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經過了數月的爭奪,連各自背後的家族勢力都參與進來,這些天驕們竟然後來居上,以不弱於十冠王太多的進度趕超上來。

尤其是呂虹這個女子,擁有生命仙種,背後的勢力還將獲得的仙髓,一些珍稀寶血寶藥用來培養她,想要再造一個無敵強者,帶領家族走向輝煌。

生命仙種加上仙髓和一些寶血寶藥,在大羅塔第九層是一個非常強大的組合,她在這裡淬鍊肉身,速度比起其他人要快上許多。

尤其第九層的獎勵還會量身定製,十冠王得到的是另一株世界樹的大道神形,每通過一級階梯就越發完善。

而呂虹得到的,乃是一位強者的手劄,記錄了對方對於生命仙種的一些感悟。

這一份手劄之中,除了對生命仙種的感悟,還有一些對於生命本質的解析,如何創造生命,當然,更多是的關於如何利用生命仙種來塑造自己的肉身,讓其變得更加強大和完美,這對於呂虹闖關的幫助太大了。

這一份手劄和九級階梯上烙印的經文配合,再加上生命仙種,讓呂虹強勢崛起,後發先至,在最後一段路程反超。

所以,最終十冠王隻得了個第二位,冇能一勝到底。

兩人一前一後衝破最後一級階梯的仙光風暴,呂虹肉身散發著強大的生命氣息,最後是靠著渾厚的生命力硬闖過來的,而十冠王則要慢了一步,在風暴中磨礪前行,不像擁有生命仙種的呂虹那樣可以肆無忌憚的前衝。

雖然有些可惜冇能拿到第一個登頂的獎勵,十冠王倒也大方的說了句:“恭喜,這次你是第一”。

畢竟生命仙種在這裡的優勢太大了,能夠讓呂虹承受更大的磨礪,恢複速度更快,前進更為迅速,明明比十冠王晚來一段時間都能反超。

呂虹也禮貌的點頭迴應,畢竟她和十冠王冇有仇怨,隻是公平競爭。

表麵平靜,心中卻是極為興奮的,因為總算是拿到了第一,還因為第一的獎勵一向很豐厚。

“恭喜你們成功通過了試煉。”大羅塔神祇出現。

“我們可以一觀不滅經了嗎?”呂虹興奮道。

他們來這裡挑戰的目的,除了那些資源外,最重要的當屬不滅經,這是天地所創的造化經文,最強淬體之術。

“當然。”

大羅塔神祇側身讓開道路,兩人走向石台,看向那裡的經文。

然而,但他們走近之後才發現那混沌氣籠罩著的經文是九片石質經書,高低放置,看起來就像是……

“九級階梯?”呂虹出聲。

“原來,九級階梯上的秘法就是不滅經。”

一念貫通,恍然大悟,十冠王立刻明白過來他們已經習得了不滅經,登上九級階梯,完成了**的蛻變。

“不滅經已經烙印在你們的軀殼之中,這九級階梯,其實隻是用來輔助你們修煉不滅經的工具,不然你們自己參悟修煉,不知道要花費多少時間。”大羅塔神祇道。

十冠王和呂虹都明白了。

九級階梯,每一級都有一種強大的風暴來摧毀磨礪他們的肉身,他們需要學會階梯上烙印的經文來對抗,這個過程之中,不滅經自然也烙印到了他們的每一寸血肉裡,當他們完全跨過一級階梯,就代表著那種風暴已經對他們無效,**變得更加強大了。

一連跨過九級階梯,肉身已經被磨礪得強大無比,同階之中,冇有修煉不滅經的人根本不可能和他們碰撞。

而冇有這樣的風暴,他們想要修煉不滅經會慢上很多。

所以,大羅塔前麵八層都是試煉,有各種各樣的戰鬥,而到了第九層,則完全是福利了。

“現在,給予你們通過第九層的獎勵。”

大羅塔神祇的話讓兩人精神一震,不由得期待起來。

“首先是你,你的獎勵有兩份,一份是你通關第九層的獎勵,一份是你第一個通關的獎勵,你可以選擇得到一次指點和一枚仙丹,又或者將兩次獎勵合併,獲得一道生命法則。”

“生命法則?那是什麼?”呂虹問。

“那是一位曾經持有生命仙種、超越仙道境界的強者修煉出來的生命大道奧義,是生命大道的具象顯化,你得到之後可以省卻無數年的苦修,也能讓你的生命仙種更進一步,發揮出更大的威能。”大羅塔神祇解釋之後,又道:“這份獎勵很適合你,畢竟你擁有生命仙種,和那位強者同樣的道種。”

這肯定要選生命法則吧,十冠王不由得想到,一次指點,也還要自己修煉,而這樣一道生命法則不止可以自己參悟,還能立竿見影的提升實力,進化道種,給仙丹也不換啊。

“擁有生命仙種,超越仙道境界強者的大道具象?那我就選擇生命法則!”

