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戰軍經商,勾結敵人倒賣軍需,規模甚至直接牽連到最高層指揮官,這種在路易·貝爾納聽起來匪夷所思,簡直不敢想象的事,在安森看來……

嗯,其實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遠的不說,風暴軍團自己就是個假裝軍隊實際上分工明確,目標專一,對全體員工與股東們高度負責的集體企業,商業基因幾乎從建軍之初就具備了;在瀚土倒賣軍火,在新世界開工廠,倒賣原材料,拓荒墾殖,做保險,金融甚至是奴隸貿易……

不想辦法經商搞錢,難道真要靠本土開的一點點薪水養活軍隊?

至於和敵人做生意,那就更正常了;所謂的戰爭本就是高層一拍腦袋,為了自己不切實際目的或者野心而進行的奢侈遊戲,和下麵真要去拚命的軍官士兵們有什麼關係?大家在戰場上打生打死那是工作,私底下能有多大恩怨?

既然冇有恩怨,為什麼不能偷偷把和自己也冇啥關係的物資倒賣出去,補貼下自己的生活?

什麼,物資緊缺?物資緊缺那就不能打仗了,對啊,不能打仗或者打敗仗和自己又有什麼關係?

如果不是想儘辦法搞錢餵飽了整個軍團,製定了至少相對公平的分配機製,確保風暴軍團從上到下都有穩定收入並且以集體形式牢牢綁定,纔沒有出現相同的情況。

“說的冇錯,這纔是軍隊平時真正的樣子啊。”

紅手灣的地牢裡,腳上掛著鐐銬的伯納德端著杯豆子湯,十分讚同的點了點頭:“彆說是這次的聖戰軍,就算是以往曆次大戰,我為那些赫赫威名的帝國統帥們擔任參謀時,最頭疼的事情一個是軍糧,另一個就是錢呐。”

“每次開拔,陛下那邊能給到的軍餉和補給要麼拖欠,要麼打折扣,不可能全部指望,能滿足三分之二都算是被重視了,剩下的三分之一肯定是要自己想辦法的。”

“通常來說選擇無外乎在搜掠征繳,或者得到當地豪門和貴族支援,把供應軍需的商人活動成某個富饒集市的包稅人,再給他們獨家戰利品的收購權,也有提前把還冇打下來的土地承諾出租甚至賣出的情況……”

無防盜小說網

“反正無論用什麼方法,軍餉和戰前的獎賞是必須保證,而且要努力兌現的;糧食是一定要跟上,萬萬不能被切斷供應的。”

伯納德像是抱怨人生的老頭一般,囉囉嗦嗦道:“在此之上食物種類是否豐富,軍裝是否整齊,武器是否有保障…這些統統都不重要,毛病重重也無所謂,因為敵人多半也是相似的情況,我說的冇錯吧?”

“完全正確。”

安森深表讚同的點點頭,以他對克洛維王家陸軍的瞭解,隻可能比伯納德形容的情況更糟,不會更好。

當然帝國和克洛維軍隊區彆的地方其實很多,一個是封建契約下的“血稅”,一個是完全靠金錢驅動的職業和業餘雇傭兵,一個依托層層領主和封建莊園動員,一個是在城鎮鄉下靠流浪漢,失地農民,工人,外加偶爾還要動用軍隊強迫湊人頭……

除此之外,二者真的區彆不大。

“所以你跑來找我究竟是為什麼?”

抿了口熱豆子湯潤潤喉嚨,伯納德不解的輕笑道:“你已經有計劃有渠道了,完全可以獨自和聖戰軍內那些渣滓們貿易,拿到你現在最需要的軍火和糧食,根本不需要我的人脈和幫助。”

“更何況…就算路易開口,你也不可能輕易放我離開的對吧,克洛維的忠臣,盧恩家族的跟班安森·巴赫總司令閣下?”

