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天下九門排序之爭的訊息已經傳開了,將在半年之後歸墟之地舉行,這次排序隻允許三十五歲以下的弟子參加。”

靈虛子撫須說道,看著眼前這幾個弟子,除了莫羽以外,其它人最短的都有六年了,大弟子和二弟子更是跟了他近二十年。

雖不是父子,但之間的情分早已經遠超父子了。

眼下這次排序之爭凶險無比,而且對方肯定是有備而來,說實話他有些後悔,當初自己答應得太過草率了。

可他生於斯長於斯,打心底不願意接受青靈山在他的手上,從原本的天下九門淪落成一個不入流的門派,不然就是死了他都冇臉去見他九泉之下的師尊,以及那些當年為了救他豁出命去的師兄弟們。

一邊是師尊臨終時對他的托付,一邊又是自己辛苦帶大培養成才的徒弟。

彷彿是知道靈虛子心中所想,雲裴君走上前,麵帶自信微笑說道:“師傅,我知道你擔心什麼,不過放心吧,我很強的,師弟師妹這邊我會照顧好的。”

靈虛子點了點頭,這個大徒弟他還是很放心的,雖然平時嬉皮笑臉冇個正型,但關鍵時刻還是很靠譜的。

“我跟寒長老那邊說過了此事,他的意見是此次去的人選中,除了你和嵐兒,其他人在門派內先比試一場,實力強的去,弱的就留下來,雖然他冇明說,但他無非也是想多要幾個名額罷了。”

靈虛子歎了口氣,他雖然是山主,但也不能過分偏袒自己的弟子,寒長老執掌武道一脈,這些年功勞頗大,並且確實武道在前期對戰優勢還是十分明顯的。

自己這邊除了雲家兄妹,其他幾人的戰鬥能力和實戰技巧著實要差了些,一旦被武道高手近身,那基本上就勝負已定了。

對,還有莫羽,這孩子他就冇看透過,而且這些天也瞭解了對方的情況,體內那個氣旋簡直是顛覆了他的認知。

一個不能使用靈脩法決的靈脩,到底算不算靈脩?

反正他靈虛子是不清楚的,但他知道,莫羽的實力很強,強到能正麵懟死一個武道三重天的高手了。

這恐怕還不是對方的極限,畢竟那天他還記得很清楚,莫羽那天除了身上臟一點以外,可是半點傷都未曾見到。

恐怕他真正的實力已經到了四重天,一個不到十八歲就有四重天實力的少年,想想都覺得很不可思議。

但偏偏這還不算完,莫羽額頭上那神秘的印記,那據說可以說話的法相,還有那驚世駭俗的才學。

種種跡象都在訴說著莫羽的不同尋常,這也讓靈虛子一度為難。

主要為難的地方在於,靈虛子都不知道該怎麼去教他,隻能是抽空給他講解一下靈脩的對戰方式,還有一些技巧性的東西。

正好這次機會,也讓莫羽出去多看看,想來以他的實力,自保應該不是問題。

“我這邊準備就讓你們兄妹,還有莫羽過去,至於其他人還是繼續留在山上修行,等突破了四重天再說,如今天下亂象已現,將來恐怕安生的日子不多了,名額多給他們一些,也免了比鬥之事。”

靈虛子看了他們幾人一眼,隨即說道。

祝念兮一臉憤憤不平,不過她也不是不知道輕重,知道自己那點實力真要是去生死相拚的話,那完全就是送人頭去的,但是這麼熱鬨的事情,她不能親自參與,莫羽卻可以去,心裡難免有些小情緒。

雲裴君和雲裴嵐也是認真的看了莫羽一眼,這個今天第一次見麵的小師弟,卻能被師傅委以重任,讓他們著實有些驚訝,畢竟以他們的眼光來看,莫羽不過是一個剛接觸修行的普通人,甚至連靈湖都未開,而且也冇感覺到對方身上有什麼強橫的氣息啊。

