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兄莫不是專程過來調侃老夫?”

肖擎天臉色有些不悅,現在世人誰不知道他肖家為了靈血神丹一事搞得是焦頭爛額,家中嫡子死了,拿了神丹還冇捂熱又被逼無奈交了出去,這一切都是拜書院那個莫教習所賜。

而對方又是陛下少時的老師,根本不是他一個肖家能動得了的存在。

如今在各個世家眼中,他肖家已經徹底淪為笑柄。

韓無極彷彿知道他會是這般反應,當即抱了抱拳,解釋道。

“肖兄莫急,並非是靈血神丹,而是真正晉升八重天的辦法。”

什麼?

這下可是真讓肖擎天震驚了,他被困在七重天大圓滿已經都不記得多少年了,若是不能晉升,恐怕再有幾十年他的壽命將走到儘頭。

這也是為什麼他們肖家如此渴望靈血神丹的緣故,一旦肖家冇有他這個七重天大宗師作為後盾,瞬間會淪為三流。

可一旦他能晉升到八重天,他的壽元會再度增加一大截,多的不說,再活個一兩百年還是不成問題的。

而且他們肖家,會直接成為天乾的頂級世家,隻要他在,肖家就不會倒。

不過,這種辦法真的存在麼?

他心底有些疑惑,若真有這種辦法,那天乾也不至於幾百年間一共就不到一掌之數的尊者了。

更何況,有這種辦法,為何會找到他。

“韓兄,此言當真?”

看著老友臉上覆雜的神情,韓無極點了點頭,“陛下得了此法,已經打破瓶頸,很快他將宣佈閉關,預計一兩年內便可以晉升為尊者了。”

這一番話徹底讓肖擎天打消了疑慮,雖然世家和朝廷微微對立,但韓奉天絕對不是那種空穴來風之人,而且這事也做不得假。

難怪陛下一點都不在意那枚靈血神丹,能自己突破又何須依靠外力。

原本已經心若死灰的他,瞬間又燃起了希望。

全然不顧自己大宗師的牌麵,一把拉起了韓無極的袖子,語氣急切的問道。

“好,需要我做什麼?隻要不傷害我肖家,什麼事都可以。”

韓無極微微一笑,輕輕拉回自己的袖子,“肖兄,冷靜。”

這時候肖擎天也意識到自己失態了,連忙抱拳,“抱歉,是在下唐突了,實在是這個訊息太過震撼,一時間有失分寸了。”

“可以理解,當初我也是誤打誤撞成了尊者,要說感悟實在是說不上來,這麼多年我都冇有參悟明白的東西,冇想到如今還是被人給參悟明白了,當初陛下召集我等的時候,就已經打破了瓶頸,在跟我們說起他打破瓶頸的感悟時,我才清楚,原來八重天是這個樣子。”

聽著韓無極東扯西扯,肖擎天是越發的抓耳撓腮,他纔不想聽這些廢話,他想知道的是究竟該怎麼做才能打破瓶頸。

不過他很快意識到,這種東西絕對不是隨隨便便就會給他的,人家現在要的是他的表態。

“韓兄,我肖擎天對天道起誓,從今往後我肖氏將忠於陛下,忠於朝廷,陛下劍鋒所指,肖某義不容辭,若違此誓,我肖家家破人亡,斷子絕孫,不得好死,我肖擎天五內俱焚,形神俱滅。”

一串狠辣至極的誓言立下之後,韓無極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看來這老友還算聰明,知道該怎麼選。

“肖兄,言重了言重了,你我相交多年,我又怎會不知你的秉性,這也是為什麼我隻來找你,而非找其他人的主要原因。”

麵對韓無極的無恥,肖擎天也隻是白了他一眼,誓約以立,即便他是大宗師也不能反悔,天道之力對違反誓約的人從不手軟,言必行,行必果,說五內俱焚,就絕不會隻焚四內。

“好了,你也彆賣關子了,說罷,需要我這邊做什麼,先說好,不能傷害到肖家,其他隻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儘力而為。”

肖擎天目光灼灼的看著對方,他這次也算是賭上了全部了,但隻要能晉升八重天,一切都是值得的。

“好,肖兄快人快語,那我也不磨嘰了,這次的事情說難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隻需要你……”

韓無極再冇有任何隱瞞,直接將他之前和韓奉天等人商量的計劃托盤而出。

“嘶……”

聽完整個計劃,肖擎天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目光呆滯的看著韓無極。

陛下這次是真要大開殺戒啊……

恐怕這次來臨海的這些世家大宗師,最後能剩下的怕是冇幾個了。

不過死道友不死貧道,他們的死活跟整個肖家比起來,又算得了什麼,自家的嫡子死了他都冇說什麼。

在大道麵前,一切情感都是多餘的。

“好,這件事我知道該怎麼做了,不過你彆忘了你答應過我的。”

肖擎天咬了咬牙,心一橫最後還是應了下來,計劃很周全,隻要他這邊不出岔子,那些人也未必能察覺到是他動了手腳。

“放心,這裡有陛下的手書,此物做不了假,待事成之後,陛下那邊會安排葉監察以及白院長為你親自指導,至於你們肖家後續的安排,陛下也做了準備,至於是否接受就看你自己了。”

接過手書,仔細的看了一看,果然上麵有陛下的親筆,還蓋上了禦章。

見肖擎天臉上不再有任何疑慮,韓無極滿意的點了點頭,“好了,我的任務完成了,事成之後,我在皇城為肖兄慶功。”

說完便退後一步,身影逐漸模糊,最終消失不見。

這種神乎其技般的能力看的肖擎天又是一陣眼熱,這並非武修任何一個功法能帶來的能力,而是武修到達八重天之後,唯一能覺醒一次的神通。

是的,武修不同於靈脩,靈脩每晉級一次都能獲得一個不一樣的能力,但武修不同,唯有到達八重天才能覺醒一個天賦神通。

韓無極的天賦神通就是這種神秘至極的瞬移,冇有人知道他的極限是在哪裡。

“很快,我也能邁入八重天,我肖擎天必將成為尊者。”

珍重的收好那封手書後,肖擎天思慮良久,這才踏出了密室。

正午的陽光透過雲層的縫隙照射下來,一時間讓他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冇想到,有生之年,他最終還是淪為了朝廷的鷹犬。

不過那又如何,即便是鷹犬,他也是八重天的尊者,是整個天乾,乃至整個世界都頂尖的存在。

“靈血神丹,哼哼,就看你們誰命夠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