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沙沙……

刀尖在門上劃動的聲音不大,但很折磨人。

“嘻嘻嘻……”

黑暗之中,一個不屑的笑聲響起,就在門外。

這笑是對王尊的挑釁。

這笑是對大頭小靈他們的輕視!

根本不把王尊一夥放在心裡,縱然知道有三位青眼紅衣厲鬼,那東西也是一點也不怕。

因為他有著強大的逃跑速度,來無影去無蹤的能力。

根本就毫無畏懼可言!

王尊對小靈大頭搖了搖頭,示意他們再忍一忍。

大頭忍得頭都要爆開了,小靈都要把身上的毛髮給拔光了。

那東西也不敢進來,不屑的笑了兩聲,然後轉身出了二樓大廳,然後往三樓走去。

如果不是三香蠟的誘惑,他怕敢在門外劃一個晚上的刀!

隨著腳步聲在三樓停下來,王尊緊閉呼吸,握著打鬼錘的手也在愈發的用力!

大概五分鐘之後!

一聲嘶吼響起,緊接著就是厲鬼夾觸發的聲音,之後就是瘋狂掙紮的聲音。

王尊一刻也不停留,打開門就衝向三樓,小靈大頭也是快如閃電,急不可耐,咬牙切齒的聲音無比響亮。

當一人兩鬼來到三樓時,大廳角落裡的三香蠟已經倒地,厲鬼夾也合了起來。

鬼影冇看到,倒是看到厲鬼夾上留下了一條腿,鬼血淋漓的大腿還在抽動。

嘶!

王尊吸了一口氣,鬼腿上的斷口無比平整,一看就是一刀砍斷留下來的斷口。

這麼狠嗎?

為了不讓自己被捉住,自砍一條腿逃離?

王尊自愧弗如,他是做不到!

從對方觸發厲鬼夾,到王尊上到三樓,隻七八秒的時間而已,對方已經逃了。

不得不說,這份狠勁讓人毛骨悚然。

鬼血飛灑,到處都是,王尊看到,一個角落裡留下了一灘的血!

而且,還在滴!

這鬼血是從半空滴下來的,而上麵什麼東西也冇有。

王尊勾唇一笑,恍然大悟,對方的身體能與黑暗融為一體,但流出來的血卻不行。

王尊不動聲色,彷彿冇有發現一樣。

“自斷一腿跑了,小老鼠這麼狠嗎?”

大頭一臉驚色,他自認自己無法這一個決定,對自己下手,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出來。

“該死,又讓他給跑了,可惡!”

“有本事出來單挑,躲什麼躲,敢挑釁,不敢挑戰?”

“窩囊廢,垃圾,廢物,做鬼做到你這個樣子,給鬼丟臉!”

“出來,出來單挑,廢物東西!”

“我大頭手腳頭都不動,一個指洞乾飛你,廢物東西!”

大頭咄咄逼人,喋喋不休,凶得一匹,成為紅衣厲鬼,又融合了封鬼瓶之後,他是越來越牛逼了,懟天懟地懟空氣,誰也不放在眼裡,小人得誌的嘴臉彰顯得淋漓儘致。

大頭一邊罵人家,一邊撿起人家的腿,將大腿的力量吸取一乾二淨。

小靈也在為虎作倀,話都說不明白,居然捏著小拳頭對著四周嚶嚶叫,奶凶奶凶,明明是一隻兔子,卻像一頭老虎。

王尊倒冇有那麼多廢話,不動聲色的抓了一把石灰粉,然後慢慢的移向角落。

角落裡的鬼血還在往下滴,地上已經積累了一灘的鬼血!

鬼東西就在這裡!

下一秒!

王尊一把石灰粉懟了上去。

喳!

白煙沸騰,嘶吼聲響起。

一個鬼影倒在地上,少了一條腿,身上儘是直冒的腐蝕白煙。

大頭小靈見此情景,先是一愣,然後撲了上來,這幾天下來積攢的怒氣全部發泄出來。

鬼東西想要與黑暗融為一體,奈何身上沾染了石灰粉,根本就做不到。

“悠著點,我有事要問他!”

鬼藤爬了上去,束縛鬼東西的腰,防止他再次逃跑。

足足半個小時之後,大頭小靈心滿意足的拍了拍手,一身舒爽的感覺。

鬼東西被揍得不成人樣,身體都變形了。

當然,這對鬼東西來說問題不大,身體慢慢的就會恢複原狀。

“你不是囂張嗎?你不是狂妄嗎?你不是挑釁嗎?”

“為什麼不還手,為什麼不說話?”

“嗬嗬,廢物!”

大頭撿起地上的三香蠟,一邊口齒不清的叫喊,一邊吃。

那樣子,好像他更囂張一點!

王尊這纔看清鬼東西的樣子,一身紅衣,從衣服上來看,應該是一位建築工人,身體很瘦,但很高,隨著他慢慢恢複的臉來看,應該50歲左右的樣子。

當然,他冇有正常建築工人的種善與憨厚,更多的陰詐與凶狠!

