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看不到光芒,卻也並並不感到黑暗,精緻細膩的灰塵瀰漫在空氣中,猶如夜空中流淌的星辰,輕輕觸摸,還能感受到它們從肌膚上滑過的觸感。

順著灰塵流淌的方向,出現在視野儘頭的是一個看不見儘頭的長廊;恍惚的刹那彷彿正有某人的身影從眼前經過,幽幽之間還能聽到某些耳語般的迴響。

這裡就是原初之塔的最底層,大迴廊廳。

一切訊息,曆史,知識,預言,都將被記錄,存檔。

作為博瑞迪姆,甚至是整箇舊神派世界——當然,是“現在”的——核心,這裡也就是絕大多數施法者能夠與其接觸的最高層級;成千上萬的施法者發生的一切,都會以文字的形式永遠儲存在這裡,而他們也將按照原初之塔做出的預言去行動。

踏入大門的一刹那,安森甚至感到自己的思維出現了短暫的停滯,足足過了數秒才逐漸恢複正常;緩緩回首,身後進來時的大門已經不見了蹤影,隻有一道濃霧形成的壁障。

深吸口氣,扭過頭的安森再次目視前方,向著深邃的長廊中走去。

漫步在灰塵瀰漫的長廊中,他的腦海中開始回憶起進門時,盧恩最後的叮囑:

“…行走在大迴廊廳中,你希望看到的內容與你心中所想是直接掛鉤的,大迴廊廳會直接迴應你內心呼喚,讓你想要看到的東西以你想象中最自然的方式,出現在你麵前。”

“因此,控製你內心的想法就變得特彆重要,尤其要避免被大迴廊廳‘發現’太過內心深處的東西…當然,像你這樣優秀的信徒應該不需要我提醒那些常識性的問題。”

“簡而言之,在大迴廊廳內瀏覽資訊遵循三大步驟:回憶,聯想和禱告。”

“回憶對應已經發生的曆史,包括自己的回憶和你聽聞,在書本上看到過的,所以某種意義上‘知識’也是回憶的一種,它能幫你找到事件或知識誕生的那一刻,並沿著發生的脈絡逐漸讓你瞭解整個過程。”

“聯想則是我們這些已經站在‘前沿’的信徒們需要經常使用的技巧,按照我們已經掌握的技能和知識開始發散性的聯想,大迴廊廳便會將關於這部分的知識與研究呈現給你。”

“相應的你聯想的過程,猜測,研究,失敗與成功,也都會被記錄到裡麵,所以…除非必要,不要聯想。”

“最後則是禱告…我們虔誠的打開內心,將一切呈現於大迴廊廳麵前,而後它將予以最準確的預言。”

“這是三種當中最困難的一個,因為呈現的細緻的程度將直接影響到預言的內容,通常哪怕再虔誠的信徒也無法毫不保留的開放自己的身心,同時預言包含的資訊量又非常巨大,找錯或者猜錯都是經常發生的情況。”

“不過你不需要在意這些,好好享受閱讀和研究新知識帶來的快樂就行了……”

稍稍放慢了自己的步伐,腦海中逐漸開始聯想的安森輕聲低喃:

“三大魔法的關係,及同時掌握的可能性。”

雖然不清楚塔莉婭費儘周折,一定要將自己送到安息之土的理由,可既然有了這樣千載難逢的機會,當然要想辦法得到某些根本不可能掌握的情報,以及對自己最為至關重要的資訊。

最首當其衝的,當然就是如何擊敗安息之土的守墓人。

最直接的選擇當然是預言,但這也是安森最先排除的選項——他不懷疑對方能不能做出準確預言,他更擔心千年前的使徒們怎麼看待準備在千年後把他們刨墳掘墓的自己。

所以退而求其次,弄清他們力量的本質也是一種選擇。

就在他繼續漫步時,感覺左側有什麼東西輕輕碰了自己胳膊一下。

安森扭頭望去,發現原本平整的牆壁已經變成了書架,上麵靜靜地躺著一本厚厚的書,書皮上用漂亮的燙金字寫著《三大魔法起源與關聯研究》,像原本就在那兒似的等待著被自己發現。

但這些並不是最關鍵的,最關鍵的是這本書非常整齊,用的文字也不是這個世界的文字…甚至連封麵到裡麵的紙張,都透著流水線和印刷的味道!

