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叛亂的殖民地內仍有忠於帝國的勢力這件事,安森並不意外。

倒不如說對於一群主要靠掠奪和壓榨土著民與貧民移民積累財富,然後藉助本土勢力變現的殖民者而言,要是冇有這麼群傢夥,鐵了心想要從帝國的統治下獨立出去,那纔是真的奇了怪了。

歸根結底,這場突如其來的叛亂並非是什麼“自由意識覺醒”,純粹是幾個殖民地實力提升之後,試圖和帝國討價還價的手段而已;至少現階段的新大陸殖民地,還冇有一個擁有完整的產業鏈,不依靠和本土的貿易就能完全自給自足的。

不僅帝國的殖民地,其實就連白鯨港也同樣有這方麵的跡象——如果安森冇有提前幾個月抵達殖民地並徹底控製了形勢,等到資金匱乏的王家銀行動手強征的時候,情況很可能就完全反過來,變成“帝國質疑克洛維暴政,出兵保障白鯨自由”了。

考慮到聖徒曆九十五年的“北港暴動”,帝國就已經這麼乾過一回,險些將克洛維最重要的出海口變成名為獨立,實為附庸的自由城市…再經典複刻一回,真的不是不可能。

但理解歸理解,不等於安森就必須接受,默許自己的盟友是個首鼠兩端的二五仔。

更何況這還是一個很好的,用來敲打盟友的好藉口——誰不積極反抗帝國,擁護白鯨港這個“新世界的燈塔”,誰就是可恥的“效忠派”!

“…而與之相對的我們,這是殖民地中的‘自由派’。”

如釋重負的皮特·查塔姆,謹小慎微道:“多年來帝國近乎無休止的壓榨,已經讓我們所有人痛不欲生——絕大多數的移民本就是因為在本土受夠了領主和皇帝的統治,渴望擺脫束縛獲得自由纔來到了新世界,結果還是一樣被盤剝!”

“尊敬的安森·巴赫總司令,我不指望您能原諒紅手灣的‘背叛’,但至少請相信在紅手灣,您的朋友一定多過您的敵人;我們是真心相信白鯨港和克洛維的軍隊,能夠幫助我們贏得自由和獨立的!”

皮特真心實意的望著安森,雙手一會兒攥拳,一會兒張開的在桌子上來回挪動,把汗水浸得整個茶幾都是。

安森微微頷首,十指交叉的雙手用大拇指支撐著下巴,沉悶的表情讓對方難以知曉他在想什麼。

許久,吸菸室內響起了一聲歎息。

“皮特·查塔姆閣下。”

“在!”

聞聲的皮特趕緊向前靠了靠,恨不得整個人都貼在茶幾上。

“看在你我之間友誼的份上,關於紅手灣‘效忠派’的卑鄙行徑,我可以不將他們的罪行牽連到其他無辜者身上——甚至為了團結所有殖民地,我也可以對其它‘效忠派’暫時放過,但是……”

安森話語一頓,舉起的右手手指停留在空中:“這並不等於我會將所有的行為,統統視而不見——就算我可以,白鯨港的民眾和風暴師的士兵們,也無法接受一群敵人能得到他們的保護!”

“紅手灣的‘效忠派’,必須得到嚴懲!而且在這件事情上,我們希望能得到紅手灣朋友們的幫助。”安森死死盯著皮特:

“至於他們所掌握的財富,我認為還是由真正熱愛自己家鄉與土地的‘自由派’來掌控更合適,您覺得呢?”

“您?!”皮特的麵孔驟然一白:

“您是說……”

“我什麼也冇說!”安森意味深長的看著他:

“我隻是告訴您,那些不是白鯨港朋友的傢夥,不會得到風暴師的保護…明白了嗎?”

“明白!明…明白!”皮特點頭點的飛快。

“明白就好。”

安森拍拍他的肩膀,輕笑站起身:“走,讓我們去歡迎那些誌同道合的朋友們吧!”

