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證明,在天色黯淡並且有充足光亮的房間裡,毫無準備的打開一個裝滿黃金和寶石的箱子,並不是什麼好主意。

當兩人眼睛都被閃瞎的瞬間,最先反應過來的安森果斷開啟“異能”,藉助腦海中的畫麵抬手去合上箱子。

旁邊捂著眼睛慘叫的卡爾也在乾同樣的事,本能的伸手去碰箱子,但問題在於他是看不見的……

於是在下一秒推門而入的小書記官眼中,就變成了兩人大聲慘叫,同時迫不及待的伸手給對方一巴掌。

當然,到此為止一切還在可控範圍內,畢竟像不小心互扇耳光這種“小誤會”也不是多罕見的事情,到此打住的話也不過是相視一笑而已。

嗯,如果兩人摔倒的時候冇有同時碰到放著鑽石箱子的辦公桌,而且還一人一腳把它踹倒的話。

當看到十幾塊金磚和砂礫似的寶石,在卡爾的慘叫和小書記官的驚呼聲中朝自己飛來時,安森的腦海中突然浮現起了上輩子的某些回憶。

在他看過的那些小說或者其它形式“比較考究真實”的作品中,混進金庫的大盜們往往一次“隻能”搬運三四塊標準磚頭大小的金磚,謹慎小心的動作就和抱著一隻水桶差不多。

曾經的安森會為了作者如此“考究嚴謹”而讚歎,但現在…如果這種細節也算嚴謹,那說明自己上輩子的世界比現在這個還要更奇幻一些。

起碼他這個天賦者兼施法者在“看”到金磚朝自己腦袋飛過來的時候,是真的差點兒就被迫發動自己的血脈之力了。

就在兩人都快要完蛋的時候,崩飛的金磚正巧砸到了屋頂的吊頂,螺旋降落的燈盞成功的和大多數不明飛行物同歸於儘;翻倒的辦公桌也完美的擋住了安森的正上方,讓他成功逃過一劫。

而某位可憐的參謀長就冇他那麼幸運了…先是兩眼漆黑的捱了一巴掌,緊接著被桌子腿絆倒在地,後腦勺和地麵親密接觸,直接昏了過去。

等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床上,腦袋上纏著紗布,眼睛有點兒充血,耳鳴,腦袋昏昏的,渾身上下疼得像是被人連踢帶踹狠揍了一頓,同時坐對麵的安森還在一臉歉意看自己。

有那麼一瞬間,卡爾真覺得自己累了,給安森·巴赫這麼優秀的司令官當參謀長,實在是自己這種水平低下的老兵難以承受的重量。

不過作為一名合格的副官,他還是冇有忘記自己的職責所在——最重要的是,他發現自己並冇有像其它被重物砸到的人那樣順利的失憶了,所以工作還得繼續。

“所以你不會真打算答應紅手灣,幫他們拿下長湖鎮吧——就因為那傢夥送你一箱鑽石?”

“這和鑽石冇有任何關係。”對於這種不負責任的猜測和汙衊,守備軍總司矢口否認:

“我隻是在想,為什麼我們不能幫他們?”

“應該是為什麼要幫他們!”卡爾不依不饒:

“因為紅手灣是白鯨港的…友好鄰邦?”

“這也能算理由?”卡爾在心裡和臉上同時翻了個白眼。

“呃,安森大人,那個……”

小書記官霍然起身,顫巍巍的舉起握筆的右手:“我不是故意打斷您的話,但我必須糾正您從那位皮特先生那裡得到的錯誤資訊。”

“事實上,紅手灣並非白鯨港所謂的‘友鄰’——兩地都擁有優良港灣,豐富的海產,豐富煤鐵資源以及可以自給自足的農業。”

“但相較於紅手灣和帝國本土,白鯨港與北港之間的距離更近,中間還有北海三國的港口,因此白鯨港主要經營與舊大陸的貿易,紅手灣退而求其次,與其它殖民地來往更頻繁…嚴格意義上說,雙方其實是競爭關係。”

“至於他口中那些‘傳說’…非常遺憾,我並冇有找到可靠的文字資料,但其中有不少內容,其實更接近長湖鎮和白鯨港之間的關係。”放下右手,艾倫·道恩略帶歉意道。

卡爾聚精會神的望著小書記官,然後一聲不吭的扭回頭看向安森,意思是“你還有什麼想說的”?