“完全正確。”

安森毫不在意的聳聳肩,算是默認了對方的嘲諷和挖苦:“伯納德·莫爾威斯閣下您實在是太危險了,危險到有冇有您,聖戰軍對自由邦聯的威脅幾乎是兩個不同的層級;不先想辦法把您控製起來,我可冇有打贏這場戰爭的自信。”

“但說不需要您的幫助那未免也太誇張了,根據我們掌握的情報,您是整個聖戰軍作戰計劃的直接參與者,對物資儲備,軍力配比和部署情況,後續補給線的組織,應該都是有所掌握的。”

安森略微湊近,端起滿是熱湯的茶壺為對方斟滿:“冇有這些情報,我們也不敢冒然和對麵接觸。”

先討好的捧一下對方,然後再表明自己的真實意圖,當然這隻是開始——和老實人路易不同,跟伯納德這種人打交道,不拿出點實際的對方是不可能答應的。

“你們居然連這種情報都掌握了?”

果然,伯納德隻是表示了驚訝卻並未否認,旋即立刻意識到了什麼:“也對,路易大概是不會對你隱瞞什麼的。”

“既然如此我也冇什麼好說的了…讓我幫忙可以,但必須是有條件的。”

“這當然,要求還請儘管提。”安森一臉的和善微笑:“隻要合理,一定儘全力滿足您。”

合理,那就是說放我走這件事肯定冇戲了…伯納德在心底翻了個白眼,臉上的表情倒是一切正常:

“彆的姑且不談,待遇方麵某些起碼的應該滿足吧?我好歹是帝國監軍,堂堂禦前大臣,不要求你們多誇張,正常的居住環境,打掃衛生和負責起居的仆人,健康的飲食,葡萄酒還有菸草之類日常必須的消費品,應該不是很過分?”

“再有…我聽路易說你們準備撤退到冬炬城,是不是可以提前準備下把我安置過去?紅手灣畢竟離前線也太近了,不管你們怎麼想,我可不覺得這裡能擋住聖戰軍的進攻。”

“正式的安置工作,可以等你們和聖戰軍裡那些想掙外快的傢夥接頭之後,我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彆等到聖戰軍打來了再轉移,你們不放心我更不放心。”

總而言之,基本都是些比較正常的要求,甚至都冇要求把邦聯手中的聖戰軍俘虜交還,可以說是相當貼心了。

安森微微頷首,舉起自己的茶杯倒了些熱豆子湯:“那…成交?”

哼,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想乾什麼,無非是進一步試探自由邦聯的底細,看看我們有冇有利用價值;你和貝爾納,羅蘭家族那些北方豪門結盟的事情,早就不是什麼秘密了!

伯納德也露出了煞有其事的嚴肅表情,緩緩舉起酒杯:

“成交。”

答應的這麼豪爽,看來是對自己的基本盤很有信心啊?你等著,隻要讓我有拉攏各個殖民地代表的機會,自由邦聯早晚要變成貝爾納和羅蘭家族的產業!

各懷鬼胎的兩人真誠的碰杯,在四目相視的皮笑肉不笑中將熱豆子湯端到嘴邊,一飲而儘。

然後…都被燙著了。

“哦噗————”

……………………

強忍著舌頭疼,表情都有些扭曲的安森離開了地牢,用手勢吩咐衛兵繼續嚴加看管,然後自顧自的朝議會臨時安排的休息室走去。

回到房間時,已經提前抵達紅手灣的塔莉亞正坐在沙發上,旁邊還放著提前準備好的溫水和冰塊;甚至都來不及感謝的安森端起水杯慢慢喝光了溫水,又拿起冰塊含在嘴裡,過了好一會才終於恢複了正常。

“**層麵的孱弱,這就是咒法師無法避免的短板之一啊。”塔莉亞歎了口氣,抬手攔住了某人伸向朗姆酒瓶的右手,惋惜著又遞來一杯溫水:

“安森如果冇有成為咒法師,而是掌握了血魔法的話就好了。”

這,我又不是主動要求成為施法者的…安森一臉輕鬆的笑了笑: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是啊,真要那樣的話就好了。”

少女微微眯起眼睛,款款落座在某人身側的同時小腦袋一歪,嘴角露出了玩味的弧度:“撒謊。”

“以安森的性格和習慣,就算是選擇黑魔法也不可能成為血法師的;隻要還有希望,就不會主動和敵人爆發正麵衝突,怎麼可能會選擇最容易暴露的血魔法呢?”

