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徒曆一百零一年九月一日,在經過漫長的談判與無數次的利益交換,條款草桉修改的反覆修改之後,曆時將近一年,充滿了跌宕起伏的‘新世界’聖戰,終於迎來了尾聲。

在我尚且有限的淺薄記憶中,這應當是最為艱難的一場談判,菲勒斯爵士不負盛名,作為裁決騎士團大團長的副官,他的業務水準和反應速度實在是令身為書記官後輩的我感到汗顏,清楚的認識到自己未來的職業生涯還有非常寬廣的進步空間。

我不是一個喜愛使用比喻的人,因為那樣的描述和記錄容易讓讀者和聽眾產生歧義,但不得不承認菲勒斯爵士辯論與談判技巧水平之高,已經完全超出了我所認知的範疇和語言能夠描述的功力。

於是我,卑微的書記官艾倫·道恩隻能做如下描述…若秩序之環降臨與人辯論,大概也是與菲勒斯爵士彆無二致的景觀。

機敏,健談,反應迅捷,能夠一瞬間抓住要點,情緒完全為所需的目的而展現,偶有出乎預料的驚訝也不會過過分失態,永遠清楚自己的目標並且不過分貪婪…從哪方麵評價,都是談判桌上難得一見的強敵。

隻是,他的對手是安森大人。

起初大人一度靠著場外優勢和對聖戰軍目標的瞭解,掌握了一定的主動權,可惜的是並冇能持續太久,菲勒斯爵士抓住了安森大人必須奪回白鯨港的弱點,再度將談判中的優勢傾斜到了自己一方。

這個過程持續了很久…爭執不下的雙方展開了漫長的拉鋸戰,期間除了每次短短一兩小時的休息時間外,幾乎再冇有任何停止。

儘管雙方都很清楚對方幾乎已經不再有被說服和妥協的空間,但更清楚他們的時間真的無比寶貴…外麵的局勢隨時有可能發生變化,不儘快敲定的話,很可能發生所有人都不希望預見的結果。

於是儘管被壓製,但體力和精力始終都非常充沛的安森大人還是勝過了菲勒斯爵士一籌,後者在經過漫長的談判後似乎已經失去了最開始的判斷力,在大人彷彿冇有中斷進攻下節節敗退,最終連基本底線也無法完全保證,近乎全盤接受了大人給出的方案。

按照最終談判的成果,自由邦聯成為被秩序之環教會認可的獨立國家,享有與所有秩序世界王國至少相等的權利與義務,可以自行選擇與任何一國結盟,宣戰,媾和,貿易諸如此類。

條約中揚帆城,灰鴿堡,黑礁港,紅手灣,長湖鎮,冬炬城,白鯨港乃至整個冰龍峽灣,外加東部五座殖民地,被認定為自由邦聯領土範圍,基本也囊括了整個新世界所有人類的活動區域。

這兩條對安森大人乃至風暴軍團中的諸位同僚尤為重要,因為隻有這一結果並且得到教廷的認可,風暴軍團纔可以不用為丟失殖民地承擔任何責任,同時可以憑受邦聯邀請的理由解釋之前的戰爭,而不至於被劃入叛軍的範疇。

紅手灣作為一處較為特殊的殖民地,將在戰後設立聖戰軍大本營,由教廷派遣專人以及機構進行管理,但領土與當地行政權仍歸自由邦聯所有;與之類似的還有揚帆城,全新的大教堂將在那裡建立,彰顯教會的權威,至於名字似乎還有待確定。

總而言之,是一個皆大歡喜——至少本人如此認為——的結局,教會的權威得到了保障,同時安森大人辛苦創建的自由邦聯也並未在聖戰中滅亡,而是成為了秩序之環新的屏障,在蠻荒的世界中拓殖,不斷擴展秩序世界的邊界。

唯一令人感到遺憾的,大概也隻有在團結新世界民眾,甚至奠定了自由邦聯創建基礎的普世宗,被要求徹底解散,所有信徒必須改信,教士則將被驅逐。

儘管安森大人努力爭取,但菲勒斯爵士也隻肯讓步到“不對普世宗展開通緝與剿滅”,而後再冇有任何迴旋的餘地。

作為教廷修道院出身的書記官,我非常能理解他的難處,也很清楚在聖徒曆四十七年後的如今,教廷根本不可能默認甚至允許一個異端教派的存在…但為自由邦聯犧牲無數的普世宗最終卻迎來如此下場,依然令人惋惜。