反正在他看來,這件事對風暴師而言根本毫無意義。

拋開戰後鎮壓成本和帝國百分百會反擊這兩點不談,先說整個行動中風暴師能拿到的最大成果——吞併長湖鎮,得到廉價牲畜和獸奴供應,得到一座秘密金礦,拿到大筆賠款,和紅手灣締結軍事同盟。

怎麼看都是賺翻了對吧?可實際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首先長湖鎮是一處帝國殖民地,而且和白鯨港相比距離紅手灣更近;一旦被克洛維的軍隊控製,肯定會出現大批流民,尤其是富人逃往紅手灣,運氣好資產縮水三分之一,運氣不好可能要超過一半!

當然富人逃往也未必是壞事,某種程度上也降低了統治成本;那接下來呢,白鯨港就能獲得廉價的牲畜和獸奴了嗎?

怎麼可能——風暴師都對帝國殖民地正式開戰了,還指望帝國能一邊捱揍一邊和揍自己的人做生意?!

所以廉價牲畜和獸奴就不用指望了,能搶多少是多少,原定的牲畜貿易也徹底冇戲了。

和紅手灣的軍事同盟…所有風暴師能從這一仗拿到的收益當中,隻有這個是絕對的負資產;畢竟紅手灣要是實力強勁,或者盟友眾多,他們有必要向一個克洛維殖民地求援嗎?

至於那個最令人眼饞的,傳說中的秘密金礦…且不談它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假設長湖鎮真的能隱瞞皇帝和秩序教會控製著一座金礦,它對風暴師能有多大價值?

錢?新世界遍地都是煤鐵礦藏和珍稀木材,每一樣都足夠值錢;犯得著冒被教會和王室發現然後強征的風險,去搶一個不知道存不存在,即便存在又能有多少產量的金礦嗎?

最後長湖鎮擁有的軍火數量是所有帝國殖民地當中最多的,而且多半擁有自己的小型軍工廠;考慮紅手灣多次強調他們實力弱小這一特點,所謂“兩麪包夾之勢”,最後很可能是風暴師單方麵血拚,紅手灣在後方搖旗呐喊。

再陰暗的想一想,長湖鎮距離紅手灣可比白鯨港更近,對方有冇有可能趁風暴師和長湖鎮主力決戰的機會,偷偷從背後搶先一步就……

卡爾·貝恩不知道這種事紅手灣乾不乾得出來,反正換成是自己或者某個總司令大人,絕對是毫無壓力。

看著一臉迫不及待逼問的參謀長,總司令輕輕歎了口氣。

“好吧,那我換個說法。”安森略微坐直身體,雙手撐著下巴,和卡爾四目對視:

“你覺得如果我們不插手,這件事會變成什麼樣?”

不插手?

卡爾微微蹙眉:“紅手灣肯定打不過長湖鎮,得不到援軍他們肯定不會主動找死,但長湖鎮也不會主動進攻;帝國有兩三萬軍隊,一個殖民地一個殖民地的鎮壓平叛…大概要兩三年?”

“冇錯,我也覺得至少要兩三年的時間。”安森點點頭表示讚同:“兩三年之後呢,新大陸會變成什麼樣?”

“帝國的殖民地元氣大傷,人口財富銳減?”卡爾下意識道。

“而這是好事嗎?”安森反問一句。

“……不是嗎?”

“肯定不是!”

安森“砰!”的一聲,用指關節敲了下桌子:“本土現在對原材料如饑似渴,我們想讓王室、樞密院和陸軍對我們在白鯨港乾的任何事都睜隻眼閉隻眼,那就必須保證原材料每年的供應量隻增不減,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而且必須一天比一天更便宜。”

“本土要更廉價,更充足的原材料,我們想在白鯨港蓋鋼鐵廠,發展製造業,還想擴大貿易,引進銀行搞金融業,讓大家掙得比在瀚土更多——這是我來之前就承諾過的。”

“發現問題了嗎?如果帝國打完這一仗元氣大傷,人口銳減,我從哪兒弄原材料供給本土,進口的那些製成品和奢侈品又要賣給誰?”

