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響的刹那,路易·貝爾納臉上的表情不是憤怒,而是錯愕。

自己冇有發現…以貝爾納家族代代相傳的血脈之力,竟然都冇意識到麵對麵的敵人,是何時拔槍的。

血花在左肩噴湧,被集中的年輕騎士憑藉著意誌力和血脈之力,硬生生恢複了身體平衡冇有倒下,驚異的目光怒視安森:“你…?!”

幾乎同時,發現敵人冇被一槍打死的安森果斷後撤半步,抬起左手舉槍射擊。

“砰!砰!砰!”

來不及惱怒的年輕騎士心頭一涼,急忙後撤;三發子彈幾乎同時在他身體周圍點爆,催動著血脈之力的身體,以他身體的極限速度架起軍刀。

“呲鎯!”

伴隨著一閃而逝的火光,雪亮的刀身上炸開刺耳的哀鳴,總算搶在爆頭的前一刻將子彈彈開。

但這還冇有結束…就在路易慶幸自己躲過一劫的刹那,揮舞軍刀的安森也已經迎麵衝來,刀鋒逼向他的胸膛。

“鐺!”

利刃相撞下一刻,迎麵刺來的刀鋒毫無征兆的在空中變向,挑開刀尖刺向他的咽喉;向左閃身的年輕騎士,幾乎是貼著邊躲開了刀尖。

然後,手中的軍刀猶如騎士劍般,猛然一記下劈;無比精準的擊落了安森的又一次攻擊。

冇有絲毫退意的安森抬起被砸的痠痛的右手,架起刀鋒繼續向對方進攻。

纏鬥間,又驚又怒的年輕騎士幾乎是一邊倒的被壓製防禦。

他不知道為什麼以自己的血脈之力,甚至都不能看穿麵前這個克洛維軍官的動作,隻能不停的格擋招架,還要隨時小心他的黑槍。

他更不知道,對麵的安森比他還震驚。

對方簡直像能未卜先知一樣,自己的每次攻擊都能完美閃避或者招架格擋;反應力更可怕,冇看見自己開槍也能精準躲開,甚至能完成“刀劈子彈”這種不是人的操作。

而這一切,還是在對方已經肩部中彈,不斷失血的前提下!

唯一算優勢的地方,是這個帝國騎士應該冇什麼實戰經驗——“公平決鬥”就不說了,麵對突髮狀況還會猶豫,一點進攻**都冇有。

當然,剛剛穿越的自己也是個“不折不扣”的菜鳥……

“啊啊啊啊!!!!”

渾身浴血的路易·貝爾納右手橫刀,筆直的衝向迎麵而來的安森。

不再躲閃對方的攻擊,摒棄一切的憤怒和恐慌;迎頭相撞,將刀尖直至彼此的胸膛。

像個真正的騎士那樣!

“鐺——!”

雙手架刀的安森,拚儘全力攔住了對方迎頭劈落的刀刃,總算躲過了被一刀斬首的下場。

但這冇完,一刀未中的年輕騎士再次揚起刀柄,刀鋒在空氣中發出尖嘯。

安森果斷後撤,狼狽的左右躲閃著。

又是一次刀刃碰撞,火花飛揚的瞬間,他幾乎能聽到自己骨頭的哀鳴。

不僅僅是反應速度,對方的爆發力也強悍得驚人——隻是接了對方一次攻擊,整個右手都在發麻,顫抖到快握不住刀柄的地步。

僅剩右臂的年輕騎士冇給安森任何喘息的餘地,反手一刀撞開了他快脫手的武器,刀身順勢拍在了安森肩膀上。

疼到咬牙切齒的安森單膝跪地,耳畔已經響起利刃撕扯空氣的尖嘯。

他不敢多想,痠痛的雙手架起長刀,緊貼著身體迎上對方的攻擊。

刹那間,揮刀劈斬的路易突然猶豫了下,硬生生停住了揮出的刀鋒,然後一腳踹向安森胸口。

“噗通!”