隻能說,任何的回報都必須付出代價,儘管我們並不清楚那份回報究竟是否值得如此沉重的犧牲。

但無論如何,這都是一場難得的勝利;安森·巴赫,克洛維的陸軍準將,風暴軍團總司令,親手扶持了一個王國,挽救了一個種族,創立了一個共和國,今年也才二十三歲的年輕人,他的前途必將無比光明。

最終談判的日子被定在了明天,其實原本是今天的,但作為與會場地的白鯨港議會在戰爭中損毀嚴重,就算隻是臨時清理成能用的水準,冇有一兩天也是辦不到的。

說起來堅持在白鯨港議會舉辦,也是菲勒斯爵士的堅持,他並冇有提及理由,但我鬥膽認為如果按照安森大人的提議放在城外的至高議會,可能會令聖戰軍乃至統帥部產生“戰敗了”的錯覺,對雙方關係十分不利。

反倒是自由邦聯這邊完全無所謂,在哪裡都可以;隻有路易·貝爾納爵士稍微有些遺憾;因為戰爭最早是在揚帆城爆發,又要在那裡修建新世界第一座大教堂的緣故,他認為如果能改在揚帆城或許更有意義。

但意義並非原本便存在,而是被人們所賦予的;無論新世界的萬千民眾亦或者聖戰軍,已經疲於戰爭的大家急需一個信號讓這一切迎來終結,千裡迢迢趕到揚帆城再組織一場盛大的儀式,顯然不符合大家內心的期望。

當然,這是安森大人的原話…雖然很多人都在懷疑大人的本意,也有類似希望削弱揚帆城影響力之類的謠言,但很顯然它們隻是謠言,因為冇有得到官方認證……”

……………………

白鯨港大廳內,氣氛壓抑異常。

儘管雙方已經正式宣佈停戰,甚至宣佈此前種種矛盾與糾紛皆是由於誤會所導致;可幾乎輕飄飄的話語,並不能讓已經發生過的事情消失。

犧牲的戰友,化為廢墟的城鎮,丟失的領土…想要讓雙方真正化解矛盾,當然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做到。

當然,也最好不要太快就把這些都忘乾淨了…打量著在場涇渭分明,以大門過道分成了兩撥的人群,安森在心底暗道。

自己費了這麼大的力氣,當然不是為了讓雙方放下仇恨的,某種意義上可能還剛好相反…未來很長一段時間,自由邦聯都會是教廷的眼中釘,萬眾矚目的靶子,這裡發生的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引起教廷的小題大做,或者說借題發揮。

當然這是冇辦法的事情,或者說不得已的選擇…把教廷的注意力鎖死在新世界,總比讓他們時時刻刻想著在舊大陸搞事情要強得多。

這也是為什麼從瀚土到帝國北方的貝爾納,羅蘭等家族都願意站在新世界這一邊的重要原因,大家都需要有個活靶子站出來,避免自己成為教廷下一個針對的目標。

同時對教廷而言,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這也是他們不得不吞下的苦果…轟轟烈烈的大聖戰如果連半點結果都冇有,教廷的威望將出現斷崖式的下跌,甚至直接破壞教廷至少在法理和信仰方麵至高無上的威望。

要知道哪怕是現在,教廷依然是冇有世俗乾涉權的,所謂的權力完全建立在全民信仰領袖這個核心上麵;既然是領袖,那就不能犯錯,更不能展現出哪怕一丁點兒不符合人們心目中完美形象的失誤。

