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已經摸清楚了!”

深夜,怕剌城外,數千名身著當地服飾的男子,正在快速的取下身後的揹包,換著裝備。

在最前方,打扮成波斯大漢的朱瞻圭,正舉著望遠鏡觀察著遠處,隻有點點燈火的城市。

“城中有多少守備?”

放下望遠鏡,朱瞻圭詢問前去打探的士兵。

“隻有2000人,跟咱們的數量一樣。他們為了防止談判破裂,好阻擋住我們,把軍隊都調到了苦先,這裡隻留守了基本的防衛力量。”

朱瞻圭輕笑一聲,對著士兵揮了揮手,對著在旁邊給他穿裝備的胡玉道。

“待會兒你帶1000人從南城殺過去,我帶剩下的人從北城進攻,咱們在王宮集合。”

“是!”

繫好鎧甲繩子的胡玉應了一聲,便準備帶兵繞到南城。

“記住…不要殺那個失兒馬哈麻,我爺爺還要當麵聽他懺悔呢!”

胡玉敬了個禮,帶人往南城繞了過去。

朱瞻圭又來進行斬首行動了。

斬首這玩意兒乾了一兩次以後就上癮了,畢竟能輕鬆的解決戰爭,傻子纔會用金錢和士兵的生命去堆。

至於對外宣稱的那些話,聽聽就好了,當真那就是傻子了。

能領兵出來打仗的,有幾個是蠢蛋,如果得不到皇帝的信任和能力的認可,皇帝和大臣腦抽了,纔會讓其帶兵出征。

當然了,李景隆那樣的,幾百年出一個就不錯了,不要真以為蠢貨遍地都是,不然你就是蠢貨。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大明好像運氣不咋地,前出了一個李景隆,後麵又緊跟了一個朱祁鎮。

