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裡立刻安靜了。

伊恩就像是被石化了似的僵在原地,表情完全凝固;一旁的德雷克和卡爾諾渾身緊繃,視線在彼此和伊恩之間來迴轉動,任誰都能看出他們的緊張。

安森靠著椅子背,靜靜地的等待對方的回答,彷彿完全冇有看到眼前的一切。

過了足足一分鐘,伊恩像是終於回過神來:“克雷西家族?”

“什麼是克雷西家族?”

“哦?”安森好奇的眨了眨眼睛:

“你不知道克雷西家族?”

“我……”

伊恩剛想解釋,安森便立刻搶斷道:“那真是太奇怪了,這可是艾德蘭最著名的世家之一了,還參與過聖徒曆九十五年的北港暴亂——最後被教會查出和舊神派有所牽扯,數百年的家族在大火中灰分湮滅。”

“這麼‘大名鼎鼎’的家族和事蹟,我還以為在帝國人當中應該是眾所周知的呢!”

安森故意十分誇張道。

“我們當然知道克雷西家族是怎麼回事!”

一旁的卡爾諾覺察到慌亂的伊恩被安森抓住了話柄,立刻接過話題:“但我們不清楚的是,您特意提到‘克雷西家族’…是和《大魔法書》有關係,還是和我們有關係?”

“都有關係!”安森攤手道,視線迅速從三個人的臉上掃過。

“哦?”卡爾諾瞥了眼旁邊的德裡克與伊恩,回首看向安森:

“可以…詳細解釋下嗎?”

“當然!”安森往前一探,和伊恩四目對視:

“整個冰龍峽灣殖民地,移民和土著的總人口比例幾乎是一比二,你們知道嗎?”

“不知道。”伊恩眉頭緊蹙,似乎還冇有回過神。

“克雷西家族最後是什麼下場,你們瞭解嗎?”安森猛地回頭,看向一旁的德裡克。

狂獵騎士吞嚥了下喉嚨,有些害怕的用求助的眼神看了看旁邊的兩人,吞吞吐吐道:

“不…知道。”

“被裁決騎士團與貝爾納家族聯手誅殺,最後的子嗣被艾德蘭大公國前繼承人克羅格·貝爾納親手殺死。”一旁的卡爾諾斟酌了下,開口補充道。

“那…隻是貝爾納家族故意做出的假象!”

安森毫無征兆,“啪!”的猛拍下聲桌子,三人同時向後一靠:

“真相是克羅格·貝爾納和克雷西家族做了一筆交易,讓他們交出了關於三大魔法的全部文獻和資料,以此為代價放他們一條生路!”

“最好的證據,就是克羅格·貝爾納本人是個貨真價實的舊神派,而且還是個施法者——圍攻雷鳴堡的時候我就在現場,克羅格爵士…就是被我親手擊斃的!”

三人瞪大了眼睛。

“所以你們想想,如果貝爾納家族真的放走了克雷西家族,他們會去哪兒?”安森反問道:

“帝國是不可能再待下去了…不,不要說帝國,整個秩序世界到處都是教會的眼線,他們能去的地方,隻有新世界一條路而已。”

“為了躲避耳目,克雷西家族自然不會前往帝國控製的區域;最好前往某個新出現的,其他國家的殖民地,能提供一定的安全保障,同時還得交通便利容易隨時繼續逃亡,那就隻有……”

“白鯨港?!”

三人異口同聲。

“正是!”安森又敲了下桌子,露出了心領神會的笑容:

“所以我認為克雷西家族目前就在白鯨港,而且極有可能已經徹底滲透了這座城市;將自己潛藏在陰影之中,悄悄掌控著一切!”

“這個就是證據!”安森從懷中掏出了一麵酷似圍巾的紋章旗幟,平攤在桌上。

“這是……”

激動地德裡克渾身一震,險些脫口而出。

“這是我從一個想要襲擊我的土著民,也就是獸奴身上得到的;為了掩飾自己的身份,他甚至不惜在牢房裡撞碎了自己的腦袋。”安森略帶得意的描述道,輕描淡寫的瞥了德裡克一眼:

“可憐的傢夥,他不知道我根本不需要他開口,這個用長劍相連的秩序之環紋章就已經說明瞭一切。”

狂獵騎士緊抿著嘴角,按在椅子扶手上的雙手不自覺的用力,臉幾乎完全黑下來了。

什麼獸奴…他第一眼就認出來了,這明明就是洛鉑的圍巾!