……………………

揚帆城市議會,拱頂大廳內。

身著藍白色軍裝,披著鳶尾花鬥篷的殖民地總管大臣伯納德·莫爾威斯坐在高台主座上,宛若君王的望著正對麵緩緩打開的大門。

昏暗的光線下,來自各個殖民地的代表們戰戰兢兢的步入大廳,在長桌兩側標註著各自身份的席位落座。

儘管都是帝國的殖民地,但因為曆史,人口和財富數量以及重要性等因素,重要性同樣是分成三六九等的——就像帝國的諸位大公們名義上都是追隨“龍騎士”赫瑞德的“七大騎士”之後,但到了實際層麵上……

嗯,這種話不能說,有礙團結有礙團結。

一眼掃過那些膽戰心驚的臉龐,伯納德的視線停在了揚帆城議會代表對麵的空位上,眉頭微蹙。

長湖鎮果然已經陷落了。

這一次白鯨港的克洛維人冇有再炫耀似的登報,但根據紅手灣的“效忠派”送來的訊息,對方出兵極其迅速,差不多就在紅手灣戰敗後第五天就送去了捷報,刨除送信的間隔,整場戰鬥極有可能隻持續了兩到三天。

三天就攻克有完備防禦體係和充足後勤的長湖鎮…雖然不清楚對方是哪支軍隊,又是誰指揮的;但毫無疑問,是個勁敵。

將這麼一支軍隊送到殖民地,也就意味著克洛維的戰略重心從本土轉入殖民地。

難道克洛維真打算就這麼繼續硬抗將戰爭持續下去,徹底拖垮帝國?

如果真是這樣,那對一意孤行還急於打開局麵的皇帝,可真不算是個好訊息…內心挖苦了下自己敬愛的陛下,將半張臉都藏在帽簷下的伯納德緩緩昂首:

“尊敬的殖民地代表們,承蒙諸位對帝國仍有效忠之心,響應召喚。”

“鄙人伯納德·莫爾威斯,禦前殖民地總管大臣——特此代表赫瑞德皇帝陛下,向諸位致以真摯的問候,同時邀請諸位加入我的軍團,恢複帝國殖民地的和平,與卑鄙無恥的克洛維入侵者決一死戰。”

“有諸位的幫助,我保證三個月之內,金色鳶尾花將在白鯨港飄揚!”

………………

“從時間上說,這種想法是不現實的!”

長湖鎮大廳內,站在巨幅地圖前的安森揮舞著手中的佩刀,對著圍坐在台下的殖民地代表們侃侃而談:

“我很理解諸位急於擺脫帝國的暴政,爭取自由的理想;但在那之前我們必須先麵對一個現實——那就是即便失去了絕大多數殖民地和長湖鎮這一重要據點,帝國的實力依然未受到太多的削弱,他們依然十分強大!”

“一場或者兩場戰鬥,即便能對殖民地的帝國大軍造成重創,甚至攻克揚帆城,也無法徹底打消帝國想要繼續統治新世界的磅礴野心,還會令我們付出巨大的代價——本土大軍一到,帝國艦隊封鎖港灣,辛苦獲得的一切將瞬間灰飛煙滅。”

深吸口氣,安森舉起指揮刀將刀尖指向地圖上的揚帆城,從左向右滑向白鯨港,途徑所有的帝國殖民地:“在我看來,若想爭取到真正的獨立,需要至少兩個前提條件!”

“第一,團結所有可以團結的力量;第二,讓帝國充分意識到若要維持在殖民地統治,付出的成本將遠遠超過他們能得到的收益。”

“隻有同時滿足——請注意,我說的是同時——才能將帝國的爪牙從新世界徹底驅逐,諸位才能得到你們一直渴望的自由。”

安森用刀尖敲了敲地圖,大聲強調道。

“尊敬的白鯨港總司令,無意冒犯;但您的兩個前提條件第一個我們還能理解,後一個要怎麼做到?”

說話的是長湖鎮議長奧朗德,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聚精會神的注視著那副原本是他私人收藏的新世界地圖。

在簽署了投降協議之後,這位曾經的“效忠派”已經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自由派”;或者說為了防止帝國的反攻倒算,現在也隻有一條路走到黑了。

“即便是‘獸奴暴動’之後組建了民兵,各個殖民地的軍隊在麵對帝國時依然是不堪一擊,這一點揚帆城的自由派已經用行動證明瞭;所以要怎麼做,才能讓他們統治的成本超過收益?”

聽到這個問題,代表們紛紛豎起耳朵,全神貫注的望向站在地圖前的安森·巴赫,全場鴉雀無聲。

麵對來自長湖鎮無比配合的“質疑”,安森從容一笑,將雙手背在身後,故意沉默片刻,為自己接下來的發言鋪墊:

“諸位,如果我們想要擊敗敵人,首先就要弄清敵人的想法——所以當帝國聽聞一直克洛維的軍隊越過邊境,攻克了在他們眼中十分重要的殖民地長湖鎮的時候…他們會想到什麼?”

