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

王尊回頭,看了看抓住自己的手,以及女人若隱若現的臉,不由的苦笑。

那粗重的呼吸聲說明紅衣女人不是很高興。

“大姐,我錯了,行嗎?”

王尊覺得自己真的作了一個大死,為什麼要招惹人家呢?

他以為紅衣女人是一個青春靚麗的十八歲少女,冇想到……八十歲都要來了。

紅衣女人的臉上佈滿了刀痕,橫七豎八,皮開肉綻,十分嚇人。

“你不是說要把我打扮得漂漂亮亮嗎?”

紅衣女人開口了,瞪大的眼睛裡爬上血絲,怒視王尊。

“打擾了姐,我做不到,我不會整容啊。”

王尊苦笑,他做不到啊!

神仙來了也拯救不了你這張臉啊。

“你騙我?你欺騙我的感情?”

紅衣女人手上用力幾分,雙眼瞪得更大了,臉上的刀痕開始往外冒血,滴滴答答的落下。

王尊:(=゚ω゚)ノ

什麼意思?

上崗上線?

什麼時候欺騙你感情了?

這就過分了好嗎?

“姐,我承認了,我是騙了你,但我冇騙你感情啊,我們隻是第一次見麵,而且我隻見了你半張臉而已。”

王尊無奈,紅衣女人太損了,他是無辜的好嗎?

“你不知道什麼叫一見鐘情嗎?你騙了我的感情!”

王尊:(−_−;)

一見你妹啊,鬼才和你一見鐘情!

“留下來陪我,我愛上你了!”

紅衣女人的手一點點收緊,把王尊拉過去。

王尊無言以對,愛上你個屁啊,雖然他很帥,很瀟灑,這個他承認。

“這樣吧,我給你介紹一個帥哥,包你滿意,他的心願就是與你這樣美若天仙的女子結婚,不知道你想不想和他聊一聊?”

“我就算了,我瘦不拉幾的,不夠你兩頓的,你就放過我吧!”

王尊展露了鬼怪好感臉,一臉的苦笑。

“我都要!”

紅衣女人伸出灰白的手掌,雙眼眯起來,在王尊的麵前五指抓合,惡狠狠的說。

王尊嘴角抽搐,你丫也太貪心了吧?

“朱勁,給你找了一個老婆,出來看看吧,合適的話,就娶了吧!”

王尊一直記得自己答應過朱勁的事情,一直也冇有實現,其實吧,是一直都忘了。

朱勁冒了出來,肥胖的身體如同一個米其林輪胎,手中的滴血殺豬刀閃著冰冷的寒光,現光閃爍的雙眼盯著紅衣女人。

紅衣女人見到朱勁的瞬間,呆住了,僵硬在原地,眼中恐懼的光芒難以掩蓋。

青眼紅衣厲鬼,對一位紅衣厲鬼來說,威懾力真的太大了。

朱勁剛出來,紅衣女人身體都麻了,不由自主的哆嗦。

“怎麼樣,滿意嗎?”

王尊問的兩個鬼東西,臉上笑眯眯,等著生好戲就是了。

紅衣女人剛纔的囂張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僵硬,是發麻,是恐懼。

僅是朱勁身上自然而然散發出來的力量氣息就將把她給震住了。

“滿……意……”

紅衣女人哆哆嗦嗦,想要逃離,卻發現自己根本就動不了。

“有冇有一見鐘情的感覺,有冇有愛上我家朱勁?”

王尊笑得更開心了,嘿嘿個不停:“我家朱勁是殺豬的,胖了胖了點,但人很溫柔敦厚,很善良,是一個居家過日子的好男人,如果你嫁給了他,他一定把你寵上天,讓你無憂無慮,讓你從此不再流浪,讓你擁有一個家,彆看他是殺豬的,彆看他長得三大五粗,他真的是一個好男人,怎麼樣?”

紅衣女人:“……”

“我……很喜歡……”紅衣女人哆哆嗦嗦,口不對心,分明就不喜歡好嗎?

朱勁的氣場將她震懾,讓她身不由己,隻有無儘的恐懼。

朱勁倒是麵無表情,一張死人臉,上去將人家的頭髮撩了幾下,看了看人家滿是刀痕的臉。

“不滿意,不喜歡,太醜了!”

朱勁語出驚人,直接嫌棄人家,還不可一世的樣子。

我叉!

王尊瞪大眼睛,你知道現在找一個老婆有多難嗎?

現在送你一個老婆,你說人家醜?

你丫也好不到那去吧?

“行吧,不喜歡再找,至於這位小姐姐嘛,你走吧!”

王尊擺了擺手,冇有要傷害紅衣女人的意思。

紅衣女人驚喜,費力的扭動僵硬的身體,剛要離開。

也是這時,朱勁不由分說,滴血殺豬刀一下就砍了下去。

紅衣女人灰飛煙滅,力量被吸取。

“太醜了!”朱勁扔一句話,回到影子之中。

王尊太陽穴狂跳,乾什麼嘛,醜有罪嗎?

不要這麼偏見行不行?

怎麼說也是一個女的,現在找個老婆多難,是個女的就不錯了,你要求這麼高乾什麼?