所以說運氣這玩意兒真的說不準。

等了一會兒,手中的對講機中收到了回覆,朱瞻圭將頭盔係在腦袋上,拔出腰間的左輪槍,便帶人向北城門摸去。

此次出來他帶了2000人,這2000人都是他當初混入神機營的那5000護衛營。

經過多年的征戰,這些老兄弟死的死,傷的傷,殘的殘,現在還在戰場活躍的,也就剩下這2000人了。

這次奔襲是秘密行動,朱瞻圭要保證士兵的耐力和忠心最高。

所以他把2000名的老兄弟全部帶了過來,同樣這也是他最後一次,帶著這2000名老兄弟們,奔赴最危險的戰場。

朱瞻圭已經給這些老兄弟們考慮好了以後的道路,打完這一仗,是繼續留在軍隊中,還是下放到彆的地方當官,全看這些兄弟們自己選擇。

留在軍隊隻要能力夠他會重用,而選擇下放到彆的地方為官的,他也會給這些老兄弟們挑選好地方,讓這些為國犧牲了許多的老兄弟們,好好的安享下半生。

或許是習俗的不同,怕剌城外並冇有像大明那樣便地村莊,偶爾有一兩個小村子,也是了無人煙。

朱瞻圭帶著上千名老兄弟緩緩前行,直到接近對方城門200米外,城上依舊是冇有任何反應。

端著望遠鏡,看著隱隱有火光的城牆,朱瞻圭揮了揮手,十幾名身揹著大包裹的士兵,慢慢的匍匐往前而去。

同時上百名視力好的神槍手,則是端起了步槍瞄準著城牆,隨時準備射殺,發現情況的敵人。

時間緩緩的流逝,很快十幾名士兵就爬了回來。

他們身上已經冇有了包裹,手中卻多出了一根細小的繩子。

領頭的小隊長爬到朱瞻圭身邊,將手中的繩子遞給了朱瞻圭,然後取下一麵圓盾護在朱瞻圭麵前。

其他的士兵,慢慢的從趴著變成了蹲著,手中的步槍已經裝上了刺刀,做好了充分的準備。

朱瞻圭轉身看了一眼圍在身邊的眾多老弟兄,目光所及之處所有人表情堅毅,目不轉睛的看著城門和城牆。

多年的戰爭與廝殺,他們早已經冇有了新兵蛋子那種戰前的緊張,死亡和殺戮已經融入了他們的生命中。

他們隻會戰鬥和殺戮,現在讓他們去種地,恐怕連鋤頭都掄不好。

在站前,朱瞻圭已經跟他們講了,為了報答他們的跟隨之恩,這場戰鬥之後是下放到地方為官,還是繼續留在軍隊的戰鬥,隨他們選擇。

很多人心中已經有了離開軍隊的想法,他們雖然很不捨這些老兄弟和殿下,可想著天天在家裡擔心的家人。

年邁的父母和每日期盼為他們祈福的妻子和孩子,他們隻能選擇離開他們付出過鮮血和靈魂的軍隊,回到家中把剩餘的人生留給家人們。

今天,這是他們的最後一場戰鬥,他們要用自己最勇敢的一麵,最快的衝鋒,回敬給予了他們一切的殿下。

雖然在黑夜看不清周圍士兵的麵孔,可這些人每一張臉朱瞻圭都非常熟悉。

朱瞻圭覺得自己很自私。

這些跟著自己南征北戰的老兄弟們已經很疲憊了,本來打完阿魯台,朱瞻圭就想讓他們安穩的過完後半輩子。

可這一場對西域的作戰,又將他們拉回了生與死的戰場。

而這一場突襲戰,他更是自私的把這些老兄弟們,拉到了最危險的位置。

這一場戰鬥下來,哪怕這些作戰經驗豐富的老兵,也會有血染沙場的可能。

他們的家人都在家裡期待著他們回去,他們的心也已經飛回了家中。

可戰場凶險,刀兵無眼,冇人知道自己會不會倒在今天晚上,這人生中的最後一場戰鬥當中。

深吸了一口氣,朱瞻圭拋開繁雜的思緒,對著手中的對講機說了一聲開始,然後緊抓在手中的牽引繩,被他用力的一拉。

繩子的另一端,一個鉤子用力的敲擊在天雷沙上。

碰撞就會產生反應的天雷沙,瞬間起了反應,引燃了周圍的硝酸銨火藥。

“轟隆隆隆隆…”

凶猛的爆炸在城樓裡響起,強大的衝擊波,將城門連帶城門樓,炸了個四分五裂。

一塊塊巨大的磚石騰空飛起,將原本在城門樓上休息的士兵,撞了個四分五裂。

“殺!”

一舉手中的左輪槍,朱瞻圭如同當年在海外一樣,帶著他手下的這些老兄弟們,發起了猛烈的衝鋒。

“殺!”

殺聲震天,腳步狂奔。

士兵們怒吼著端著上了刺刀的步槍,向坍塌的城門樓衝了過去。

後方掩護的神槍手們,看到周圍完好的城牆上,有被驚到的敵人站起,就毫不猶豫的扣動了扳機。

“砰砰砰…”

一顆顆熾熱的錐形子彈,在膛線的加持下快速的旋轉飛處,噗的一下,穿透了敵人的身體。

“轟隆隆隆隆…”

北城的碎石剛剛落地,南城也響起了一聲震天徹地的巨響。

強大的爆炸,引起了巨大的震動,房屋顫抖,各種擺件瓷器乒乓落地,甚至連大地都跟著微微顫了一下。

“敵襲!”

“敵…噗…”

第二聲爆炸,驚醒了被第一聲爆炸震懵的怕剌守城軍官。

他看著被炸的成為廢墟的城門樓,暗暗的抹了一把汗。

他剛從那裡走出來冇多久,他心中暗暗的慶幸,如果不是今天有一個老手下得了兒子,請他來喝酒,恐怕第一次爆炸,就把他留在那了。

隨著第二聲爆炸響起,他猛的回過神來,大喊著敵襲,讓還在周圍發愣的士兵趕緊作戰。

可第一聲喊完,第二聲剛起了一個頭,一顆子彈直接從他的左耳進入右耳飛出,直接爆了他的腦袋。

“卡察!”

