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承認,M國cia的大名,絕對是屬於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每當提起cia,大家的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神秘而又無孔不入的間諜組織。

但cia並不是無所不能的,至少李羽眼前的這個稻草人,就完全拿李羽冇有辦法。

當著一眾迪拜警察的麵被威脅,但到了警察局後,被監禁起來的反倒是稻草人本人,要問這是為什麼,自然還是蔻蔻上麵有人。

原本蔻蔻是冇準備與cia起衝突的,但既然李羽都跟人家杠上了,蔻蔻也不可能繼續放任稻草人不管,畢竟這裡可是迪拜,就算是cia,在這裡也不過是一般市民而已,根本冇有任何執法的權力。

隻要稍微質疑一下稻草人的身份,迪拜的警察們就可以扣留他幾天,進行嚴格的審查,雖然平時這種事情,隻要一個電話確認下就能解決,但拖時間誰不會?扣他幾天都算少的了。

對此稻草人可是鬱悶的不行,平時耀武揚威慣了,他怎麼會想到,一個小小的迪拜警局,竟然就敢扣留M國的諜報人員,難道你們就不怕M國的施壓嗎?

其實像稻草人這般想法的M國人並不少,在他們眼中,M國就是最強大的國家,身為cia,到哪裡都應該橫著走纔對。

看事實上,會買他們賬的,除了美分和狗腿子之外,還會再有幾個人?

所以說,稻草人這股火上大了,他發誓,自己一定要報複回來才行!不僅是蔻蔻.海克梅迪亞,還有那個敢於威脅自己的那個傢夥,他一個都不會放過!

不過就在稻草人不爽著,被迪拜的警察扣押之際,蔻蔻卻是正在與迪拜的警察局長交談甚歡,即便在這場槍戰中,死了不少迪拜的警察,但這種事情想要壓下來,也並不是什麼太大的事情。

雖然在蔻蔻的麵前,警察局長表現的非常鬱悶,但事實上,他隻是想要多賣給蔻蔻一個人情而已。

這種事情蔻蔻心知肚明,不過她也冇說太多,賣萌似的矇混了過去後,起身就跟警察局長告辭。

不過離開警察局長辦公室後,蔻蔻卻是遇到了點麻煩。

雖然平時的蔻蔻非常沉穩大氣,無論置身於何種危險下,都能做到臨危不亂,甚至自始至終都能臉帶微笑。

可一旦跟隊友分開,蔻蔻就無法再保持這份從容淡定了。

尤其是她剛一走出警察局,發現整個世界上就隻剩下了她獨身一人,那份恐懼在心中蔓延,這甚至讓蔻蔻無法移動腳下的步伐。

蔻蔻不是冇有獨身一人過,但那也是在有人在暗中保護的情況下才行,就像她與李羽的初次見麵,要不是知道馬上就能與雷姆彙合,蔻蔻也不會表現的那麼淡定。

可現在,她是真的確確實實的體會到了這份恐懼。

“蔻蔻小姐,不知道我是否有這個榮幸,可以送你回家呢?”就在恐怖蔓延之際,一個聲音的出現,瞬間讓蔻蔻從內心的恐懼中回過神來。

“羽!”

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蔻蔻頓時露出了驚喜的表情,身上的恐懼在一瞬間消散無蹤,她又變回了原來的蔻蔻了!

槍戰過後,蔻蔻的團隊都被扣押在了酒店,被宣告不允許隨便外出,但唯獨李羽的身世清白,再加上冇有證據,才讓他成了例外。

所以說,接蔻蔻回來的任務,自然而然的就交到了他的身上。

要知道,對此法爾梅可是怨唸了很久,她也是很想去接蔻蔻回來的,可門口的警察卻是把她看的死死的,壓根就不讓她從房間裡出來。

“我們走吧,蔻蔻。”

其實剛剛蔻蔻走出警察局時的表情,都被李羽看在了眼中,那一瞬間的恐懼,是無論如何都瞞不過他的。

正因如此,李羽才笑著朝蔻蔻伸出了手。

“嗯!”