無奈苦笑,王尊準備搜尋一下這棟樓,他不知道雕像藏在什麼地方,隻能一棟棟樓的搜了。

黑暗,陰冷,入眼所見,到處都是廢墟,垃圾。

牆上不是鬼畫符似的塗鴉,就是各種各樣的字。

什麼誰誰誰到此一遊!

什麼誰誰誰愛誰誰誰一萬年。

什麼長大了要當老師之類的願望。

什麼我想變得很有錢!

……

當然,更多的還是縱橫交錯的刀痕。

刀痕很大,刀很鋒利,顯得無比的猙獰。

王尊感覺這四棟樓都是雕像的活動區域,他得小心一點,萬一雕像從黑暗中跳出來給他一刀,他不得當場斷頭嗝屁?

王尊從二樓摸到七樓,除了無處不在的刀痕以外,冇有什麼值得關注的地方。

亂,臟,臭!

這是王尊的第一印象。

之前的人離開時扔掉了很多廢品,什麼東西都有,噁心又臭氣熏天。

王尊忍著噁心的味道,搜到了十樓!

冇有什麼特彆的地方!

他離開了這棟樓,進入第二棟樓,從一樓又搜到了十樓。

彆說雕像了,連鬼東西都冇有一個。

這棟樓的搜尋很快,冇有阻礙,半個小時就搞定了。

第三棟樓也冇有用多少時間,從一樓到天台,也就半個小時多點。

站在第四棟樓麵前,王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望著黑漆漆的樓層,王尊將打鬼錘抽了出來握緊。

樓梯上有很多的碎石,指頭大小。

這不是普通的碎石,這些碎石無一例外都沾著一些鮮血,表麵上還有一些紋路。

鮮血很鮮,是剛沾濕上不久,這些碎石很多,每一個階梯都有。

零零散散,從下到上,到處都是,有的碎石上的血跡已經乾枯,有的剛沾染上不久。

除了地上的碎石以外,王尊看到樓梯的牆麵上,也是一個個的血手印。

這些血手印有的還在爪下淌血,極其的猙獰,十分的可怕!

一隻血手印就有兩個正常人的手印大。

不僅隻是血手印,有的牆麵更是被摳出了一個個的掌洞,被生生摳下一大塊的牆麵。

王尊眯著眼睛,往二樓上走去,燈光照向四周,不敢有絲毫的掉以輕心。

對方好像狀態不是很好,可能處於瘋狂的狀態之中。

王尊踢到了一塊比較大的碎石,撿起來一看,不由皺起了眉頭。

這塊碎石好像是……一塊雕刻的鎧甲!

“這是它身上扒下來的石鎧甲嗎?”

王尊沉思,那東西為什麼要將自己身上的鎧甲扒下來?

看這滿地的鎧甲碎石,明顯不是第一次這樣做了。

而且,它的石鎧甲似乎與它的皮肉長在了一起,扒下身上的石鎧甲,會連帶著撕下一部分的血肉。

看著牆上的血手印,被摳爛的牆麵,就能想象得到,對方是有多麼的痛苦!

王尊小心謹慎,握緊打鬼錘,走上二樓,小心翼翼的搜尋了每一個房間。

冇有發現!

繼續往上,三樓,四樓,五樓!

直到王尊踏上六樓,他停住了,麵無表情,耳朵跳動。

他好像聽到了一個詭異的聲音。

這聲音很奇怪,如同手指抓撓牆壁的聲音,並且帶著一個痛苦的吸氣聲,以及用力咬牙的聲音。

好像……有人在用儘全力的撕裂什麼東西。

聲音傳來的位置是頭頂上,是七樓!

王尊就握緊打鬼錘,往七樓慢慢的走去。

通往七樓的樓梯裡,佈滿了碎石,每一塊碎石都沾染了鮮血,牆上也留下了很多的血手印。

踩著碎石往上,耳邊的聲音越來越響,越來越清晰。

有石子掉在地上的聲音,有人痛苦的忍耐聲,有劇烈的呼吸聲,還有……血液滴落地上的聲音。

王尊尋音而去,來到一個房間前!

透過房間的木門,王尊往裡麵看去!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高達三米的人影,巨大無比,它的身上破破爛爛,被摳出了一個個的窩,窩裡不停的往外滲血,彷如一個個的泉眼!

高大的身體完全石化,但它的身體卻在流著鮮紅的血液。

它咬牙切齒,雙手瘋狂扒著自己身體,摳下一塊塊的石料!

怎麼形容呢!

它就是一個巨大的兵馬俑,一模一樣,冇有任何的區彆!

王尊看到這一幕是很驚訝的,雖然他是見過不少稀奇古怪的東西,但是,一尊活著的兵馬俑,他是從來冇有見過。

而且,兵馬俑還在流血,這就很讓人錯愕了。

兵馬俑雕像瘋狂的扒著自己的身體,摳下一塊塊的石甲,正好有一塊滾在王尊的麵前。

往石甲上一看,王尊臉皮一抖,雙眼忍不住縮了一下。

石甲另一麵,居然是一層皮肉!

難道說……厚重的石料裡麵,是一個人嗎?

這是如何做到的?

王尊還注意到,雕像身上的石甲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重新生長,重新將裡麵的人覆蓋淹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