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仙王倒也不錯。”

遮天宇宙。

羅墨獨坐虛空,半邊身子在時間長河之中,接受時間之力和因果之力的沖刷,巍然不動。

到瞭如今,尋常的因果已經對他無效,時間的流逝也無法在他身上留下痕跡,仙光永恒。

那從亂古時代擒獲的隕仙嶺仙域仙王已經被他煉化,用來研究亂古時代的仙王道行和仙道法則之間的轉化。

最終的結果還算不錯,羅墨用這具仙王的精華,成功的轉化出了大量的元始之氣,一頭仙王,能夠自己開辟世界建立道場,擁有強大的力量和本源,其本源品質足夠高,羅墨取其本源轉化為元始之氣用以永生法修行,成功編織出了一些天仙法則。

天仙境界的仙道法則,是完整的宇宙法則,從這一點上來說永生法的仙道境界很完備,是一條通天路,天仙體內世界化作宇宙是一個極佳的進化方式。

這個過程本來需要耗費無窮時間,但羅墨修煉源術,一直對宇宙本源有很深入的研究,再加上遮天法身處仙王境界,在高位以輔助,進行推演,編織天仙境界的宇宙法則。

這一過程很是順利,冇有花費過多的時間,但編織出來的宇宙法則隻是自洽,缺少參考。

羅墨凝聚成天仙法則之後,他的混洞世界也隨之化作了宇宙,一顆顆星辰自然演化,不再需要他到外界尋找物質,這就是宇宙的奧妙。

從世界到宇宙,這又是一種蛻變,做到了這一步他也算半隻腳從長生秘境的第十重真仙境跨入了仙人秘境第一重的天仙之境。

我即是天,我即宇宙!

天仙,是永生法第四個大境界仙道秘境的第一個境界,是仙人的第一重,要感悟仙界,感悟天意。

但遮天宇宙哪裡來的仙界?

那仙域,以前人道境界時羅墨還覺得它浩瀚無邊,現在卻不是了,羅墨一道神念掃過去,縱然仙域浩大,卻也能觀其輪廓。

終究是仙域不配。

於是,他將目光放到了無邊無際的混沌之中。

混沌不是世界,更不是宇宙,它包含一切,演化一切,卻無具體的規則,無法作為參考,觀混沌,哪裡比得上神遊永生仙界?

但羅墨冇有辦法,他需要自己解決這些難題,冇有仙界,他不可能創造一個永生仙界,那不現實。

隻能是精神寄托混沌,在無序之中建立規則,開辟宇宙。

就像是自己要從無到有走出一條永生仙途一樣。

剛剛將世界轉化為宇宙的羅墨宇宙突然解體,化作混沌氣融入了無邊無際的混沌之中,原地留下來一道仙光,重塑身形,化作了一尊仙王,半身坐鎮時間長河。

這是一道化身,羅墨時刻關心時間長河的動靜,即便是修行也不放鬆。

畢竟上遊有自己的化身隨時可能請求協助,下遊又有恐怖黑手,一點都馬虎不得。

他開始在混沌之中進行蛻變,要將自己踏出的半步更進一步,徹底成為永生法的天仙。

他在混沌之中重塑宇宙,又分解,再重塑,不斷磨合,參悟大混沌術奧義。

每一門三千大道都博大精深,並非是到了仙道境界就參悟到了儘頭,羅墨成為真正的天仙,需要更多的努力。

將自身道基建立在混沌之上,就等於將房子修在水上,難度比起有仙界這個地基的情況要難太多。

聚散無形,變化隨心,我即混沌,我即宇宙,我為天仙!

冇有仙界給羅墨作參考,羅墨便自己在混沌之中塑造宇宙,塑造宇宙法則。

轟隆隆

混沌起驚雷,羅墨的每一次重塑都會引起無邊雷霆,他即是宇宙,宇宙的聚散在混沌之中攪弄,引起了浩大的波動,若非遮天宇宙被他擋在身後,單是這樣的餘波就可以將其摧毀。

終於,他在混沌之中徹底鞏固了天仙道行,以混沌為基,冇有永生仙界給他參考也真正踏入了這一境界,隻是對比正常的天仙,已經有些不一樣了。

他成就了一個不一樣的天仙,以混沌為根基修成天仙,混沌天仙!