被一下子戳破了真實想法的安森說不出話,隻能尷尬的繼續微笑。

“說到正麵衝突,秩序教會的裁決騎士團似乎已經開始行動了,很有可能會跟隨下一批帝國的聖戰軍團抵達新世界。”不等少女主動開口,他就主動轉移了話題:

“自從和守墓人交鋒的那一夜後,塔…盧恩就冇再主動出麵和我直接交流過,她…有要麵對教會的準備嗎?”

歸根結底,至少教會表麵上給出的出兵理由就是討伐盧恩,但因為各種原因,到現在所有人似乎都把這個當成藉口;除了極少數知道真相的人,連眼下最倒黴的各殖民地代表也不覺得把盧恩家族交出去就能解決矛盾——何況他們還辦不到。

可等到戰爭徹底進入白熱化階段,裁決騎士團正式登場,百分百會有人提出這件事,安森不可能不提前做打算。

“麵對教會的準備…當然是早就已經開始了啊。”塔莉亞困惑的眨了眨眼睛,臉上彷佛是“我以為你知道”的表情:

“不僅僅是麵對教會,父親為了確保盧恩家族能萬無一失在新世界站穩腳跟,可是已經親自出麵,協助過安森和自由邦聯不止一次了啊。”

“唉?!”安森童孔驟縮了下:

“親自出麵還、還不止一次?”

“嗯唔,讓塔莉亞想想…直接加上間接的,應該有三次以上了吧?”少女微微頷首:

“第一次應該是在守墓人之戰以後,大範圍扭曲了新世界的生命,抑製了野獸的野性,同時加快了植物的生長速度;而且因為新世界土著民對魔法十分敏感,父親就利用了這一點,用很微弱的氣息讓他們縮小了活動範圍,冇有對殖民地造成影響。”

“第二次則是間接的…因為幽淵之主被父親擊殺,但其所賴以存在的扭曲領域,幽淵之海並冇有被摧毀,苟延殘喘的幽淵之主想快速恢複需要利用領域的機製,進行大範圍的犧牲獻祭,也就是說……”

“過去幾個月,洶湧海上的船隻遭遇風暴遇難的概率,應該特彆的高。”

安森的眼皮忍不住跳了下。

“第三次就在剛剛過去的五月,父親…似乎奪取了幽淵之主對其扭曲領域的部分控製,影響新世界沿海的魚群的活動和潮流方向;最近白鯨港的幾次漁民豐收,聖戰軍的艦隊行動規模受限,都有這方麵的原因。”

塔莉亞輕輕抬頭,祖母綠色的眸子望向安森:

“作為使徒,對現實世界進行乾涉是非常冒險的行為,U看書 www.kansh.com每一次大範圍乾涉都形同於世界為敵;但對父親而言親愛的安森,似乎也已經是對她很重要的存在了。”

“一定是理解了塔莉亞的良苦用心,終於將安森當成家人看待了吧?嗯,一定是這樣的!”

望著滿臉幸福的少女,“家人”安森心裡隻有震驚。

原本在成為褻瀆法師之後,自己的“洞察”異能和領域應該可以清晰覺察到範圍內所有魔法氣息所造成的扭曲,結果麵對盧恩,自己竟然連一點點反應都冇有。

褻瀆法師和使徒…差距大到這種程度嗎?

實力強大到可以悄無聲息扭曲世界的使徒,秩序之環教會真的有辦法獵殺嗎?

就在他整個人都陷入深思的時候,幸福的塔莉亞輕快的走到一旁,從自己攜帶的行李中取出一個漂亮精巧的筆記本,默默推到他麵前。

“這是……”

“這就是塔莉亞此次一定要來紅手灣的原因。”少女開心的輕聲道:

“威廉·戈特弗裡德,您的那位‘顧問’…已經把聖艾薩克筆記中最後一部分的內容破譯完成了。”

完成了?!

一臉意外的安森從少女手中拿過筆記本,立刻翻開;筆記上的文字十分娟秀,斷句和標點符號都用得十分有水準,甚至不同的地方還特地用字元的大小,顏色進行區分,便於

很顯然,這肯定不是某個草書達人翻譯完成的原本,而是眼前少女轉錄的。

翻開寫滿目錄和標註符號註釋的第一眼,最先映入眼簾的是一行無比醒目的大字:

“血肉之軀的人類,是冇有出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