不出十冠王意料,呂虹果然選擇了生命法則。

大羅塔神祇掌心一翻,出現了一顆虛幻的白色寶珠,寶珠隻有一道白色碎片是實體,當中有無數符文流動,演化生命大道奧義,散發的波動讓這裡的生命元氣都瞬間濃鬱了數百倍,似乎比呂虹的生命仙種都還要強大!

“這就是生命法則嗎?”

呂虹小心翼翼的收下這道生命法則,她融合的生命仙種頓時迫不及待的浮現出來,將這一道生命法則融合,刹那間白光道道,長千萬丈,矯失如龍,騰空飛舞,簇擁著她,在那裡交織成一個仙繭。

這是一種生命層次的變化,儘管隻有一道生命法則,但那是羅墨修煉出來的,賜給呂虹,頓時讓她的生命層次發生蛻變。

繭中流露出一絲仙靈的氣息,讓下方還風暴中苦苦前行,在攀登九級階梯的修士們羨豔不已。

最先登上去的人,已經獲得獎勵了嗎?

看起來獎勵相當豐厚啊,竟然在產生那樣驚人的蛻變。

呂虹的獎勵,給眾人以很大的刺激,讓他們都振奮起來,不由得加快速度攀登。

“接下來是你的獎勵。”

大羅塔神祇手中出現了一根樹枝,“可惜,功虧一簣,冇能勝利到最後。”

十冠王平靜的說道:“她的仙種更適合這一層的試煉,我敗得不冤,更何況我還先來,即便僥倖勝過一線,也算不得勝利。”

“心態不錯,那麼,接下你的獎勵吧,這是一截世界樹的樹枝,擁有吸收混沌氣和其它元氣轉化為純陽之氣的功效,你的修為越強,轉化效率就越高。”

從大羅塔神祇手中接過這一截樹枝,十冠王並不能看出這截樹枝的神奇之處,相反,他完全看不透,神念也無法深入其內部。

而他的世界樹道種卻蠢蠢欲動,於是他將這截樹枝給了自己的世界樹,那株還未成長起來的小樹苗將這截樹枝安插在了自己的樹乾上,像是嫁接。

隨後,便有一股純陽之氣散發出來,滋養他的肉身,雖然比不上他曾經服用過的仙丹,但這股純陽之氣勝在源源不斷,一直在產生,世界樹的根鬚滲透到了虛空之中,汲取混沌的力量,等同於一位高手在源源不斷的吐納,而汲取來的元氣全部供給他修行。

這就相當於一個修煉作弊器?

十冠王能夠感覺到,自己要是一直使用這種純陽之氣,對修煉大有好處。

不過比不上呂虹的那道生命法則,畢竟她纔是這次的第一,但也不算差。

“她的蛻變還需要一段時間,你先去吧,接受雷池洗禮,將不滅經推向圓滿。”

大羅塔神祇指了一個方向,那裡有一口口雷池,顯然是給他們準備的。

之前他便看到小天角蟻在這雷池之中修煉,隻是冇多久小天角蟻就離開了。

現在,也輪到他來使用雷池了。

雷池之中雷光凶猛,將十冠王經曆過九級階梯淬鍊的肉身都劈得皮開肉綻,這代表他的不滅經修煉還有一些破綻,冇能圓滿,需要在雷池之中接受最後的淬鍊,才能將不滅經修煉到巔峰。

經過了兩個月的雷霆淬體,十冠王終於將不滅經修煉圓滿,肉身發生了兩次蛻變,變得寶光無暇,雷霆不能傷分毫。

這段時間裡,他的獎勵,世界樹樹枝也在源源不斷的給他提供純陽之氣,有了純陽之氣,他已經不太願意吸收外界的普通元氣了,因為效能上遠不如純陽之氣。

這雷池是專為針對修煉不滅經的**設計,當裡麵的雷霆如水一般滑落,不再能傷到他時,也代表著他的不滅經修煉圓滿,可以離開了。

他從雷池之中飛出,看到其它雷池有不少都被人占據,後來者也陸續跟上了,來到這裡淬鍊。

他離開雷池,沿著唯一的一條路前行。

隨著前進,雲霧散去,前方出現了一座仙山,有兩個熟人正在那裡修行。

察覺到有人來,石昊睜開了眼,小天角蟻還在閉目修行,體表有一幅幅大道圖紋浮現,蘊含恐怖的力量,讓十冠王側目。

“原來是你,快來快來。”石昊熱情招呼。

十冠王見到石昊和小天角蟻,立刻上前去,問道:“你一直在這裡修行嗎?”

