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網址: 在得到了阿列克謝的肯定之後,路易長鬆口氣,緊繃的心絃終於得到了暫時的鬆弛。

事實上他之所以冇有立刻向揚帆城進軍,隻派遣騎兵對邊境地區進行掃蕩,並不是因為不想,而是不能。

首先是自己麾下已經集結起來的“兩萬大軍”不過是草草集結,連像樣的指揮體係都不存在, 自己對他們的約束能力極為有限;軍事素質嚴重堪憂,武裝水平更是粗劣到流亡逃民的水平,根本不具備大兵團作戰的能力。

甚至就連這兩萬人能活著抵達揚帆城,都要感謝新大陸公司不遺餘力的動員所有殖民地,提供了充足的後勤,否則怕不是有二分之一都會餓死在半路上。

眼下駐守灰鴿堡,靠著深溝壁壘還勉強看起來像一支強大的軍隊;真要在野外對峙,怕不是槍聲一響就要暴露原形,轉瞬間就要全軍覆滅。

說得更實際些,這支兩萬大軍就是個貨真價實的紙老虎;能不能嚇住對方完全不在於他們自己,而取決於敵人的想象力。

當然,素質差,不聽指揮的問題可以通過種種手段加以解決;對於訓練新兵,風暴軍團有著十分豐富的經驗,同樣出身帝國的路易,也並不是冇見過這種多方彙集組成的聯軍,身為艾德蘭大公國繼承人的他在這方麵也稱得上輕車熟路。

問題在於,這些都需要時間;在這支“援軍”真正形成戰鬥力之前,必須確保攻城的聖戰軍團不敢輕舉妄動;所以可以靠數量就震懾敵軍不敢輕舉妄動,那真是再好不過了。

“但這並不意味著接下來就可以高枕無憂,放心大膽的與聖戰軍團對峙了。”

灰鴿堡城堡主堡塔樓的頂端,俯瞰城下那攢動的人頭,亂糟糟猶如乞丐窩棚一樣的大軍軍營,揹著雙手的羅曼冷冷道:“路德維希少將的確性格謹慎, 尤其是在伊瑟爾戰爭之後…可在必須做出決定的時候,他比任何人都要果斷!”

“一旦做出‘解決北麵威脅, 而後才能攻克揚帆城’的決定,那麼他就會毫不猶豫的向這裡進軍——就如同當初他受困雷鳴堡城下時,依然分兵守護橡木鎮一樣。”

望著羅曼上校的背影,阿列克謝微不可查的點點頭;他其實冇參加過雷鳴堡之戰,但從卡爾·貝恩參謀長平日裡的吐槽中,多少瞭解過不少關於總司令大人和這位老上司的“豐功偉績”。

如果說安森·巴赫總司令腦洞大開,而且執行力超強的鬼才;那路德維希少將就是經常性在最後關頭破罐破摔,不顧後果的瘋子。

一個是真敢說,一個是真敢信。

“那您認為,路德維希少將會在何時采取行動,解決我們這支…來自北麵的威脅?”阿列克謝試探著問道。

羅曼冇有立刻回答,他像是陷入沉思般遲疑了一陣,而後回首凝視著第二步兵團長的眼睛,神色冷峻:“……難說。”

呃…唉?

雖然也冇指望對方能給出什麼保證,但這個回答還是讓阿列克謝一陣踉蹌。

“路德維希少將是否出兵,主要取決於他掌握到的情報…或者說他認為的情報。”話說到後半段的羅曼聲音突然壓低,小聲呢喃;但很快又恢複了語氣:

“通過我們此前故意放出的情報,足以確保少將意識到這是一支集結了整個自由邦聯力量, 總兵力與他幾乎相等, 但戰鬥力必然要遜色許多的征召兵軍團。”

“按照少將一貫的作風, 應該會首先突破揚帆城周邊防禦,而後修築攻城陣地,對城內守軍實施壓迫式封鎖;確認敵人已經無處可逃以後,分兵掃除自己攻城占領之外的全部威脅。”

“以揚帆城的規模,如果要剪除外圍的部分要塞,建立起足夠包圍整個城市的封鎖線,大概至少需要一個月到五十……”

“阿列克謝中校!”

急促的腳步和呼喊聲打斷了兩人的交談,麵無表情的羅曼意味深長的看了阿列克謝一眼,默默躲到了塔樓邊緣處的一個角落。

深吸口氣的第二步兵團長轉過身,不太高興的看向氣喘區區,小跑著爬上塔樓來的騎兵軍官:“有什麼急事嗎,傑森少校?”

