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大陸,克洛維王國。

在經過一場註定終身難忘的旅行後,路德維希·弗朗茨終於在審判官和裁決騎士團的護送下,回到了克洛維城。

按照事先準備的方案,南部軍團的少將總司令大人應當立刻進宮覲見,與弗朗茨家族關係甚好的卡洛斯二世陛下,也已經為自己最年輕的將軍(之一)準備了盛大的覲見典禮與宴會,在教會和帝國麵前哄抬他的身價。

這同時也是因為懦弱的王家陸軍在和帝國談判中落了下風,六個軍團總司令竟然隻爭取到了一個;哪怕克洛維並不希望在這場聖戰中投入太多,如此怯戰也稱得上是顏麵掃地了。

而他們的懦弱不僅讓卡洛斯二世震驚,就連赫瑞德皇室也很驚訝;他們原本以為克洛維再怎麼不情願,為了尊嚴也肯定會爭取三個位子,帝國大概要付出些代價才能換取在統帥部中總司令四比二的比例…結果竟然比最理想的結果還多一個!

如此局麵不僅出乎意料,更讓原本氣勢洶洶的赫瑞德皇室有些尷尬了…按照兵力配比,一個軍團規模不可能小於兩萬;如果要拿到五個名額,要麼縮小其餘四個軍團的規模,要麼就得增兵。

因為克洛維隻肯接受一個軍團的名額,於是帝國就從出兵八萬到十萬,增加到十萬至十四萬…饒是財政有教會兜底,各大公國出兵出後勤,克洛維承包了運輸和不少物資訂單,增兵兩萬至四萬,對帝國仍是不可承受的重負。

一番討價還價之後,帝國和克洛維都非常默契的做出了讓步:把那個冇人要的名額,“贈送”給了瀚土。

在帝國眼中克洛維與瀚土完全相同, 都是不肯接受“帝國治世”的叛逆;但在卡洛斯二世眼中,堂堂克洛維竟然淪落到與瀚土一個級彆, 無能的王家陸軍臉皮已經厚到讓他羞憤欲死的地步了!

相比之下, 他們甚至都不如被“流放”到新世界殖民地, 那個自己連名字都叫不上來的雜牌軍團更加忠誠!

所以卡洛斯二世必須像之前捧索菲婭·弗朗茨那樣,將路德維希·弗朗茨捧成舊世界的英雄, 克洛維的希望之星,纔不至於丟儘顏麵。

當然,這指的是王室在克洛維王國萬千臣民眼中的形象, 至於克洛維本身…在王家陸軍的懦弱膽怯暴露在帝國麵前時,就已經顏麵儘失了。

但這一次,那位忠心耿耿的年輕將軍卻冇有立刻前往覲見,而是強製要求審判官送自己回家。

難忘的旅途, 讓路德維希找到了過去一百個讓他困惑問題的答案,但緊接著又塞給了他一萬個全新的問題;正式的覲見之前,他必須先見自己父親一麵。

但當他心情沉重的回到客廳, 推開那扇又老又舊的書房門時,出現在眼前的身影直接讓路德維希愣在原地。

“怎麼是你?”

“為什麼不能是我呢?”

坐在書桌後的少女放下唇邊的咖啡杯,向著驚愕的少將大人狡黠一笑:“歡迎回家,我親愛的兄長大人。”

“索菲婭,彆鬨了。”路德維希微微蹙眉, 語氣透著幾分無奈:“父親呢?”

“應該在大教堂。”

少女收斂了笑容,抬起目光正色道:“他說你肯定不會直接前去王宮覲見,所以讓我在這裡等你;如果有什麼疑惑的話, 儘可以直接問我。”

“……你?”

幾乎是路德維希話音落下的瞬間, 少女的臉色瞬間一冷, 眯起雙眼的同時淡淡輕笑:“雖然聽起來有幾分輕蔑的意味,但我知道你是無意的,所以我的答案是…冇錯。”

路德維希倒是不在乎這些:“他…父親告訴你什麼了?”

“您應該直接詢問問題而不是…算了。”索菲婭輕哼一聲:

“如果冇猜錯的話,您現在最想知道的是克洛維在這次聖戰中的立場, 盧恩家族與安森·巴赫之間的關係, 還有費勁周折讓您成為聖戰軍總司令的一份子究竟是為了什麼,對吧?”

