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地固守?就在這炮壘陣地…你瘋了麼?!”

炮壘陣地內,卡爾·貝恩特地找了個士兵們不容易發現的牆角,壓著嗓子對安森吼道:“是你瘋了還是我瘋了?!”

當聽到安森宣佈命令的那一刻,他整個人都驚呆了。

不光是他,全團的士兵都驚呆了。

區區一個步兵團,居然在主力軍全線潰退不知所蹤的情況下,還準備堅守陣地全殲敵軍……

哦…不對,他們隻有兩個連而已,連一個團的兵力都冇有!

這王都來的傢夥犯什麼神經呢?!

“卡爾上尉,你先冷靜下。”

安森望著對方,表情嚴肅:“我知道你現在很緊張,但請你相信我,這絕不是什麼一時衝動的想法,而是在觀察了目前的情況後,通過縝密思考做出來的計劃……”

“計劃?你計劃著大家一起送死?!”

死死盯著麵前“完全不慌”的安森,卡爾真是想死的心都有。

原本以為找來了一個救星,說不定能儘量多帶幾個人活著逃出去,冇想到居然碰上了這麼一個……

“相信我,這是儘量讓更多人活下來最好的辦法!”

安森的眼神裡閃爍著自信的光:“這樣吧,如果你是對麵雷鳴堡要塞的守軍,你該怎麼做?”

“什麼?”

“如果你是雷鳴堡守軍指揮官,要塞外是兵力比你多幾倍的敵人;現在趁著突如其來的大霧,你會帶著所有軍隊衝出要塞,發動一次不知是否能成功的突襲嗎?”

卡爾·貝恩沉默了。

“……應該…不會吧?”

“對,他們不會這麼乾。”安森點點頭:“就算突襲成功,可如果被我們趁機奪回要塞,這場戰鬥也是他們輸了——所以隻要有一絲的可能,敵人都不會這麼做。”

“假定…敵人用一半兵力發動這次突襲,那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敵人的目的?

逐漸冷靜下來的卡爾陷入迷茫之中,從醒來時發現全軍潰敗到一路奔波逃命,他還是第一次思考這個問題。

奪下了克洛維王國一個關鍵要塞的敵人,趁著大霧天突襲是為了什麼?

“求援?”

“很有可能。”安森立刻露出了十分肯定的表情:

“但現在突襲的太順利了,直接奪下了整個圍攻陣地的他們,還會隻想要突圍求援嗎——我認為不會。”

“當敵人發現我們全線潰敗之後,我認為他們肯定不會再侷限於求援和被動防禦,而是趁機反攻,進一步削弱我們奪回要塞的可能!”

“如果真是這樣,他們接下來要做什麼?”

四目對視之下,安森等待著卡爾的答覆。

望著對方瞳孔中自己的倒影,微微有些發抖的卡爾·貝恩,發現自己的臉色很難看。

雖然安森是在問他,但實際上已經將答案告訴他了——要削弱要塞被奪回的可能,敵人會怎麼做?

當然是攻占炮壘!

隻要占領了這座炮壘陣地,敵人據守的雷鳴堡就不再是孤立的要塞,圍攻將處於被麵臨兩麵夾攻的境地。

那可就不僅僅是丟失陣地這麼簡單了!

“卡爾·貝恩上尉,相比奪回要塞,你更希望我們所有人都能撿回一條命,這我明白。”深吸一口,安森刻意向前探頭,拉近雙方的距離:

“但這場大霧隨時都有可能散,我們事先也冇有撤退計劃;一旦被敵人發現,從逃命變成潰散…那纔是死定了。”

他的語氣十分懇切。

穿越前的安森隻是個在大學裡參加過軍訓,熱衷戰略遊戲,偶爾聽聽講座看看新聞,和戰爭絕緣的普通人。

但這一世的“安森·巴赫”,卻是一個從十六歲進入軍事學院,接受了合格的軍官教育,並且在重兵把守的要塞“受訓”一年,即將畢業的預備軍官。

多虧是“魂穿”,讓安森完整繼承了身體前主人的記憶,才能讓此刻的他十分確信:冇有事先準備、倉促且慌亂的撤退,一定會在敵人追擊下迅速轉變成潰散。

戰鬥,會變成單方麵的屠殺!

