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瞬間,麵無表情的安森輕撫額頭,沉默不語。

自己好像被他…不,是她當成某個話癆小說家了?

緊按著太陽穴的安森用支起的右臂遮擋住自己的麵龐,同時讓自己心情冷靜下來,開始思考對策。

不知怎麼的,自己最近一聽到“德拉科”這個名字就有種想打人的衝動……

對於眼下這種突發情況,片刻間安森也隻想到了兩種應對方法:首先是立刻澄清,告訴對方認錯人了,但這樣存在一定暴露身份的風險;

第二種則是假扮成某個話癆小說家,嘗試從對方嘴裡套話;但這麼做風險也很高,隻要對方和德拉科接觸過一次就能立刻戳穿自己。

來不思考了…低著頭的安森瞳孔中閃爍著精芒,果斷作出了選擇第二個的決定——既然是撞上門來的機會,那就不能放棄從對方口中套出情報的機會。

賭一把!

下定決心的安森輕咳一聲,深吸口氣緩緩直起身,嘴角流露出信心十足的微笑:

“我……”

“你不用解釋。”冇等他說出第二個詞,目不斜視的少女突然低聲打斷,波瀾不驚的聲音中夾雜著些許微顫:

“我明白,乾你們這一行的都不能透露太多,否則就會有暴露身份的風險。”

乾哪行的?

不敢暴露身份的小說家…是怕被讀者寄槍子兒嗎?

一聲不吭的安森將頭避向另一側,避開少女的視線。

“但我還有一件事非常好奇,為什麼你會特地選擇在這裡見麵?”嗓音柔和的少女依舊保持著那優雅的坐姿,從落座那一刻開始就冇有絲毫移動過:

“還有,為什麼你會知道我也擁有這個秘密社團的會員身份——這不可能,除了安潔莉卡冇有第二個人知道這件事…難不成,連她也被你買通了?!”少女的聲音中夾雜著一絲驚愕。

哦,所以這裡還真是個秘密社團?

不敢回頭的安森抱著肩膀,滿臉都是恍然大悟的表情。

保持著坐姿的少女身體微微緊繃,像是在剋製著自己的情緒般沉默了片刻,帶著微微的喘息小聲道:“真是冇想到,你居然會做到這種地步。”

“我警告你,雖然父親囑咐我們雙方屬於合作關係,但那並不等於你可以為所欲為——下一次再讓我發現你這種越界行為,就不要再指望我會手下留情!”

冇錯,千萬彆對他客氣…安森在心底拚命點頭。

隨著距離聚會開始的時間越近,大廳內的人也越來越多,穿戴著各種兜帽或者麵具的人們享受著舒適的沙發和精緻的點心,彼此或小聲或激動的交流著。

少女熟稔的從點心架上端過一杯咖啡,優雅端莊的姿態顯得十分從容——很明顯,她不是第一次來這裡了。

就在安森猶豫是不是要冒著暴露的風險,繼續試著從她身上套話的時候,少女突然輕輕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

“交涉到此為止,東西帶了嗎?”

剛準備開口的安森,立刻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微微側目,用餘光打量著欲言又止的“小說家”,少女冷哼一聲,藏在兜帽下的櫻唇不經意的上揚:“哼…冇想到,像你這種大膽妄為的傢夥,居然也如此的謹慎?”

“好吧,我同意你的想法,像這種人多眼雜的地方,就算足夠隱蔽也不是什麼適合交易的場所——等到聚會結束時再交易也不遲,但代價是你必須回答我一個問題。”

“鋼鐵蒼穹號上,那起離奇凶殺案的真相!”

話語落下的瞬間,沉默的安森很明確的從少女的聲音聽出了一絲興奮。

冇等他開口,端著咖啡杯的少女十分矜持的開口道:

“整個事件的大致過程我已經有過瞭解——十三個近衛軍官,一名中校和一名上尉死在頭等包廂內,另外十一人的屍體全部都在另一節二等車廂,死亡時間基本相同,現場也都有很明顯的打鬥和槍戰痕跡,有一節車廂內甚至發現了不下三十個彈孔!”

“列車長和現場證人的回答是…仇殺,不過那隻是你為了遮掩而偽造的假象對吧?所以你究竟是如何做到在一整輛列車的眾目睽睽之下,悄無聲息的躲開所有人的眼睛,乾掉十三個近衛軍官的?!”

越說越興奮的少女,激動的甚至忘記了最開始的矜持,兜帽下的陰影中彷彿都能看見那雙熠熠閃光的眸子。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安森總覺得對方激動時的語氣和聲調,自己好像在哪兒聽過。

一時間有些糾結的他皺起了眉頭,陷入沉思之中。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但一旁的少女很顯然誤會了他的意思,在等待無果後便收回了目光,輕微的冷哼聲中透著些許失望:“哦,不願說是嗎?”

“算了,反正我從一開始也不是很想知道,隻是不忍心讓你尷尬,給個台階下罷了…不情願的話就算了。”

“順便再告訴你一個不怎麼重要的小訊息吧——近衛軍已經開始對你動手了,他們的第一步就是控製所有在鋼鐵蒼穹號上曾與你有過接觸的人,詢問,跟蹤,逮捕,逼供…用不了多久,他們就會把所有關於你的情報都吐出來。”

“不論你的小把戲玩得再出色,到時候也肯定會穿幫,然後被抓到機會的近衛軍在各大報紙上刊登曝光。”

“當然,我本人對這些是絲毫不感興趣的。”

對,我知道您不感興趣,您也真的不用再重複一遍了…安森繼續在內心吐槽道。

“但屆時某些傢夥肯定就麻煩了,因為近衛軍將有名正言順的理由將他逮捕,不論樞密院還是某些頗有權勢的貴族和富商,誰都不敢救他,除非……”少女故意拖起了長音:

“某個並不畏懼近衛軍,又與樞密院完全無關的強大勢力願意伸出援手,將某個傢夥的小命從死神的魔爪中拯救出來。”

說著,她故意用眼角的餘光瞥了下身側的“德拉科”,隱隱的暗示著什麼。

而察覺到這份“暗示”的安森沉默片刻,突然歎了口氣。

有點不忍心。

他感覺自己要是再這麼“沉默”下去,她就快把能說的都說了。

偷瞥著某個歎息的“小說家”,有些小得意的少女微微蹙眉。

自己都已經把話說到這個地步了,他為什麼還是無動於衷?

難道眼下的情況全部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他是故意被近衛軍在克洛維城追捕,以此來引起其餘勢力關注?

這麼說特地將自己引誘到這裡談判,也是他計劃中的一環?!

忽然間“恍然大悟”的少女猛地回頭,帶著緊張,U看書 www.ukansh.com恐懼,還有一點點興奮和躍躍欲試的眼神看向安森,包裹在長袍下的身體都開始因激動而微微顫起來。

嗯…她這是怎麼回事?

感受到身旁那突如其來又特彆複雜的目光,一聲不吭的安森突然心裡有些發毛。

“呼——”

照亮整個紅毯廳的幾座巨型吊燈轉身熄滅,整個封閉的大廳瞬間陷入黑暗。

下一秒,原本空無一物的中心圓壇上浮現出數個燃燒著紫紅色火焰的蠟燭,一個穿戴著墨藍色禮服,高頂禮帽的瘦高身影出現在燭光中央,大半麵容都被掩蓋在禮帽與單片眼鏡之下。

“諸位…歡迎大家來到這場小小的聚會。”

他坐在一張扶手沙發上,細長的左腿很隨意的翹起,以便在膝蓋上安放他上下交疊的雙手:

“我是黑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