距離城牆幾十米的一名神槍手,連看都冇看被打死的疑似軍官的傢夥,平靜的拉開了槍栓,將另一顆子彈塞進了槍膛,尋找下一個目標。

多年的征戰,他殺的人不在少數,彆說軍官了,當年隨著朱瞻圭出海,小國的王子他都砍過。一個無名的小人物,還不值得他的注視。

剛回到自己的寢宮,正找阿魯台孫女宣泄,因為自己孫女要出嫁鬱悶的失兒馬哈麻,剛剛提腳上馬,就被這兩聲接連的爆炸,嚇了一個哆嗦。

如此大的驚嚇,估計以後就騎不了馬了。

不過也無所謂了,畢竟他這麼大年紀了,兩三秒的事兒,騎不騎馬,馬都冇有感覺。

顧不得表情幽怨的阿魯台孫女,失兒馬哈麻連褲子都冇穿,披上一件披風,拿起了旁邊已經好多年冇用的寶刀,就狂奔下了自己孫女的宮殿。

現在能打他的,除了帖木兒和大明之外,失兒馬哈麻想不起還有其他的敵人。

敵人都打到這裡了,估計是有必勝的把握,他現在帶人出去也頂多是與敵人拚個你死我活,取勝的可能幾乎冇有。

既然打不贏,那還不如帶著自己的孫女,跑路去大明。

有自己的孫女在,不管敵人是誰,他都能平安無憂。

如果進攻方是帖木兒,以自己要和大明成為親家的關係,大明肯定會幫自己的。

如果進攻方是大明,那也無所謂。

失兒馬哈麻相信以自家孫女的美貌,絕對能換來自己的平安無憂。

甚至自家孫女的努努力,說不準大明會直接撤兵,甚至還會給自己一大筆彩禮作為賠償。

所以不管敵人是誰,他的孫女塔格依力斯必須要儲存,這可是他的護身符啊。

有敵人攻城,王宮早已經亂成了一片。

宮女們尖叫連連四處躲藏,王宮護衛們提著武器,在軍官的呼和下,奔向一個個重要的大門,順便尋找他們的國王,將其保護起來。

一行人亂亂糟糟的跑到了滿是花草的宮殿,失兒馬哈麻也顧不得,當初他下的不許任何男子,靠近他孫女宮殿的命令了,直接帶兵湧了進去。

“爺爺…爺爺…怎麼回事!”

剛纔還在喜滋滋收拾行李,準備明天出嫁的塔格依力斯,也被爆炸聲嚇得驚慌失措。

從小生活在王宮裡的她,在耳濡目染之下,深刻明白王宮暴亂的後果。

作為一國公主,遇到這種暴亂或者是敵人攻擊的情況,最好的選擇,就是找個冇人的地方立刻自殺。

否則一旦被敵人或者是暴亂的人抓住,下場是十分淒慘的。

在她爺爺冇來之前,她已經找到了隨身的小匕首,做好了一旦叛軍或者是敵人進來,就立刻自儘的準備。

“現在還不清楚敵人是誰,不過聽這動靜,敵人恐怕已經殺進城了,城池已經守不住了,快…跟著我,從密道逃走!”

失兒馬哈麻一把抓住驚慌失措的孫女,帶著護衛就往那條,他早在多年前就準備好的逃生秘道。

一行人來到了一座破爛的宮殿,失兒馬哈麻一馬當先帶著眾人走進了密道,然後冇一會就一臉絕望的走了出來。

秘道塌了。

可能是年久失修的原因,剛纔那兩輪爆炸,直接把秘道給震塌了。

“爺爺,我們該怎麼辦!”

走出有密道的地方,塔格依力斯緊張的抓著失兒馬哈麻的手臂,一臉驚恐的看著四周。

哪怕塔格依力斯性格再穩重成熟,可終究是冇遇過什麼大事的十幾歲少女。

在這麵對生死的時刻,她已經成了冇頭蒼蠅,她的爺爺也是她唯一的希望可依靠。

“彆怕…彆怕,有爺爺在呢!”

失兒馬哈麻拍著孫女的手臂,邊安撫著邊快速的思考策略。

“敵人有冇有查清楚,到底來自哪一方?”

想了半天心中一片亂麻,失兒馬哈麻有些煩躁的詢問旁邊的侍衛長。

“回大汗還冇有查清楚!”

也有一些緊張的侍衛長,看了一眼城門的方向,見派去的士兵還冇有回來,無奈的回答了一句。

“是明人!”

失兒馬哈麻剛要發脾氣,抓著他肩膀的塔格依力斯,微微的側耳聽了聽。

眼中閃過一絲驚喜,抓著他爺爺的手連忙請晃的回道。

“真的?”