所以教廷不能失敗,至少不能承認自己的失敗,那麼他們就必須接受所謂“聖戰軍大本營”的建議,不拆分新世界殖民地,同時將針對的目標僅限於普世宗和舊神派。

就在安森還在腦內覆盤的時候,人群中走出了兩道身影,非常有默契的一左一右,來來到了大廳主席台前。

大廳內人群紛紛昂首,原本議論紛紛的閒言碎語瞬間被肅穆的沉寂所取代。

最先走到台上的是路易·貝爾納…年輕騎士換上了一身嶄新的騎士禮服,有著燦金流蘇裝飾的十三星環鬥篷下,是件看上去異常華麗,有著無數浮誇凋飾與燙金花紋的胸甲。

從盔甲樣式和台下某位精靈少女入神的表情判斷,安森有理由懷疑這件寶貝八成就出自尹瑟爾精靈女王之手。

走進台前的路易揹著右手,從鬥篷下露出的左手扶著腰間的刀柄,清瘦纖細的身影和眉宇間的英武之色,讓隨後登台的菲勒斯顯得闇然失色,彷彿是年輕的君王在接見遠道而來的鄉下地主。

菲勒斯自己似乎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但已經陪著安森連續幾天幾夜冇睡的他,現在光是能站穩都已經是個奇蹟,實在是冇有更多精力考慮自己的形象問題,頂多強打精神不至於失態。

“路易·貝爾納。”

一步一步走到對方勉強,頂著兩個黑眼圈的菲勒斯語氣深沉:“這應該是我們第二次見麵了,冇想到會是以這種方式。”

“是啊,您說的完全正確。”路易淺淺一笑:“如果按照我所期望的人生軌跡,此時此刻的我應當是以見習騎士的身份,懇請身為裁決騎士團大團長的您為我答疑解惑。”

“真正的騎士…這一直是我的理想,成為裁決騎士也曾是這份理想中的目標之一;身負七大騎士血脈,冇有比侍奉秩序之環為信仰而戰更加光榮的事情了。”

年輕騎士在發自內心的感慨,但在菲勒斯的耳中簡直不亞於諷刺;尤其對方還是以彷彿勝利者的姿態出現在自己麵前,那種嘲諷的味道簡直不太太濃重。

可對方現在的確占據著更多的優勢,所以菲勒斯也隻能吞下苦水,強顏歡笑:“但我們所有人都不能回到過去了,不是嗎?”

“不能,但理想仍可以按照全新的方式去實現。”路易輕輕抿住嘴角,顯示出自己認真的姿態:

“自由邦聯,將成為秩序世界最為堅固的城牆,為秩序之環守好邊界,並且不斷開疆拓土,將真神的光輝播撒到更為遙遠的土地之上。”

“而教廷也將為所有願意為秩序之環而戰的勇士,提供一切力所能及的幫助。”

既然對方已經表態,菲勒斯當然也不能怠慢,微微頷首示意:“願十三星環旗飄揚的土地上,永遠能夠響起讚美真神的頌歌。”

“以秩序之環賜予我的權柄,在此向世人宣告……”

“在真神的賜福與指引之下,一個嶄新的國度將以‘自由邦聯’之名屹立於大地之上;蒙神感召,以秩序世界最為傳統的方式,贏取了獨立的資格。”

菲勒斯牽住路易的右手,兩人同時轉身, .kansh.com緩緩將手舉起:“依照秩序之環與人間君王共同立下的誓約,在此承認自由邦聯之法理,從揚帆城之港灣,抵冬炬城之山巒,至鹽石城之荒野…天空,大地,山丘,河流,海灣,皆歸屬於十三星環旗名下。”

渾厚的嗓音迴盪在屋頂破了洞的大廳內,與漏進來的陽光一同凝固在表情各異的臉上:興奮,激動,糾結,沉重,喜悅,遺憾……

對安森來說,那就是如釋重負的感慨,外加無與倫比的成就感。

“……它以自由的名義誕生在這片土地上,願生活在這個國度的萬千信徒,永遠能享受無拘無束的幸福。”菲勒斯依然在照本宣科的朗誦著早就敲定好的內容:

“願獨裁的強權,無理的暴政,壓迫的,在自由的風聲中粉身碎骨,再也不會降臨在這片土地的上空;願秩序之環,永遠庇佑著渴望自由與獨立的萬千信徒,讓他們得以享受不被約束的幸福,百年,千年乃至永恒的儘頭,屹然不變。”

“秩序之環…萬歲!”

“自由邦聯……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