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這種操作,莫羽也是真冇想到。

原來那個詛咒是可以磨滅的,不過眾生信念那是個什麼鬼?

“宿主可以理解為信仰之力,宿主通過個人或建立組織,然後通過此物可以聚集眾生信仰之力,通過信仰之力可以消除詛咒。”

係統繼續解釋著。

臥槽?

莫羽瞬間想到了原世界的三大教,這個世界上好像冇有這種覆蓋整個世界的宗教。

之前聽聞的幾個還都隻是宗門勢力,波及範圍也都不廣,而且天乾境內是一個宗教都冇有。

不過,這種事貌似有點意思。

“大概需要收集多少信仰之力才能夠磨滅掉詛咒?”

莫羽在心底好奇問道,人數不太多的話還好,要是太多了他怕控製不住局麵。

雖然莫羽對曆史不是很清楚,但是宗教這玩意,跟病毒一樣,一旦傳播開到時候還不知道會發展成什麼樣子。

“越多越好,信仰之力還有其他妙用,宿主可以自行摸索。”

係統給了一個模棱兩可的答覆。

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莫羽感覺現在係統越來越人性化了,比起最開始那種死板的樣子,現在要靈動多了。

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緣故,不過總歸還是一件好事。

“能恢複壽元麼?”莫羽問了一個他最為關心的問題。

“不能,壽元目前僅能通過培養弟子恢複。”

聽到係統的回覆,果然這想鑽鑽空子還是不可能,特麼係統也太摳了。

不對…

莫羽突然想到,真要是去開宗立教,也不影響他培養弟子,而且自己最好是隱居幕後,很多事情可以讓弟子前去處理。

他自己則是悶聲發大財,多好。

隻是,這個事,必須得讓陛下點頭才行。

一個覆蓋全國的宗教可不是鬨著玩的,冇有官方在背後撐腰的話,恐怕第一個來覆滅他的就是各大世家了。

這些世家是不可能允許一個不屬於他們的勢力發展起來的,除非是官方的。

而且如果按照他設想的方式去做的話,恐怕很短時間內就能拉起一幫隊伍。

他相信隻要把傳xiao那一套搞過來,在這個世界上去拉人,恐怕冇有誰能抵擋的。

這就需要一個非常能說會道的人了。

想到這裡,莫羽看了一眼錢有昇,簡直冇有比他更合適的人選了。

“陛下,我有點新的發現。”莫羽說乾就乾,當即就將係統給出的辦法說了出來。

不過莫羽並冇有暴露係統的存在,而隻是說是從渾天儀上獲得的資訊。

韓奉天都給整納悶了。

憑啥啊,同樣的渾天儀,給的東西還特麼能不一樣了。

隻是他倒是冇想過莫羽會撒謊這是事,畢竟最後都是要看結果的,一旦對方拿這種事情開玩笑,那就要承擔相應的後果了。

“關於立教一事,此事容我考慮考慮,之前天乾剛立國時,也出現過一些教派,民眾愚鈍,極為容易被洗腦,當時這些教派造成的影響很大,所以後來便不允許再成立宗教。”

韓奉天緩緩說道,這也是天乾的陳年舊事了,都過了差不多兩百年了,知道的人也不是很多。

隻是之前他在看卷宗的時候,對此有些印象,當年最大的教派,幾戶是吸納了天乾十分之一的民眾作為信徒,勢力幾戶遍佈了天乾大江南北。

而且還有不少高手被洗腦,成為教中護法。

也是因為對方勢力龐大,心態也跟著膨脹了,竟然想要天乾官方承認他們國教的身份。

最後也是設計纔將他們的高層一網打儘。

但就算這樣,後麵收拾殘局都用了足足十年多的時間。

其影響範圍之廣,波及人數之多,也給後麵的君主心有餘悸,所以纔有這麼一條不成文的規定。

而且立教也不是隨隨便便就立的,立教的核心目的是什麼,教規教義該怎麼編寫,又如何去凝聚所有人的思想。

當韓奉天把這些問題拋了出來,莫羽也意識到這並非一件簡單的事。

隻不過他雖然不是很聰明,但著更為超前的眼光以及前世耳目渲染帶給他的開闊思維。

“關於立教,我倒是有些想法。”

莫羽想了想,把前世關於宗教的一些東西一股腦的講了出來。

不過關於什麼眾生平等之類太過於超前的思想,他是一個字都冇敢提。

這種思想對於現在這個以皇權為中心的世界來說,那是真正的大逆不道。

另外關於傳xiao的發展模式,也讓掌管世俗勢力的錢有昇眼前一亮,顯然對方是一點既透,已經全然明白這種病毒式發展的恐怖能力。

韓奉天也是微微有些心驚,傳xiao這種模式一定隻能掌握在自己手上。

天乾子民會讀書識字的並不多,大多數普通人可能就隻會寫自己的名字。

在這種大環境下,通過傳xiao式的洗腦,加上有官方作為背景,真要發展起來,恐怕能在很短的時間內形成一股不弱的勢力。

“眾生信仰之力…”

葉牧遠對發展教派這些東西不感興趣,但是莫羽提到的這個眾生信仰之力,他非常感興趣。

普通人也能產生的信仰之力,或許對於他未來晉升更高層次,會有一些不一樣的感悟。

討論還在繼續,修士都有著無與倫比的精力,正常情況下幾天幾夜不睡覺都完全不會影響。

不知不覺間,天已經亮了。

經過一個晚上的討論,大致的框架已經基本敲定了下來,剩下的就是慢慢再去完善細節了。

介於此,韓奉天也暫時先暫緩了閉關的安排。

今日照例上完早朝之後,前來討論細節的人又多了幾個。

而且還有一個莫羽的熟人,太子韓承賢。

以及值夜司的魏無敵。

兩人的加入也帶來了更多的思想碰撞。

因為此事關係重大,韓奉天暫時也不想讓太多人知道,特彆是世家中人。

乾啥啥不行,壞事他們是第一名。

又過了三天時間。

一份涵蓋了前世三大教派等眾多教派典故,然後又結合了天乾本身的文化。

最終融合而成的全新教義,終於是在眾人的集思廣益中初步完善了。

莫羽不得不感歎,這些人雖然冇有他那超前的眼光,但單就智商而言,各個都是拔尖的存在。

現在的教義在對民眾洗腦這塊,幾乎是已經做到了極致。

而且各種政策扶持,晉升機製,可以說隻要推廣得力,恐怕會在很短的時間內,形成一股浪潮。

隻不過為了避免世家方麵的阻力,前期還是需要先低調行事,先看看成效再決定後續。

“對了,這個教派應該叫什麼名字比較好?”韓承賢摸了摸臉上的鬍渣,好奇的問道。

此言一出,眾人紛紛將目光看向了莫羽。

莫羽:???

看我作甚,難道不知道我是起名廢麼?

“不如就叫眾生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