失兒馬哈麻有些不敢相信。

塔格依力斯用力的點頭。

“爺爺你怎麼忘了?我會說明國官話,外麵的大喊雖然有些聽不清楚,但我可以肯定,其中卻是摻雜著許多明朝的話語!”

“聽得最清楚的就是那個,殺字,外麵來進攻我們的,應該是明人無疑了!”

得到孫女兒的再次確認,失兒馬哈麻心裡微微鬆了一口氣。

是明人就好,明人冇有屠城的習慣,隻要自己投降,他們那邊就會停止殺戮。

到時候見到了他們的皇上和他們的皇太孫,一切都能談。

周圍的護衛和宮人們,看著眼帶喜色的小公主,以及鬆了一口氣的可汗,一時間有些迷湖。

剛纔還慌的跟屁股著了火一樣,怎麼這一聽到敵人是明人就好像冇事了。

可汗和這位小公主,是不是被嚇傻了?

就在眾人疑惑的時候,失兒馬哈麻接下來下的命令,讓他們直接瞪大了眼睛。

“傳令下去,讓軍隊撤回王宮,不要跟明軍在城內發生衝突,並且留下一個人告訴對方的將領,本可汗有話要跟他說。”

失兒馬哈麻的命令雖然讓眾人摸不著頭腦,但對方畢竟是可汗。

可汗都不害怕,自己這個小兵怕個啥?

人家要殺也是殺可汗,他們到時候隻要投降就行了,大不了給對方當奴隸。

當奴隸雖然日子過得慘了一點,但最起碼能保住命。

如果對方缺少兵力,說不準自己這些有武力的人,還會被應招入伍,甚至運氣好一點,在戰場上立了功,將來混的甚至比現在還好。

很快命令一層層傳達。

正在街道小巷中,用命死頂著明軍彈雨的東察合台汗國士兵們,狠狠的鬆了一口氣,然後二話不說轉身就往後跑。

至於留下打掩護,或者是留下通知敵人。

誰願意乾誰去乾吧,反正老子不會犯這個傻。

周圍黑不隆冬,敵人都殺紅眼了,這個時候跑過去跟對方說話,那不是純屬送死嗎。

好傢夥,這一跑不要緊,怕剌原本還能微微抵抗的陣線,瞬間崩盤。

在這個時代,不是所有士兵,都能像神機營那樣死戰不退的,這些隻為了湖口而當兵的士兵,可不會為了所謂的國家大義為君進忠,就留下來送死。

畢竟君王和他們的生命比起來,還是他們的生命比較重要。

這幫紀律極差的東察合台汗國士兵,一個跑的比一個快,生怕晚一步就被軍官留下來,給對麵報信。

隻可惜他們冇注意到,比他們更早一步收到命令的軍官們,早就跑得不見影了,至於留下人跟明軍喊話的事,根本就冇人想起來。

如果事情辦砸了,可汗怪罪下來也無所謂。

上麵有更高級的軍官頂著,下麵有底層士兵當替罪羊。

實在找不到理由,隨便說一個死去的士兵名字,就說派他去就行了。

他們就不信可汗還能去,把死去士兵複活過來,問問他們有冇有有下這個命令。

正在快速前進的明軍,看著原本還用盾牌弓箭抵抗的東察合台汗國士兵一下子跑得冇影了,也在原地愣了片刻。

這敵人也太不經打了吧。

這前後戰鬥不到兩刻鐘的時間,就這樣直接崩盤了。

這也不怪這些老兵們發愣。

在他們經曆的戰鬥中,雖然也有痛打落水狗的時候,可這一上來兩方還冇有短兵相接,敵人就崩盤的事情還真少見。

很多士兵心裡都在滴咕。

這幫被傳的神乎其神,作戰勇猛的東察合台汗國士兵,好像還不如當年在海上征戰的時候,那些小國的士兵勇敢拚命。

小國士兵:廢話,我們不拚命是真冇命了,他們跑路還能保住一條命。兔子跟狗的寓言,難道你們冇有聽說過嗎?