………………

“陰謀!這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克洛維式的卑鄙陰謀!”

高聳的穹頂與陰暗的燈火下,迴盪著伯納德中氣十足的怒斥聲:“在新世界或許是第一次,但是在舊大陸…這樣的情況簡直不勝枚舉!”

“卑賤的克洛維人,他們對土地有著與生俱來的貪婪,從建立自己的國家那一天開始,就在瘋狂的擴張自己的領地,用偷,用騙,用搶占的方式,篡奪那些古老王國的寶冠,變成他們那醜陋鐵王冠的一部分。”

“甚至就連克洛維這個王國…也是無恥的奧斯特利亞家族,率軍強占了雇傭他們保護自己的古克洛維王的城堡與領地,建立的冒名頂替的國家!”

“眼下在新世界正在發生的事情,隻是過去數百年間無數次慘劇的重演罷了。”

環視著在場代表們那或是驚愕,或是難以置信的表情,伯納德冷哼一聲:

“他們會先假意伸出橄欖枝,引誘你們上鉤接受‘好意’,彷彿真的隻是為了幫助你們獲得獨立的地位,並非真有入侵的想法。”

“但豺狼怎麼可能放過到嘴邊的鮮肉?用不了多久,他們就會為了這份‘保護’提出各種各樣的要求——財力,人力,物力…直至將你們的油水榨乾,逼迫你們不得不將各種資源和領土,也紛紛‘委托’給他們管理。”

“你們不需要軍隊,因為克洛維的軍隊會保護你們,你們用不著組建議會,因為克洛維的官僚會接管方方麵麵;你們也不用經營任何東西,因為所有的礦藏和農場都會變成克洛維人的東西……”

“當有朝一日,真正脫離了帝國的保護,獲得了克洛維人賜予的‘自由’時,就會驚訝的發現除了那份‘自由’,你們已經一無所有!”

………………

“…而這,就是帝國眼中會發生的事情。”

安森用指揮刀在地圖上畫了個圈,作為剛剛陳述的總結:“在他們看來克洛維人就是這一切的主謀,目的則是吞併帝國的殖民地,進而獨吞整個新世界。”

“但……真的是這樣嗎?”

一片死寂。

在場的代表們瞪大了眼睛,緊張得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安森平靜的望著眾人,沉聲開口道:“諸位會有這樣的擔憂我可以理解,畢竟誰也不希望剛剛贏得獨立,就立刻被另一股強大的勢力繼續壓榨,統治。”

“而這,也是我給出的第二個條件——讓帝國統治的成本超過收益如何實現的方法。”

“那就是…建立一個同盟。”

同盟?

在場的代表們一時間冇有立刻反應過來,疑惑的望著台上的安森。

“不是那種簡單的相互援助和幫扶,毫無約束力的同盟;而是一個達成了統一關稅,U看書 .kansh.com建立集中軍隊,擁有最高首腦和權力機關,對外用同一個聲音發聲,對內鎮壓和肅清反對者的…統一戰線。”

安森邊說邊向前邁步,一步步走到代表們麵前:

“先生們,我們必須麵對一個殘酷的現實,那就是帝國很強大,非常強大…強大到很可能我們所有力量綁在一起都無法與之真正匹敵,我們可憐的資本,根本無法和統治舊大陸近千年的帝國相抗衡…麵對麵的戰鬥,我們冇有贏的勝算!”

“我們唯一的希望,就是打破帝國逐個擊破,還能重新恢複他們往日殘暴統治的幻想,讓所有殖民地都集結在一個聲音之下,讓帝國必須和過去所有被它壓迫的殖民地戰鬥。”

“讓她清楚的意識到,擊敗一兩個殖民地毫無意義,她必須出動數以萬計的大軍,血洗整個殖民地,纔有可能徹底熄滅反抗的火種!”

“隻有那樣,帝國纔會因為要付出的代價過於巨大而放棄統治,轉而用其它方式擊敗我們——但那無所謂,隻要各個殖民地團結在一起,她就不會有任何機會!”

“先生們,為了勝利,我們必須團結。”

“團結…纔是力量!”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