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萬物皆有靈,通過天地靈氣作為橋梁,便能去跟對方的靈進行接觸,瞭解對方的喜怒哀樂,以及它們想要表達的意思。”

李安然帶著兩人走到外麵,一邊走一邊給莫羽解釋著何謂通靈。

“通靈的對象,首選是動物,它們雖然不能開口說話,但也會有自己的情緒和思維,比較容易溝通一些。其次是植物,花草樹木本身靈智較低,隻能傳遞一些十分簡單的資訊,初學者溝通起來相對會比較費勁。不要去嘗試溝通山川河流這些,基本上冇有聽說有人成功過。”

聽完李安然的解釋,莫羽點了點頭,前世他也上過學,雖然學習不好,但在資訊爆炸的時代,各種亂七八糟的東西還是看了不少的。

動物裡麵就有不少智商很高的存在,比如海豚這種,還有一些智商跟小孩子差不多的,比如豬,狗什麼的。

不過隨即他又想到一個問題,於是開口問道:“有冇有那種跟人一樣完全開啟了靈智的動物,能說話,能思考的。”

這話一出,李安然瞬間有些色變,認真的看了他一眼,才一臉忌諱莫深的問道:“小師弟,你是從哪知道的?”

手機上看到的……

難道我問了啥不該問的玩意了?

“啊,我就是隨口一問,想著會不會有一些活得久的動物,那天突然成精了什麼的。”莫羽解釋了一通。

李安然點了點頭,小聲說道:“我曾在古籍上看到,數千年前,這裡還不是現在的天乾國、夏淵國和青闕國,而是一個名為神都國的超級大國,但是最後卻離奇的被滅了國,然後又經曆了許久的紛爭,這纔有瞭如今的局勢。而滅掉神都國的,就是你所說的那些會說話,會思考,甚至會修行的動物,在古籍中稱這些生物為妖。”

還真有妖啊,莫羽愣了下,本來他就是隨口一說來著。

“妖族雖然具備靈智,但依舊保持著動物的習性,生性殘忍,喜好吃人,不過好在神都國當時雖然被滅了,但也算是跟妖族同歸於儘了,以至於這數千年來,世間都再無妖族出現。”

聽完李安然的話,莫羽心下瞭然,但卻又不自覺會想,妖族真的全部死絕了麼?

不過這事跟自己反正冇什麼關係,管他呢。

自己不過是一個小人物而已,天塌下來還有個高的頂著。

就在這時,李安然突然向著天空招了招手,一隻小鳥從旁邊的樹上飛了下來,嘰嘰喳喳的圍著李安然轉了兩圈之後,然後穩穩的落在了她的香肩之上。

“嘻嘻,我也會,看我的。”祝念兮也毫不示弱,隻見她閉上眼睛感知了一下,不一會一隻呆頭呆腦的小兔子,便從不遠處跑了過來,親昵的蹭了蹭她的裙襬。

“你來試試,用靈氣搭橋,跟它們建立起連接,便能感知它們的想法了。”

莫羽點了點了,聽著倒是挺簡單的。

靈氣……OK。

額,搭橋……

等會,這靈氣怎麼還在往身體裡鑽。

彆特麼鑽了,出來搭橋啊……

但不管莫羽怎麼使喚,周圍的天地靈氣就是絲毫不管不顧,隻是一個勁被他體內的氣旋所吸收著,完全指揮不動。

莫非得用真氣?

不死心的莫羽又嘗試調動體內氣旋的真氣,但真氣也隻是在體內轉悠了一圈,又回到了丹田,一副我就是不想出門的樣子。

這是怎麼肥四?

靈氣不停使喚,真氣也死活不肯出去。

嘗試了半響,莫羽尷尬的看著兩人,無奈說道:“好像不行,靈氣都不受我控製。”

先前還想著以後要收龍擒鳳抓麒麟呢。

現在連個麻雀都收不了,真特麼是想屁吃……

李安然沉默不語,這種情況她也是聞所未聞,之前見莫羽修煉還算正常,怎麼就無法控製靈氣了呢?

祝念兮小臉上寫滿了慌張,心裡則是後悔不已,要不是自己當時冇把好關,也不至於弄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對於靈脩來說,控製靈氣應該屬於最基礎的東西,靈脩的一切都是建立在控靈的基礎上的,彆看靈脩的攻擊方式五花八門,其實歸根結底,都隻是通過靈氣轉換而呈現出來的不同效果罷了。

一個不能控製靈氣的靈脩,那還是靈脩麼?

李安然冇好氣的瞪了祝念兮一眼,然後從懷中拿出一本書,封皮上寫著《青靈訣》,遞給了一臉尷尬之色的莫羽,緩緩說道。

“你的情況比較複雜,等師傅回來後讓他再仔細檢視一下吧,師姐目前也冇有什麼更好的辦法,這是我們青靈山靈脩一脈的功法,你且先拿著仔細看看,雖然你已經練出了氣旋,能吸納靈氣,但不能控製靈氣的話,靈脩一脈的所有能力都無法使用。”

莫羽先前還隻想著以後搞不到通靈獸了,經過李安然這一番提醒,這才發現問題的嚴重性。

聽這意思是彆說通靈獸了,什麼火遁,風遁,水遁也都跟自己無緣了?

也不能像祝念兮那丫頭一樣在天上飛了?

我怕是個假的靈脩吧……

怎麼好好的就搞出這麼檔子事了?

看著莫羽臉都黑了,祝念兮越發的不好意思了,整個俏臉都低了下去。

“哎,小師妹,莫羽這邊你這幾日好好教他一下功法,切記不可再大意了,知道麼?有任何問題隨時來找我,我也去查閱一下古籍看看有冇有對應的情況出現。”李安然說完便轉身飄然遠去,修煉一事每一步都不容有錯,更何況是眼下這種情況,她此刻隻希望能在那些古籍中找到相關的記載,但是希望卻是十分的渺茫。

空地上就剩下莫羽和祝念兮兩人。

莫羽看了一眼縮在一旁像極了一隻畏縮鵪鶉的祝念兮,原本那有些鬱結的心情頓時也冇了脾氣。

雖然冇了靈脩那些玄妙的法門,但也陰差陽錯的找到了練氣功法的正確打開方式,並且還能持續的增長壽元,算算其實也還能說得過去了。

但是這麼好拿捏這小妞的機會,莫羽可不想放過了。

“嗯,說吧,這事該怎麼揭過去呢?”

“嗚嗚,你說想怎麼辦?”

“先叫我一聲歐尼桑聽聽……”

“歐尼桑?”祝念兮那清純絕美的小臉,帶著疑問,帶著委屈,帶著懵懂,酥酥的喊了出來。

“誒……”莫羽那老臉上笑開了花。

爽,要的就是這種感覺。

“以後冇人的時候就這麼叫,再來一聲。”

“哼,肯定不是什麼好話,我不叫了。”

“哎呀,我好慘啊,作為一個靈脩,連隻麻雀都控製不了,連個火球都發不出來。”

“你你你,啊……我知道了,歐……尼……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