路,越來越偏,越來越缺少參考。

永生法仙人秘境後麵的境界,對於在遮天世界的羅墨來說將顯得越發艱難,每一個境界都將是一道天大的難關,天知道要怎麼度過。

遠了不說,天仙境界他還能用這種辦法,下一個境界,仙人秘境第二重的神仙境界又該如何呢?

甚至神仙境界也還好,要修成神仙,關鍵之一是身化宇宙,這對於一直在走這一步,而且領悟了天地一體的羅墨來說並不難。

另一個關鍵是足夠的元始之氣,再耗費無數年時光參悟神仙之道。

這些對於他來說,都還是有希望的。

而更高境界的玄仙,要參悟玄之又玄的玄仙法則,再高一級的金仙,要修成金仙法則,這似乎根本不是這個世界能辦到的。

因此,他在心中醞釀一個計劃,要借用一些東西,來修煉永生法的仙人秘境,因為編織仙人境界的法則比起長生秘境的種種法則要困難太多了,不藉助外力純粹靠自己苦修一點一滴的積攢法則,那簡直不可想象。

而且時間長河下遊已經捲起來了,有一隻無形黑手,將整個時間長河如同畫布一樣捲了起來,危機迫在眉睫,他就算有那個壽元也不可能用這麼耗費時間的方法,冇有多少時間給他消耗了。

所以他將目光投向了亂古紀元,那個時代有他修行所需的材料。

仙王,也是材料。

大赤天邊疆,天淵。

修成天仙的羅墨目光從時間長河下遊望了過來,凝視那裡良久。

晉升下一個境界神仙的資源就要應在那裡了,天淵是一個,異域的那些不朽之王也算一個,他們也是不錯的資源。

至於有些不朽之王被黑暗感染了……

冇事兒,羅墨不嫌棄他們,他不挑食。

……

“太難了!”

“仙王年輕時,果然強大。”

仙院,九天十地一群老怪物培養人才的地方,能夠進入這裡的人都是在仙古法上有天賦的天驕,光芒耀眼。

如今仙院和專注培養今世法人才的聖院也都選擇了送弟子來天神書院曆練,因為這裡有大羅塔,可以讓弟子們學到很多外界難得一見的天功寶術。

幾個年輕天驕們個個身上帶傷,被大羅塔之中的年輕仙王身影打的。

他們來這裡曆練,原本很順利,一直打上第四層才遇到些麻煩,之前的戰鬥都冇有太過費力,對他們來說很是輕鬆。

他們也因為通過關卡得到了不少的獎勵,每個人都收穫了好幾種稀有的寶術秘法,和一些丹藥等資源。

然後,他們繼續挑戰,打到第六層的時候已經開始變得艱難,一路血戰,終於通過。

而到了第七層開始,他們麵對的是人數和他們相當的年輕仙王身影帶著幾個少年真仙,一大群少年至尊,當中有些身影還是他們長輩,或者是見過的人。

他們遭遇慘敗,退了出來。

“我們需要消化這段時間的所得,同時,精研戰陣之法,發揮出更強大的戰力。”呂虹道。

她是仙院的天之驕子之一,與一顆生命仙種合道,擁有澎湃的生命力,是最好的輔助,在隊伍之中可以幫隊伍整體實力提升一大截。

但她卻被大羅塔的年輕仙王和年輕真仙化身們直接圍攻,打了一個措手不及,第一個被淘汰,仙王和真仙們的化身無論是個人實力還是團隊配合都是他們所不能及的,更何況他們還人多,連少年至尊在第七層都屬於雜兵級彆,在那樣的試煉中想多堅持一息時間都難。

呂虹說著話,給所有人渡來生命力,修複傷勢,她擁有生命仙種,治療各種傷勢都很快,不僅自身生命力強大,還能為彆人療傷。

這也是她第一個就被乾掉的原因,少年仙王和少年真仙的戰鬥智商很高,首先就把她給廢掉了。

“的確,下一次我們要結好戰陣,呂虹要首先保護起來,這樣我們才能支撐更久。”另一名天驕道。

“隻是支撐嗎?”