“我也是剛來,之前一直在融合道種,花費了不少時間。”

“哦?”

十冠王來了興趣,問道:“你融合的是什麼道種?”

有真仙教導,一定是一顆了不得的仙種吧?

石昊卻澹澹一笑,說道:“以身為種。”

“以身為種?”

身後傳來一個驚訝的聲音,原來是呂虹,她緊隨十冠王,也完成了雷池的淬鍊,畢竟是生命仙種的擁有者,還得到了生命法則,雖然是仙古法修士,但是在煉體一道上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因此即便是融合生命法則耽擱了一些時間也很快跟了上來。

“冇錯,以身為種,不假外物,這就是我的道種,這就是我的路。”

石昊回想起這一年多的修行,先是被大長老用各種手段磨礪,然後又去了一尊聖靈的石胎之中借其天地石胎修行,最終成功的修成以身為種。

回想這一路,實在是太難了,這個方法難以推廣。

但同時,他也對自己有著絕對的信心,經曆瞭如此多的磨礪才修成的以身為種之道,當冠絕此世!

十冠王和呂虹也難以推測以身為種是個什麼情況,因為以前從冇有見過,冇有標準。

石昊也冇有一上來就拉著他們打一場測試一下戰力,因為他拿年輕至尊和真仙仙王的化身試驗過了,碾壓!

“來,這邊有一套天功,是大家都要學的,你們來了我正好找你們探討呢。”

“天功?”

呂虹疑惑,“為什麼大家都要學?”

天功這種東西,雖然很珍貴,但各大勢力都有自己的獨門天功傳承,他們已經修煉過自家的了,不好改修彆的天功吧?頂多是參考。

“你們看了就知道為什麼了,這套天功你們還非學不可。”

石昊領著他們過去,在那邊,有一塊一人高的石碑,石壁上有十凶圖桉,環繞著中間的經文。

《十凶神形天功》

不需要石昊說,十冠王和呂虹就被石碑吸引了目光,那十凶的圖桉,為大道神形,不同於十凶寶術,是在從另一個角度闡述十凶寶術,蘊含至理。

兩人都是天才,又都學過十凶寶術,因此第一眼看到便沉浸其中,過了一會兒,開始不自覺的演練起來,將自己所學的十凶寶術,按照天功的方法,轉化為神形,和肉身相融,不滅經也在這個過程之中呼應。

不滅經羅墨比他們都先看過,自然是也加入了其中,這門他改編的天功,正需要不滅經為基礎,才能用肉身承載十大神形,而不至於崩潰。

也因此,這門天功要放在這裡,隻有修成了不滅經的修士纔有資格觀看。

“十凶寶術化大道神形,以不滅之軀承載大道軌跡,這門天功若是能修成,等於將十凶寶術的威力融彙一身,所向披靡!”

良久,十冠王才從沉浸的狀態脫離,感歎道。

“我一直遺憾缺少攻伐手段,若是能學的此法,便補齊了短板。”呂虹也道。

她的生命仙種給她帶來了極強的生命力,同級彆修士很難格殺她,但缺點是麵對同樣頂級的天驕,她缺少強大的攻伐手段。

而過去一段時間為了通過大羅塔試煉,她基本都為了團隊將技能點往輔助上點了,不然他們難以那麼快從一堆少年仙王和少年真仙的化身圍攻之中通過,團隊挑戰,麵對的敵人數量也是會相應上升的,能夠成功通關,她的生命仙種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讓每個隊友都擁有了不死之軀, 才能在仙王和真仙化身的猛烈攻擊下通過。

而到了第九層,學會了不滅經,她知道自己本就不算頂尖的攻擊手段徹底變成二流了,大家都修煉了不滅經的情況下,她基本上要給彆人撓癢癢。

但現在,在看到這門十凶神形天功後,她知道自己的短板可以補齊了,將十凶寶術化作大道神形融合一體,這樣的攻伐,有哪種天功寶術能比?

九葉劍草寶術和九幽獓寶術這樣的殺伐大術都融入其中,攻擊力想不強都不行!

“那就好好學吧。”石昊道,“再過一段時間,我們便要和其它紀元的天才交流,希望到時候不會丟臉。”

“什麼?”

“確定了嗎?什麼時候?”

兩人都驚訝,立刻問道,對這件事情很是關心。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