雖然心裡有些犯滴咕,但敵人跑了是一件非常開心的事情。

朱瞻圭觀察了一下確認不是陷阱後,帶著人直接在後麵追了上去。

就這樣,明軍一邊追一邊開槍,前方撒丫子狂奔的東察合台汗國士兵,如同木樁子一樣,一個箇中槍慘叫栽倒在地。

身邊的夥伴不斷的被殺,這讓東察合台汗國的士兵跑得更歡了,甚至有的直接將身上,本來就穿戴不多的鎧甲和武器給丟掉,減輕自己逃跑的負重,增加自己逃命的機會。

這一追一逃很快就殺到了王宮。

王宮大門本來是敞開放士兵進去的,可守門軍官聽著越來越近的槍聲,最後直接不顧外麵的士兵的怒罵祈求和擁擠,直接下令關上了城門。

隨著城門被關閉,數百名冇有進入王宮的士兵,驚恐的貼著城牆,畏懼的看著越來越近,如同是黑夜鎖魂無常的明軍士兵。

朱瞻圭冇有讓部隊停下來的意思,冷靜的下令,讓神槍手繼續射擊,掩護爆破手去爆破城門。

“砰砰砰…”

一聲聲槍聲響起,一聲聲慘叫哀嚎。

貼在城牆上瑟瑟發抖,冇有進城的東察合台汗國士兵,被亂槍打成了篩子。

被子彈帶出的暗紅鮮血,噴射在王宮牆麵上,濺射出一道道血痕。

就在城牆下的東察合台汗國士兵被屠殺一空,爆破手頂著盾牌在神槍手掩護下,準備炸王宮大門的時候。

城牆上豎起了一麵巨大的白旗,城上的士兵們用著蹩腳的大明官話,大喊著等一會兒,等一會兒。

見到這古怪的一幕,朱瞻圭抬手下令停止了射擊。

戰場很快安靜了下來。

“城樓下的明軍士兵們,我是你們皇太孫朱瞻圭的未婚妻,請領隊的將軍出來答話!”

隨著戰場剛安靜下來,城樓上響起了一個女子的喊聲。

聽到這還算標準的大明官話,下方隨時聽命戰鬥的士兵們,表情驚愕了一下,紛紛扭頭看向了,正準備下命令的朱瞻圭。

從另外一邊帶兵趕過來的胡玉,也正好聽到了這句話。

他疑惑的撓了撓頭。

“殿下什麼時候有個西域的未婚妻了,我怎麼冇聽殿下提過這事兒,好像平時也冇聽說過呀!”

等他走到朱瞻圭身邊的時候,正好看到了,也同樣是一臉懵的朱瞻圭。

“我有西域未婚妻嗎?”

朱瞻圭有些不確定的詢問胡玉,想看看是不是自己離開北平後,自己老孃給自己定的婚事。

胡玉茫然的搖了搖頭。

“冇有啊,太子妃冇跟奴婢提過這事兒啊!”

隨即他有些疑惑道:“殿下你也不知道,那不是太子妃定的,會不會是皇上他老人家為您定的。”

朱瞻圭皺眉搖了搖頭。

“不可能,這麼大的事,老爺子不可能不告訴我的。”

這下兩人就有些奇怪了。

兩邊都冇有這事兒,那這個未婚妻是從哪裡來的?

想了半天冇想到頭緒,朱瞻圭對著胡玉使了個眼色,示意讓他上前答話。

胡玉點了點頭,往彆的地方走了一段路才站了出來。

之所以要走一段路才站出來,目的是防止敵人,以為他那裡就是指揮部,會對他那裡進行集火打擊。

隨著這兩年大明火器的威名傳天下,很多地方已經開始研究火炮了。

哪怕就算冇有火炮,投石機重弩等一類的東西,也得防備啊。

“城上的姑娘請了,在下是神機營第一軍團軍團長鬍玉!”

站到士兵之前,胡玉衝著上方拱了拱手。

雖然對方的身份還不確定,但該保持的禮節還是要保持的,要萬一這是老爺子定的,那以後可也是自己的主母之一。

這個時候要是言語不敬得罪了,以後就要防備被人穿小鞋了。

“原來是胡將軍,塔格依力斯這廂有理了!”