“那你接下來準備怎麼辦,固守待援?”

卡爾的表情有點兒無奈,他也清楚這麼倉促跑路的風險有多高:“萬一冇有援軍,或者來晚了怎麼辦?”

“很簡單,我們不需要援軍。”

“不需要?!”

“不需要!”安森加重了語氣:“你覺得能躲過邊境封鎖,突襲拿下雷鳴堡的敵人能有多少?一千還是兩千?照最壞的打算,外麵也頂多隻有一千人。”

“一千人…那也是將近兩個個團的兵力!”卡爾忍不住道:

“我們連一個團都冇有呢!”

“但我們有炮壘陣地,何況敵人未必會動用全部的兵力進攻這裡!”

安森終於露出了一絲自信的表情:“趁著大霧發動突襲,敵人不會攜帶任何重武器,彈藥也不可能很多,論火力是我們這邊占優。”

“你說的輕鬆,雷鳴堡可是有要塞炮的!”

“除非打算把圍攻要塞的自己人全炸死,否則要塞內的守軍絕對不敢在霧天開炮。”

“如果敵人不圍攻呢?”

“不圍攻,那我們就能撤退了——所以哪怕為了撤退,也必須先擊退敵人!”

看著自信滿滿的安森,張了張嘴的卡爾,卻想不到什麼可以反駁的地方。

沉默了一會兒,他像是終於想通似的歎息一聲,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有些無奈的和安森對視著:

“安森·巴赫上尉,你這是在假傳軍令。”

“恰恰相反。”安森很認真的搖搖頭:

“我們這是在冇有得到命令的前提下,自發執行一支軍隊的最高使命——堅守自己的陣地!”

卡爾·貝恩翻了個白眼,冇再說什麼。

微微頷首的安森開始拿出上輩子講ppt的本事,向卡爾說明自己接下來的計劃。

五分鐘後,全程沉默的卡爾·貝恩發現自己被說服了。

明明對方隻是個冇實權的副官,明明兩人都是上尉,但現在他卻突然有種低對方一頭的錯覺。

這種錯覺讓卡爾有些氣餒,有些惱火,但更多的是無可奈何。

對方的計劃看上去很瘋狂,但的確很有可行性。

而且一個王都出來的貴族,軍事學院的畢業生,也犯不上拋棄自己的大好前程,為自己這些人陪葬。

想通了這些的卡爾·貝恩,終於徹底認命了。

這時,一名士兵突然悄悄的走到二人身後,站直身體右手捶胸:

“營長還有…督導副官大人!”

“什麼事?!”

心情煩悶的卡爾扭頭衝士兵瞪了眼,U看書 www.uukansh.com冇好氣道:“說!”

“呃……”被嚇了跳的士兵怔在原地,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錯:“您…能不能…過來一下?”

看著心驚膽戰的士兵不停地用眼神示意,萬般無奈的卡爾·貝恩隻好和對方離開。

一分鐘後,卡爾孤身一人快步返回。

望著表情略帶詭異的卡爾,安森有些好奇:“怎麼了?”

“兩件事,好訊息和壞訊息。”卡爾豎起右手食指和中指:“先聽哪個?”

“壞訊息。”

“先聽好的吧。”卡爾一擺手:

“主力軍撤退的時候把能搬的都搬走了,但還有一門二十四磅炮留在這兒,應該是因為太沉;士兵檢查了一下,冇有損壞,能用。”

哦,這還真是個好訊息。

但看著卡爾一臉絕對有問題的表情,安森立刻將內心的喜悅壓了回去:

“我猜,壞訊息是我們冇有炮彈了…對吧?”

“不,我們有炮彈——實心彈和霰彈,不多但夠用了,發射藥也很充足。”

卡爾搖搖頭,他笑了,隻是笑的很尷尬:

“壞訊息是,我們這兒冇有炮兵——二十四磅的攻城臼炮,全團冇有一個人會用。”

“所以,安森·巴赫上尉。”卡爾“啪!”的一聲,用力拍了下安森的肩膀,用很遺憾的語氣道:

“如果你還指望能得到火炮支援的話,嗯…你可能得先成立一支炮兵敢死隊,還得做好被他們不小心一炮炸死的準備才行。”

“……”安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