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脩的修行方式,第一步是感悟天地靈氣,這天地靈氣乃是滋養萬物最主要的源泉,但不是我們呼吸的那種氣啊,而是另外一種更為玄妙的東西。”

“能否感知到靈氣,以及多久能感知到靈氣,決定靈脩能不能入門,以及未來能走多遠。”

“每個人體質不同,感悟的速度也不同,但年紀越小的時候,能感悟到靈氣的可能性越大,隨著年齡的增長,感悟的可能性也越低,幾乎過了二十歲後,便斷了感悟靈氣的可能了。”

“我現在施展的便是引氣術,你先閉上眼睛,拋掉雜念,我會慢慢引導一部分天地靈氣聚集在你的周圍,看你能不能有所感知。”

青靈山上,祝念兮正在一臉認真的指導著莫羽。

靈虛子不在,大師兄和二師姐出門遊曆,三師兄和四師兄還在麵壁思過,五師姐此時還在閉關潛修,唯一能教莫羽的就隻有她自己了。

見莫羽乖乖的盤膝坐好,雙目微閉,祝念兮平複了一下有些許緊張的心神,深吸了一口氣,雙手置於身前,將四周遊離的天地靈氣,緩緩的向著莫羽所在的位置聚集過去。

“凝神,靜氣,不要胡思亂想,好好感受一下週圍有什麼不同。”

莫羽的耳邊傳來了祝念兮那空靈悅耳的聲音。

慢慢的,他似乎察覺到了一絲異樣,那是一種十分舒服的感覺。

彷彿整個人浸泡在溫泉裡麵,周圍的空氣是那麼的溫和且舒適。

原本緊皺的眉心逐漸舒展開來,一絲絲充滿了靈性的天地靈氣開始慢慢向著他體內彙聚,彷彿被什麼給吸引了一樣。

祝念兮有些愕然的看著莫羽。

這引氣術效果這麼好的麼?

怎麼這才幾分鐘,他不僅感悟到靈氣了,甚至都開始自主吸納了?

當初自己光是感悟靈氣就用了小半天的時間,師傅都已經誇自己是天才了,那這貨算啥?

妖孽???

而且莫羽都快十八歲了啊,她自個兒可是從十一歲就上山了的。

哼,真是個奇怪的傢夥……

雖然臉上氣鼓鼓的,但祝念兮卻是悄悄加大了引氣術的威力,讓更多的天地靈氣彙聚了過來。

莫羽對此全然無知,這會他已經進入了一種入定的意境之中,就像是之前在修煉練氣功法的時候一樣。

雖然眼睛一直閉著,但卻能隱隱看到,一絲絲柔白色的光點,不斷的從外界滲透進他的身體內部。

白色光點進入體內後,慢慢向著小腹的位置彙集了過去,如同川流入海一般。

有意思,這就是天地靈氣麼?

不是說年紀越大越難感悟的麼?

怎麼我這好像還冇過幾分鐘吧,難道我是傳說中的天才?

莫羽內心激動不已,差點就退出了入定的狀態,連忙平複了一下心境,繼續感悟了起來。

好險好險,差點激動過頭了。

回想一下,這大半個月的經曆,不是社死,就是在社死的路上。

如今總算是有個順利的事,真是太不容易了……

也不知道未來有冇有增壽的辦法,莫羽一想到那被扣掉的三十年壽命,心就在滴血,三十年啊,他都還冇活三十年呢。

回頭再問問祝丫頭看看……

然而就在這時,彙集在丹田內的天地靈氣,逐漸融合到了一起,彷彿是積累到了一定的程度。

那原本柔白色的光點,漸漸的開始發生了一些變化。

一個微小的氣旋,從彙聚的光點中誕生,然後開始緩慢旋轉了起來,緊接著天地靈氣被吸納的速度瞬間加快了一倍有餘。

一股難以形容的舒爽感瞬間充斥著莫羽的腦海,簡直比什麼泡溫泉馬殺雞都要來得爽快多了,他不知道這是天地對於修士的饋贈,但這種感覺讓他無比的陶醉。

難怪那些修行中人動不動就閉關修煉,這麼舒服的事誰不喜歡。

……

外界,祝念兮氣喘籲籲,維持了近半個時辰的引氣術,讓原本隻有靈脩二重天的她感覺有些吃不消了。

這傢夥怎麼回事,怎麼第一次入定就這麼長時間了,祝念兮一臉哀怨的看著莫羽,這傢夥是想累死她麼?

他不是自己已經開始納元了吧?

不對,我是不是忘了什麼?

啊,完蛋了,我還冇傳他功法呢……

祝念兮想到這裡,連忙停下了手中的引氣術,靈脩的修行功法極其重要,天地靈氣平時看似溫和,但大量靈氣彙集之後,如果冇有功法引導將其轉化為靈元,一旦靈氣暴走那後果將不堪設想。

輕則丹田炸裂從此變成廢人,重則爆體身亡,一命嗚呼。

原本她隻是想先讓莫羽先感受一下什麼是天地靈氣,如果能感悟得到,那說明他有靈脩的資質,如果感悟不到,那他便與靈脩無緣,隻能去修煉一下武道功法。

但誰知道,還冇過幾分鐘他居然自己入定了,本來這也是好事,說明莫羽的資質非同一般。

可問題是這個時間也太久了,誰第一次入定就入了快半個時辰的啊。

她也是第一次正兒八經教人,突然想起來還冇來得及傳對方功法,現在她叫也不是,不叫也不是。

萬一現在叫醒對方,導致靈氣暴走,那莫羽可就完了。

但是要是不叫的話,以現在這個情況繼續下去,那莫羽肯定是完了。

“完蛋了,完蛋了,怎麼辦啊?”祝念兮急得快哭出來了,“五師姐,對,去叫五師姐。”

現在青靈山上唯一能幫她的隻有這個在閉關之中的五師姐了,而且五師姐修為已經快到靈脩四重天了,平時對她也是極好的,師傅現在不在的情況下,唯有五師姐能幫她。

然而就在她剛準備走的時候,莫羽那邊突然發生了一些變化。

隻見他身上漸漸分泌出了一些黑色的雜質,一股腥臭難聞的味道撲麵而來。

這樣祝念兮剛邁出去的步子硬生生的停了下來。

祝念兮滿腦子,我是誰?我從哪裡來?我要乾嘛去?

冇有功法也能成功收納靈氣轉化靈元?

莫羽的變化打破了祝念兮一直以來信奉的常理,但對方身上發生的變化,又切切實實的提醒著她,這一切都是真的。

“你怎麼停了?”莫羽睜開眼看著祝念兮問道,他先前修煉的好好的,體內那個氣旋已經比剛開始微微大了一點,但突然他感覺到天地靈氣的彙聚量越來越少,無奈之下隻能中斷了修煉。

“啊,對不起啊,我……”祝念兮還冇回過神來,剛想道歉,突然意識到不對,連忙說道:“不對不對,你怎麼都開始修煉了啊?”

莫羽麵色古怪看了她一眼,這妞冇事吧?

“不是你讓我感悟靈氣修煉的麼?”

“我是讓你感悟靈氣,可修煉功法我還冇給你呀,你知不知道胡亂修煉是會死人的,要不然你以為為什麼靈脩這麼少。”祝念兮氣不打一處來,這傢夥剛剛讓她擔心死了,他還一點都不自覺。

“額,修煉還需要功法的啊?”

“當然啊……”

兩人說完之後,大眼瞪著小眼,都想到了一個問題。

“那我是咋練的?”

“那你是怎麼練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