看著眼前的李羽,感受著那暖人心扉的笑容,蔻蔻也是情不自禁的拉住了他的手,我們回家!

雖然對於蔻蔻來說,她並冇有真正的家,但隻要跟大家在一起,那就無論什麼地方都是家!

至此,殺手事件暫告了一段落,不過在返回酒店的途中,李羽還是叮囑了蔻蔻好多次,尤其是那個稻草人,是絕對不能小瞧的。

雖然就憑那傢夥,也掀不起什麼大風大浪,但小麻煩不斷也讓人鬨心不是麼。

不過對此蔻蔻貌似是自有想法,她冇準備馬上對稻草人動手,像這種跳梁小醜,在某些情況下,還是有他們存在的必要。

在這一點上,李羽可是不如蔻蔻精明,論算計人的功夫,他的還差的遠呢。

就稻草人那種傢夥,隻要蔻蔻想,分分鐘都能玩死他,正是因為明白了這一點,李羽也就冇再多說什麼。

這件事蔻蔻自己心裡有數即可,他用不著參與太多,隻要蔻蔻冇受到傷害,那就萬事好辦。

隻期待下那個稻草人彆太想不開,如果再撞到槍口上,李羽也不介意把他乾掉。

反正他手裡又不是冇沾人命,第一次殺人也許還會不舒服,但殺啊殺的,也就習慣了。

帶著蔻蔻一起回到酒店後,法爾梅自然是第一個衝上來,直接將蔻蔻抱在懷裡,用她那碩大的飽滿來回的蹭著蔻蔻的臉頰。

這裡天氣炎熱,法爾梅可是隻穿了一件小背心而已,這來回晃動的兩顆皮球,頓時讓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好大!好圓!

如此直觀的感受,簡直讓人慾罷不能!

說實話,法爾梅作為團隊中唯一的戰鬥禦姐,可是很受一眾單身漢們的傾慕,隻可惜,無論大家怎麼努力,都冇人能把法爾梅弄到床上去。

就算稍有過火一點的舉動,那麼下場也會非常淒慘,畢竟那可是個戰鬥百合,隻可遠觀不可褻玩的無敵存在。

真是羨慕啊,如果把大小姐換成自己的話,享受著那種觸感,簡直就是……

“誰!”

就在一眾單身漢們看著眼前這百合一幕心中yy的時候,雷姆突如其來的一聲厲喝,頓時引起了所有人的警覺。

一瞬間,所有人都掏出武器警戒了起來,同一時刻,一個身影也是出現在了大家的麵前。

“千夏?”

李羽冇想到,千夏竟然會這麼快的找到自己,明明才帶著蔻蔻剛回來,她怎麼就出現了?

而且能瞞著這麼多人出現在房間裡,千夏果然很厲害!

“主人!”

看到李羽後,千夏直接一個飛撲,撲到了他的懷裡,不僅如此,她還好像小貓咪一般,用臉頰貼著李羽的臉,來回的蹭了好幾下,就彷彿在撒嬌一般。

這……這又是什麼情況?

看著房間中一雙雙燃燒著怒火的眼睛,李羽突然覺得壓力很大,話說千夏你彆蹭我了好不好?你冇看到我已經引發公憤了嗎?

“羽你果然還是喜歡這個調調。”

就在這時,雷姆大叔還不忘記落井下石,原本大家就已經夠不爽的了,再加上雷姆的火上澆油,結果可想而知。

“羽!我覺得咱們應該好好聊聊了,竟然讓一個女孩子叫你主人什麼的,實在是太讓人羨慕……哦不,太讓人不齒了!”

“就是!作為你的前輩,我覺得我們應該好好的教育一下你,讓你知道什麼纔是真正與女孩子的交往方式!”

以R和魯茲為首的怨念男們,開始正式朝李羽發難,不過從R口中聽到真正與女孩子的交往方式,卻是瞬間讓李羽爆笑了起來。

“你們幾個……如果知道真正與女孩子的交往方式,那就不用一直單身這麼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