那個因為自己失誤,結果被安森·巴赫一槍爆頭的孩子!

扭曲的青筋在德裡克額頭暴起,他感覺身體裡正有股力量在蠢蠢欲動,嚎叫著讓自己將麵前這個無恥的混蛋撕成碎片。

拚命遏製著不斷膨脹的殺意,德裡克將目光瞥向身旁的同伴;但伊恩卻仍是一臉的驚訝和茫然,卡爾諾則更乾脆,完完全全的無動於衷。

狂獵騎士立刻心頭一涼。

“恕我直言,寶劍和秩序之環組合的紋章在帝國非常普遍,不少古老世家都會這麼做。”麵無表情的卡爾諾開口問道,語氣裡聽不出半分波瀾:

“您怎麼能就這麼確定,它屬於那個克雷西家族呢?”

“因為我恰好見過。”安森輕聲答道:

“使用寶劍與秩序之環組合的確非常普遍,甚至存在不同家族的紋章卻相互重複的情況;但在總計一百零五個相似紋章中,湖藍底色配上金色長劍的組合,僅有克雷西家族。”

“您還對秩序世界的家族紋章有研究?”卡爾諾眼神中透著一絲驚訝。

安森微微頷首,露出了十分謙遜的微笑:

“隻是個不值一提的小愛好罷了。”

當然這其實是小書記官的小愛好,為了找到克雷西家族紋章對著《聖徒曆八十九年紋章概覽》和其它曆史資料翻找了一晚上…自己隻是把他說過的內容重複一遍罷了。

但這並不妨礙安森用來唬住對麵的三人,讓他們誤以為自己對克雷西家族瞭若指掌。

事實證明,這一點到目前為止都相當成功。

“於是您認為,克雷西家族目前就在白鯨港?”終於回過神來的伊恩開口詢問道。

“不是我認為,而是他們肯定就在白鯨港。”

安森煞有其事道:“並且除了躲避帝國和教會的追殺,他們肯定還有彆的圖謀。”

伊恩倒吸了口冷氣,表情分外的緊張了起來,將發自內心的恐懼和初次聽聞時的震驚表現的淋漓儘致。

德裡克和卡爾諾同時皺起了眉頭,後者隱約猜到了安森究竟想做什麼,前者則焦慮為何另外兩人為什麼還不讓自己動手。

“那他們…會圖謀什麼呢?”

伊恩明知故問的追問道。

“複仇,但又不僅僅是複仇。”

安森按住了桌上的紋章旗幟,斬釘截鐵道:“如果我所料不錯,他們是打算利用新世界本土的異端信仰,在土著和移民中建立屬於克雷西家族的勢力,最終打造一個被舊神派家族暗中操控,統治的異端王國…這實在是太邪惡了!”

德裡克的嘴角狠狠的抽了下。

他真想大聲質問對方“一箇舊神派司令和一箇舊神派家族,究竟哪個更加邪惡”,但最後還是忍住了。

“通過這段時間的觀察,我現在可以基本斷定土著…不!不僅僅是土著和普通移民之間,甚至是白鯨港議會當中,恐怕也已經有克雷西家族的支援者和追隨者,正伺機顛覆克洛維王國對殖民地的統治!”

安森繼續說道:“雖然我也是一名施法者,但更是忠於奧斯特利亞王室的軍人;身為王室忠臣,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絕無可能眼睜睜看著他們顛覆屬於我……祖國的領土!”

好險,表演的太投入,差點兒把真心話說出來了…在心底暗自鬆了口氣的安森,義正辭嚴的看向麵前三人。

“蒐集白鯨港內關於克雷西家族的一切線索,將其勢力徹底剷除,生擒或擊殺他們的首領——替我做這件事,我就可以給你們在殖民地內隨意行動,出入任何場所的權利。”

“這樣我們不僅可以解決你們眼下的實際需求,甚至還能通過抓捕其中的關鍵人物,獲得關於《大魔法書》的情報,可以說是一舉兩得。”

安森身體微微前傾,目光在三人之間逐一掃過:“而不用我說你們也能猜得到,像這種被教會竭力追殺的舊神派,手中肯定擁有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其中也許就有《大魔法書》某一卷的線索——你們覺得呢?”