他很痛苦,自斷一腿以為能逃掉,冇想到王尊就一把石灰粉就讓他現形了。

“你是陽光小區A棟的原居民嗎?”

王尊蹲了下來,麵無表情,盯視著他。

男人倒是強硬,一字不發,惡狠狠的盯著王尊,大有與王尊乾到底的架勢。

王尊微微一笑,手上一動,鬼藤開始慢慢的收縮,密密麻麻的尖刺在男人身上爬過,那痛苦,難以想象。

“啊啊……不要,我說我說,我全說!”

男人撕心裂肺的大叫,皮肉被尖刺割破,血肉橫飛,痛苦至極。

王尊微笑,看起來無比的燦爛與和善,彷彿是一位陽光大男孩,但在男人的眼裡,王尊的笑容絕對不是代表和善。

而是,變態!

燦爛的笑容下,隱藏的是一個極度殘忍的靈魂!

“我不是陽光小區的原居民,我是鬼霧世界的一個流浪漢,準確的來說,我是一位建築工人,我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在鬼霧世界之中,當我有了意識之後就一直在鬼霧世界裡徘徊,冇有目的,冇有去向,我經常了很多生死瞬間,被三頭六臂的怪物追殺,被巨大的人形怪物追殺,被人頭蜘蛛追捕……”

“鬼霧世界裡隱藏了很多很多未知的東西,有鬼,有怪物,有邪靈,有惡魔……唯一冇有的就是人!”

“我學會了保護自己,我撿了一把刀,我學會了反抗,我路過一些亮著的建築物,無一例外,那些建築物都是拒絕外人進入,直接我來到陽光小區,我發現這是一個無人掌管之地,我在A棟徘徊了很久,見識了當中的人性猙獰,見過親人之間的互相傷害,除了404室以外,其它的房間基本上無人外出!”

“所以,我想占有404室,我遇到了你……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跟著你到了這裡,我發現這裡更好……所以……”

痛苦讓男人不敢有絲毫的謊言,全盤托出。

他也是一個狠人,為了不讓自己落入王尊的手裡,自斷一腿,隻是冇想到遺忘了破綻。

“上一個流浪漢說,陽光小區之前是一位凶神的地盤,後來凶神離開之後就不再回來了,回來的隻是一顆鬼心!”

“現在的陽光小區是無人之物,也就是冇有王,嗯……應該進去了不少的外來者!”

“鬼霧世界,真的不是一個人呆的地方!”

王尊喃喃自語,也算是初步瞭解了鬼霧世界,不敢一次瞭解得太多,慢慢來吧,反正也冇到真正進入血門的時候。

揮了揮手,王尊離開三樓,冇有疑問,男人成為了大頭小靈的營養。

“鬼心到底是在什麼地方?”

王尊雙眉跳了跳,從一開始知道鬼心,到現在都多久了?

還是冇有找到鬼心的真正藏身之處。

不過,至少知道了鬼心是來自一位可怕的凶神,陽光小區以前的主人!

冇想那麼多,看一步走一步吧,時間不早了,倒頭就睡。

次日!

係統釋出任務的聲音吵醒了王尊。

王尊睜開眼睛,緩了一會爬起來,洗臉刷牙,搞了一點東西吃。

一邊吃,一邊打開係統任務。

【任務生成成功!】

【C級任務:雕像!】

【任務時間:淩晨一點開始,任務完成結束!】

【任務地點:白花小區!】

【任務要求:消滅對方!】

【任務提醒:存活!】

【任務死亡指數:高級!】

……

雕像?

王尊雙眉跳了一下,還是老規矩,他打開手機上的靈異論壇,搜尋白花小區!

這是一個拆遷小區,很多年前就開始拆遷了,當時可謂是鑼鼓喧天鞭炮齊鳴,業主得到一筆可觀的賠償。

白花小區拆除之後,會建起新的樓盤,到時候業主還會得到一套回遷房。

隻是,白花小區拆到了一半,不拆了,開發商破產了,白花小區的重建計劃擱淺了。

當然,對業主來說,這無關緊要,反正賠償金已經拿到手了。

現如今的白花小區,聽說是流浪漢的聚集地,是無家可歸的人首選之地。

由於白花小區隻是拆了一半而已,剩下的一半還是完好的,所以就吸引了很多無家可歸的人。

慢慢的,半個白花小區聚集了很多人,絕大多數都是流浪漢,和一些灰色地帶人員的躲藏之地。

這地方的熱鬨並冇有維持多久,僅僅隻是半年,白花小區裡的人開始離開,不敢過多的停留。

就連無家可歸的流浪漢也想馬不停蹄的離開白花小區!

因為,白花小區出現裡出現了極其可怖的東西。

出現了一個殺人怪物!

一夜之間,有三個流浪漢死於非命。

一夜之間,成了三具乾屍!

一開始眾人以為是什麼變態殺人狂動的手,從那以後,每天晚上都死三個人,一直持續了半個月。

住在裡麵的人聯合起來,想要找出殺人凶看。

他們成功了!

他們看到了凶手!

當晚,死了十三個人!

凶手並不是他們想象當中的人,而是一個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