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網址: 正午耀眼奪目的晴空下,稻草鎮西側高地上方傳來了驚雷似的轟鳴,一道道彈痕排列的整整齊齊,秩序井然的突入戰場,在稻草鎮的街頭巷尾炸開夾雜著煙塵與血漿的煙火。

八磅實心彈,六磅榴霰彈,爆破彈…如同雨點似的炮彈呼嘯而來, 在隊形密集而擁擠的聖戰軍方陣中肆意綻放,恐怖的氣浪夾雜著炮彈墜地的嘶鳴,砂石崩裂的巨響,以及爆炸捲起的火光和那足以肉眼可見的溫度,迸發出名為“死亡”的能量。

剛剛攻取了稻草鎮的聖戰軍戰士們還來不及慶祝,就要在炮火洗禮中哀嚎掙紮;擁擠的街道讓他們根本無處遁身,早已被自己的炮兵轟塌了的房屋也根本構不成掩體,完完全全將自己暴露在突然襲來的火力覆蓋之下。

充斥著血腥味的黑煙和在廢墟間炸開的塵埃, 幾乎遮蔽了陽光。

駭人的炮擊中, 博雷·勒文特的表情無比震驚;對麵的火力覆蓋的極其的具有針對性,炮彈是從稻草鎮西側的兩個南北向高地襲來,恰好形成一個覆蓋全城三分之二麵積的夾角,並且完美將最中央的十字的道路完美囊括在了裡麵。

因為城鎮並不算寬敞,而守軍抵抗也相當頑強,等到攻入城內時足足擠進去上萬人,自己麾下軍團的一半都在裡麵;擁擠的道路導致人挨人,人擠人,根本冇有迂迴騰挪的空間,更不用提隱蔽了——那是完全不存在的。

筆直的道路和幾乎不剩下任何掩體的城鎮,簡直是炮兵們最喜聞樂見的靶場;隻要技術過硬再加上一點點運氣,六磅實心彈完全可以從街道一頭滾到另一頭,連帶著碾碎途中任何一具血肉之軀。

而事實也的確如此…一團一團,一片一片的血花和鉛彈墜地的煙塵在人群中炸開,幾十上百的殘肢斷臂在煙塵中飛舞;碎裂的單片和榴霰彈炸開的鉛彈又一併掃向後排的幸運兒,猶如搗蒜錘砧一樣蹂躪著發出哀鳴和慘叫的血肉。

遙遙相隔著大片的戰場, 隻能模糊的看到些許痕跡,也並不妨礙博雷·勒文特想象自己的士兵們在經曆怎樣的地獄。

一分鐘…足足持續了一分鐘的速射,但在博雷·勒文特眼裡卻彷彿過去了整整一年,而且是無比漫長痛苦的一年。

自己上當了,安森·巴赫從一開始就冇打算真的要死守稻草鎮,他很可能猜到了自己必須要攻下這座殖民地,於是就用城鎮當陷阱,然後用炮火伏擊,打自己一個措手不及。

僅僅是剛剛這輪炮擊,自己付出的損失就堪比一次殘勝…狹窄的城鎮和筆直的道路,二者都讓炮擊的效果發揮到了最大,哪怕肉眼觀察到的情況,輕重傷亡加起來的數字,恐怕都不會少於千人。

相較之下的新大陸軍團,傷亡總數加起來可能隻有三位數出頭;假如稍微無恥些,安森·巴赫甚至可以宣佈這是一場輝煌的勝利了。

重重歎了口氣,博雷·勒文特的目光聚焦在了還在從西城門緩緩撤退的風暴軍團身上,臉色陰沉的他抬起右手,準備下令讓騎兵重新集結上馬,追擊這群對方派來的誘餌。

雖然註定冇什麼意義, 但付出了這麼大的傷亡如果再放走了守軍, 給統帥部的戰報肯定會非常難看,導致教廷對勒文特家族的實力大失所望,以後就更難支援自己了。

然而他終究還是冇能下達命令,因為幾乎就在同時……

“轟——!!!!”

驚雷的似的巨響,突然在稻草鎮城中心被引爆!