“有,而且十萬火急!”

上氣不接下氣的傑森激動道:“剛剛從揚帆城周邊襲掠返回的驃騎兵報告,覺察到聖戰軍團已經成功登陸,並且有向北大舉移動的跡象!”

嗯?!

不僅僅是阿列克謝,就連躲在角落裡的羅曼也怔在了原地。

……………………

“軍團長大人,您這樣實在是太魯莽了!”

“是啊,剛剛登陸立足未穩就立刻發動進攻,一旦揚帆城內的守軍發動突襲,隨時都能切斷我們的退路,把我們堵死在揚帆城和灰鴿堡之間的丘陵地帶,根本無處可逃啊!”

“這還不是最危險的…匆忙行動,我們的物資隻能堅持不到五天嗎,脫離和沿海地點還嚴重缺少重火力;對麵的灰鴿堡可是有兩萬大軍堅守的要塞,怎麼想也不可能區區五天就能輕易攻下!”

“說的冇錯,這根本就是去送死!”

“懇請軍團長收回成命,這種大膽的軍事計劃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夠辦到的!”

路德維希聖戰軍的臨時軍營內,軍官們七嘴八舌的抱怨,正朝著,拚命尋找拒絕執行這個“送死命令”的理由;一雙雙或是憤懣,或是驚恐,或是可憐的目光彙聚在麵色陰沉的軍團長臉上,恨不得衝上去代替他宣佈任務取消。

“夠了!”

猛然站起身的路德維希“砰!”的拍了下麵前的地圖桌,眼神中儘是不屑:“你們這些…這些軍官們,難不成到現在了,還冇有看清我們目前的處境嗎?!”

“兩萬大軍坐鎮灰鴿堡,就意味著除非我們能夠速戰速決,否則隨時都能與城內守軍南北夾擊;不解決掉這個威脅,我們根本不可能毫無負擔的進攻揚帆城。”

“而如果不儘快拿下揚帆城,以我們目前的補給根本不可能堅持多久,一個月就是最大的極限;即便屆時還能堅持,我們又該怎麼麵對教廷,麵對聖戰軍的統帥部?難道真的要讓克洛維在全世介麵前蒙羞嗎?!”

“至於風險,我當然清楚這麼做要冒很大的風險,但不這麼做的後果更加嚴重;如果諸位有任何一個能夠提出更好的解決方案,或者起碼可行的計劃出來,我也不是什麼固執己見,冥頑不靈的人。”路德維希沉聲道:

“但在那之前,隻要你們還認為我是這支軍團的軍團長,我說的話就是命令;現在,執行命令!”

低吼聲在營帳內迴盪,麵色冷峻的路德維希環視眾人,希望從他們的臉上找到哪怕一丁點的勇氣和決心;再不濟,類似安森·巴赫那種“喜歡談條件”的傢夥也可以。

遺憾的是並冇有…麵對長官的慷慨陳詞,克洛維聖戰軍的軍官們除了沉默,更多的是無所謂,以及毫不在乎。

這也很正常,畢竟對於參加聖戰這件事克洛維本就消極,東拚西湊起來的軍隊也基本是各個勢力扔出來也應付了事的,和主力精銳不說伯仲之間,基本上也是毫無關聯;各種好處軍功,幾乎也不可能輪到他們的頭上。

就是這麼一支軍隊,突然告訴他們要委以重任,為王國和信仰而戰執行風險巨大的任務時,他們首先想到的肯定不是機會來了,而是“老鄉,借人頭一用”。

甚至如果頒佈命令的人不是路德維希,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換成隨便其他某位將領,在場的軍官們根本連聽都不會聽,早就作鳥獸散了。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半晌的沉默之後,眉宇間閃過一絲失望的路德維希深吸口氣,突然換了種更加輕快的語氣:“確實,諸位的擔心也不無道理;如果在與灰鴿堡敵軍開戰時,被揚帆城守軍切斷退路,甚至前後夾擊,對遠征至此的我們稱得上致命的威脅。”

“但是!想要做到這一點的前提,是灰鴿堡的敵人真的能擋住我們的進攻;而揚帆城內的守軍會鼓足勇氣,出城作戰才行。”

“如果二者都不成立,風險也就蕩然無存了,不是嗎?”

信心滿滿的路德維希,在一眾迷茫的目光中翹起了嘴角。

……………………

“荒草林?!”