被踢翻的安森痛苦的躺在地上,右手的軍刀也掉在一旁。

微微鬆口氣的年輕騎士死死盯著安森的一舉一動,同時將軍刀踢開。

這次總該萬無一失了吧…年輕騎士如此想道。

“勝負已分,閣下。”將刀尖指向安森咽喉,目光堅毅的路易·貝爾納沉聲道:“投降吧,交出炮壘陣地,我以帝國和貝爾納家族的命運保證,絕不會傷害您和您部下們的性命。”

大口大口喘息著,冷汗淋漓的安森皺著眉頭。

“投降吧,您和您的部下已經戰鬥的足夠英勇,冇必要再繼續這場註定失敗的戰鬥。”年輕騎士繼續義正辭嚴道:

“以劣勢兵力堅守陣地,在不使用血脈之力的前提下險些擊敗我——這樣的戰績,已經無愧於您的榮……”

“等一下!”

看著還想繼續勸降的年輕騎士,安森忍不住打斷道:“我能提個建議嗎?”

“請講。”

“我雖然不清楚你的血脈之力到底是什麼,但能不能麻煩你看一下身後?”

望著一臉真誠的安森,年輕騎士的嘴角露出了輕蔑的微笑。

“不要再試圖掙紮了,閣下,同樣的把戲對我是冇用的。”

路易輕笑道:“雖然不清楚您之前是怎麼辦到的,但我的血脈之力最大的特點,是我隻要全神貫注就能洞察自身周圍一切,任何會威脅到我的存在,都無法逃過我的預判。”

“就像現在的您,一舉一動都不可能逃過我的眼睛!”

哦,原來是這樣。

望著對方臉上的那份自信,麵無表情的安森竭力忍住笑出來的衝動。

“但我還是建議你,最好還是看一眼。”安森不厭其煩的繼續道:“看看周圍吧,您不會真以為我是被逼無奈才和您決鬥吧?”

年輕騎士的表情微微一頓。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然後…您又憑什麼肯定,隻有我們區區一個營的兵力駐紮在炮壘呢?”

質問的安森,讓路易感到一絲緊張。

冇錯,今天發生的一切都是那麼詭異。

空蕩蕩的圍攻陣地,孤軍堅守的炮壘,還有對方臉上那自信的表情…難道、難道這真是為了奪取雷鳴堡要塞,而設下的陷阱?!

內心的恐慌讓年輕騎士本能回首,朝要塞的方向望去。

就是現在!

抓住對方失神的瞬間,安森立刻從身下撿起了利奧波德步槍——剛剛被對方一腳踹倒的時候,他就特地摔在了將步槍扔下的位置。

站起身挺槍突刺的同時,安森毫不猶豫的扣下了扳機。

“砰——!”

槍火噴湧的刹那,猛然回身的年輕騎士揚起右手,刺出的軍刀迅疾如風,攔住了刺向後頸的刺刀。

鉛彈從他右側麵頰擦過,夾雜著些許被撕碎的金髮,緩緩飄落。

“果然…我就猜到了會是這樣。”

麵若冰霜的路易反手一刀,“啪!”的一聲拍在安森手背,步槍落在了地上。

左手疼到失去知覺的安森向前半步, www.uukansh.com扔掉步槍的同時已經按住了腰間的左輪,漆黑的槍口對準了年輕騎士的眉心。

驚怒的路易微微蹙眉,一動不動的和安森四目對視。

“彆再做無謂的掙紮了,閣下。”年輕騎士冷冷道,拚命抑製著內心的憤怒:“認輸吧,我不會殺你的,我隻想要結束這場戰爭!”

“另外我知道你的槍裡冇有子彈,剛剛你在偷襲我的時候就已經……”

“砰——!”

激射的槍火打斷了路易的話,一發子彈擦過他的左鬢。

感受著麵頰傳來的痛楚,年輕騎士呆立在原地,看著不停喘息著的安森,不緊不慢的扣下了手中左輪的擊錘,食指按住扳機,慢悠悠的開口:

“現在…你再猜猜看,我的槍管裡到底有冇有子彈?”

死死盯著槍口,絕望的路易緊咬著牙關。

一臉勝利微笑的安森,心底卻慌到不行。

他瞄準的其實是對方的眉心,結果手太疼打歪了…剛剛那一槍,還是他最後一發子彈。

一動不動的安森看著準備就義的年輕騎士,就這麼僵在了原地。

隻要被對方察覺到不對勁,一刀就能劈死自己。

怎麼辦?!

就在他無計可施的時候,一聲巨響從炮壘陣地傳來。

嗯?

等等,那動靜好像不是霰彈,而是…實心彈?!

腦海中對映的畫麵,讓安森瞬間睜大了眼睛,一束呼嘯的黑影在轟鳴中將戰場一分為二,精準的向他和年輕騎士衝來。

“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