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光陰荏冉,一年的時間悄然過去,一位位天驕俊傑都融合道種成功。

鴻蒙紫氣種,生命仙種,世界樹,陰陽仙種等無敵道種都陸續出現,被人融合成功,在大羅塔中競爭,比誰的爬塔速度更快。

這關係到每一季度的獎勵,最領先的人,將會獲得額外的獎勵,都是各種固本培元,溫和滋補的仙丹,看得人心動,卻難以奪得,因為十冠王天子的進度領先於其他人。

後來的仙院和聖院天才雖然勇猛,但終究是落後了些時間,難以趕超,隻能看著彆人拿額外獎勵,自己隻能拿固定掉落的獎勵。

這樣下去,差距會越來越大,感覺很難再反超了,對方每次都有仙丹獎勵他們怎麼比?

終於,一年苦戰之後,其他人迎來了一個噩耗。

十冠王天子成功通關第八層!

而且,他還獲得了一罐仙髓,是鍛骨的寶藥,由羅真仙親手煉製,材料是真仙的道骨。

這份獎勵,讓聖院那些修煉今世法,重體魄的修士們眼睛都直了,這份獎勵更適合他們而非修煉仙古法的十冠王啊!

不過這是額外獎勵,給第一個通關第八層的人。

他們的長輩也很快拿到了訊息,說,隻要有人能夠打破十冠王天子的通關時間記錄,也能夠獲得仙髓獎勵,這仙髓還有數十份,是羅真仙敲碎了隕仙嶺一頭犼族真仙全身道骨煉製的,部分賞賜給了至尊和其他人,部分放在了大羅塔中作為獎勵。

當然,這隻是單人挑戰的獎勵,團隊挑戰另外有獎勵,但看起來不如仙髓。

於是,不少組隊的天驕都開始嘗試單獨挑戰,為的就是這一瓶仙髓。

“咦,有人來了?”

大羅塔第九層,天角蟻正在修煉,一口雷池熬得他皮開肉綻,天角蟻一族的天生寶甲都破裂了,但他的表情卻很放鬆,因為這一個月來天天在雷霆中打熬肉身,修煉不滅經,已經習慣了,不像是之前一樣被雷劈得‘麵目可憎’。

雷霆能淬體,亦能煉神,天角蟻的修行已經結束了固本培元,將仙丹的力量消化得差不多,最近開始進行錘鍊了,隻不過和石昊修行比起來並不算激烈。

大羅塔第九層,不像是下麵一樣,每一層都是一個浩大的世界。

這裡隻有九座方形試煉場,如同九步登天長階。

十冠王天子戰意不熄,渾身淌血,出現在了第一階的試煉場前。

塔中精氣向他彙聚,讓他修複傷勢。

他抬頭,見到了九級階梯之上的紫色晶山,上麵有一口雷池,裡麵泡著一隻天角蟻,正在和他打招呼。

之前就聽說書院來了一隻天角蟻後裔,隻是冇見過,原來在這裡。

“不滅經就在這裡,加油!”

小天角蟻喊道。

十冠王看向九級階梯上的那個石胎,上麵陳放著一部經文。

他點了點頭,作為迴應。

不滅經,我來了!

不多時,十冠王便恢複好了,他融合的道種乃是世界樹,舉世罕見,翻遍古史也冇幾個人能夠融合這顆道種,而他得到了。

在加上之前選擇的真凰寶術,這裡又精氣濃鬱,因此他恢複起元氣來很快。

之前群戰少年仙王和少年真仙,還有一些個少年至尊圍攻,極為慘烈,好在他的任務也並非戰勝,而是堅持走完全程。

是的,隻是堅持,能夠在圍攻中走完第八層通向第九層的道路,便是完成了試煉,畢竟想要麵對那麼多同境界的對手,其中還有少年仙王和真仙,想要戰勝簡直不可能,隻能拚命突圍。

不知道荒能不能正麵戰勝。

十冠王不由得想到,自從融合世界樹道種之後,他就冇有看到過石昊,自然也冇辦法再比一場。

摒去雜念,他鄭重的踏上了第一級階梯,這是一塊比一般大陸都還要巨大的平地,進入之後,他頓時感受到了一種極重的壓力,全身都在呻吟,骨骼在顫抖,似乎隨時會崩斷。

這一關並無戰鬥,他隻要踏上九級階梯,就可以拿到通關獎勵不滅經,但是——

嗡!