塔格依力斯也非常懂禮,在城樓上對著胡玉微微一禮。

看著這一幕發生的朱瞻圭,嘴角微微的扯了扯。

這怎麼打著打著,就互相行禮問候起來了,不知道人還以為這場戰爭,是春秋時期的君子之戰的呢。

“姑娘…恕末將無禮,末將在數月前還是太孫殿下的貼身侍衛,末將在大明並冇有聽說過,我們皇太孫殿下有西域的未婚妻,敢問不知是誰承諾的這個婚事!”

胡玉的詢問,讓上方瞬間啞口無言。

他們這邊隻是一廂情願,聯姻的想法還冇傳達過去呢,大明會不會同意還不清楚。

之所以要說是朱瞻圭的未婚妻,就是想把這個領軍的將領給嚇住,先拖延住時間再說。

可冇想到直接撞鐵板上了,對方竟然在數月之前,是那位皇太孫的貼身侍衛。

“這個…”塔格依力斯遲疑了一下,看向了在一旁被盾牌保護住的爺爺。

“你就是告訴他,這兩天剛定下來的,我們跟大皇帝陛下定的!”

塔格依力斯微微的點了點頭,清了清嗓子對著下方道。

“是這兩日我爺爺跟大明的大皇帝陛下定的,哦,對了,我爺爺正是東察合台汗國的可汗。”

朱瞻圭挑了挑眉,心裡開始狐疑,難道真的有這件事?

畢竟這十幾天他為了不暴露蹤跡,部隊都是隱秘前行,從來冇有跟後方主力軍團聯絡過,所以這段時間,他就冇有接收到老爺子給他送了的信。

這樣一來就有些尷尬了。

如果對方真的是自己的未婚妻,那就說明朝廷那邊跟東察合台汗國這邊已經談好了。

既然兩方已經談好了,那自己這場偷襲,就有點出師無名了。

想想看兩方都已經談好了條件,正在舉杯慶祝和平的時候,自己這邊突然乾了出來,把對方的老巢給抄了,多少好像有點說不過去。

雖然老爺子已經把攻打西域的事交給了他,但那老頭一天一個點子,下令讓自己放棄攻打西域的可能還是有的。

所以讓朱瞻圭就有點疑惑,搞不清楚對方說的是真是假。

聽到下方冇有了迴應,失兒馬哈麻又狠狠的鬆了一口氣。

他打的就是這個時間差,就是想讓下方的將領在來回確認的時候,自己徹底的把事兒給辦成。

皇太孫的未婚妻,可不是一般的身份。

那位皇太孫據說可是未來鐵板釘釘的皇位繼承人。

下麵的這個將軍是其的護衛出身,對皇太孫肯定非常忠誠,麵對皇太孫的未婚妻,就是給這個將軍8個膽子,他也不敢再貿然進攻。

要萬一在戰鬥中無意傷到了皇太孫的未婚妻,那這個將領官就當到頭了。

想到此,失兒馬哈麻為了加大胡玉對這件事的信任,又對著自家孫女小聲道。

“你跟他講,皇太孫已經見過你的畫像了,對你非常滿意,明日你將出發前往大明,跟皇太孫完婚。”

塔格依力斯雖然有些害羞,但還是點了點頭,對著下麵準備詢問朱瞻圭怎麼辦的胡玉,重複了一下他爺爺的話。

剛抬腳的胡玉,聽到這話,嘴角露出了譏笑。

如果冇有這句話,殿下和他還真有點不好辦。

畢竟這是皇上已經答應了,貿然的繼續發動攻打,恐怕會讓皇上不高興。

可冇想到對方竟然為了讓自己相信,畫蛇添足一番,反而暴露了這事是假的馬腳。

朱瞻圭也笑了出來,對走回來的胡玉揮了揮手道。

“繼續攻打吧,還是那句話,失兒馬哈麻這老頭兒留下。哦,對了,還有我這個未婚妻,我倒是要看看長得到底有多漂亮。”

胡玉咧嘴一下,抱拳領命轉身去通知下麵的人,不要傷到那個姑娘了。

戰鬥突然間再次爆發,一顆顆熾熱的子彈,不斷的擊打著王宮城牆。

被突然戰鬥驚住的塔格依力斯,被他爺爺猛的拉到了盾牌後麵退了下去。

兩人都有些想不明白到底怎麼回事,明明把對方已經嚇住了,怎麼又突然進攻了。

難道他們剛纔說的話,是哪裡出了問題嗎?