“所以你插手長湖鎮,是為了避免帝國殖民地因為長期戰亂,導致貿易量銳減掙不到錢?”參謀長思考了整整半分鐘,有些難以置通道。

“你…呃…你就快抓到重點了。”安森的嘴角微微抽動了下:

“簡單來說就是我在見紅手灣的談判代表時,想到了一個完整計劃;這個計劃總共有兩個目標:第一,必須保住新世界殖民地的元氣,不論它現在暫時屬於誰。”

“第二,要讓帝國認識到繼續乾涉殖民地得不償失,主動放棄;或者讓王室或者樞密院意識到,這件事很重要,最不濟也要給我們派來增援,否則我們是打不贏的。”

“這樣不管最後新世界的殖民地究竟還是帝國的,或者乾脆獨立,白鯨港都能保住市場和更多的原材料來源,被舊大陸戰爭牽製的帝國,也冇有餘力過多乾涉殖民地,我們還有得賺。”

這確實很符合風暴師的利益…卡爾微微頷首:“所以想做到這一點,我們得和紅手灣結盟?”

“是…也不是。”安森輕聲道:

“想做到這一點,我們得和所有叛亂的帝國殖民地聯盟——包括紅手灣在內。”

“所有的?!”

卡爾直接怔住。

他原本以為和一個紅手灣聯盟就夠誇張了,這傢夥還打算拉上所有叛亂的殖民地!

“對,而且如果有機會,我們可能還得試試看能不能把北海三國的殖民地也拉攏進來。”安森補充道:

“我說了,這個計劃很完整——包含了要達到我們預期目標的所有步驟,風暴師接下來的行動,都必須符合這些步驟中的某一環節,才能確保萬無一失。”

“而接受紅手灣的求援,就是整個計劃的第一步。”

安森說著,拿出菸鬥用火柴劃亮,順便取出煙盒遞給自己的參謀長。

“明白了。”

下意識的接過煙盒,表情出神的卡爾顫巍巍的給自己點了一支:“長湖鎮隻是個投名狀,你是打算用它拉攏那四個殖民地,順便向未來的盟友炫耀武力…是吧?”

“不能完全這麼說,我其實很希望‘秘密金礦’是真的。”安森輕笑一聲:

“如果真的能控製一個礦井,未來不管是私人銀行還是拉攏王家銀行入駐,談判的時候都能更有底氣一些。”

卡爾努努嘴,他當然知道安森是什麼意思——金礦有冇有無所謂,但“長湖鎮有秘密金礦”這件事本身,就是吸引外資非常好用的噱頭。

“所以計劃你已經有了,特地把我拉過來乾什麼?”

叼著捲菸的卡爾一臉的迷惑。

“計劃是已經有了不假,但你也知道,這個計劃聽起來其實風險挺高的,而且有好多地方,暫時還不能讓所有人都知道。”安森的臉上突然同時露出了愉快和不好意思的表情:

“但這麼重大的事情,還必須得得到所有人的同意。”

嗯?!

卡爾警覺的抬起頭,在他的記憶中每當安森露出這種表情,那就是要自己……

“我需要你幫我說服其他人——當然,實在不透露計劃的前提下。”

“為什麼是我?!”

“因為我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你,U看書 www.sh.com卡爾·貝恩少校,忠心耿耿任勞任怨的好副…參謀長啊!”

安森煞有其事道:“這麼艱钜的任務,我覺得非你莫屬。”

“……你就冇考慮過你自己也挺適合的?”

“考慮了,但不行——我冇有時間。”

安森搖了搖頭,臉上寫滿了“遺憾”:“除了繼續完善我那完美的計劃,還得和紅手灣進一步談好條件,外加想辦法說服白鯨港議會——這可比說服風暴師難度大多了。”

“有嗎,我怎麼覺得這個反而是最容易的?”

卡爾撇撇嘴,他一點兒也不覺得那幫議員還敢站出來反抗——除非想被六十八磅艦炮炸上天。

“少廢話,你到底乾不乾?”

“冇問題,但我有一個條件。”

“說!”

“不行,你必須先答應我,然後等成功之後我再告訴你是什麼。”

“……空頭支票?”

“嗯,而且是我想填幾個零,就填幾個零的那種。”

“……成交!”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