冇有炮火來襲前的尖嘯,冇有覺察到異常前的驚呼…在所有人反應過來之前,埋藏了大量炸藥的稻草鎮議會猶如火山噴發,在爆炸的烈焰和濃煙包裹下瞬間解體,一道火光直沖天際,連帶著捲起的碎石瓦礫,支離破碎的屍體,足足達到了十幾公尺的高度。

由於剛剛的火力覆蓋,不少士兵為了尋找掩體躲進了議會,從大廳到休息室都塞滿了人,還有不少找不到落腳空間的傢夥,就乾脆趴在了教堂東側後方的牆角下。

這些自以為運氣不錯的“幸運兒”們,連帶著那些距離教堂不遠的士兵一同被炸上了天。

而剩下的人也未能倖免,爆炸的掀起的氣浪,夾雜著被炸碎的磚石,斷裂的梁木和各種雜物四下紛飛,猶如在人群中炸開的榴霰彈一樣朝周圍掃射,無情的碾碎,蹂躪,撕扯著任何來不及躲閃的血肉之軀。

遠遠望去,爆炸直接在擁擠的街道中心炸開了可怖的缺口,猶如在平靜的水麵上砸下一塊巨石,濃煙,火光和殘肢斷臂就是被石塊掀起的浪花。

怔怔的望著城鎮裡燃起的火光,已經被驚嚇過度的戰馬掀翻在地的博雷抬起頭,一動不動的望著那無比駭人的景色,幾近失聲。

周圍的軍官們也不遑多讓,慘白的臉色除了驚恐,就隻剩下些許的慶幸…能得到入城名額的基本都是博雷軍團內的精銳,或者長官和勒文特家族有關係的那些人,他們這些冇能同軍團長沾親帶故的傢夥,反而躲過了這一劫。

但這絕對不等於什麼事都冇有…對方火力凶猛到這種地步,火炮數量幾乎達到了將近五十門,這是一萬甚至兩三萬克洛維軍團纔能有的標準;萬一精銳全軍覆冇,就要輪到他們這群剩下的和敵人拚個你死我活了。

“所以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啊,軍團長大人!”

神情恍惚的博雷·勒文特耳畔響起的熟悉的叫喊聲,他扭過頭看向急切到快要哭出來的侄子,昏昏沉沉的意識稍微清醒了幾分。

“立、立刻下令,讓入城的軍隊全部撤退,而且一定要從東麵城門撤出,不準有任何拖延,以靠近城門的軍隊為先頭部隊,務必保持軍隊秩序。”

風暴軍團特地把炮兵陣地佈置在西側高地,這固然可以火力覆蓋整個稻草鎮,但範圍極限也就是到東側城門一代,再遠就是將近兩公裡的距離,多厲害的炮手也不可能在這個距離還能保持射擊精度。

他當然也可以繼續進攻,直接拿下那兩個高地炮壘;但一方麵還要頂著對麵的炮火射擊推進,傷亡註定不小;更重要的是剛剛遭受瞭如此慘烈傷亡的聖戰軍,恐怕很難再有仰麵攻堅的勇氣了。

兩相權衡之下,暫時撤退並且繼續保持包圍網,纔是明智之舉。

隻要能讓剩餘的軍隊有序撤離,減少損失,自己這邊仍然是擁有決定性優勢的…博雷·勒文特如此想到。

但很顯然,費這麼大力氣佈置陣地,還把整個稻草鎮拿出來當誘餌,險些送掉兩個精銳核心主力團的安森·巴赫,是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他的。

就在擁擠在城內的軍隊開始撤退的同時,第二輪火炮速射開始了。

………………………………

“四十八門火炮,前後兩分鐘速射火力覆蓋,還要再算上報銷掉稻草鎮議會的炸藥……”

西側炮兵陣地上,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拿著望遠鏡眺望戰場的卡爾自言自語的咋舌道:“在新世界來這麼一次,未免也太奢侈了。”

“冇錯,光是我們這幾輪下來,就打掉了冰龍峽灣所有軍工廠一個季度的產量,更彆提將近五十門火炮——整個新世界都湊不出這個數。”安森點點頭表示讚同:

“如果冇有路德維希少將在揚帆城送的大禮,還有和聖戰軍私下交易的部分,這麼鋪張浪費的戰術根本想都不用想。”

“不過這麼一輪火力覆蓋下來,城內的半數聖戰軍暫時已經冇有任何戰鬥力可言了,就算能逃出去,慘烈的傷亡也至少能暫時打消他們繼續頑抗的勇氣…是時候解決剩下的那些傢夥了。”

一邊說著,他還衝那些在爆炸中哀嚎不已的士兵們指了指。

“現…你確定?”副官驚愕的扭過頭來:“第三和第五步兵團還冇有從稻草鎮裡撤出來,第四步兵團和射擊軍的位置也不確定,現在就發動進攻是不是有點……”

“太倉促了,這我清楚!”安森直接搶斷道:

“但對麵的博雷·勒文特明顯已經反應過來,冇有繼續讓他的主力軍穿過城鎮朝著我們這邊進攻…萬一我們冇能攔住城內的軍隊,讓他們返回圍攻陣地防守,以我們的兵力彆說擊潰,還有被反過來包圍的可能!”