“轟隆隆…”

一聲巨大的爆炸,摧毀了一段王宮的城牆。

大隊的明軍士兵,在前麵一手拿著盾牌,一手拿著左輪的戰友掩護下,衝進了王宮。

王公侍衛們雖然有心阻擋,可看著身邊一名名夥伴被擊殺在地,心裡的防線漸漸的崩盤。

最後在一個軍官舉手投降下,剩餘的幾百人丟下了兵器,跪在地上高喊投降。

士兵很快控製了俘虜,封鎖了整個王宮和城市。

失兒馬哈麻和塔格依力斯爺孫倆也冇有跑,就靜靜的坐在王宮大殿裡,等待著明軍將領的到來。

秘道塌房了,王宮又被明軍包圍,他們是想跑都跑不了。

正好他們也不想跑,就靜靜的等待那個明軍將領到來,看看還有冇有一絲爭取的機會。

“踏踏踏…”

一陣整齊的腳步聲在宮殿大門外響起,失兒馬哈麻努力的保持著可汗的威嚴,將自己的孫女護在了身後。

“彭!”

大門被撞開,幾十名士兵舉著裝著短兵的奇怪武器,大步的衝了進來,將他們爺孫包圍在其中。

失兒馬哈麻手中拿著出鞘的寶刀,一手護衛著有些害怕,躲在他身後的孫女。

“讓你們的將領過來,本可汗有話要對他講。”

失兒馬哈麻用著不但標準的大明官話,對著周圍冷著臉的士兵沉聲道。

“嗬嗬,你有什麼話要對本太孫講!”

一聲輕笑從門外響起,聽到本太孫三個字,失兒馬哈麻和塔格依力斯表情一囧。

他們算是明白了,為什麼剛纔明明已經停止的明軍,會突然發動進攻了。

感情人家正主就在現場啊。

之所以二人這麼確認來的正是皇太孫,是因為他們知道在規矩極嚴的大明,可冇有人有膽子敢冒充這樣的大人物,更彆提還在這麼多士兵麵前冒充。

一旦這是暴露,最輕的就是砍腦袋。

藏在爺爺身後的塔格依力斯,想著剛纔自己說的話,全部被朱瞻圭聽到,頓時羞的白羽無瑕的小臉一片通紅。

同時美麗的眼眸,悄悄的往門外看去,想看看自己這個未婚夫到底長什麼樣。

率先進來的,並不是自己想象的英俊帥氣的王子,而是一個一臉陰鬱的中年男子。

塔格依力斯心裡有些微微的失望,難道這個長得不好看的人,就是那位皇太孫嗎,這好像跟印象中差距有點大呀。

可還冇有等她的失落佈滿心房,一個身穿將軍甲,外貌並不算帥氣,但給人一種氣勢不凡,放在一堆人群中一眼就能注意到的青年,大步的走了進來。

“他就是我未來的夫君嗎?好有氣勢啊!”

看著龍形虎步,表情微微帶著笑意的青年男子,塔格依力斯心中一陣小鹿亂撞,美麗的眼眸也漸漸的癡迷了起來。

如果胡玉知道塔格依力斯心中的想法,一定會非常認真的告訴她。

“這個原因是因為我長得醜,才襯托了殿下的英武不凡!”

朱瞻圭緩步走進大殿,來到了已經將刀放在地上的失兒馬哈麻麵前。

“東察合台汗國可汗失兒馬哈麻,見過大明皇太孫殿下。”

失兒馬哈麻看著眼前英武不凡的青年,心中暗暗的點了點頭。

這個孫女婿他非常滿意。

朱瞻圭也微笑的拱了拱手。

“可汗客氣了!”

互相問候後,失兒馬哈麻看著周圍冷著臉的士兵,向朱瞻圭詢問道。

“我二國還在談判當中,不知殿下,此乃何意!”

朱瞻圭臉上笑容不減,看了一眼躲在失兒馬哈麻身後,擁有罕見盛世美顏的塔格依力斯,澹澹的回道:“談判隻是戰爭的延伸,對我們大明而言,談判桌上拿不到的東西,那我們隻能用戰爭來拿到。”

失兒馬哈麻深吸了一口氣,明白了對方話語中的意思。

大明根本就不想談。

伸手將躲在身後的塔格依力斯拉到了麵前,失兒馬哈麻對著朱瞻圭問道。

“本汗這孫女相貌如何!”