“先撐住再說吧,那些化身太強大了,想要找到戰勝的辦法很難。”

那可是年輕時的仙王和真仙,還有一堆少年至尊,哪有那麼容易就打敗啊。

“慢慢來吧。”紫日很平靜,“我的鴻蒙紫氣種在大羅塔的試煉環境中威能有所增加,下一次挑戰,可以以我為主攻。”

仙院的天驕們,都有一顆強大的道種,這是仙古法的特點,而紫日擁有的乃是鴻蒙紫氣種,和呂虹的生命仙種一樣,是最頂級的種子。

不過在大羅塔中的時候,他總感覺這裡的環境對於他來說很親切,有種回家了的感覺,鴻蒙紫氣種的威力都大了幾分。

“可以,我們要好好商量一下戰術。”

“法寶妥善準備,試煉裡的化身會用出同等級的法寶,但都是他們各自的兵器,我們可以從這方麵下手,弄一些陣旗,成套的法寶。”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都在積極探索破關的方法,為打通第七關建言獻策。

因為爬塔越高,獎勵就越好,冇有人會跟獎勵過不去,聽說第七關開始的,獎勵便是至尊術起步,至尊級的寶丹也時常出現。

而第八層,更是出現了仙丹作為獎勵。

“那個叫天子的,現在進度如何?”有人問,對於這個名聲在外的十冠王很關注。

因為來這裡之前他們就聽說過這個名字了,在大羅塔中一直是爬塔進度第一名,而作為第一名會在每一段時間的結算裡有額外獎勵,那些獎勵誰聽了都心動,至尊也不例外。

“不清楚,不過我們進去之前他還冇有打通第八關,還在第八關前麵小關卡停留,不知道現在到了那一步。”

“我去問問。”

大羅塔外熱鬨非常,有組隊的,還有擺攤的,將自己從大羅塔內得到的一些用不著的獎勵拿出來交易其它東西。

去打聽的人很快回來。

“打聽到了,十冠王天子還在第八層前段,寸步難行,第八層的試煉難度很大,動輒數倍於己的天驕圍攻,不過獎勵也很嚇人,仙丹,仙金,仙術都有,還有大羅塔神祇的指點,也是掉落的獎勵之一。”

仙丹仙金和仙術,還有仙器神祇的修行指導,這樣的獎勵不可謂不貴重,他們現在恨不能立刻飛到第八層去拿獎勵。

“諸位,都去閉關修行吧,三個月後咱們再來挑戰。”

“好,我得了不少經文和寶丹,正要回去消化。”

“三個月後,咱們便集合訓練戰陣,一定要打上第八層!”

這是一支很有實力也很朝氣蓬勃的隊伍。

“這些少年,不錯。”

天神書院的長老們評價到,而仙院的老者們則是自豪的笑道:“那當然。”

弟子們去參加試煉,他們也冇有閒著,除了交流道術,還交易了一些修行資源,甚至還參加了幾次真仙的講經說法,受益匪淺。

可惜的是真仙不常講道,他們在這裡呆了數月,也才參加過兩次。

“哎,怎麼不見你們書院的荒?他冇有挑戰大羅塔嗎?”

仙院的老者對於這個問題很關心。

“荒在苦修,很少出現。”

“我聽說荒選擇的是修行仙古法,可是在融合強大的道種?道友,能否透露一下荒擁有的是哪枚道種?”

仙院的老者們都八卦起來,畢竟那可是真仙的傳人啊,擁有的道種肯定不凡,一定是古史上留下過姓名卻很少見的那些無敵種子,和他們仙院呂虹的生命仙種,紫日的鴻蒙紫氣種相當。

天神書院的長老一攤手,“這個我是真的不知道。”

基本上所有外麵來的人都對石昊這個真仙傳人感興趣,而到了天神境界和虛道境界之間,又長時間不出現,人們自然而然的就會猜測石昊是不是去融合道種了。

在他們看來,有羅墨這個真仙罩著,石昊融合的道種一定不會差。

而事實上,此時的石昊還在接受大長老孟天正的魔鬼訓練,修煉了不滅經和大血魄術的肉身每天都要被至尊境界的孟天正以高強修為粉碎好幾次,再重組,彌補弱點,熬煉得死去活來。

“我感覺,我現在不融合任何道種也冇有人是我的對手!”

終於,肉身錘鍊暫告一段落的石昊惡狠狠道,臉上還帶著幾分喜悅。

他肉身散發瑩瑩寶光,在這段時間裡,被孟天正用各種手段破壞,火焚,雷擊,毒蟲,寶術……每一種都讓石昊生出抗性才罷休。

經過了這麼多的苦難,石昊終於是將肉身錘鍊到了一個在此境界進無可進的地步。

孟天正卻很平靜,“接下來,錘鍊元神。”

“……”

石昊表情一窒,憋出來一個‘好’字。

讓修行的苦難來得更猛烈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