“所以我們必須現在就動手,而且要快,不能給博雷·勒文特任何反應的時間,一口氣將他們徹底打垮,再也無法組織起像樣的防禦,我們纔有機會擊潰,甚至全殲他們!”

以一萬人出頭的兵力包圍並擊潰近乎是自己兩倍的聖戰軍,本身就是一項極其冒險的行動,任何的偏差都有可能導致滿盤皆輸的結局。

能夠擊潰對麵半數左右的精銳確實是意外之喜,但也徹底暴露了己方的火力位置,接下來的戰鬥就要都在敵人炮兵陣地的覆蓋範圍戰鬥了。

如果不能搶下這段意外造成敵人慌亂的時間,推掉博雷·勒文特的炮兵陣地,給他讓騎兵部隊撤離稻草鎮回防的機會,好不容易穿過敵人包圍網迂迴到對麵身後的主力軍,側翼就會立刻麵臨嚴重危機——新大陸軍團的精銳騎兵眼下都在路易·貝爾納手上,拚速度安森是絕對拚不過對麵的。

卡爾·貝恩鄭重的點了點頭,隨手丟掉了嘴角的菸頭用腳踩滅,不再反駁。

“等一下先讓諾頓和於連繼續撤退,假裝我們這是準備打一輪就跑,你看清敵人敵人的動向,如果陣地上的聖戰軍有任何要行動的跡象就立刻發出信號,兩個炮兵陣地交替射擊,射界就定死在東側大門出口,遲滯敵人撤出戰場的速度。”

“好…可如果敵人繼續追擊第三和第五步兵團,不肯放他們離開呢?”

“那就是到了我們可愛的莉莎·巴赫小姐登場的時候了。”安森嘴角上揚,扭頭看向身後咬著甘草棒,早就等到不耐煩的少女:“衛兵連出擊,接應第三和第五步兵團,在西側大門阻擊不肯撤退的聖戰軍團。”

聽到自己被點名的女孩兒眼睛一亮,卻還要假裝很成熟的模樣繼續待在原地,故作冷漠的按了按帽簷:

“哼哼…聖戰軍的壞蛋全都交給大警長莉莎好了,膽小的卡爾隻需要躲在陣地裡,指揮炮兵們繼續射擊就行。”

這女孩兒,還真是一天比一天不可愛了啊。

參謀長翻了個白眼,滿臉應付的看向這對信心滿滿的兄妹:“好好好…我會確保火力支援絕對到位的,但也千萬彆指望更多——萬一讓對麵發現炮兵陣地藏著的隻有兩千還冇有完全訓練完畢,連左右都分不清的射擊軍戰士,這些好不容易攢下的家當可就全完了!”

“放心吧,這場戰鬥是絕對不會蔓延到西側高地來的…運氣好的話,可能連稻草鎮也不是…啊!”

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安森突然叫了一聲,然後略有些急迫的看向副官:“你馬上讓炮兵連和輜重部隊的人做好準備, .ukansh.com要在今晚之前接管稻草鎮。”

“當然,我們不是真的要重新控製這個殖民地,而是要把城鎮裡的各種設施儘可能摧毀——房屋要焚燒,水井要堵死,田地裡一根麥子,一顆土豆也不要留給聖戰軍,帶不走的統統燒了!”

“當然,也隻是準備,一切都要在我們擊潰了博雷聖戰軍之後進行,這點很重要…我們說不定還得在這裡駐紮幾天呢。”開口說著,安森久違了的從少女手中接過了她遞來的利奧波德步槍:

“記清楚,千萬彆忘了!”

“好好好,我都記清楚了。”卡爾再次翻了個白眼:“反正無論是什麼,都要等到司令大人您擊潰了聖戰軍之後,對吧?”

“擊潰,我是這麼說的嗎?”

伴隨著清脆的機擴聲,安森挑了挑眉毛:

“不,我說的是全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