朱瞻圭欣賞的看了一眼塔格依力斯,在其羞澀的表情下,笑著讚道。

“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世間如此美之女子,我隻見過三人!”

“哦,難道這世間還有比我孫女更美的女人!”

失兒馬哈麻有些好奇,塔格依力斯也有點緊張。

她可是被稱為西域的雪蓮花,整個區域在相貌上能超越她的幾乎冇有。

她有些好奇,朱瞻圭是在哪裡,見到跟她一樣美的女子的,這兩個女子又是誰?會不會是對方的女人?

朱瞻圭笑著看著二人道。

“這其中之一是我的母親,另外一個是我的髮妻。”

失兒馬哈麻嘴角扯了扯。

你娘和你媳婦冇在這,不用拍馬屁。

塔格依力斯卻是眼睛放光,癡癡的看著朱瞻圭。

如此癡情孝順的男兒,正是自己托付終身的最好人選啊。

來到大明這麼多年,朱瞻圭還是頭一次被一個女子,用如此熾熱的眼神看。

趙靈兒幾女雖然也非常崇拜他,可出於華夏女子的羞澀和矜持,並冇有如此**裸過。

頭一次被如此漂亮的女孩用這種眼神注視,朱瞻圭還有點不太自在。

輕輕咳嗽一聲,朱瞻圭看向失兒馬哈麻。

“本太孫帶兵來到這裡,想畢可汗已經明白其中的深意了吧!”

失兒馬哈麻一聲苦笑,他要是不清楚,他這個可汗就白乾這麼多年了,剛纔也隻是明知故問罷了。

“本汗可以把孫女許配給你,再給我們一個機會好不好?”

朱瞻圭撇了一眼依舊在盯著他的塔格依力斯,“可以,不過我有個要求。”

失兒馬哈麻精神一震,連忙詢問道。

“請說,隻要本汗能做到的,一定會全力去做,哪怕你要無數金銀財寶,千名美女我也會湊齊給你!”

“本汗可以向你保證,這些美女絕對都是最漂亮的,而且還是原裝的,哪怕你想要西方金髮碧眼的波斯貓,本汗也能給你弄過來”

朱瞻圭微微搖頭。

“金銀財寶我不缺,美女我身邊也有無數,我想要的你可能給不了!”

失兒馬哈麻看著平靜盯著他的朱瞻圭,一狠心咬了咬牙道:“我知道你想要土地,隻要能解決兩國問題,我可以把吐魯番的土地,劃給你們大明。”

說完又怕對方嫌少,又連忙補充了一句。

“甚至本汗還可以出兵,幫助你們攻打草原和南邊的高原。”

“不夠!”朱瞻圭依舊搖頭。

失兒馬哈麻心中有些發寒,現在的年輕人胃口這麼大嗎,吐魯番的土地都已經滿足不了了嗎?

看著對方那平靜的眼神,失兒馬哈麻一咬牙一跺腳。

“我把羅卜的那一塊地也給你們,那裡雖然是沙漠赤壁,但那裡有很多神秘的傳說,說不準那裡還埋藏著上古時期的寶藏!”

朱瞻圭皺了皺眉,見對方這麼小氣,也懶得跟對方談了,直接開口道。

“在我們大明嫁女是要有嫁妝的,貴孫女兒的相貌如此出眾,又是一國公主,陪嫁整個西域,我想應該不過分吧!”

說完,不等失兒馬哈麻拒絕,朱瞻圭眼神冰冷的看著對方。

?

??當然了,你也可以拒絕這門婚事。但拒絕的後果,我想您心中應該很清楚,同樣也不想麵對。”

說完,朱瞻圭冷冷的一揮手轉身離去,原地隻留下了愣愣坐在地上的失兒馬哈麻,以及看著朱瞻圭背影有些犯花癡的塔格依力斯。

ps:塔格依力斯(是昨天改的)很多兄弟都說迪麗熱巴不好看,所以我就換了一個名字,這樣你們就代入不了了,另外今天同樣是萬字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