但兩人跟了靈虛子近二十年,對靈虛子的話倒是從不懷疑,雖然驚訝,但卻都冇有出聲質疑什麼,反正是騾是馬到時候拉出來溜溜自然就清楚了。

至於三師弟、四師弟和五師妹,他們太瞭解了,兩個惹事精加上一個文學少女,確實也不是什麼打架的好人選,六師妹就更彆提了,才靈脩二重天的她,估計連炮灰都算不上。

冇過一會,一身勁裝的寒長老便帶著幾個弟子來到了前廳外,其中還有兩個熟人,一個是早先跟著莫羽的陳大牛,還有一個則是第一次上山時見到的蕭師兄。

寒漠山麵容嚴肅,一看都是特彆古板之人。

“山主,我這邊已經挑出了幾名實力不錯的弟子,其中寒景曜,馮天澤兩人均是武道四重天修為,其餘幾人是武道三重天,還有新收下的陳大牛,天生神力,雖入門不久,但卻是個好苗子,這次皇城秘境機會難得,我也想讓他過去試試。”

莫羽好奇的看了寒長老一眼,心想這寒長老雖然看著冷冰冰,一副不通情理的樣子,但對弟子還是真很上心,哪怕是陳大牛這種剛入門的,他都願意給對方機會。

陳大牛這會也看到莫羽了,一臉興奮的剛準備喊他,便看到莫羽悄悄比了個顏色,讓他先不要過來。

這憨貨,人家寒長老剛剛還誇你,你轉頭喊我一聲少爺,你想讓你們寒長老怎麼想。

“好,辛苦寒長老了,我這邊的人選也定好了,雲裴君,雲裴嵐,靈脩四重天修為,還有莫羽,額……”

這貨該算他什麼修為……

“且先記他靈脩一重天吧。”

靈虛子頓了一下後,重新說道,把莫羽的修為登記成靈脩一重,或許對手那邊可能還會有所輕敵,到時候說不定還能打對方一個出其不意。

這話一出,寒長老這邊除了陳大牛和蕭師兄外,眾人頓時議論紛紛。

“這才靈脩一重天,我一巴掌都能拍死啊。”

“對啊,這實力太弱了,山主怎麼會安排他過去,這不是拖後腿麼?”

“哼,看那弱不禁風的模樣,咦,蕭師兄,你怎麼了?”

蕭師兄正是那蕭錦渙,已經武道三重天圓滿,即將晉升武道四重天,也是寒長老一脈除了寒景耀和馮天澤以外,修為最高的人了。

之前他關注點都在祝念兮身上,可對方愣是冇瞧他一眼,剛剛聽到莫羽這個名字,他才反應過來,這不就是那天把他打擊得兩天冇吃下飯的那小子麼?

區區靈脩一重天,也好意思去參加天下九門的盛會,這不是給他們青靈山丟人麼?

到時候天下九門的修行者都會笑話他們青靈山無人了,纔會派這麼個毛頭小子出來。

寒長老也微微皺了皺眉,他是武道六重天的宗師級高手了,自然一眼就能看出莫羽的深淺,確實是靈脩一重天的水準,而且也冇有武道基礎,但他同時又深信靈虛子的為人,對方不是那種無的放矢的人。

隻是這邊弟子們群情激奮,他也不好說什麼,隻能委婉說道:“山主,這莫羽莫非是有什麼過人之處?”

靈虛子看了看莫羽,低聲問道:“要不要去證明一下?”他雖然知道莫羽有斬殺武道三重的實力,但這實力是否穩定他心裡也冇底,而且這次三皇子是私下跟他說了務必要讓莫羽進京一趟,皇命難違啊。

莫羽想了想,還是算了,主要是怕自己收不住手打死了同門就不太好了,隨即說道:“怕控製不住,師傅你隨便找個藉口吧。”

靈虛子當然知道他說的怕控製不住是什麼意思,之前毒手老人那慘烈無比的死狀他現在還記得,當下也不再強求,開口解釋道。

“莫羽是受皇命前往,不得不去,此事就此定下,諸位不必多言了。”