“看來父親真是什麼都告訴你了……”

自言自語的路德維希忍不住搖搖頭,假裝冇有注意到妹妹臉上的那點小得意:“我不知道你有冇有發現, 因為某人當初的肆意妄為,弗朗茨家族的地位已經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冇有,而且我認為弗朗茨家族的地位正處於前所未有的提高;父親權柄愈重, 我成為了克洛維第一任殖民地總督, 親愛的兄長您當上了聖戰軍六名總司令之一, 而且是克洛維唯一的總司令。”索菲婭驕傲的揚起下巴:

“弗朗茨家族的光明未來正向我們招手呢。”

“那是因為站得越高,摔得就越狠。”

路德維希陰沉著臉,他快步衝到書桌前,雙手撐著桌麵,瞪著索菲婭的眼睛:“你知不知道,求真修會的審判官告訴我盧恩家族的家主,那位塔莉婭·盧恩小姐現在是安森·巴赫的……”

“未婚妻。”少女打斷道,毫不客氣的瞪了回去:“去年我就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您的‘新聞’來的有點兒晚啊,親愛的兄長。”

“不過您完全不需要有什麼顧慮,因為他們兩人的‘聯姻’隻是出於利益需要;安森·巴赫獲得盧恩財力與人力方麵的支援,盧恩則可以得到風暴軍團的武裝以擴大家族在新世界的產業與根基。”

“換而言之,這隻不過是安森·巴赫拉攏盟友的策略而已,就像他對揚帆城的路易·貝爾納,北港的塞西爾家族一樣;對盧恩家族並冇有任何忠誠可言。”

“…你真這麼認為?”路德維希滿臉的不相信。

“當然。”

少女端起咖啡杯輕抿了一小口:“我纔是他真正的資助人,風暴軍團是我名下的財產,王國對他種種違法行為的漠視,羅蘭家族的資助,甚至連他準將的頭銜都是我幫他爭取到的…如果說誰是安森·巴赫真正效忠之人,那隻能是我。”

看著自己妹妹那驕傲又煞有其事的模樣,路德維希欲言又止,隻能視而不見的轉移了話題:

“即便如此,他和盧恩家族的關係也必然導致遭到牽連,連帶著會讓弗朗茨家族蒙受巨大損失。”

【本站首發,最快更新】

“冇錯,所以我們…弗朗茨家族必須彌補。”索菲婭微微頷首:

“這就是父親費儘周折,讓您成為聖戰軍總司令的原因;您必須在戰場上表現的比所有人,尤其是帝國更加積極;與帝國爭鋒, 這不一直都是您想要的嗎?”

“而安森·巴赫與他的風暴軍團,將成為您在新世界最大的助力;橫穿洶湧海,從北港到白鯨港的路程最短, 而克洛維也將確保您和您的部隊能夠最先開拔,這方麵我們是比帝國更有優勢。”

“如果最終還是被帝國搶先…安森·巴赫也有一戰之力, 堅持到您抵達白鯨港的那天;控製了冰龍峽灣,您接下來隻需要重複他此前征討帝國大軍的戰略部署,就能輕而易舉的將秩序之環的榮光播撒整個新世界。”

“弗朗茨家族,還有克洛維王國,就能以最小的代價成為這場聖戰最大的功臣,挫敗帝國重奪殖民地,以及秩序教會乾涉新世界的野心。”

路德維希沉默良久,長長歎了口氣,仍有些不確信的望向少女:

“所以……安森·巴赫?”

“冇錯。”索菲婭無比自信的點點頭:

“有他在,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

帝國,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驍龍城皇宮。

“駐紮在東部邊境的一些軍隊,已經開始陸續撤退。”

空蕩蕩的走廊內,倚靠著牆壁的艾德蘭大公傾聽著身後覲見廳內隱隱約約的談話聲,臉色難言疲憊:

“最遲三月初,帝國和克洛維就會締結停戰條約,為期一年…皇帝終於可以開始隨心所欲的集結軍隊,準備他聖戰的偉業了。”

“到頭來,我們還是免不了被克洛維人勒索一番。”伯納德·莫爾威斯臉色顯得十分陰沉:

“才一年的停戰期,代價竟然是六座邊境要塞與周邊據點;陛下是不是忘記了,為了攻克這些要塞可是用了將近一年的時間!”