不要緊張,冇什麼可擔心的,盧恩已經提醒過了,它、它會用自己認為最、最自然的方式,將需要的資訊呈現給自己,並不是自己的身份暴露了……

安森的深吸口氣,略有些猶豫的拿起了這本書,熟悉又陌生的文字波濤洶湧的湧入自己的眼簾:

“…傳統上,對於三位真神的誕生與出現時間存在一定的爭議,但對於他們創立各自進化途徑與魔法的時間,是可以被確定的。”

“注意!這僅僅是學術層麵的研究,不涉及到真神們各自的‘神性’層麵,虔誠的信徒永遠都不應存在某些不切實際的惡毒聯想,真神們永遠是領導和拯救我們的救世主!”

“首先毫無疑問,最早覺醒的是血魔法的主人,超凡的布魯托…正是祂的出現,讓‘進化’不再是被自然世界所掌控,我們隻能被動接受的過程。”

“然後…布魯托的反麵,祂親愛的兄弟黑魔法之王穆特,找到了與其截然相反的途徑,在精神層麵發現了超越一切的可能。”

“命運掌控者艾頓另辟蹊徑,孜孜不倦的追求者重塑世界,自創法則的道路,最終創造了‘魔法’這個名詞,榮升為所有進化者的領袖,聯合布魯托與穆特創立了最早的教團,反抗世界的意誌……”

哦,所以這就是為什麼後來的舊神派都自稱“施法者”的原因,當然也可能是“進化者”這個稱呼不能再用了;還有布魯托和穆特竟然是兄弟?等等,也有可能是某種比較誇張的修辭或者形容…安森繼續瀏覽著後麵的內容:

“…從教團誕生的第一天開始,無數的信徒都曾嘗試過將三大魔法合而為一,但彼此進化途徑間的分歧與衝突,導致這種想法變得困難重重,幾乎不具備可能性。”

“但偉大的真神與使徒們還是找到了可能的路徑,到目前為止已經有至少四種具備可行性的方案,已經在有條不紊的研究進程之中。”

“其中最具備可行性的,是一位來自微風城的進化者提出的‘扭曲領域’說。”

“該方案要求進化者必須先成為‘圖托兒’級彆的咒魔法掌控者,利用施法空間製造一片完全不同於自然法則的領域,並與其高度結合——或者由其他咒魔法掌控者創造也行——因為自然法則與外界完全不同,因此隻要能符合相應條件,就可以很自然的掌握另外兩大魔法。”

“當然,該方案存在著極大的限製與弊端:首先當然是與扭曲領域高度結合,導致最終進化者無法輕易離開領域,徹底無法適應外界,長期暴露在外甚至有極高的生命危險;並且扭曲領域一旦被毀,則力量也會隨之喪失。”

“對於這些缺點,該進化者已經開始加緊研究,尋找可以緩解或避免高風險的方法;目前已經發現可以通過相似環境,小幅度的延長脫離扭曲領域時間……”

這個,看起來很像幽淵之主和幽淵之海的關係啊,難怪祂常年躲在洶湧海的海底,所以這種方法最後是成功了?

安森挑挑眉毛,繼續翻閱著後麵的部分:

“…因為進化途徑間本質的衝突,即使真的同時掌握了三大魔法,雖然可以獲得比等水準的進化者更多的選擇和全新的方向,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但也會更早遭遇瓶頸,並且到目前為止,冇有任何成功突破的先例……”

“這是由三大魔法本身的目標方向所導致的,一旦達到某個層次,就必須捨棄多餘的部分才能繼續前進,需求麵的不同到導致彼此相容存在著無法逾越的上限。”

“同時掌握兩種甚至三種途徑的進化者,由於需要儘量彌合多個途徑間的衝突,他們所掌握的途徑本身就是最大的弱點,並且幾乎冇有繼續進化的可能。”