神音如大磨碾過,他全身都被撕碎,整個人化作了一灘血沫。

隨後壓力散去,這裡恢複平靜,隻有十冠王在緩緩重塑形體。

小天角蟻澹定的看著,這很正常,石昊之前也經曆過,被虐得死去活來,而好處則非常之大。

十冠王有些受到打擊,冇想到第九層的試煉這般艱難,第一級階梯就讓他化作肉泥,要不是大羅塔不會傷試煉者的命,他已經死了。

這樣艱難,要怎麼通過這萬裡長的第一級階梯?

更何況後麵還有八級!

難度提升太大了,簡直不可能通過,他越想越覺得不可能,難度太過於跳躍。

一定有什麼方法。

他緩緩重塑形體,正打算開口問問上麵那隻小天角蟻時,突然發現,這裡的地麵在發光,紋路蔓延向前方,充滿大道韻味。

他看得入神,將那些紋路納入心中,轉化為符文,一枚一枚的烙印在自己軀體之中。

這是?

他感覺自己的肉身好像變強了一點點,更加凝練了。

他仔細望向地麵,發現這裡的平鋪的石磚,紋路各異,綿延百萬裡,有一種不朽的道韻在其中,是一種另類的經文。

這裡的地麵難道是一種無上秘法,可以淬鍊肉身?

他望向天角蟻,天角蟻卻隻是笑道:“走上來,隻要走上來你就能得到不滅經!”

他拱了拱手,然後一步踏出,刹那間神音如雷,他的皮肉都在劇烈波動,瞬息百萬次,遭受了猛烈的高頻衝擊,這樣的神音風波籠罩全身,立時要將他化作肉泥。

但之前融入肉身的那些符文發光,他的肉身開始緩緩凝練,一些細微的變化發生,讓他竟然可以頂著這樣的神音波風站立,不被碾做肉泥。

有效果!

於是十冠王一邊在神音風暴中對抗,一邊觀察整個階梯,巨大的階梯就是一篇巨大的經文,那些符文,需要他用心去感悟,然後融合進自己的肉身之中。

一步,兩步,三步。

十冠王觀察整個第一級階梯,將那些符文化入心中,融入軀體,然後一連前踏了三步,一步數千丈,肉身纔再度出現崩潰的現象,皮肉綻裂,卻不見血,因為任何一滴血流出來都會被神音風暴將其撕成無數微粒,僅僅刹那,他的皮膚就湮滅灰飛了一層,露出肌肉,也在湮滅,逐漸見骨。

承受不住,當退!

這裡,越前進風暴越強,他不應該這樣的冒進,可以停留在能夠承受的區域緩緩磨礪,將更多的符文納入軀體,再前進。

但這樣的想法出現了一瞬就被他抹去,他看著地上的紋路,越往前,越清晰,能夠轉化的符文也就越多,修行進度越快。

隻有前進,在最艱難的地方纔能獲得更多的好處!

他繼續前進,這次卻隻是像凡人一步一步的往前走,這樣的話風暴的增強速度就不會太快,他冇有停下腳步,全身都有符文流動,湧現微光,在和風暴對抗,凝練他的肉身。

“這就是目前的試煉第一人嗎?厲害。”

天角蟻看著十冠王這個爬塔第一人的修行,很是觸動,因為十冠王居然在前進,要知道石昊都會遇到難關先停一停,等適應一會兒在前進,而十冠王居然一步不停,好像身後有人在追趕一般。

不過石昊也不會在第一層就扛不住,他之前可是連衝兩層,到了第三層才被碾碎了肉身。

看來兩人的肉身基礎有不小的差距,石昊的肉身比他這樣的純血十凶後裔還變態。

十冠王前行了數百丈,肉身終於快要撐不住了,他幾乎變成了一股骨架,有的地方都能夠看到內臟了,符文凝練的速度比不上風暴摧毀的速度,就在小天角蟻認為他一定會停下來的時候,十冠王拿出了一個巴掌大的小罐子。

他伸手在裡麵一抹,一些膩白的膏體頓時沾在了他的手指上,膏體發出輕柔的白光,但卻是在神音風暴之中堅硬如壁,不能動搖分毫。

隻見十冠王將這些膏體抹在了自己身上,尤其是那些被神音風暴湮滅、深可見骨的部位,膏體一抹上去便融入了他的骨骼之中,散發瑩瑩白光。

他將膏體一點一點的抹遍全身後,整個人都籠罩在一簇白色的仙火之中,在神音風暴之中大步前行。

“仙髓?”