看這地圖桌上的標識,足足愣住了半分鐘的阿列克謝十分不解的望向騎兵少校:“路德維希少將是不是傻…呃我是說,他們停留在那裡乾什麼?”

“完全不清楚。”渾身是汗的傑森·弗魯豪夫迎著第二步兵團長,年輕騎士以及精靈少女的目光,略顯疲態的搖搖頭:

“在成功登陸,並且突破了揚帆城的外圍防線,路德維希少將似乎在城外構築了簡單的攻城營地,然後便率領聖戰軍一路北上,最後於荒草林停止行軍,構築陣地,完全是準備迎戰的架勢。”

“據負責偵查的騎兵彙報,路德維希少將應該是調動了他全部的精銳主力,因為他看見了不少於三十門步兵炮,擲彈兵團旗,還有騎兵…規模不少於兩個團。”

“兩個團?!”阿列克謝更驚訝了:

“他們千裡迢迢帶了兩個騎兵團過來,你確定?!”

如果對麵是帝國的軍隊,他絕對不會如此震驚,但克洛維可是出了名的“步兵隊長”——兩萬人的軍隊裡有兩個專門承擔戰鬥任務的騎兵團,而且還是跨海作戰,這……

麵對同僚的質疑,傑森·弗魯豪夫冇有做任何辯解,默默擼起袖子,露出了纏繞著繃帶的小臂;一道猙獰的刀傷從腕部延伸到肘關節,隻差些許就能把他的胳膊直接砍下來。

一切不言自明。

“傑森少校,你辛苦了。”

年輕騎士默默開口道,身為騎士的他當然認得出來,這種程度的傷口如果不出意外,幾乎隻有在騎兵之間正麵交鋒時纔會留下:

“另外…如果我冇猜錯的話,路德維希少將並不是準備迎戰,而是挑釁。”

挑釁?

詫異的阿列克謝愣了下,旋即有所明悟道:“您是說,他在主動試探我們?”

“恐怕是的。”路易的表情逐漸沉重:

“既然路德維希是聖戰軍的一員,那麼恐怕多少也從帝國手中得到過關於殖民地的情報;他應該知道以殖民地的力量,匆忙集結起的兩萬大軍不可能有多強的戰鬥力。”

“如果我們主動進攻,他就可以在荒草林這個重要據點以逸待勞,擊潰或者將我們徹底消滅;而如果我們死守灰鴿堡,始終冇有繼續前進的跡象,那……”

年輕騎士冇有繼續說下去,但在場的眾人已經理解他的意思。

不進攻的話,他們這兩萬人的“紙老虎”就會被戳穿真麵目;屆時路德維希將不再有任何顧忌,全力進攻揚帆城。

原本自以為聰明的計劃,結果成了致命的弱點…氣氛突然變得壓抑了起來。

“既然如此,那就進攻吧。”

阿列克謝率先打破了沉默,對著路易說道:“向軍隊下達命令,朝荒草林前進。”

“……你確定?”年輕騎士的瞳孔微微驟縮:

“以目前軍隊的素質,如果和克洛維的軍隊正麵交鋒,可以說必輸無疑。”

“也許吧,但會不會輸也得等打過才知道;但繼續等下去,纔是真的看不到一丁點勝利的希望。”阿列克謝微微昂首,目光無比堅毅:

“來之前我答應過總司令,不會眼睜睜看著揚帆城下落,所以…下令吧,路易·貝爾納爵士,讓大軍向荒草林前進。”

“既然路德維希少將想要試探我們的底氣,正好, www.sh.com我們也應該瞭解下他的軍隊在離開艦隊掩護之後,是不是也能保持戰鬥力;跟他們好好較量較量,看誰纔是那個真正的紙老虎。”

“我第二步兵團,願意擔任先鋒!”

看著突然激動起來的阿列克謝,錯愕的路易先是一怔,緊接著下意識望向旁邊的芙萊婭;目光溫柔的精靈少女什麼也冇有說,隻是淡淡的微笑著。

“噗嗤——”

年輕騎士笑了:“我這是怎麼了,竟然連一位克洛維的普通軍官都比身為騎士的我更有勇氣。”

“真是…相當的丟臉啊!”

頗為自嘲的感慨一聲,路易抬起頭,目光精光的望向阿列克謝,兩人四目對視:“向荒草林前進。”

阿列克謝微微頷首:

“向荒草林…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