我們覺得?

被安森盯著的德裡克坐立難安,他現在分外想知道如果這傢夥發現坐在自己麵前的三個人就是所謂的“克雷西家族高層”,會是怎樣的心情。

對麵的卡爾諾深深地看了狂獵騎士一眼,微不可查的歎了口氣。

“我個人覺得,您的這番提議……”伊恩冷靜的思考了一分鐘,緊接著煞有其事的看向安森:

“簡直好極了!”

德裡克的嘴角再次抽了下。

“我也認為這是個好主意。”

卡爾諾默默地點了點頭,略帶警惕的視線倒是一直停留在對麵的狂獵騎士身上。

在同伴們“無聲”的催促下,德裡克也隻能略帶不情願的答應道:

“……我冇有問題。”

“很好,既然大家都冇有問題,那這件事就這麼定了!”安森輕笑一聲:

“為了慶祝達成和解協議,我們就一起喝一杯吧!”

巧的是就在這時,身後的房門外傳來了腳步聲;四人同時回頭,等待端著酒杯的酒保敲門的那一刻。

但下一秒開門的卻不是酒保那戰戰兢兢的身影,而是……

霰彈槍的聲音。

“砰——!!!!”

噴湧的槍焰瞬間撕碎了木門。

幾乎同時,背對著門的安森打出響指發動【亡靈迷霧】,一顆顆金紅色鉛彈穿透了化作煙霧飄散的身體,襲向正對他身後的伊恩·克萊門斯。

德裡克和卡爾諾同時其身,一個踹翻圓桌擋在伊恩和自己麵前,另一個則變戲法似的從風衣下掏出長槍,然後猛地捅向地麵。

“噗!”

撕扯空氣的鉛彈將圓桌打的稀碎,在刺眼的火光中被狂獵騎士的雙刀逐一斬開;伸向地麵的槍尖毫無征兆的從安森化身的煙霧中刺出,貫穿了擋在門前的身影。

聚攏的煙霧逐漸聚攏成身體的安森從懷中拔出審判官左輪,警惕的站在緊貼房門靠近廚房一側的牆角。

昨晚已經用過了自己唯一用來應付突髮狀況的咒魔法【煙形人】,剛纔要是再慢半拍,就得指望自己的血脈之力還能發揮作用了。

槍聲散去,偷襲者已經被從腳下刺出的長槍釘在了原地;漆黑的槍身刺破心臟,從後頸貫穿的槍尖上還殘留著鮮血淋漓的碎肉,驚愕的表情被永遠凝固在了他的臉上。

“哢嚓!”

扣動擊錘聲響起,表情微冷的安森舉槍對準了伊恩的腦袋。

“和我們沒關係!”

渾身一激靈的伊恩立刻舉起雙手,同時攔下了作勢欲撲的狂獵騎士:“這傢夥不是無信騎士團的成員,我不認識他!”

“沒關係,那這是怎麼回事?!”

麵無表情的安森冷冷道, .kanshu.com仍未放下手中的審判官左輪:“談判地點是你安排的,時間也是你定的…你說沒關係,我怎麼知道有冇有關係?!”

“很簡單,我不敢!您手中還有我們的人質,白鯨港駐紮著守備軍團的士兵——我除非是瘋了,纔會在這種地方派霰彈槍手埋伏一位咒法師!”

伊恩的表情要多無辜有多無辜,強做鎮定道:“和我們在紅鬍子酒館談判的事情,除了您自己還有誰知道?”

“冇有!”

安森故作氣憤的吼道。

“很好,那就一定是酒館裡有人走漏了訊息。”伊恩從地上站起身,同時撿起自己的半高禮帽戴在頭上:

“對方既然要埋伏我們,不管他是誰,都肯定不會隻派一個霰彈槍手,肯定還有更多!”

“因此我建議大家立刻撤退,由我們掩護您一起離開,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商量剩下的事情!”

“可以!”安森毫不猶豫道:

“但撤退地點必須定在議會區教堂!”

“冇問題!”

伊恩果斷答應,表現得十分珍惜生命。

可就在這時,安森突然聽到廚房一側的牆壁突然傳來聲巨響,聽起來特彆像是……

六磅野戰炮的聲音。

“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