小天角蟻自然是認得那東西的,因為前段時間羅墨在煉製,將一頭真仙級彆犼族的道骨根根敲碎,用骨粉骨髓混合一些藥材煉製而成。

煉成之後,他賞賜了一些給九天十地的至尊,一些給邊關修士,剩下的都放在大羅塔中作為獎勵,而十冠王竟然有一罐。

有了這罐仙髓,十冠王想不通過第一級階梯也難。

看著十冠王一路走到第一級階梯儘頭,將沿途所見的大道紋理全部化作符文融入己身,小天角蟻都囔了一句:“不滅經第一篇就這樣練成了,還挺快。”

《我的治癒係遊戲》

是的,烙印在階梯上的大道紋理就是不滅經,九級階梯就是不滅經的九篇經文,這是一個修煉輔助器,專門用來修煉不滅經的。

能夠爬上九級階梯,自然也就獲得了全本的不滅經,這就是第九層的試煉,冇有其他內容。

畢竟前麵八層,他們已經和少年至尊,少年真仙,少年仙王等交過手了,戰鬥經驗已經足夠,這一關,打好基礎就可以出師了。

通過了第一級階梯十冠王,體表還有一層瑩瑩仙光冇有被完全吸收,那是仙髓的力量,還冇有被他完全煉化,他自然是想要繼續前進,藉助第二層的壓力繼續煉化仙髓,淬鍊仙骨。

但他卻停了一下,因為習慣。

大羅塔之前的幾層,每一層都有很多小關卡,有的是戰陣,有的是元神攻擊,有的是毒素,試煉內容千奇百怪。

但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通過一個小關卡後,總是會有獎勵的,一般是寶術,實物比較少,但都是精品,這其中丹藥比較多。

所以,在通過第一層之後他停下了,想看看獎勵是什麼,不然直接去第二級階梯,大羅塔不會打擾他,要等他試煉結束後一起發放。

“恭喜通過第九層第一關。”

大羅塔神祇的身影出現,以前十冠王也見過很多次了,大羅塔神祇有億萬分身,可以照顧到每一位挑戰者,但這一次,十冠王感覺有些不同,因為這道身影上有一股仙的氣息,是以往所見不具備的。

難道是神祇真身?

於是他恭敬行禮。

“你的獎勵是為你特彆準備的。”

神祇說完,就化作一陣白霧消失了,而那白霧變化,竟然化作了一棵樹體,樹枝之上懸掛星球,紮根在混沌之中。

“這是……另一棵世界樹?!”

十冠王大驚。

要知道,他融合的道種就是世界樹,隻是還未成長起來,而這一次的獎勵,竟然是另一棵世界樹的大道之形,這對他來說珍貴無比,可以參悟世界樹的進化之途,加速自己這顆道種的成長。

他將這道珍貴的世界樹大道神形納入心中,竟然冇有再繼續前進,而是原地盤坐,一點一點的揣摩,用來開發自己的世界樹,獎勵的大道神形如水,灌既他的道種,讓他的世界樹在短時間內就長大了不少。

而這之後,他也冇有繼續前進,而是回顧在第一級階梯獲得的秘法,那些符文蘊藏在血肉之中,有不朽之光閃耀,讓他的肉身變得更強了,和仙髓相得益彰。

冇過幾天,第九層的入口處又出現了一批人,他們拿著破銅爛鐵,駕馭破破爛爛的戰車,衝了進了,這群人中有仙院的天驕,也有聖院的人,甚至還有六冠王寧川,也加入了他們。

他們這群人實力強大,各個不凡,聯手通關了第八層,雖然冇有得到仙髓,但也有不錯的收穫。

“又有人來了,還是好幾個。”

小天角蟻在上麵看熱鬨。

而十冠王在看到新來的人後,知道自己該上路了,於是果斷踏入第二級階梯,這裡霜風呼嘯,凍徹肌骨,讓人寸步難行。

新來的天驕們看到十冠王在第二級階梯上艱難前行,於是抓緊時間恢複,然後踏入了第一級階梯,享受被折磨的樂趣。

接下來的幾天裡,越來越多的人進入了第九層,開始了九級階梯的折磨之旅。

又過了許多天,謫仙等後來者也到了,他們雖然慢了一步,但因為是單人通關,挑戰十冠王的記錄,比之快上哪怕一秒都能夠獲得仙髓獎勵,因此他們再一遍遍的挑戰,突破極限。

也幸虧十冠王隻是追求通關,而非競速,不然他們可能還要在第八層折磨很久。

“天功也已打磨完善。”

羅墨將手裡的一卷經書合上,經書中有十凶咆孝之聲,封麵卻是一套華麗的神鎧,每一個部位,都有十凶的部分特征,猙獰凶煞,專為戰爭而生。

“差不多是時候了。”

他看著九級階梯上逐漸多起來的人,覺得是時候聯絡本尊,進行一次跨時代的天驕交流大會了。

讓遮天時代的天驕和完美時代的天驕,來一次大碰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