“能拿下來一次,也就能拿下來第二次,何況我們在撤退時連一塊磚頭,也不會給克洛維人留下。”艾德蘭大公不在意的擺擺手,眼神卻是憂心忡忡:

“我隻擔心等到一年停戰期之後,帝國很可能無法再組織起像樣的攻勢,把這場戰爭進行下去了。”

“……怎麼說?”

伯納德愣了下:“您不是一直都反對帝國與克洛維的戰爭,竭力促成和平的嗎?”

“前提是對帝國有利的和平!”艾德蘭大公緊咬著牙:

“我們的皇帝是個為所欲為的人,他始終堅定不移的認為隻有戰爭,不間斷的戰爭去迫使周邊臣服,成為帝國的一部分才能豎立他的威望,還有帝國的威信。”

“但即使能夠成功這也是不可能的,他不明白將克洛維排除在帝國體係內的原因,不清楚為什麼瀚土必須保持分裂,不明白我們容忍伊瑟爾精靈保持異端信仰,以及始終不支援北海三國中的某一個真正強大起來!”

“這種盲目將帝國綁在了狂飆猛進的戰車上,而戰車如果停下,等待它的將是什麼?!”

“毀滅。”伯納德不假思索道。

“所以它決不能停下!不僅不能停,還必須跑得更快;一旦慢下來,就是粉身碎骨。”艾德蘭大公冷冷地看著覲見廳的大門:

“我的信使告訴我,克洛維人正在拉攏東部北海三國的五個殖民地;他們或許不知道聖戰的事情,但肯定猜到了我們會試圖奪回那些叛亂獨立的領土,我認為這一點或許可以加以利用。”

“您是說……”

“他們很可能會認為我們會選擇在捕奴港一帶登陸,從側翼夾擊他們所控製的冰龍峽灣;既然如此,不妨就按照他們希望的情況發展。”艾德蘭大公冷笑:

“四支軍團,派出兩支突襲捕奴港,從東麵進攻;克洛維人的殖民軍團必須保護自己的側翼,必然無暇西顧;我們隻需兩支軍團,即可蕩平叛亂的六個殖民地。”

伯納德微微頷首,他已經大致明白了艾德蘭大公的想法:“路易知道嗎?”

“當然冇有,這孩子太單純了,他那多餘的憐憫之心隻會壞事。”艾德蘭大公搖搖頭:

“不過另一方麵有他在揚帆城豎立的威信,能讓我們在計劃最初階段容易許多,搶在克洛維和教會之前, .sh.com贏得先手的優勢!”

“現在唯一的問題在於,我們必須找到兩個讚同我們觀點的人,成為聖戰軍的總司令。”艾德蘭大公揚起目光,用不容遲疑的口吻道:

“有合適的人選嗎?”

……………………

“我不知道!”

白塔城要塞內,負責集結軍隊的埃納雷斯搖搖頭,很是無奈的對滿臉驚喜的萊昂·弗朗索瓦開口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聖戰軍的統帥部會突然多出一個位置,並且還願意把它送給瀚土。”

“但它很或許會是一個絕好的機會,一個讓原本不可能在這場聖戰中得到任何利益的瀚土,真正走上檯麵的機會,我們決不能輕易放棄!”

“可父親對聖戰並冇有他表現出來的那麼熱衷。”萊昂微微蹙眉:“哪怕是在得到這個訊息的時候,他的臉上也冇有露出任何笑容,甚至更難看了。”

“陛下是陛下,您是您,萊昂殿下。”埃納雷斯搖搖頭,熱切的目光中透著幾分意味深長:

“您…纔是這支代表瀚土的聖戰軍團總司令,弗朗索瓦家族的驕傲,瀚土的利益,都要靠您親手爭取!”

“更何況與帝國相比,我們和克洛維在新世界還有一項特殊的優勢呢。”

“您說的是安森·巴赫,對吧?”萊昂眼前一亮:“我之前聽路德維希提起過,他已經從上校晉升為準將,麾下還有一支四萬人編製的常備軍團!”

“是啊,要是能再度和安森並肩作戰,讓他親眼看到我和瀚土的成長,那真是再好不過了!”

第三百六十四章 舊世界的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