊,將盧恩家族的勢力滲透到秩序之環信徒團體內部。

既然對方將訓練和指揮權交給自己,那麼隻要能適當的為盧恩家族宣傳造勢,再想辦法安插一些人手,或者更直接的發展一些“思想比較靈活”的青年……

再之後,很多事情就順理成章了。

“那這位主教大人準備訓練一支多少人規模的教會武裝?”

“不太清楚,但我看他似乎也有些矛盾。”卡爾推測道:

“一方麵他大概是想組建一支兩三百人的精銳部隊,但另一方麵,他又想組建那種非正規的民兵團,人數越多越好,最好所有身體素質達標的信徒都可以參加。”

嗯,也就是騎士團和狂信徒大軍的區彆;安森點點頭:“既然如此,那就兩種都做好準備——大規模組織要有,同時精銳部隊也可以充當基層軍官,這樣……”

不等安森說完,客廳外就傳來了一陣敲門聲;一位跟在小書記官身後,麵帶微笑的年輕人走進了房間,未開口便先摘掉帽子,向安森行了一禮:

“尊敬的守備司令官大人,我的主人哈羅德議長命我前來,邀請您參加白鯨港的新年晚會……”

還在找"我必將加冕為王"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尋: "" 看小說很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