“但這並不能說明,彌合多途徑是一種錯誤的方向,甚至恰恰相反;所有使徒都在警告後來者,若想攀升到更高的進化層次,這是全體進化者唯一的選擇。”

“真神們留給了我們寶貴的遺產,在過去的成功之上按圖索驥並不能創造全體進化者的未來;唯有開創全新的道路,才能讓大計劃成為我們並不遙遠的未來……”

啪——

輕輕合上書,目光凝重的安森露出了意味深長的表情。

自己找到的內容並不多,基本上隻是開篇入門的水準,透露出的資訊倒是相當的豐富。

首先同時掌握三大魔法的方法不止一種,是否說明出現在白鯨港的守墓人們很可能是不同實驗,不同時期的產物,最後都因為自身的力量限製,導致無法輕易離開安息之土?

融合三大魔法是舊神派世界的“正確做法”,甚至得到了使徒們的背書;但自己所生活的那個年代卻幾乎找不到多少融合多個魔法的施法者,以至於塔莉婭在聽說了聖艾薩克成功後,還會感到十分新奇。

更進一步說,假設這個盧恩和“那個”盧恩是同一個…施法者,那麼聖艾薩克的成功,或許不僅僅因為他有一個血魔法使徒朋友那麼簡單,極有可能是從對方身上得到了不少的相關的知識和經驗的。

最後,如果上述前提是真的,那麼為什麼盧恩冇有告訴塔莉婭多魔法融合纔是正途,偏偏還是讓她在不知情的前提下,繼續掌握血魔法?

況且明知道目前的種種方法都存在著嚴重缺陷,使徒們依然在鼓勵所有進化者這麼做…真的是為了進化者的未來?

如果是,那麼他們失敗的可不是一般的徹底…數千年後的施法者幾乎冇什麼未來,隻剩下苟延殘喘了。

如果不是,他們的真實想法會是什麼?

……………………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當安森離開大迴廊廳的時候,博瑞迪姆的天色已經暗了下來;覆蓋著整個城市的濃霧在夜空下變成了灰黑色,散發著不詳的意味。

已經早早出來的盧恩孤零零的站在台階上,在發現人群中安森的身影時立刻眼前一亮,快步上前道:“怎麼樣,感覺如何?”

“……非常難以形容,不愧是博瑞迪姆,不愧是傳說中的原初之塔。”

看著比自己這個遊客還興奮的“U看書 www.ukansh.com導遊”盧恩,安森的嘴角再次忍不住翹起:“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之後還能多來幾次。”

“冇有問題!隻要有空閒我一定儘量安排!”盧恩趕緊連連點頭:“除了大迴廊廳,我們還可以去真知博物館,我保證,那裡的東西也一定不會讓你失望!”

“除了原初之塔,博瑞迪姆還有很多的參觀的地方,我一開始還準備帶你去血欲之館,對於剛剛經過長途跋涉的旅客們,那裡是最適合好好放鬆,體驗**歡愉的場……”

“好好好…我已經知道了,謝謝!”

眼看著話題越來越歪,安森隻得趕緊攔住,順便生硬的轉移下對方的注意力:“還是不要說我了,聊聊你的工作吧——找到我們需要的預言了嗎?”

“呃…找到是找到了,但可能是因為我工作上略微有些失誤,導致這次的預言格外晦澀難懂。”

微微蹙眉的盧恩歎了口氣,輕輕揉了揉太陽穴:“四個神靈同處神殿,渴求福音的繼業者們,需向真正的神獻上犧牲纔可得到享榮光,犧牲愈多,神愈歡喜。”

“老實講,過去像這種詩歌體的預言並不是冇有出現過,但這次的實在是太讓人不明白了——四個神靈明顯有指代性,繼業者應該就是血脈,但剩下的……”

“啊…抱歉安森,我又在拿自己的工作來麻煩你了;這樣吧,趁時間還早,要不我們還是一起去血欲之館看看,我保證你絕對不虛此……”

“是情緒!”

麵無表情的安森毫不客氣的打斷道:“影響血脈傳承的關鍵,是情緒!”

盧恩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